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名帅[足球]》安静的九乔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4-03 13:46: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小修) ...

  •   然而对于桑德兰真正的死忠而言,新任主教练形象如何,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哥,还是个发际线退无可退的油腻中年,他们完全不关心。
      
      以前他们关心球队何时能返回英超,现在他们只关心桑德兰怎么才能保住在英冠的席位。
      
      “刚才那位先生说得很对,桑德兰是一个伟大的俱乐部!”安东深吸了一口气,开了口滔滔不绝地开始他的演说。
      
      “桑德兰是全英格兰最古老的足球俱乐部之一,曾经获得过六次顶级联赛冠军,五次亚军,算起来在全英格兰也只有区区五家俱乐部的成绩比你们略好些……”
      
      他越说,桑德兰的球迷们脸色就越发好看起来——的确,桑德兰俱乐部的队史辉煌,奖杯曾经拿到过不少。可问题是,他们这也就是“祖上阔过”罢了,队史上最后一次顶级联赛冠军是1936年,而上一次拿足总杯冠军也是1973年的事儿了。可每当这种重述队史的时候,球迷们全都会骄傲地挺起胸,并且非常默契地不提这茬儿。
      
      眼前这个年轻人,显然是下了一番功夫,将桑德兰的情况从头到尾研究了一遍,至少做了一番功课。
      
      这小子!——安东在球迷们眼中立刻显得眉清目秀起来:看得起桑德兰的年轻人,至少都是有眼光的年轻人。
      
      “……还有这座球场,”安东一回头,望着身后的光明球场,球场的标志——一盏象征光明的矿灯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座总人口只有十来万人的城市,能够拥有这样一座,五万个坐席的球场。这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我能真切地感受到诸位,球队最重要的‘第十二人’,为你们的主队所贡献的力量。”
      
      说到这里,球迷们感动了。
      
      的确如此,这支足球队对于桑德兰这座城市来说太重要了。对于球迷而言,球队就是这城市的缩影,球队引领着城市的市民,团结着社区。球队的成绩,几乎等同于这座城市的成功与繁荣。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感动是接纳的第一步。
      
      “小伙子,你说得很对……”忆起光辉往昔的长者伸手去擦拭眼角。身旁他的太太则伸手拍他的肩膀:“什么‘小伙子’,人家叫安东,安东!”
      
      “可是我到这里不是来说尽好话,让你们心里舒坦一点的。”安东的话锋陡然一转,口气也变硬,“球队现在出现了问题,必须马上找出解决方案。”
      
      是呀,圣诞节已经过了,可是他们的球队在漫长的半个赛季里只积了十八分,掉到了降级区里——上半赛季球队挖坑挖得实在太深了。
      
      就在昨天,球队刚刚又零比一输给了谢周三,令球迷们都觉得:这个圣诞假期实在是太难过了,虽然他们早已习惯了年年惊险保级——可以前那是在英超啊,现在则是在英冠,英超球队掉到英冠来保级,丢脸不丢脸?
      
      “小伙……安东,你说,你有什么解决方案?”连最固执的球迷也稍稍改了改口。
      
      “我现在还没有,”安东双手一拍,坦白地说,“可是我知道问题在哪里。”
      
      “你们的球队在上半赛季只得到了十八分,因此掉下了降级区,可是桑德兰输掉的比赛,却比排名中游的球队要少。这是为什么?”安东一双灰蓝色的眼睛从镜片后面望着众人,“你们的平局太多了,平局之中,又有84%的比赛是先进球之后被人追平的。”
      
      防守总是掉链子,进攻则越来越疲软,这是桑德兰每一场被逼平的比赛的通病。看球久了的老球迷都能看得出来。
      
      “球队要达成本赛季的目标,必须立即从这一点开始做有针对性的改变。诸位,我已经有了几个方案,所以我有勇气承诺你们,如果在第28轮球队的成绩还没有根本性的转变,我会马上引咎辞职。”安东简断地说。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马上就要踢的一场比赛就是后天主场对德比郡的比赛,是第24轮。眼前这个年轻人大致已经有了方案,又拍了胸脯,说是在五轮之内球队的成绩还没有大的改观,他就会立马辞职,那么在剩下的18轮比赛中,桑德兰或许还有的救。
      
