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美人》泊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31 01:48: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京郊的一座庄园里,有处颇大的池塘。昨日刚下过大雪,池边枯黄的芦苇丛上还凝着未化的雪沫,两个穿着蓑衣,戴斗笠的身影坐在岸边垂钓。天地茫茫,安静得仿佛没有一丝声响。
      
      其中一个身量十分高大,看长相不似中原人,头发结成细小的发辫。他叫昆仑,是瓦剌人。
      
      这水面结着薄冰,都几个时辰了,还没有鱼儿上钩。
      
      隔壁的鱼竿忽然动了动,昆仑脸上立刻扬起喜色。就在这时,芦苇丛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声:“侯爷!侯爷!”
      
      因这声响,鱼竿立刻不动了。
      
      昆仑皱了皱眉,但他身边的人似乎没受到影响,径自把吊钩收回,重新装上鱼饵。
      
      少顷,一个年轻清俊的小厮跑到两人面前,气喘吁吁道: “爷,您在这儿啊,要我一顿好找!刚才侯府又来人了,说老夫人找到了那日您救下的姑娘,要给您纳进府里做妾呢。”
      
      “秦峰,鱼被吓跑了。”昆仑闷声说道。
      
      秦峰白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管鱼。他继续说道:“爷,来的人还说,若您执意不肯回去,老夫人就绝食!”
      
      男人缓缓抬起头,压低的斗笠下是一张刀凿斧刻般的俊脸,眼睛如同天狼星一样明亮。他穿着粗布麻衣,周身的锋芒被刻意收敛,乍看之下不过是个寻常的百姓。只不过偶尔一个眼神,才会流露出统兵千万的气势和上位者独有的威严。
      
      男人打了几个手势,秦峰立刻回道:“那姑娘姓沈,刚随家人进京几个月,跟宫里的庄妃娘娘是表亲。听说这位沈三姑娘在家乡的时候,就是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咦,您救人的时候,没有发现吗?”
      
      裴延没搭理秦峰,默默地收起钓具。
      
      那日他刚到京中,陪母亲到慈恩寺上香,半道上恰好听见有人呼救。他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可路过之时,发现对方是霍六,这才出手。
      
      霍家是当今太后的母家,霍六公子霍文进,因与太后同日出生,颇得太后恩宠。这两年,霍家人借太后之势,捞了不少官位,在民间横征暴敛。尤其这个霍六,在京城里为非作歹,无人敢管。
      
      当年,裴延父兄蒙难之时,原本往来频频的霍家为了撇清自己,落井下石。这仇,裴延至今还记着。何况他早就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霍六了。
      
      那日他出手救人只是顺便,那姑娘一身狼狈,他也没有细看就交给她的家人了,哪知道是美是丑。当然,这些并不重要。他从来就不会乖乖地任人摆布,朝堂上如此,家中更是如此。
      
      裴延把收好的钓具抛给秦峰,起身往回走。他走得很快,秦峰抱着东西忙不迭地跟在后面,还想再劝两句,却被昆仑一把拉住胳膊。
      
      “你干嘛?”秦峰不满地问。
      
      “没用的。”昆仑摇了摇头说道。他的汉语还不流利,只能说些简单的字句。但他深知裴延的性子。侯爷平素就不喜与人交往,除了打战,对别的事情都没兴趣。这次老夫人硬塞个妾给他,就算是天上的仙女,恐怕侯爷也不会轻易答应。
      
      这些,秦峰都知道。他是裴延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孤儿,跟在裴延的身边十年了,说是肚子里的蛔虫也不为过。他早就愤愤不平,京城里头把侯爷传得那么不堪,以至没有哪家姑娘敢嫁。虽说这回老夫人是自作主张,但侯爷也老大不小了,身边不能一直没个女人。
      
      这些事,他跟一个蛮子说不来,自己追裴延去了。
      
      *
      
      现在的靖远侯府是裴父在世时的府邸,裴延才要回来不久。但毕竟荒废了十年,墙皮剥落,屋瓦残损。与当年鼎盛之时相比,显得有些落魄。裴延也没刻意命人大肆修缮,就让家人住进去了。
      
