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英的梦中情人[综英美]》简淮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12 21:04: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瑞!你真的要在凌晨五点出门?”电话那头的贝利亚明显还没睡醒,话中的倦意浓厚,听得瑞秋都想打哈欠了。
      
      但她不能犯困,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卷好的头发不允许瑞秋重新躺回去。
      
      “对,我都化好妆挑好衣服了。”瑞秋对着落地镜中的自己从上到下打量,卷翘睫毛下的胡桃色双眸像是扫描仪,精准的扫过每寸肌肤,不允许有任何瑕疵。
      
      “你还没有起床吗?昨天晚上可是你说的要和我一起吃早餐哦。”
      
      “可是现在才五点啊!凌晨五点!谁知道你口中的早起能比上课时间早四小时啊!”贝利亚委屈的哀嚎道,“这个时间,纽约街头绝对见不到刚从夜店嗨完的酒鬼以外的人,就连超级英雄也不会这么早就出门,我敢打包票!”
      
      “昨晚就猜到你起不来啦。”好友的答复在瑞秋的意料之内,她丝毫没有生气。
      
      在确认妆容无误后,她拎起重得能砸死人的背包朝门外走:“超级英雄出不出门我不知道,只要坏蛋们别起那么早就好了。”
      
      她顿了下,又小声嘟囔道:“要不是怕挂科拉低GPA,这最后一门课我都不想去上了。”
      
      想起好友这学期的倒霉遭遇,贝利亚清醒不少:“说的也是,从假期时你就一直被不知名的人恐吓威胁……呜呜,宝贝你真的没有惹过哪个坏蛋吗?想想你这几个月经历的事,似乎只要被绑架,你就能集齐一个受害者应有的所有因素了。”
      
      就跟搜集游戏CG一样。
      
      “当然没有招惹过别人!”
      ——如果是三个月前的瑞秋一定会这样坚定地回答。
      
      但经历了三个月的倒霉事件后,连瑞秋也不敢确认自己有没有招惹过谁,以至于对方想杀了她。
      
      她好像真的惹到了谁,而且那个人应该是她在假期前后招惹到的,因为这一切改变就是从假期结束后开始的。
      
      但具体是谁,瑞秋又猜不出来,她害怕得缩在家中头脑风暴了整整一个月也没想出有用的信息。
      
      毕竟对今年的寒假,她除了愉快的乙女向游戏外,就再也没留下其他的印象了。
      
      门都没出过几次的她究竟能惹到谁啊?
      
      外卖小哥吗?还是一周来一次的清洁阿姨?
      
      总不能是乙女游戏里的反派角色吧?
      
      瑞秋没有头绪,但她明白,像这种用了一个月都没想明白的事,就算加上今天一整个早上,也不会有任何进展。
      
      还是趁着人少先冲去学校最重要。
      
      “既然你还没起床,我就先挂电话啦,你再睡一会儿吧,学校见。”她说完便挂断电话。
      
      最后整理了一遍裙子的褶边,她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冲进停在院里停的车内。
      
      六月刚刚到来,天气虽然有些闷热,但也不算难忍,没有开空调的必要。瑞秋将车内的所有窗户全部打开,调整好后视镜的角度后发动了车。
      
      专注于前方的道路的瑞秋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大约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位浅褐色头发且身形健硕的青年,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驾车离去的她。
      
      直到瑞秋驾驶的车辆消失在青年的视线范围内,他才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一部老款的手机,电话里头的‘嘟’声响了五下才被接起。
      
      “怎么了队长?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吗?”电话那头的男人带着重重的鼻音,听起来像是在睡梦中被突然叫醒。
      
      青年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托尼,我刚刚在晨跑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
      
      “谁?有谁会那么勤快在本该睡觉的时间和你这种晨跑狂人见面?”即使是半梦半醒间,托尼也没忘记揶揄史蒂夫,“难不成是那个你从未谋面的梦中情人?”
      
      **
      
      瑞秋是个非常普通的女孩。
      
      即使她穿越进了漫画书中,成为了金发明眸皮肤白皙的腰细大胸girl,瑞秋依旧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炮灰陪衬。
      
      “在这个遍地超能力的漫画里,美貌能有什么用?”
      “什么?用美貌去勾搭超级英雄?”
      “你做梦!”
      
      连超级英雄都没见过的她靠什么勾搭,意念吗?
      
      瑞秋生在纽约,特地卖了父母留给她的那套在市中心黄金地段的房产,跑去皇后区租了个房子。
      
      她想的很好,要成为友好邻居蜘蛛侠的邻居,预定了青梅竹马的戏份。
      
      可明明在买房前打听的好好的,邻居家的孩子叫彼得·帕克,可等瑞秋住进去后却发现,这个彼得不仅父母健全家境优渥,还……还是个女孩子!
      
      为什么会有女孩的名字叫彼得·帕克?
      