      至不济,在这五轮比赛的时间里,俱乐部还可以利用这一点时间去物色新的教练。
      
      “我一直相信你们是英超水平的球队,”安东忽然将自己的手放在胸前,刚好贴在他围巾上绣的桑德兰队徽上,“如果你们自己不相信,你们就踢不出英超水平的足球。”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桑德兰永远争第一!”一群球迷登时被安东激得大声叫起来,此刻他们血管里流淌着的血液都是滚热的。
      
      “安东,赢给我们看,我们就愿意相信你!”
      
      “可要是赢不了,你得记住自己说过的……”
      
      刚刚还咄咄逼人,追问安东“凭什么”出任球队主教练的球迷,一下子全激动不已,有些承诺在后天对德比郡的比赛他们一定会到现场去看球——反正他们都是季票持有者。也有些球迷朝安东挥动着拳头,重申他们的支持只是有条件的支持,只建立在球队重回正轨的基础上。
      
      俱乐部主席埃利斯·肖特和CEO马丁·贝恩在一旁从头至尾旁观了这一场对话。他们也没想到,安东只是说了这么几句话,球迷的态度就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看来这位新任主教练的“忽悠”大法功力深厚啊。
      
      但平心而论,桑德兰的死忠球迷也是为了球队好,才选择了暂时信任安东。
      
      只不过,为什么是第28轮?不是第27轮,也不是第29轮?
      
      *
      
      球队新上任的主教练安东在桑德兰找到自己的住所之前,临时下榻于光明球场一侧的希尔顿花园酒店。《每日邮报》实习生杰克·麦克奎恩很快就通过他在酒店业工作的朋友,辗转打听到了安东的房间号——那是一间行政套间。杰克打算直接去敲安东的房门,见面就说明来意:“神秘人,我能采访你吗?”
      
      他立在安东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心里挣扎着想,他是不是该说一声“客房服务”之类的套话,先把门骗开再说。
      
      可是屋里没有回应。杰克又敲了敲门,房门忽然应手而开。杰克呆了呆,迟疑了一下,还是推门进去。
      
      酒店的房间被临时改装过,套房客厅正中放着一张巨大的电脑桌,桌上三台宽屏显示器的屏幕连成一片。杰克一瞥,只见宽大的屏幕上正显示着一片绿茵,一枚黑白相间的足球飞快地由小变大,像是远远冲杰克飞过来一样。
      
      电脑桌前的一只转椅此刻朝杰克转了过来,座椅上的人起身向杰克伸出手——
      
      “林安东。”
      
      黑色短发、眼镜、灰蓝色的眼睛、简洁款白衬衫、西裤……与杰克在网上查到的形象完全一致。
      
      杰克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这是他人生第一次面对面的专访。
      
      “杰克·麦克奎恩!”杰克激动地与安东握手,“我来自《每日邮报》……”
      
      “你问到了我的房间号,就直接过来找我了?”安东笑着说,“你的朋友刚才给我挂了个电话。你是第一个用这种方式找到我的记者,欢迎!”
      
      杰克红了脸:这种方式真的不太好,难得对方没有计较。
      
      “林先生,这次我来,是,是想,向您请教几个,嗯,几个问题……”刚开头,杰克说得结结巴巴,可是一问到采访的重点,杰克一个激动,问题便连珠炮地冲口而出,“我实在想知道,您究竟是怎样得到桑德兰主教练这份工作的……”
      
      安东好笑地打断了他,“麦克奎恩先生,请坐。想喝点什么?嗯,我这里有……气泡水、纯净水……嗯,反正只有水。”
      
      杰克这才放松下来,意识到自己之前太紧张了。他要了一杯纯净水,谢过安东,坐下,掏出从不离身的采访本,攥紧了铅笔,抬起头望着安东。安东身后巨大的电脑屏幕投影在安东的镜片上,在杰克看来,他那一副眼镜上也有一只黑白的足球在飞。
      
      “桑德兰的主教练?”安东饶有兴致地看着杰克,“这只是一份工作。我申请了,然后拿到了这份工作,仅此而已。”
      
      真这么简单?——杰克心想,要真这么简单我也该去试试。可事实上世道艰难,直到现在他都还只是一个没能转正的报社实习生。
      
      “难道您没有花钱把整个俱乐部买下?”杰克想起此前的俱乐部可能会易主传言,“或是您的家族把整个俱乐部买下?”
      