      侯府的主屋是整座府邸最宽敞的地方,由裴延之母王氏独住,名叫寿康居。侯府家眷不多,除了久病的王氏,还有一位魏氏,是裴延的寡嫂。
      
      说起这位魏氏,闺名令宜,乃是将门之后,当年也是享誉京城的贵女。魏家和裴家算世交,魏令宜与裴延之兄青梅竹马。当年,她嫁过来没多久,裴家便获罪,举家被逐出京城。之后,裴延的父兄客死异乡,王氏大受打击,一病不起。魏令宜怀着身孕,撑起了摇摇欲坠的裴家,让裴延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参军。
      
      所以裴延复起之后,侯府上下都交给魏氏来打理。他对这个寡嫂,也一直敬重有加。
      
      此刻,寿康居的院子里,满满当当地站着丫鬟和婆子。众人都低着头,不敢交头接耳,生怕惊扰了屋中的主子。
      
      主屋之内放置一张巨大的罗汉床,围屏上雕刻着精美的八仙图案。床上侧卧着一位束着镶嵌翡翠抹额的老妇人,她不断地发出呻.吟,表情似乎极为痛苦。
      
      坐在床边的大夫久久不语,魏令宜着急地问道:“母亲究竟得了什么病?”
      
      大夫也百思不得其解,他察言观色,老夫人并无任何不妥之处。但若照实说出来,只怕要落个庸医的名头。他摸了摸胡子,扭头对魏令宜说道:“老夫人这是心病,近来可有什么让她烦心郁结之事?”
      
      魏令宜微愣,立刻就想到了裴延纳妾一事。早前,裴延因为坑杀战俘,被天子急召回京。但除了那日到慈恩寺上香之外,他一直住在京郊的别院里,不再露面。婆母想他回来,又拉不下面子,就用纳妾的事逼他。母子俩僵持着,谁也不肯让步,想来这便是病的由头。
      
      “我们出去说。”魏令宜低声道。
      
      大夫跟着她走到了屋外,魏令宜面带微笑,无奈地说道:“其实母亲没有病,对吗?”
      
      大夫蹙了蹙眉,点头道:“夫人,恕我直言,老夫人的脉象并没有大问题。但我听府中的下人说,她不肯进食,长此以往,对身体十分不利。若想她长寿,她有何求,你们还是尽量满足的好。”
      
      魏令宜叹了口气,付了大夫丰厚的诊金,又命身边的大丫鬟春玉送他出府。
      
      寿康居的院中,梅花开得正好,白得像雪一般。因为嘉惠后沈氏爱梅,所以早前京中的贵妇人竞相效仿,几乎家家种植梅花。后来庄妃徐氏得宠,徐氏喜欢的牡丹花又盛行起来。
      
      魏令宜望着梅花,沉吟半晌,重新回到屋里,坐在王氏的身边。
      
      王氏依旧呻.吟不止,眼睛微眯:“沈家那边回话了吗?”
      
      魏令宜说道:“母亲,沈家的二姑娘定了亲,他们应该会送三姑娘过来。只不过侯爷尚未娶妻,这沈家姑娘入府后该如何……”
      
      王氏猛地睁开眼睛:“一个破落户罢了,裴延对他们有恩,让她做妾已经是抬举!至于入府之后,由你管教就是了。裴延呢?”
      
      魏令宜叹了口气:“侯爷还在别院。大夫说您身体虚弱,不能不吃东西。我让厨房弄些好入口的粥……”
      
      王氏像是没听见,背过身去,又呻.吟起来。
      
      “这样吧,我去一趟别院,试试劝侯爷回府。”
      
      王氏一听,立刻转过来:“你此话当真?你愿意亲自去请他回来?”
      
