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吃不饱的丈夫》莫心伤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4 15:10: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嫁衣与醋5 ...

  •   这间别墅里,除了安乐和鸡,唯一剩下的活人,就是蒋鸣玉了。
      
      可安乐万万没想到蒋鸣玉会从床上爬起来,更万万没想到他会从床上爬起来并且把鬼吃掉了。
      
      安乐脑子里一片凌乱,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说好的病弱膏肓药石罔治的呢?吃起鬼来多么生龙活虎,问题是生龙活虎之后,他又躺回去了。
      
      安乐无法想象一个普通人可以吃鬼,就算是天师高人之类的,抓鬼不是画符吗,哪里见过直接用嘴吃的。
      
      安乐抱着鸡小心翼翼地观察躺着的人,一时之间不敢动。
      
      这个人有影子,身体也有温度,这几天相处下来,怎么看都是人类。
      
      要说特殊的地方,可能是他的颜值高于平均水平吧。
      
      蒋鸣玉依然闭着眼睛,他平躺的时候看不出来,站起来才发现他好高,而且安乐第一次听他讲话,古人用鸣玉之声形容声音清冷好听,果然是人如其名。
      
      只不过他一开口就是问吃的……
      
      安乐凌乱之后冷静下来,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很感激蒋鸣玉救了自己,说明蒋鸣玉值得信赖。
      
      吃鬼算什么,他连穿越的设定都接受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安乐鼓起勇气,对蒋鸣玉说:“谢谢你。”
      
      蒋鸣玉没有回应,让他感觉有点尴尬,在卧室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邪恶的东西已经被吃掉,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到底可不可以走啊,他是一点都不想在这个别墅里待着了。安乐心念一动,腿也跟着稍微往后走了走,蒋鸣玉就像知道他的想法一样,闭着眼睛说:“它还在。”
      
      短短一句让安乐僵住在当场。
      
      意思是那个鬼还在外面吗。
      
      仔细想想,刚才蒋鸣玉吃掉的只是一团黑影,跟安乐几次撞见的东西不一样,说明那不是本尊。
      
      现在是白天,本尊一定在别墅的某个阴暗角落里养精蓄锐。
      
      想通了这一点,安乐简直要疯。
      
      他抱着公鸡慢慢靠近蒋鸣玉,虽然吃鬼也挺可怕的,但总比被鬼吃好。
      
      “那、那要怎么办。”安乐小声问。
      
      蒋鸣玉又没了回应,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一搭没一搭的。
      
      这时候公鸡在他怀里挣扎几下,安乐连忙松开胳臂,让鸡跳到床上。公鸡在蒋鸣玉的身边踱步,刚才还想吃鸡的蒋鸣玉此时此刻根本不理会。
      
      安乐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蒋鸣玉只是那么躺着,跟安乐第一次见他时的状态一模一样,脸容苍白,那个时候安乐以为他病得快死了。
      
      安乐靠过去,凑近他的脸,他的呼吸一直都很轻,不像是正常年轻人的状态,安乐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臂:“喂。”
      
      蒋鸣玉动也不动。
      
      安乐这才察觉,他不是不想动,是没力气动。
      
      等一下,刚才吃鬼的英勇壮举难道是错觉吗。
      
      莫非是吃坏肚子了?
      
      安乐忐忑不安地询问:“你怎么了?”
      
      过了半晌,就在安乐以为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蒋鸣玉张了张毫无血色的薄唇,吐出一个字:“饿。”
      
      安乐:“……”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词,所以说所谓的病入膏肓就是饿?体弱多病等于没吃饱?
      
      安乐在心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两个问号。
      
      然后他问了一个傻乎乎的问题:“那要吃啥?”
      
      蒋鸣玉终于睁开了那双宛如琉璃的眸子,默默地看了安乐一眼。
      
      安乐顿时心领神会。
      
      他要吃鬼啊啊啊啊啊。
      
      那你站起来自己去抓自己去吃啊。
      
      结果蒋鸣玉再次闭上眼睛,这一次不管安乐怎么问、怎么推,他彻底不说话了,像是又陷入了昏迷。
      
      大兄弟,你醒醒啊,我还指望你逃出去呢。
      
      蒋鸣玉虚弱的样子不像是作假,刚才那些黑影没有缓解他的病情——或者说是饥饿,助理在这件事上没有欺骗安乐,如果就这么放置不管,蒋鸣玉可能真的会死掉。
      
      这件事太匪夷所思,甚至冲淡了别墅里有鬼带来的冲击,安乐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坐在蒋鸣玉的身边发呆。
      
      折腾了半天,窗外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来,蒋鸣玉还没有苏醒的样子,连他的肚子都有点饿了,大公鸡也颓废地蹲在一边,无精打采的。
      
      那个食盒里还剩一点食物,撑过今天应该没问题,但也不是长久之计。
      
      当务之急还是把手机弄到手,可是他根本不敢出卧室门。
      
      安乐与公鸡面面相觑,突然想到什么。
      
      他看向柜子上的醋瓶子,刚才蒋鸣玉拿醋泼黑影,黑影明显很难受,他还记得他曾经闻到醋味而从噩梦中清醒过来,说明这瓶陈醋对鬼有影响。
      
      安乐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好歹可以试试。
      
      他看向公鸡,问它:“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公鸡犹豫了一刻,接着站起来,挺起胸膛,张开翅膀,头冲着安乐一点一点。
      
