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乱终弃了元始天尊》霜雪明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17:52: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开新坑啦 ...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我给准提种草原》开坑啦,欢迎大家点进专栏追更鸭。
    另外一个骚浪贱的故事( ̄▽ ̄)~*
  •   【谢绝任何论坛,网页,微博,微信公众号整理本文txt,侵权必究】
      
      月色微渺,云若透纱。
      
      狐柏躺在溪底,细碎石子压在身下,水浪拂过身体,月儿终于坦坦荡荡从云朵后面出来,她含笑,捻住一丝身侧仙人的纯白发丝,神思恍惚间来回把玩,张口之间软糯清甜:“仙长这元阳可算是给了我~~~”
      
      云开雾散。
      
      狐柏仰起头,浸在水中的面颊映着皎皎月色,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妖娆。桃花眼尾淡红晕染,话声含麝如兰:“您怎么皱眉啦……”手指尖再抚过眼前人那微蹙的眉心,“后悔了吗?”
      
      良久,男子没有作声。
      
      狐柏不乐意了,直接一个翻身正对了那仙人,声音软糯得如同刚采出的蜜糖:“仙长怎的不说话~~~”
      
      片刻的寂静之后,男子揽住了狐柏纤细的腰肢,声音带着一股让人莫名的寒凉:“你后悔了?”
      
      月色如水,佳人如梦,那男子只见到那艳丽惊人的女子脸上是次第绽开的笑容,眼底似有星辰:“怎么会后悔呢,和您双修……”
      
      ——————
      
      “和您双修……”
      
      狐柏霍然睁开眼,尚未从梦中酣战回过神来,先不悦地瞪了一眼把自己从那甜得腻死人的春梦叫醒过来的玉石琵琶精一眼,一句“干嘛啦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你竟然敢吵着我睡觉?”还未出口,却发现琵琶这个姿势……
      
      呃,啊,咦?
      
      跪着?
      
      跪着是个什么体位琵琶你是又闯出什么祸事来了要我去给你收尾吗可是我们姐妹不必行如此大礼吧?
      
      同样的,一句话还是没能问出来,膝盖传来的隐隐酸疼先让狐柏低头一看……
      
      我,怎么,也是,跪着的?
      
      啊对,我睡过去之前……据说是纣王在女娲宫题诗调戏女娲娘娘,女娲娘娘生气了,然后晃悠了一下招妖幡……
      
      接着,万妖被女娲娘娘召唤,便都到了娲皇宫门前拜见,娘娘面前哪有他们这等小妖站着的地方,可不得好好跪着,等娘娘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召见么。
      
      然后这次娘娘心情好像格外糟糕,都跪了好几天了她还是没开娲皇宫宫门放妖进去,就让他们这么跪着,然后这跪久了……
      
      狐柏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小声问就跪在她身边的琵琶:“我刚才睡过去了?”
      
      琵琶:“……嗯。”
      
      狐柏:“……”
      
      可正在狐柏还在为了自己这拜见顶头上司都能睡着的胆气鼓掌时,琵琶脸上却有点极不好意思的红晕,声音又细细弱弱地响起来:“姐姐还……说了句话。”
      
      说了句话?
      
      我就说了句话而已你瞎脸红啥呀这么没见过世面。
      
      然后一拍脑袋。
      
      对,我说的是一句……和你双修……
      
      双修你个大头鬼啊!
      
      这会儿,狐柏认真地觉得,要不,自己还是,就地去世吧。
      
      这样对彼此都好,真的。
      
      可是在找个优雅的方式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之前,狐柏吸了吸鼻子,那属于犬科的鼻子,清清楚楚地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甜香。
      
      对的就是那种狐狸精在控制不住自己或者是控制着自己去魅惑别人的状态下会散发出来的味道!
      
      狐柏黑了脸。
      
      都到这份上,狐柏清晰地意识到,这真的已经不是要不要就地去世的问题了,这特么明摆着……明摆着就是需要讨论一下你死后是魂飞魄散比较妥当还是下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比较OK的事情了呢。
      
      毕竟——
      
      你要死啊你在娲皇宫前做春梦!
      
      在会被纣王题淫诗的事情气得要砍人女娲娘娘面前做春梦!
      
      做春梦也就罢了你还说梦话,说梦话也就罢了你还有生理反应,现在闻到这味道的人谁都知道你梦到啥了啊!
      
      脏话!
      
      (╯‵□′)╯︵┻━┻
      
      可是事到如今,梦也梦了,说也说了该丢的脸该崩的人设都已经到位,狐柏认命地闭了闭眼睛,在万千跪得端正,比栽在地里的大萝卜还老实,但是现在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一种“哎呀原来你是这样的狐狸精”的异样和微妙的妖精们面前……
      
      垂头害羞?
      
      那不是狐柏的风格。
      
      她只是抬头看了看紧闭的娲皇宫大门,确定门一时半会打不开并且女娲娘娘没有出现的意思,然后便对着那些个带着异样眼神的妖怪们,露出了一个极勾人,极魅惑的笑。
      
      紧接着,便仿佛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一样轻轻低头,一句轻飘飘到仿佛情人在耳边呢喃一样的:“看什么看,没见过人睡觉呀。”
      
      在场妖怪们:“……”
      
      我……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妖女!
      
      可话说回来,还真不是吹……
      
      这狐狸精哪怕是如此厚颜无耻,那张脸还是保持着盛世美颜的状态,还是看一眼便让人心动神摇,多盯会儿便让人忍不住想干点羞羞哒的事情……
      
      “狐狸妹子。”有只就跪在狐柏身侧的蛇妖开口,“光做梦哪够呀,不若拜见完娘娘……我们……嗯?”
      