      她不能理解。
      
      瑞秋从在电视上看到美国队长苏醒的新闻后,就开始每天晨跑锻炼。
      
      可直到她练成了完美身材并独揽从小到大上过学校的长跑冠军,也没见过一次据说热爱晨跑锻炼身体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纽约是坏蛋与超级英雄最经常搏斗的城市,搏斗频率高达一周一次,可瑞秋竟然能全部完美错过。
      
      回顾前二十二年,瑞秋离超级英雄最近的一次居然还隔了两个街区。
      
      但她没有失望,因为前几项都属于碰运气的行为,就算纽约没有种花家人多,也算是大海捞针了。
      
      瑞秋开始努力学习,耐心等到大学假期实习,跑到了斯塔克产业投简历,却没想到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在第一轮交简历的环节她就被刷了下来。
      
      拒绝理由还十分伤人:抱歉,我们不需要前台或模特了。
      
      可她明明申请的是技术人员,这不是摆明了挤兑她只有脸蛋达标吗?
      
      这下瑞秋才彻底郁闷。
      折腾了整整二十二年却没有和超级英雄中的任何一位近距离接触过,再不想认命也该投降了。
      
      “我只是个炮灰。”
      “一个脸蛋比较好看的炮灰。”
      
      但普通女孩瑞秋的普通生活从二十二岁起变得不再普通!
      
      她先是走在路上差点被花盆砸中脑门,紧接着出门约饭中毒,出院后以每周一封的频率收到未知署名的恐吓信,每封笔迹都不同,报警后,警察甚至查不出上面的指纹来自于谁。
      
      恐吓信寄的勤,瑞秋又没有受到什么致命性的实质威胁,警察们也从开始的每封恐吓信都认真查阅,到后来接到报警一听到是瑞秋连来都不来,只是象征性的在电话中问两句。
      
      “又是恐吓信?这次是什么内容?”
      
      “你对寄信人还是没有头绪吗?就算没有嫉恨你的人,会跟你开玩笑恶作剧的人也想不出来吗?”
      
      “哦,那你近期减少独自出门的次数,一个人在家时锁好门窗,再有新的情况再联系我们。”
      
      连着打了几次电话得到的都是这么几句话后,瑞秋也明白对方这是连应付都懒得应付自己了,她索性也就不报警了。
      
      反正经过三个月,她也基本摸清了对方寄恐吓信的规律——
      
      只有她出门,才会在当晚或次日就会到一封恐吓信,只要不出门,就万事太平。
      
      于是瑞秋一口气在家宅了一个月,要不是被教授打电话威胁,她这一整个夏天估计都不会出门。
      
      “虽然这个月没收到恐吓信,但我觉得对方可能还是在盯着你。”午休时间,贝利亚小口咬着瑞秋带来的自制时蔬三明治,“而且我觉得,凌晨五点出门并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你毕业后总要出去工作的,对方如果到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放过你呢?”
      
      等待永远只能是被动。
      
      这件事就像是小火烧水,锅一直架在炉灶上,火量虽小,可水总有烧干的一天。等到水烧干后火还不停,那轻则锅底烧穿,重了可能还会爆炸。
      
      瑞秋当然知道也知道这点,尤其是今天,当她从家门走出的一瞬间,浑身的寒毛瞬间立了起来,六月已经入夏,这种反应当然不是因为寒冷。
      
      更多的是来自于一种被监视的不适感。
      
      像是车的每扇窗户外面都有一双眼睛正注视着她似的,毛骨悚然,那种感觉仅仅是回忆起来都会让人心底发毛。
      
      瑞秋不太想提这件事,她决定找点儿轻松的话题缓解不适:“算了,先不提这件事了,说的我都快没胃口了,唔……聊聊我之前给你推荐的那个游戏吧,你攻略了几个主角了?”
      
      瑞秋口中的游戏是指今年年初度假时,无意间发现的一款攻略养成向的乙女游戏,里面可被攻略目标近乎包含了所有超级英雄,就连娜塔莎和惊奇队长都出现在其中。
      
      她用了整整一个假期的时间攻略了所有目标,搜集齐了所有cg,上个月发现好友贝利亚是蜘蛛侠的粉丝后,赶忙向她推荐了这款游戏。
      
      “啊!我差点忘了!”贝利亚提起这个就难过,她抱着瑞秋胳膊晃悠,“为什么我搜不到你说的那个游戏?电脑也好手机也好,统统找不到。”
      
      “不会吧?你把手机给我,我瞧瞧。”瑞秋接过手机,低头摆弄,“你的密码是多少?”
      
