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婕妤生存攻略》西兰花炒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22 10:22: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捉虫) ...

  •   王沅在得知兄嫂可能趁着王奉光出门,私自把她许给一个鳏夫后,立刻就让采青把二哥请过来商议。
      
      王骏听她说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后,不可置信,“该不会是真真听错了吧?嫂子是巴不得把你赶快嫁出去,但是大哥是我们的亲大哥,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把妹子许配给鳏夫?”
      
      王沅表情淡淡的,“若是事情放在以前,大哥决计不会答应,可是现在就说不准了。嫂子想先斩后奏,瞒着父亲定下我的婚事,这事还需要大哥这个当家人做主才能定下来,咱们就等着看吧!”她与韦氏无血脉关系,韦氏此举并不能让她伤心,真正让她寒心的是一母同胞的大哥,丝毫不念极兄妹情分。
      
      “我去找大哥与韦氏对质!”王骏气得脸上青筋毕露,拔腿就走。
      
      王沅忙拉住他,“你太冲动了,父亲不在家,你现在去找他们也无用,他们不会承认的。”
      
      王骏捏着拳头像头困兽在室内走来走去,咬牙切齿,“我恨不得把他们狠狠地揍一顿!”
      
      “有礼法压着,咱们做弟弟妹妹怎么敢对兄嫂不敬?更何况父亲正在为你举孝廉走路子,你把大哥与韦氏打了,名声坏了,日后就做不成官了。”
      
      王骏身为次子,无法继承关内侯的爵位,王家大宅是祖产,必须留给嫡长子,若王奉光过世后,两兄弟分家,王骏基本上分不到什么,因此,王奉光极力想给次子谋一个前途。
      
      “那该怎么办,难道就让他们把你逼进火坑吗?”
      
      王沅摊手表示无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父亲的态度了,若是父亲替我做主,那就再好不过了。”
      
      幼妹的婚事一波三折,平静和睦的家里暗藏汹涌,王骏明白不能再简单地看待问题了,“父亲是我们的父亲,同时也是大哥的父亲,还是真真与延寿的祖父,父亲未必可靠。沅儿,咱们还是要想想别的办法。”
      
      王沅干脆地说:“我剪了头发去做比丘尼,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押着我上花轿。”她看着桌子上做女工用的剪刀,笑了,“父亲生我养我一场,大不了我把这条命赔给他!”这是她所做的最坏的打算了。
      
      王骏捂住她的嘴,斥责道:“你说什么傻话,我不许你如此!”
      
      “二哥,你别紧张,我只是说着玩玩,开玩笑的。”
      
      “以后这种话连开玩笑都不许说,事情哪里就到了你说的这个地步。我答应过母亲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就算父亲大哥不管你了,我也一定会顾你的。”
      
      王沅没想到她的话让二哥这么激动,连忙安抚他,“我知道了,凡事都有二哥在,我不会做傻事的。我去大姐家住几天,大姐在家时,像母亲似的照顾我们,最是疼爱我们了,她说的话,父亲与大哥都要听几分。”
      
      王骏恍然,“对了,我们怎么忘记了大姐,今日就护送你去长安城大姐家住几日,顺顺散散心,省得与哥嫂抬头不见低头见,烦心。”
      
      大姐王淑嫁到田家,夫婿田迹是个比较有能力的人,现担任少府左尚署丞一职,负责宫廷事务。
      
      对于弟妹的到来,王淑高兴极了,她公婆都在,还有两个儿子要照顾,每日忙得不可开交,抽不出身来,已经很久没有回娘家了。王淑比王沅足足大了十岁,长姐如母,王骏与王沅兄妹两都是她带着长大,连启蒙都是她教的。
      
      王奉光请了夫子教导王骏学问,夫子向来严苛,下午还有课业,王骏不敢逃课,吃过午饭就急忙忙赶回家了。
      
      两个外甥太皮了,王沅逗着他们玩了一会儿,就累得不行了,感叹道:“姐姐,你太不容易了。”
      
      王淑让乳母带着儿子们去外面院子玩,屋里顿时清净下来,笑道:“这两个泼猴儿整天搅得我不得安生,见到他们烦,见不到他们又想念,这种感觉等你做了母亲自然就明白了。”
      
      “男孩儿长大了就如雄鹰一般飞远了,而且有了媳妇必会渐渐疏远娘亲,姐姐,你再生了外甥女玩玩吧,我们家里的真真好可爱的,女孩子想想软软,又乖又甜。”
      王淑道:“我生小二的时候难产,大夫说要好好的养上几年才能再生育,儿女都是命中注定了,老天爷给我几个我就要几个罢了。”
      
      姐妹俩好久没见,有说不完的话,王沅靠在姐姐的肩膀上,听她说长安城的趣事,越听越有意思。
      
      王淑的丫头穗儿掀开帘子进来,请示道:“少夫人,阮姨娘新做了豌豆黄与枣泥酥,在门外候着,想要端来给您与二小姐尝尝。”
      
      “让她进来吧?”王淑转头对妹妹说,“我们家的这位阮姨娘厨艺很好,你正好尝尝鲜。”
      
      王沅的目光却是放在里穗儿身上,问道:“姐姐,穗儿梳着妇人头,可是嫁人了?”
      
