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名和利啊 什么东西......挥挥袖莫回头,饮酒作乐是时候……
      
      “啊~~~~”刚走到大灶房的地界,走路从来不看路的绯歌直接一脚踩进了坑里,然后整个人向前扑了出去。
      
      紧接着‘噗通’一声落到地上,激起一片尘土飞扬。
      
      !!!!
      
      “......”
      
      听到声音大灶众人毕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方向。
      
      看着犹如空中飞人自由落地的绯歌,众人心中就一个感慨——不愧是老太太院里出来的——会飞诶。
      
      飞的有些低的绯歌,趴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顶着一张灰扑扑的小脸,呲着一口小糯米牙奶凶奶凶的,“谁呀,谁干哒?”
      
      林妹子还没出生,怎么就有人在荣国府随地挖坑了?
      
      呜呜呜,等将来大观园建起来,她一定要进谗言,要在大观园里铺满地砖。弥补不能给万里长城贴瓷砖的遗憾。
      
      绯歌一声好不委屈的指控,让众人如梦出醒。大灶这边的管事婆子和粗使丫头都放下手里的活挤了过去。“绯歌姑娘怎么来了。”
      
      “哎呦,可怜见的,快将绯歌姑娘扶起来。”
      
      荣国府里有长辈身边侍候的下人小辈都得尊重的规矩。所以荣庆堂的三等丫头在荣庆堂没地位,但走在外面已经有些排面了。
      
      飞行高度决定受伤程度,绯歌除了脚脖子扭了一下,只是众目睽睽之下有些伤自尊罢了。
      
      脚脖子刚摔的时候疼了一阵,过了一会儿就没什么感觉了。扶着一个粗使丫头的手,绯歌站起来后先将青芸要的点头吩咐下去,又一连声的催着要快一些,这才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绯歌刚想批/斗一回那路上的坑,就听一旁的灶上管事夏嫂子说道,“老太太刚刚吩咐,叫晚膳做只富贵鸡呈上去。这不,咱们刚挖了个坑,姑娘就来了。这事儿闹的,到叫姑娘受累了。”
      
      夏嫂子一边笑容满面的解释,一边还叫人将灶上现有的几样吃食拿上来给绯歌尝。
      
      不过说话的功夫,不但几样绯歌日常爱吃的点心零嘴上来了,竟然连灶上收着的好茶叶也给绯歌沏了一碗送上来。
      
      然而这并不能让绯歌多高兴,灶房的这位夏嫂子话里话外的将挖坑这事推了出去。
      
      而罪魁祸首还不是旁人,除了贾母这个老太太,就是在荣国府推广富贵鸡的绯歌本歌。
      
      年初那会儿,绯歌跟鸳鸯几个小丫头在廊下做针线,几个人就说起了肥鸡大鸭子吃得腻味人,于是这个说家乡风味,那个说老子娘的拿手菜,轮到绯歌了,这位直接咽着口水将叫花鸡普及了一回。
      
      荣国府里,脚下的石头都长着两对耳朵,更何况是绯歌这种人前闲聊了。
      
      于是在某日贾母没什么胃口用膳的时候,孝顺的元大姑娘便想起了绯歌之前说的这道吃食,派人将绯歌叫进屋子细细的说了一回作法。
      
      也因此绯歌也正式以一道叫花鸡出道,从此在荣国府打开了一个知名度。
      
      人称:丫头里的小粉红。
      
      (*^__^*) ……
      
      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荣国府,尤其是贾家老太太是什么脾气秉性的人。
      
      所以人家问绯歌为什么这鸡被称做叫花鸡时,绯歌眨巴眨巴眼睛,一本正经的告诉众人,这鸡还有个别名,叫富贵鸡。
      
      因为这鸡做起来特别的费银钱,吃上一只所耗费的银钱会将家底薄的人家直接吃穷了,所以普通人吃的是叫花子。
      
      但富贵人家不同呀,咱们有钱,倍有钱。只有叫富贵鸡,那才能彰显出与从不同的身份地位和品味。
      
      荣国府是什么样的地方呀,有钱时极尽奢侈,没钱时也要打肿脸充胖子。这会儿一听绯歌这话,直接拍板道:这鸡必须吃。
      
      将上等珍珠磨成粉,珍珠粉与黄土以一比五的比例调配。再用上百年的花雕酒与掺了珍珠粉的黄土和泥。还要用十年以上年份的果木烧制。
      
      新鲜的荷叶用晨起的露水洗净侵泡,用精细粮食和瓜子榛子等干果喂到三月大的鸡崽现宰现杀,各种名贵调味料腌制一回鸡肉后,再用当年的优质蜂蜜刷上一遍。至于鸡肚子里都添了什么好料?
      