      “86153…”贝利亚密码还未报完,却收了声。
      
      “嗯?最后一位是什么?”瑞秋的指尖在键盘边缘敲了两下,没等到贝利亚的回复,她疑惑地抬头,却发现对方的视线完全不在自己身上。
      
      贝利亚表情很是僵硬,漂亮的双眼正直直地盯着她身后的某一处。
      
      “怎么了?”瑞秋正准备转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被贝利亚连忙出声制止。
      
      “别回头!”她的声音听起来比脸上的表情还要慌乱无措,“在你身后大约十米处,有个黑色头发肤色苍白的男人,他正躲在树后看向这里。”
      
      “嗯。”这很常见,但瑞秋没有打断贝利亚,她知道,对方一定是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情,才会引起贝利亚的注意。
      
      “今天,在我走进教室时发现,他就坐在你右后方第二个位置,当时的我觉得他很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和你一起去洗手间,找下堂课的教室时,他都在我们附近徘徊,每次看向他,总能四目交接。”
      
      “碰面的次数多了,我终于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从这个学期开始,出现在我们的每一门课上的新面孔。”
      
      仅仅是这样?
      
      瑞秋微微松了口气:“可能是新转来班上的同学,不要担心。”
      
      可贝利亚接下来的话激得瑞秋头皮发麻:“那为什么点名册里没有他,还偏偏那么巧,在你没来学校的一个月里,我一次都没见过他。”
      
      ……
      
      是啊……
      
      为什么?!
      
      对方一定专程为自己而来——除此之外,瑞秋再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但又是什么样的人才会专门为她而来?
      
      或许在从前,瑞秋和贝利亚都会当他是爱慕者。
      
      现在不同,连续经历了三个月的倒霉事件后,两人不得不多想一些——
      
      他会不会就是监视者?!
      
      “哗——”
      
      想到此处,两人头顶的那棵大树被风刮过,枝叶互相触碰发出了簌簌声,瑞秋打了个哆嗦。
      
      早上那种被监视的怪异感又一次出现了。
      
      “其实……我也感觉不大舒服,”她没敢回头,小声地问贝利亚,“那个人现在在干嘛?是站在那里继续监视我们,还是另有动作?”
      
      她直接用了‘监视’这个词,说明已经确认了贝利亚的想法。
      
      “刚才是在树后露着半张脸看我们,不过现在已经彻底走出来了。”
      
      “……咦?等等?!”
      
      贝利亚两支胳膊上的寒毛忽然全部立了起来,她的声音小而焦急。
      
      “他没有停下来,他,他在动!”
      
      ……
      
      “他好像在朝着我们这边走!”
      
      ……
      
      “他他他,他还加速了!”贝利亚吓得开始结巴。
      
      糟糕!对方果然别有目的。
      
      背对着黑发男人的瑞秋比贝利亚还要害怕,在恐惧之下,她的全身血液倒流在了脚底,瞬间变得冰冷的指尖捏住贝利亚的手,迅速起身就往前跑。
      
      午休选择用餐的地方太偏僻了,是学院后的小路,这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就只剩下一对儿搂搂抱抱的情侣,这太不安全了。
      
      所以不管是不是误会,她都要当做有危险来处理。
      
      但即使跑步速度快如校园冠军的瑞秋,也敌不过真正善于追捕的猎人的简单起步。
      
      只用了两秒,瑞秋便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从远处来到了耳旁,她来不及尖叫,便被对方一手限制了活动,随即,另一只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湿棉布捂住她的口鼻。
      
      吓得跌坐在地的贝利亚惊声尖叫,问出了瑞秋也想知道的话:“你,你要做什么?”
      
      “绑架。”男人的话简洁干脆。
      
      “?”
      
      在彻底失去神智前,集齐受害者应具备的所有因素的瑞秋,用尽浑身力气,对惊慌失措的贝利亚比了个中指。
      
      你妈的!嘴真灵!

  •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要写的新坑《穿成女主后嫁给男主他儿子》求个仙女们的预收】
    《穿成女主后嫁给男主他儿子》:男主没兴趣,男主儿子我可以!
    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到了一本古早且BE的白月光小说中。
    成为了被当成白月光替身的倒霉女主,夏棠棠。
    原本以为看的是个年龄差20岁的大佬×灰姑娘的打脸甜文。
    结果最后作者骚操作,点明男主爱女主只是因为她长得像白月光。
    女主负债被欺负都是男主做的手脚,只为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吃了一路糖最后胸口一把刀的她直接把书给撕了。
    但亲手撕渣男肯定比撕书更快乐,对吧?
    求婚当天被拒,宁愿背债也不低头同意婚事。
    大佬男主用尽了手段,尝试挽回这个和自己亡妻眉眼相似的女孩,都无疾而终。
    没想到两年后在自家儿子介绍未来儿媳妇给他认识的家宴上,再次见到了夏棠棠。
    她举止得体地向他问好:“伯父您好,我就是您儿子提过的未婚妻。”
    >>>>>原男主心机腹黑手段脏!
    >>>>>苏爽甜,手撕渣男快乐恋爱放飞自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