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温季瓷眉心微敛,转头,极淡地看了宋佑一眼,没搭理他,意思很明显。
      
      面对宋佑那一句的调侃,温季瓷不否认也没承认,根本没想要回答,态度也暧昧地让人起疑。
      
      温季瓷回避的模样,落在宋佑的眼中,却硬生生地让他品出了其他的意味。
      虽然温季瓷的态度和先前面对调侃时的反应差不多,但有好像有着一些细微的差别。
      
      宋佑的直觉向来很准,一下子来了劲,一副想要八卦到底的语气。
      “怎么?是哪个女妖精勾了你的魂?”
      
      电梯里没其他人,温季瓷也没准备回答,只见他漫不经心地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半垂着头。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温季瓷率先迈开了腿:“还不走?”
      
      话毕,温季瓷也没等宋佑,直接往办公室走去,也不管宋佑跟不跟。
      
      宋佑的问题注定不会得到回答,只要是温季瓷不想说的话,就算旁人费千万句口舌,也别想撬出一个字来。
      
      宋佑清楚自己这个多年好友的脾性,撇了撇嘴,暗道了一声无趣,后脚跟了出去。
      
      -
      
      家中窗帘紧闭,桑酒还没醒。昨天折腾换了房间,翻来覆去才睡,已过中午,还在做梦。
      梦到了七年前的事情。
      
      眼前是蜿蜒往上的楼梯,桑酒顺着楼梯一步步走着,刚走完楼梯,一扇门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门半掩着,桑酒的手覆在门上,轻轻一推。
      
      一声哥哥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桑酒就呆呆地怔在了当场。整个身子都僵住了,一动也不动,连视线都忘记了躲。
      
      温季瓷站在床边,身上的衬衫只穿了一半。
      背脊的线条若隐若现,腰极窄,衣服被照得透亮。
      
      他的肌肉精细,流畅的线条分明,充满力量感。往上是漆黑的碎发。往下还有极好看的人鱼线……
      
      下一秒,温季瓷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朝她走过来。
      在他淡定如初的眼中,仿佛有一簇火,却又只像是桑酒的错觉。
      
      窗帘不知何时落下,日光尽数消失。只余下窄窄的光,只够桑酒看清他的那双眼睛。
      
      这一秒,桑酒似乎看到了温季瓷眼中那个仓皇失措的自己,和她那不受控制红透的脸。
      
      梦和幻境模糊了边线。
      桑酒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热度,把一张脸烧得通红。
      房间里的摆设和梦里的大相径庭,桑酒发现刚刚只是在做梦。
      
      在桑酒刚搬进温家的那一年,她奉命去通知她的新哥哥下来吃饭,没想到撞见了温季瓷换衣服的场景。
      当时的温季瓷也不过二十岁。
      
      昨晚因为温季瓷回家的突发情况,导致桑酒到了后半夜才睡着,没睡多久,就做了这种乱得不行的梦。
      这都算哪一出啊。
      
      桑酒穿着睡裙,脚踩在地毯上,她决定去彻底洗把脸,顺便把自己满脑子的黄色废料给洗个干净。
      
      刚站起身,床头的手机就嗡嗡振动了几声,桑酒打开微信,整个聊天群差点沦陷了,99+的通知信息让桑酒以为自己变成了失踪人口。
      
      “小酒儿是不是又赖床了!没忘记晚上的约会吧?”
      “不会是被严影帝的粉丝给截胡,牺牲在半路了吧,活着的话给个准信。”
      “最后通牒,再不回信息,我准备抽出我的五十米大刀去你家了!”
      “……”
      
      最后一句话是楼月发的,桑酒在楼月彻底失去耐心之前,在群里冒了个泡,言简意赅。
      
      “刚醒,还活着。”
      
      群里都是桑酒在大学时要好的朋友,时不时会聚一次。
      这次是因为桑酒得罪严影帝这事太影响心情,想让她出来放松一下。
      
      几乎是在桑酒刚发出信息的同时,楼月的私聊就发了过来,还附赠了一张楼月的自拍照。
      “帮我看看,见网友能行吗?”
      
