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唐以鸢听着身后爸妈嘀嘀咕咕的声音,即便听不清他们具体说了什么,也能猜出此刻他们心中的震惊。
      
      她也不是故意偷听的,实在是妈妈炖的汤太好喝了,唐以鸢三下五除二吃完,连鸡腿都啃的干干净净,才刚走出去,就听到了父母的交谈声。
      
      毕竟是本文的男女主角们,灵魂人物,和剧情息息相关,唐以鸢还是忍不住听了一会儿,顺道在心里分析了一通。
      
      结果没想到正好被父母抓包,本来她也打算循序渐进,让父母逐渐适应现在这个全新的她。
      
      但是她实在对韩世晟没有兴趣,连戏都不想演,装都懒得装一下。
      
      安璐住在唐家,韩世晟接下来定然时常出现在唐以鸢的生活中。
      
      如果现在不趁着离家出走回来,有个完美的借口解释自己愿意放弃韩世晟,拖延到将来想要说清楚,怕是更难。
      
      反正是她这本书的女配原型,现在又长得和女配一模一样,除非女配回来,否则谁能证明她是假的呢。
      
      唐以鸢本来就是个比较冲动的性子,面对自己的父母更不愿意隐瞒,索性趁着安璐不在,改个人设。
      
      目前因为唐以鸢的穿越,酒店捉奸的剧情没有发生,书本里的唐父唐母也没有被刺激到对女儿彻底失望,唐以鸢如他们所愿放弃韩世晟,这是在朝好的方向转变,相信父母很快就会接受的。
      
      唐家的收藏室在二楼,唐以鸢一边走上楼,一边整理刚刚听到的线索。
      
      “韩家,贺家……”
      
      说来也巧,唐父说的那个财经新闻,唐以鸢早晨醒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主持人提到。
      
      唐家和韩家是世交,在唐以鸢和韩世晟未出世之前,曾口头定下娃娃亲,结果没想到多年后,韩夫人一直隐瞒的身份公布,原来她竟然来自海外财阀贺家。
      
      如此一来,韩世晟身上有龙气,自然就解释的通了。
      
      甚至后期韩世晟能由虫化龙,让安璐成为第一夫人,肯定也与这贺家有关。
      
      《豪门第一夫人:总裁,深点爱》这本小说,唐以鸢虽然知道大致内容,但却没看仔细。
      
      毕竟这么恶心的设定,要不是为了打脸安璐,她连看都不想看一眼,自然记不得细节内容。
      
      现在根据已知信息,再加上传统小说套路,韩世晟将来很可能会执掌贺家,成为财阀掌权人。
      
      这样想着,只听“咔哒”一声,唐以鸢打开了收藏室的门。
      
      此刻对于唐以鸢而言,最关键的还是身体的健康问题。
      
      唐家虽然比不得贺家,但在当地也算是有钱人,唐家的别墅中,有专门的收藏房,里头存的都是唐家这些年收藏的古董。
      
      唐以鸢现在身体亏空,急需用金手指补补身体,那些古董里或多或少都存着些龙气,正好适合现在的唐以鸢调养身体用。
      
      结果才刚走进收藏室,唐以鸢就傻眼了。
      
      普通人看这收藏室,宝贝全都安静陈列在橱柜内,并无异状,可是唐以鸢眼中的收藏室内,却充斥着淡淡的金光,蓬勃的龙气。
      
      然而此刻这些龙气,竟然全都朝一个方向飘去,就像是在某个地方,有个类似唐以鸢这样的人,在吸着这些龙气似的。
      
      这还了得!
      
      这可是她家的宝贝,自己都还没来得及享用呢,怎么能被别人给吸去了。
      
      虽然龙气被吸走,对古董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唐以鸢就是见不得自己家的龙气被别人占了便宜!
      
      她在收藏室内转了一圈,最终找到了个所有龙气集合的点,然后用身躯挡住龙气飘向外界的出口,开启灵瞳,想要将龙气拦截下来。
      
      没有想到,当唐以鸢灵瞳开启的那一瞬间,龙气竟然席卷过唐以鸢的身躯,仿若灵魂瞬间被抽离,被这些龙气带去了窗外,飘向了那龙气汇聚的地方。
      
      此刻的唐以鸢,虽然人站在原地,双眼内的视野却已经透过窗外,看向不远的地方,只见一片璀璨金光的最中心,赫然盘卧着一头通体漆黑的真龙!
      