      狐柏:“不约,滚。”
      
      蛇妖大兄弟:“你!”
      
      狐柏却是似笑非笑地抬头,轻笑:“怎么,还要与我做一场不成?”
      
      与这做一场同时出现的,自然还有狐柏浑身那摄人的法力——嗯,面对大佬是不够看,面对面前的蛇妖嘛,那都是小意思。
      
      蛇妖大兄弟秒怂。
      
      这可不是男女不平等的后世,更不会给男人那个“我就是不能对女人认怂”的偶像包袱,在这年头,实力为尊,人家狐狸精法力比你深厚看上去比你能打,管他是雄是雌,该认输你就得认输。
      
      狐柏呢,轻车熟路吓唬走了登徒子之后,便安安心心地继续低头闭目养神。
      
      然后,又一次,不自觉想起了,梦里那个和她翻云覆雨共赴巫山的小哥哥。
      
      哎呀小哥哥你真好看( ̄▽ ̄)~*
      
      咳咳,方才那梦,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确实是真的。
      
      ——故事大约得从三百多年前,一次艳遇说起。
      
      狐柏本是后世修炼者,几百年前穿到现在这具狐狸壳子上,摸索许久,才知这年头大概是洪荒后不知多少年。
      
      当是时,整个人都兴奋得快从地上原地起跳旋转三百六十度炸上平流层七百二十度转体狗刨蛙跳俯卧撑托马斯回旋加速绕体三周半。
      
      洪荒!
      
      那个随便修炼修炼就能成仙的时代,那个连妖精都能拜三清为师的时代,那个天庭的权利机构还不完善的时代,那个一介凡人都能上封神榜的时代!
      
      换句话说,哪怕资质不好,哪怕跟脚丢人,哪怕法力低微,咱们只要表现好了,便能上封神榜做那个长生不老的神仙!
      
      美!滋!滋!
      
      狐柏兴奋了,激动了,整个……整个妖都仿佛打满了鸡血,开始了那勤勤恳恳去修炼,没日没夜找机缘的旅途。
      
      然而……
      
      那啥……
      
      天道爸爸眼里……
      
      真的没有你这货的机缘啊。
      
      于是就愣是啥走向人生巅峰的路都没找到,既没能帮着女娲娘娘造人,也没能帮着后土娘娘立地府,整个人身上半点功德也无,浪荡了个几十年之后,唯一捞到的好处,竟然只有收敛身上妖气的办法。
      
      狐柏内心真的有一万句mmp想说。
      
      可内心再是mmp,这好歹也是几十年唯一的好处,狐柏还是忍着小暴脾气勤勤恳恳修炼了那个术法,然后继续一边修炼一边满世界的晃荡,希望啥时候幸福来敲门。
      
      比如说,被元始天尊收入门下呀,被通天教主捡走撸毛呀,甚至是被道祖boss惊为天人从此带回紫霄宫精心教导再钦定做天帝呀……什么什么的。
      
      当然,结果,就很,不好意思,了。
      
      ^_^
      
      ——晃荡了多少年,浑身“duang”,“duang”,“duang”特效的大佬,狐柏肯定是没碰上,一定要说的话,其实也……唔……遇见了一个道长小哥哥。
      
      小哥哥呢,虽然没有自带什么金童玉女丹凤青鸾的大佬特效,但超美超有气质,活生生让活了两辈子的狐柏头一回体会了一把啥叫一见钟情。
      
      然并卵。
      
      人家道长长得高冷,个性比长相更高冷,大写的凛然不可侵犯,连搭都不带搭理她一声儿。
      
      怎么办?
      
      没别的法子,一个字,追。
      
      道长十分冷淡,对狐柏全然不理不睬,偶尔看着狐柏的眼神里还会带着不知道哪来的嘲讽和戏谑。狐柏现在回忆起那段自己被忽视的日常,还都忍不住给当初的自己鞠一把辛酸泪。
      
      事情的转机,出在她日常约炮的某天。
      
      那日狐柏笑意盈盈眸色幽幽,托腮发出不知说了多少遍的约炮邀请:“仙长,您可愿与妾身,参悟黄赤?”
      
      本只是个日常约炮,狐柏也没抱啥希望,谁曾想对面看书的人抬起眸扫她一眼,沉吟片刻,竟一颔首,寒寒凛凛答一句:“善。”
      
      意!外!之!喜!
      
      别管道长突然答应的原因是什么,总之大概过了村儿没这店。狐柏捂着自己“咚咚咚”直跳的小心脏,麻溜儿地拉着道长就地把该研究的功法都研究了,好一阵酣畅淋漓。
      
      云歇雨停后,狐柏尚在深眠,道长已然离开。
      
      不过倒不算拔X无情,至少人家道长给狐柏留下了一块玉佩。
      
      狐柏呢,醒过来之后,面对着空空的枕边,懵逼许久才看到了道长留下的玉佩,在经过了“我勒个去我是有多不能吸引你啊竟然分手费都给了吗!”的愤怒之后,再对着阳光研究了许久,才研究出来,艾玛这玉佩是个能给联系上人的灵媒诶。
      
      至于这给灵媒到底是啥意思……
      
      左不过……
      
      #我很喜欢你,咱们下次见#
      
      只是呢,人家小哥哥,实在是有点傲娇(追了人家小哥哥快十年的狐柏深知这一点),一步到位之后有点不太好意思见狐柏,又怕高冷人设崩盘,这才留了块玉佩让你自己悟去,一句话都没留。
      
      那……行叭。
      
      挺可爱哒 (*≧▽≦)
      
      那等我下次给你打电话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