      看到楼月这句话,桑酒才记起今天楼月会和她网恋了一年的网友见面,要不是温季瓷突然回家,桑酒也不会忘记这件事。
      
      桑酒认真地看了看发过来的照片。
      现在是冬天,楼月为了漂亮,只穿了一件薄呢外套,头发乖顺地披在肩上。
      
      照理说楼月家里背景不俗,犯不着要学别人网恋奔现这一套,但楼月不相信家族联姻,网瘾少女坚持网恋对象是真爱。
      今天算是网恋奔现的第一天,晚上见面的时候,楼月会给桑酒反馈。
      
      “完美。”桑酒很快就回了。
      桑酒先前提醒过楼月,要是网恋对象和照片严重不符,记得转身就走。
      
      不过楼月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她觉得能有这么好听声音的小哥哥怎么可能是个骗子?可楼月为了让桑酒安心,马上乖巧地应了。
      
      桑酒聊完天后,把手机往床上一扔,敷个面膜,化个妆,挑好衣服出门就差不多了。
      桑酒出门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冬天白昼比黑夜长,出去没多久,天色沉了大半,暖黄的路灯骤然亮起,和远处的夜空连成了一片。
      
      快到的时候,桑酒的手机就开始频繁振动,不用看,她也知道又是群里的那些人在活跃催促了。
      
      桑酒没看信息,停好车后,径直往云玫会所走去。
      刚进会所,就接到了温行知的电话,她低头按下了接听键:“爸。”
      
      桑酒还小的时候,母亲桑玫被婚内出轨,带着大笔家产转头就走,现在嫁给温行知已经七年。
      温行知爱屋及乌,把桑酒当成自己的女儿。
      
      世禾集团的斗争,明里暗里进行了多次。温行知不想让桑酒成为他们的目标,没公开她的身份。
      他以为桑酒只是去娱乐圈玩票,没想到,遇上最近的事。存着让她受挫回来的心思,温家人没一个敢出手。
      
      温行知:“如果觉得累就回家,家里养你。”
      他想让桑酒直接退出娱乐圈,不让人出手,但看桑酒被网友骂,又见不得她受委屈。
      
      桑酒还是之前那些话,自己能解决。
      温行知语气放软:“阿瓷不是回家了吗?你要是有事就找他,别替他省事。”
      
      桑酒一听温季瓷的名字,语气带上了几分踌躇,可能因为心虚,音调也变轻了:“他很忙的。”
      言外之意是她不会找温季瓷帮忙。
      
      温行知知道桑酒在推脱,拿话把她堵了回去:“再忙哪有你的事重要。”
      桑酒只好强调:“如果我自己解决不了,我会找他的。”
      
      温行知又嘱咐了几遍才作罢:“你妈妈刚才吹了风,头疼得厉害,我得守着她,我们把这边公司的事情解决完,就回家。”
      
      因为海外的分公司出了紧急情况,温行知和桑玫一同去了国外,处理事务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们得知桑酒的事情后,原本想要赶回来,被她果断拒绝。
      
      挂了电话后,桑酒往楼月订好的包厢走去。刚进来,就看到满桌的酒。
      她坐下来没多久,包厢门突然开了,一个面目全非的女人慢悠悠地飘进来,身上的衣服和楼月倒是挺像的。
      
      正当桑酒仔细辨认之际,身后的庄澜倒吸了一口凉气,颤巍巍地开口:“你是谁啊?”
      
