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岳父系统》六六六爻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16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高门庶女(二) ...

  •   不属于这个位面?难怪总做些异于常人的想法?莫非是被精怪附体?张澄思索着,一缕缕灵气在指尖流淌,让张澄稍稍安心,就算真是怪力乱神的东西他也应该是能对付一二的。
      
      还好,这个修炼的法子还能用,想到当初将修仙之术留下的那个人,那个连音容都不曾见过的女子。
      
      正在张澄沉思的时候,突然听到门推开的声音,两个端着水盆的婢女走了进来,这二人是委托者刘端的的婢女,张澄长吸了一口气,就算这么多年在官场上游刃有余但第一次占用别人的身体还是让他有些莫名的心虚,也不知道他这种情况算不算的上是借尸还魂。
      
      “相爷?”
      
      见张澄失神,丫鬟小声提醒道。被提醒的张澄慌忙洗脸唤上朝服准备进宫上朝。根据张端的记忆来看在这个世界官场的规矩和自己先前的差不多,此时就算他还不曾仔细回忆前近期没批阅完的奏折,也差不多能在朝堂之上搪塞过去而不至于被天子发现当成妖魔处置去。
      
      在换衣裳的时候张澄又仔细的打量着换好朝服的‘自己’,委托者这幅身子穿上官府竟然和自家兄长有几分相似,想起兄长张澄又是一阵感慨,生死轮回兄长早在就去了几十年。
      
      这次早朝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近期天下安泰,百姓也得休养生息。本朝不算是个烂摊子,百姓也不用跟着吃苦,这一点让张澄很欣慰。今日早朝皇帝确实有与张澄商议国事。张澄也不硬抗,直接顺水推舟推脱自己头疼病复发恳求在家休养段时日。
      
      天下太平正是勾心斗角的时候,诸皇子们皆已长成不正是争夺太子之位的时候?本朝的皇后是刘端堂姐,刘家不可置否的被归置到了后族,然而皇后无子且早年薨逝,然而早年却有一个并不名正言顺的养子五皇子。
      
      当初委托者选择的就是这个五皇子,这一次张澄则是打算明哲保身,将其他的都放下、一门心思的将自家后院的那个祸害给除去了。
      
      “听闻相爷因头痛告假,相爷是国之栋梁,可千万要当心身子。”张澄还没走出宫墙就被一人叫住,这人并非旁人,正是打算与刘家结亲的庆安伯。
      
      “有劳庆安伯记挂。”张澄客气道,匆匆告辞。
      
      丞相府正厅
      
      刘端的正妻孟氏听闻刘端因头疼病修养在家的消息,立刻早早找来府医,没过多久宫中也派遣了御医前来。张澄毕竟在官场上浸淫那么多年,能平稳的身居高位几十年如果不知道一两个装病的技巧那是不可能的,若是再加上一丝丝灵气辅佐这场装病就更是如虎添翼。
      
      “老爷您?”当太医以及一屋子的大夫走后孟氏忍住泪珠子不让它往下掉。
      
      在刘家人眼中刘端就是刘府的支撑,现在连宫里的大夫都束手无策,孟氏说不担心是假的、不慌乱也是假的。但是她现在知道自己不能乱,必须要稳住整个府上。
      
      “无事,只是有些头疼,不足为虑。”躺在床上装样子的张澄故意咳嗽了几下,却让身侧的孟氏听的心惊肉跳。
      
      “是,夫君好生歇着,妾身这就打发惜姐儿、怡姐儿回去。”孟氏含泪道。
      
      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因为他好多年不装病,所以一不小心装病装的有点崩?张澄摸了下自己的脉搏,突然发现自己的脉搏变得极其慢。这么虚弱?看起来确实是病的不轻?难不成外人把他当成了病入膏肓?
      
      这可真不是一个好兆头?若是他病入膏肓的消息传入皇帝耳中,岂不是暗示皇帝另找代替他成为丞相位置的人选?他可不能给委托者丢了官位,还是找个机会慢慢好起来比较合适。不过她若是病的严重也可以名正言顺在府中待的时间更久一些。
      
      张澄在府中闲了半日,便有人传话说庆安伯世子前来拜见。张澄虽然装病装的有点崩,但是这“病入膏肓”的消息还并没有传出去,庆安伯原先就打算促成其世子与刘惜的婚事,现在让世子前来拜见倒也合情合理。
      
      对于这个可能成为委托者的女婿的少年,刘端原先也是比较看好的,刘惜是刘端的嫡次女,虽没有名满京城之说,但是礼仪规矩之类也丝毫不差,对的上顶级世家的出身,与庆安伯世子也算登对。
      
      只可惜庆安伯世子后来与刘悦搅和在一起,刘惜又因被刘悦暗算当众出丑而致使清白有失,这段原本就要顺理成章的婚事到后来变得不了了之。
      
      “告诉外面拜见的人,本官头疼欲裂,不宜见客。”张澄吩咐完顺便遣散了房中所有的下人。
      
      对于庆安伯府后面对刘家的落井下石张澄并没有多少反感,也无赶尽杀绝之意,但是对于庆安伯世子与刘惜的婚事他并不看好。能因一个女子冲昏头脑最后赌上整个伯府的世子算不得是个良人,刘惜的性子太过温婉恭谨,对于庆安伯世子并不适合。
      
      或者说刘悦的事情不解决,他并没有把握能保证这个庆安伯世子不再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张澄能够看的出来刘端对于刘惜、刘怡这两个女儿异常看重。所以他不能拿刘惜的名声冒险。
      
      遣散退所有人张澄凭借记忆翻找着耳房放衣裳的柜子,明明都已经是一个丞相了,穿衣服竟然这么不知稳重!张澄看着柜子满柜子里浅色系的衣裳不得不放弃找一件不显现衣裳的想法。
      
      算了,他还是小心一些,注意不被别人发现罢。确实,张澄原本打算偷偷跑出去瞧一瞧那个毁掉整个刘家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
      
      由窗户偷偷跑出去,张澄只想感慨一句年轻真好。上一世他用灵气延寿,却不可逆天,现在他做任务沦为过客身上的限制少了不是一点。
      
      丞相府偏远小院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正对着镜子咯咯的笑着,当发现刘悦的衣裳没穿好的时候张澄下意识的将头转过去。正当张澄要离去的时候却发现者在刘悦的院子里还有另外一双眼睛在窥探着院子里的一切。
      
      张澄虽然刚来这个世界没多久,但是从委托者的记忆里可以知道此人正是方才来探望自己的庆安伯世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