      安乐摸摸它漂亮的金黄羽毛,称赞它:“好哥们。”真是一只有责任感的好鸡。
      
      于是,安乐拿上醋瓶子,将瓶盖打开,瓶子里的醋只剩一个底,仍然散发着浓烈的酸味。
      
      他和公鸡一起走出卧室门。
      
      外面的喜堂满目狼藉,失去鬼力支撑的红布彻底破败下来,一条一条地垂到地面,囍字脱落,要掉不掉地挂在墙壁上,至于蜡烛,这次是真的不亮了。
      
      安乐记起他第一天来这里拜堂的时候,那阵诡异的音乐以及人声,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如今根本不能细想。
      
      他吃过一次鬼打墙的亏,这次不再急躁,举着醋瓶子像举着照亮路途的火把,慢慢地往前走,公鸡抬着爪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他们到了走廊,安乐往楼梯口处看了一眼,便无视之继续往前。
      
      大概真的是因为酸味提神,安乐从始至终都十分清醒,他们走进手机在的房间,床头灯上的盖头真的消失了,安乐没有急着去拿手机,而是捏紧醋瓶子抬头往天花板上看了一眼。
      
      天花板上满是黑色的掌印,还有布拖过的痕迹,一片狰狞。
      
      安乐一阵后怕,连公鸡都发出一阵“咕咕”声。
      
      他收拾好手机与充电器放到身上,领着公鸡慢吞吞出去,他们甚至去了一趟一楼,安乐把食盒拎到手里,往别墅大门的地方看,他迟疑了几秒,选择原路返回。
      
      从穿越到现在,他都没有出过房子的大门,刚才从窗户往外看,他才发现外面的草坪与泳池这几天全都没动过。
      
      草皮不会随风摇摆,池水没有波纹。
      
      真的是被困住了。
      
      等安全地回到三楼卧室,安乐才长舒了一口气。
      
      果然跟他想的一样,那个东西暂时忌惮蒋鸣玉选择蛰伏。
      
      可现在是白天,等到晚上就说不定了。
      
      蒋鸣玉完全失去意识,没法指望上,安乐跟公鸡排排坐在床边,他喂了点东西给鸡吃,自己也胡乱填了填肚子,这种情况下再好吃的美食都没有心思品尝。他掏出手机,没有选择拨打报警电话,而是用手机上网查东西。
      
      他不觉得能在厉鬼缠身的情况下能联系到警察,幸亏鬼没把网络信号掐断,想到这个他愣了愣,鬼会连wifi吗?
      
      他发现自己的思路有点跑偏,连忙拉回来继续看手机。
      
      他首先对这间别墅进行定位,然后把地址输进搜索引擎里,果然搜出几条新闻。
      
      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安乐怎么一点都不奇怪呢,他继续往下看。
      
      出事的是一对新婚土豪夫妇,他们买了这块地在上面建了别墅,结婚之后就搬进来住。
      
      结果没住多久就出事了,妻子某天夜晚死于非命,据说死状凄惨,具体情况怕引起恐慌被马赛克掉了。
      
      因为刚住进来都没来得及聘请稳定的帮佣,所以出事的当时屋子里只有夫妇俩,丈夫被列为最大的嫌疑人,但警方找不到直接证据。
      
      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有段时间,网上很多人骂丈夫是杀妻的禽兽,特别是当事人很有钱,更加引发了网友愤怒的情绪;妻子的娘家也是有钱有势的人,不断给这件事施压,可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
      
      安乐叹息一声,这里面恐怕有非人类作祟。
      
      怪不得这间别墅这么新,怪不得一千万就能买下来,果然便宜没好货。
      
      真不知道蒋家是怎么找到这里,又用了什么手段买下了这间罪案现场,反正挺神通广大的。
      
      安乐终于知道那只鬼为什么对他穷追不舍,因为他也是个新嫁娘啊,他和蒋鸣玉几乎就是把在这里发生的事重新演了一遍。
      
      助理在喜堂门口对他说过的话,安乐现在全懂了,怪不得出手那么阔绰,这简直是在玩命。他扭过头狠狠瞪了蒋鸣玉一眼,说:“新郎官你快起来啊,你的新娘要被鬼害死了。”
      
      不说新郎官没有回应,安乐自己都被自己恶心到。
      
      他搓了搓鸡皮疙瘩,做了个决定。
      
      安乐爬上床,对着蒋鸣玉正经跪坐,认真地说:“虽然我不会做饭,但我也不能眼睁睁让丈夫饿死,你说是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当妻子好辛苦
    谢谢蔺麒小可爱的好多霸王票,别这么破费啦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蔺麒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蔺麒 7个;木落、赛sai、苏合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个绅士 10瓶;日月昭昭 2瓶;咕咕咕故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