      穗儿是王淑的陪嫁丫头,十一二岁就跟着王淑来了田家。
      
      王淑笑道:“我把穗儿给了你姐夫……”眼见着阮姨娘进来了,她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阮姨娘端着托盘走进来,半蹲着行了礼,将一碟豌豆黄与一碟枣泥酥放在案桌上,笑吟吟地说:“这两样点心俱是妾身亲手所做,刚出锅就端过来给您与二小姐品尝了,还是热乎着。”
      
      王淑微微一笑,“你有心了。”
      
      王沅也跟着说:“多谢阮姨娘。”
      
      淡黄色的豌豆黄与褐红色的枣泥酥散发着阵阵热气,王沅拈了一块豌豆黄放进嘴里,满口香甜,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夸道:“嗯,味道还不错。”
      
      阮姨娘笑道:“难得二小姐喜欢,妾身明日再跟您做一些。”
      
      “你这不用了,”却是王淑开口了,“你现在怀有身孕,不宜太过操劳,还是多加休息,好好保重自己才是。”
      
      王沅震惊,重新打量阮姨娘,阮氏的肚子还没有显怀,看起来确实是胖了些,以前容长的脸变得圆润。
      
      等阮姨娘走了之后,王沅气愤地说:“姐夫有了两个儿子还不够吗,怎么还左一个姨娘,右一个丫头的纳进来。”
      
      王淑道:“现在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就是穷人多收了几斗谷,还想纳个妾,更何况是你姐夫?”
      
      “可是父亲也没有妾室呀?”
      
      “咱们父亲跟别个不同,他这一辈子全部都放在了玩上面,于女色自然就不看重了。好,我问你,若是让你选,你是选一个像父亲这样的人做夫婿还是像你姐夫这样的人做夫婿?”
      
      王沅仔细想了想,实在不知道怎么选,每个人似乎都有各种缺点。
      
      王淑叹气:“世事哪能两全,父亲与你姐夫这样的人还算是好的了,多得是那种既不学无术又贪图美色荒淫无度的人。”曾几何时,她也有过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幻梦,现实打破了这个幻梦。
      
      见妹妹垂头丧气,王淑补充道:“夫妻就是合伙过日子。你姐夫人还是不错的,尊重我,家中内事都交由我掌管,这些妾室们翻不到天上去的。”
      
      王沅闷闷地说:“刚才我还催着姐姐生个小外甥女呢,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可笑,幸亏姐姐生了两个儿子,以后不必为女儿操碎心。女孩儿生来就命苦,一喜一怒皆掌握在他人手中,不如男人能走出内宅,建功立业。”
      
      “好啦,”王淑把妹妹揽在怀里,“不许说这种丧气话,你姐夫虽然有妾室,但是对我还是极好。而且我虽然没有女儿要操心,但是眼下我还有个妹子要操心,等你嫁了好人家,生儿育女后,我才能彻底放下心来,以后才有颜面去地下见母亲。”
      
      王沅道:“眼下妹子就有事情要你操心。”她这几日家中发生的事情都给王淑说了。
      
      王淑拍案,“这个韦氏也太不像话了,大弟也是的,有了媳妇儿女连自家亲妹妹都忘了,爹知道这件事情吗?”
      
      王沅道:“皇帝游历上林苑,召了爹去靓见,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咱们家居然讨了韦氏这样不爱护小姑的媳妇进门。娘要是还在,容得了韦氏嚣张。沅儿,你放心,有大姐在,大哥跟韦氏不敢私自把你嫁出去的。”
      
      王淑作为长姐,嫁的夫家又不错,在娘家是说得上话的,她完全可以用长姐的身份压制弟弟与弟媳,但是王沅仍然放心不下,“我就是担心大哥与韦氏私下定下婚事后,说动了父亲,父亲顺水推舟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王淑道:“韦氏现在就想着尽快把你打发出门,她挑的这个什么鳏夫,还要背着父亲定亲,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家,我就是拼着命也要替你推了这婚事。你在这里安心住着,等爹回来了,我与你姐夫亲自送你返家。”
      
      王沅终于安心了,“谢谢姐姐。”
      ……
      
      晚间时分,王淑服侍婆婆就寝后回来,先去看了两个儿子,然后才回到自己住的小院,问道:“少爷还没有回来?”
      
      穗儿答道:“少爷派丰收回来传话了,说今日晚些时候回来,让夫人先安置,不必等他。”
      
      田迹为人细心,喜新不厌旧,虽然纳了两个妾,但对于原配妻子仍然十分关心。王淑心里一暖,道:“你去吩咐厨房,让他们把八宝鸡汤煨着,等少爷回来做宵夜。”
      
      “是。”穗儿应答。
      
      王淑并没有睡下,拿起一本书看起来,看的困了就和衣躺下,模模糊糊听到屋里的动静,一下子惊醒过来,原来是田迹回来了。
      
      田迹歉疚地说:“唉,本来我是想静悄悄的,没想到还是吵醒你了。”
      
      王淑从床上起来,道:“我还在等你呢,只是小憩片刻,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亥时了。”(21点至23点之间)
      
      穗儿把鸡汤端过来,王淑看着丈夫狼吞虎咽地喝汤吃肉,一边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说:“慢点,别烫着了!”
      
      田迹道:“今天真是饿惨了,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王淑问道:“皇上出巡上林苑,最大的主子不在宫里,你们忙些什么?”
      
      “咳,宫里事情多着呢,皇帝皇后不在宫里,冯昭仪不是在吗,变着法子折腾,今日开桃花宴,明日侍奉太后去甘泉宫,我们伺候这群主子时间就已经不够用了。而且皇上仅有一子一女,宫中嫔妃太少,现准备择良家女子以充实后宫,这些事情也少不了我们去安排。”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捉虫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