      安东否认了,“没有,我和我的关联人在桑德兰俱乐部都不持有任何股份。我与俱乐部是单纯的雇佣关系。”
      
      这说辞,好坦诚,好专业。安东的态度让杰克心折:这真是一个理想的采访对象。
      
      “那您以前的从业经历是?”杰克手中的铅笔在采访本上飞快地记着。
      
      “我本来的专业领域是数学。”安东说,他注意到杰克的铅笔明显地抖了一下,英国人民多年来一直被这门学科支配,心理阴影非常浓重,“毕业后在家族信托和一家对冲基金里工作。”
      
      杰克在采访本上记下:“学霸”,“家里有矿”。
      
      “后来我辞职去了丹麦一所大学,与这所大学联合开发一门新的计算机语言。在那里我开始执教大学的业余足球队,然后把他们带进了丹麦超级联赛。”
      
      杰克的铅笔在采访本上乱抖:这些内容信息量太大,他有点儿记不下去了。
      
      不过安东的回答确定了一点:这位新任主教练确实没有过职业球员的经验。杰克记起鲁本曾经说过的,成为顶级足球主教练的途径一般有三种:第一种,本人曾是职业球员,例如瓜迪奥拉;第二种,从足球学院一路晋升而来,例如贝尼特斯;第三种,师从名帅,例如穆里尼奥。
      
      看起来,安东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人,非常特殊。这样的人,真的能成为成功的主教练吗?
      
      于是杰克抬起头,问安东:“为什么,您的这些经历我在网上都没有查到?”
      
      安东反问:“你查了‘林安东’这个名字吗?”
      
      杰克:“……没有!”
      
      安东:“去查吧!”
      
      杰克心想,他的确应该好好查一查了。可是好不容易争取来了这样一个面对面的机会,他又不愿随意放弃。
      
      “林先生,”杰克红着脸,舌头打结,“我可以向您提出邀约,找个时间为您做一次专访吗?您的经历,我非常,非常非常感兴趣。”
      
      安东这时候却一皱眉头,试图回想:“等等,你早先说你是来自……《每日邮报》?”
      
      杰克点头。安东转身回去操作他的电脑,杰克看见他飞快地打开浏览器,点开《每日邮报》的网站。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不过还是感谢你试图了解我。”安东说得既友好又礼貌。
      
      杰克却张着嘴,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的屏幕。邮报的网站上已经刊出了一篇署名文章,作者正是体育栏目执行主编鲁本·史密斯。只见文章摘要用粗体字写着:“这位查不到任何职业球员履历和俱乐部执教经历的年轻教练,绝不可能是帮助黑猫顺利保级的合适人选。”
      
      “可恶!”杰克一拳砸在安东的桌面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桑德兰足球俱乐部。
    主场:位于英格兰东北部海滨城市桑德兰的光明球场
    昵称:黑猫(桑德兰第一版队徽正中,有一只黑猫坐在足球上,所以俱乐部的绰号叫做黑猫;但是现在这版队徽上的不是,那可是两只狮子哦!)
    队服:红白箭条衫(桑德兰是迄今为止最后一支身着箭条衫赢得英格兰联赛冠军的球队)
    死敌:纽卡斯尔联队“喜鹊”(两支球队之间的比赛被称作泰恩河德比)
    写这个俱乐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看了网飞的一部纪录片《我心永随桑德兰》(Sunderland til I die),确实被震撼到了(友情提示:本片微虐慎看)。另外俱乐部的主场光明球场是作者人生之中第一次看英超现场的地方(球票好买,真的,四万九千个坐席呢)。
    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桑德兰还在英甲,这支俱乐部是在2016-2017、2017-18两个赛季“背对背”地从英超一直掉入英甲。希望黑猫能够振作起来,重新回到英冠,再回到英超——否则喜鹊是多么的孤单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