      话音刚落,那女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脸上的假睫毛掉得满脸都是,眼线也糊了一脸,不知道哭得多久,连妆都花了。
      
      女人上前一把抱住了桑酒:“都怪我不听你的话,网恋没好处啊!”
      身份确定,是楼月。
      
      “那人和照片上长得完全不一样,是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吃顿饭也抠门得要死,而且还当面把发给其他女人的信息发给了我。”
      “我都没嫌弃他劈腿,他竟然还拿着我给他的钱养小三,恶心死我了。”
      
      今晚原本是安慰桑酒的聚会,现在刚好安慰两个人。
      
      为了让她们开心,庄澜建议玩游戏,酒壮人胆,游戏的刺激程度也开始升级。
      脑袋已经有点晕乎的桑酒第一次输了游戏,在其他人的殷切注视下,抽取了惩罚。
      
      ——随机找一个男人要到他的手机号码。
      
      考虑到桑酒勉强算是个小明星,楼月很是贴心地赞助了她脖子上的丝巾,双手奉上,递到了桑酒的面前。
      
      楼月刚才还哭得要死要活,现在几杯酒下去,悲伤的情绪跑了大半。
      桑酒不想扫兴,接过了围巾,围住了自己的脸,只剩下了一双眼睛。
      
      刚出道的桑酒,除了有给影帝泼酒的黑料外,压根没有任何作品,她现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根本不会有人透过她的一双眼睛认出她。
      
      另外两个醉得不轻的女人,用极其猥琐的姿势趴在了包厢门上,守株待兔。
      
      原本走廊上空寂得厉害,没什么人经过。一听到门外有动静,她们就迫不及待地把边上的桑酒往外一推,然后透过门缝看去。
      
      桑酒踉跄了几步,身子都没站稳,往一边倾去。
      肩膀撞到一个人后,下一秒,那人避嫌地挪了步子,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稳住了身形,视线里出现一双鞋。
      目光上移。
      对上那双多情又疏离的眼睛,多少的酒意都在这一瞬清醒了。
      
      果不其然,桑酒听到了身后的动静。门合上,那两个罪魁祸首一看苗头不对,就提前溜走了。
      
      温季瓷显然也没料到有这一出,沉默的空气铺天盖地。
      这些年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太多,他见过形形色色的勾引方式,这次可能也不例外。
      
      温季瓷眉峰拢起,视线刚准备移开时,顿了一顿,又重新落回她的眼睛上。
      下一秒,他狭长的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打量着桑酒。
      
      温季瓷身后的公子哥也奇怪了。
      换做平时,温季瓷早就走了,现在不但没走,还颇有耐心地停了下来,盯着人家小姑娘看。
      
      那小姑娘只有眼睛露在外面,的确勾人漂亮,可也不至于让禁欲了这么多年温大公子破了例吧。
      
      桑酒被温季瓷这么盯着,心脏瞬间被提了起来,莫名犯怵。
      
      不过,没几秒桑酒的理智就回来了,她和温季瓷不算熟稔,更何况还有三年没见了。
      温季瓷认出她的可能性,万分之一的概率都算多了。
      
      一想到这点,桑酒顿时不怂了,还极为戏多地摆出了个害羞的模样。
      嗓子也似乎被她掐出了水,换了个和平时不一样的嗓音。
      
      “哥哥,你能给我你的手机号吗?”
      
      好好的一个句子被桑酒念得百转千回。
      说起来,认识七年了,她连温季瓷的手机号都没有存。
      
      温季瓷轻扯了一下唇角,要笑不笑的,修长清隽的身形,在桑酒身上投下一方浅浅的阴影。
      
      桑酒一颗心又被提起来了,被这种不上不下的氛围弄得有些局促,她以为她会听到温季瓷的拒绝。
      
      “手机。”
      温季瓷伸出了手,手指洁净瘦长,顺着摊开的手稍稍上移,是轻微突起的腕骨。
      
      桑酒硬着头皮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此时她有一种骑虎难下的心情。
      
      桑酒看着温季瓷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动作流利。她的嘴角微撇,吐槽了句,一看就没少给女生输过号码。
      温季瓷偏头,松松地把手机递回来。
      
      桑酒下意识低头看去,发现温季瓷连备注都帮她输好了。当她的视线落在那三个字上时,心里一沉。
      ——瓷哥哥。
      
      没来得及抬头,温季瓷散淡的嗓音落下,话里含着笑,不可控制地钻进桑酒的耳中。
      
      “现在知道哥哥号码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所有2分评发红包,拜托大家一定要在15字以上!
    截止时间1.20的16点。
    前两章的2分评也全发红包,可以返回去评论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