      最普通的就是用好茶叶包着新鲜莲子,板栗,火腿,百合干,鸽子蛋,竹笋这一类。
      
      当然以荣国府的‘只吃贵的,不吃对的’的饮食文化,鸡肚子里添用的自然是各种珍稀食材。
      
      总之就是一句话,这么一只高成本的叫花鸡做出来,甭管味道如何,那制作成本绝对的惊艳世人。
      
      普通人家若是按绯歌这个方法吃鸡,估计真有可能一顿下来吃成叫花子。
      
      (→_→)
      
      “原来是这样呀。”绯歌将刚刚弄湿擦手脸的帕子往一旁的小桌上一放,干净的小脸,笑得极为善解人意,“为主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今儿替大姑娘掉坑里,也是我的荣幸。不过...”绯歌顿了顿,斜眼上上下下的扫了一回夏嫂子,拿腔作势了一番,这才摇头说道:
      
      “嫂子也是府里的老人了,怎么做起事来这么顾头不顾尾?今儿幸好摔了一跤的是我,若是摔了旁的姐姐,嫂子担待得得起吗?耽误了老太太,太太姑娘们的差事,嫂子能交待得了吗?
      
      我皮糙肉厚,经摔打,人又老实本份,厚道明理,不然您换个人来试试?这会子怕是早就被人抬着请老太太作主了。往日里抱琴姐姐来这里的时候最多,若是给她摔破相了......”接下来的话,绯歌没往下说,可意思却清楚表达出来了。
      
      摔一跤没啥,可你不能将责任都推给旁人吧?
      
      鸡是她顺嘴胡诌随意乱改的,今儿也是贾母点的菜。但问题来了,无论是她还是贾母,谁都没叫你们灶上的人可着人来人往的地方挖坑吧。
      
      自己心里没点算计,这会儿推卸责任到是比谁都快。
      
      哼~
      
      夏嫂子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讪讪的说道,“姑娘说的是,今儿多亏了姑娘了。改日嫂子摆了席面给姑娘赔不是。”
      
      绯歌闻言又是一笑,站起身上前拉住夏嫂子的手,笑得极是亲切又和气,“嫂子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都是一心一意为主子办事罢了。我知道嫂子不是存心的,哪还会怪嫂子?我年纪小,心眼也少。一个人在府里,还需要嫂子多疼我些呢。”
      
      其实绯歌也不是真的那么好说话,只她不敢太计较,就怕灶上的人会因着今天这事就往她饭菜里吐口水。
      
      见绯歌没有抓着这事不放,夏嫂子松了口气。“姑娘一瞧就是可人疼的,也不怪老太太和大姑娘另眼相看。姑娘是体面人,以后......”
      
      来了一波职场捧吹后,各自心照不宣的达到了某些目的后,今儿这一跤算是直接摔过去了。
      
      绯歌在吃了些东西后,各色点心也出锅了。用食盒装好,绯歌不紧不慢的往荣庆堂走。
      
      距离荣庆堂差不多百八十步远的时候,绯歌前后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人,直接深吸一口气,抱起食盒用一种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荣庆堂狂奔而去。
      
      眨眼间,绯歌气喘嘘嘘的站在了元春房外,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用一种特别期待的眼神看向青芸。
      
      现场的观众朋友,站在你面前是一位多么敬业的妹子呀,此时此刻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下次不要跑那么急,当心摔了食盒。”青芸检查了一回食盒里的点心,发现没有散碎这才对着站在一旁等夸奖的绯歌说道。
      
      绯歌:......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战地黄花99 4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