      要说如今侯府上下,谁在裴延心里还有点分量,恐怕也只有魏令宜了。
      
      魏令宜点了点头,王氏这才心满意足地说道:“那好,他回来,我就吃东西。”
      
      没过多久,魏令宜加了件月白色的折枝纹披风,便出了门。她扶着春玉坐上马车,刚坐好,春玉就忍不住说道:“夫人,侯爷不肯回府,想必是不想跟着老夫人瞎折腾。他们母子俩斗气,凭什么让您夹在中间难做。”
      
      魏令宜看向窗外,眉头微皱。自从丈夫和公公去世之后,婆母精神受到重创,常年卧床,行事作风又如同孩子,毫无章法可言。而裴延的性子,偏偏不愿受任何管束。连天子他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王氏。
      
      自己这一去,多半是无功而返。
      
      说起来,当年王氏生裴延时,十分艰难,一脚迈进了鬼门关。那之后她就对这个孩子心存芥蒂,还请了个颇有道行的道士来家中批命格。道士说裴延命中带煞,会祸及家人,王氏便把他送去了乡下,许多年不闻不问。
      
      倒是裴延的父兄每年都会偷偷去乡下看他几次,但为了不刺激王氏,一直也没把他接回府中。
      
      直到侯府出事,裴延作为仅剩的嫡子,才被接回来。家中横遭巨变,王氏变得喜怒无常,裴延与她本就没多少母子情分,不久就离家自己去投了军。
      
      他出生于显赫之家,却没享过一天的富贵。这几年刀头舔血地过来,才挣下如今的家业和爵位,着实不易。
      
      “姑且试试吧。”魏令宜叹气道,“但愿他肯听我的劝。”
      
      春玉抿了抿嘴,忍不住说道:“侯爷的性子,哪里能听得进劝?奴婢是替您委屈!当年因为裴家的事,您跟家里闹翻,老爷至今都不肯认您。眼见着侯爷封爵,也拿回了祖宅,还以为日子会好过一点。谁知道老夫人又闹出这么一件事……您可得多为自己和安哥儿做打算,千万别……”
      
      魏令宜严厉地看了春玉一眼,目光中暗含警告之意。春玉低下头,知道自己说多了,乖乖地闭了嘴。
      
      魏令宜知道春玉忠心,但有些事,只能放在心里,绝不能随便议论。这次裴延坑杀战俘,被皇帝召回京,扣着数月都没有动静,前途难料。她曾暗中托兄长打听宫中消息,但什么都打听不出来。
      
      这种时候,婆母还不分青红皂白地胡闹,真让人头疼。
      
      虽然裴延多年来戍边有功,但圣意难测,就连曾经与皇上患难与共的嘉惠后,最终都落得个弃妇的下场。魏令宜实在想不明白,那沈氏出身名门,少时就才冠京城,还与天子是少年夫妻。除了容貌,哪点不比庄妃强?
      
      只能说,帝王家的夫妻,兄弟,母子皆不过如此,真没什么情分可言。
      
      魏令宜轻轻捏着披风的一角,说道:“沈家姑娘入府的事,你抓紧时间安排。”
      
      春玉道:“夫人,侯爷曾说过,将来侯府的一切都由咱们安哥儿来继承。这回老夫人非要侯爷纳妾,若那沈家姑娘将来得子,我们在府中该如何自处?”
      
      魏令宜和裴延的兄长还生有一个遗腹子裴安,今年恰好十岁。
      
      魏令宜神色淡然:“安哥儿毕竟不是侯爷的亲骨肉,身子也不大好,侯爷说的那些话不能当真。母亲怕家中子息衰微,让侯爷开枝散叶也是对的。我这个做媳妇的,万万没有阻拦的道理。以后千万别再提这件事了。”
      
      可春玉还是觉得不平:“沈家原本就是个小门小户,他们家的姑娘,顶破天配个庶民做妻,如今能进侯府,也算是他们家的造化!”
      
      “此话言之尚早。对沈家姑娘来说,进侯府未必是件好事。”魏令宜苦笑,叹气道,“侯爷的性子,连我们都摸不清楚,又岂是普通人应付得了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定的轻松的基调,写着写着就往正剧的方向去了。
    哎,宿命。
    请大佬们多多留言收藏支持,这章会继续发红包哒。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核桃、香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ong 2瓶;ayaka、柠檬酱SAMA、uheryija、玉娇龙2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