      唐以鸢一震,吓得整个人后退一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龙!
      
      唐以鸢的家境虽然不错,但毕竟年纪尚幼,她的灵瞳只有见到真人的时候才能看到龙气,而一生见过的人虽多,顶级权贵却是没几个。
      
      在此之前,唐以鸢见过最厉害的,就是一条金蛇,那还是校庆的时候见到的省长,据说年轻有为,很快会被调去沪地当书记。
      
      而眼前这个,可是一头真龙!
      
      在古代,天子方可化为真龙,现代社会制度改变,没有皇帝这个职业,但怎么着也得拥有和古代皇帝相当的权势,才能衍化成真龙。
      
      她家这么个普通的小区里,竟然藏着个类似总统的人物?
      
      唐以鸢一边觉得不可置信,一边又忍不住看了又看。
      
      和韩世晟那近距离才能瞧得见的小虫子不同,眼前这条真龙虽然身躯不大,却极有气势。
      
      唐以鸢距离真龙有一段距离,但在龙气的帮助下,她就像看电影似的,能肉眼瞧见远距离的真龙身躯。
      
      由于龙气汇聚,四周全是金灿灿的光芒,唐以鸢没办法判断方向,也猜不出真龙到底住在哪栋楼里。
      
      “不过,真龙自带龙气,被天子碰过的古董都能沾染龙气,这个真龙为什么要吸我家的古董,完全没必要啊……”
      
      唐以鸢喃喃道,忍不住又将真龙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次她没有被金光迷惑,立即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龙角断了,龙爪和鳞片也褪了大半,整条龙看起来萎靡不振,睡觉的样子都蔫蔫的……这,这是真龙要退化成蛇的节奏?!”唐以鸢震惊道。
      
      在此之前,她只听过蛇化龙,还从来没有见过龙变蛇的。
      
      这龙气就代表了一个人的气运,看来眼前这个真龙,曾经是拥有一国之主的地位,如今运道在渐渐消失,按照这个趋势,龙不久后变成蛇,蛇再变成虫……
      
      “额,难怪要住我们小区。”
      
      发现真龙可能要变成韩世晟那样的虫之后,唐以鸢对这条黑龙的敬畏莫名淡了些,甚至有点同情他来了。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人要步步攀登走向富贵,便是顺遂人生。
      
      但要从富贵变成普通人,便宛若从云端跌下深渊泥潭,这滋味别提多不好受了。
      
      唐以鸢不过身穿进书里,有金手指有父母,都需要好一会儿调节心态,
      
      简直不敢想象这身怀真龙的人,此刻是怎样的心境。
      
      “你这是运道损了,靠我家这点龙气,塞牙都不够,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还是还给我比较实在。”唐以鸢自言自语道。
      
      她家的龙气都被真龙吸了出去,在家里是没办法取的,只能在真龙周身取。
      
      要是这是一条完整健壮的真龙,给唐以鸢十个胆子都不敢动手。
      
      不过既然是受伤的真龙,自己身体都顾不过来了,估计没工夫搭理她。
      
      唐以鸢瞄了半天,瞅准了一个点,注意力集中,小心翼翼地吸了一下。
      
      “啵”地一声,真龙周身的龙气轻轻晃动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取成功的那一瞬间,唐以鸢只觉得宛若一口仙气被吸入体内,浑身一轻,仿佛飘在云端之上,全身毛孔张开,五脏六腑全都被熨贴了。
      
      直到收藏室外传来了敲门声,唐以鸢才猛地回过神来,只觉得浑身奇痒无比,还带着点淡淡的腥臭。
      
      低头一看,当瞧到自己全身皮肤都裹着一层黑泥,唐以鸢顿时惊喜无比。
      
      这是龙气入体,肃清了她体内的暗疾和杂质,唐以鸢不是第一次吸龙气,从来没有哪次效果能这么好的。
      
      难道因为取的是真龙身边的龙气,所以才发挥这么大的作用?
      
      “叩叩叩”的敲门声又想起,唐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鸢鸢,时间不早了,记得早点休息,你妈让我问你一声,明天早晨想吃什么?”
      
      “想喝粥,想吃油条,还有妈妈自己腌制的咸鸭蛋。”唐以鸢道。
      
      “嗯嗯好。”唐父说着,小心翼翼地用耳朵贴着门,仔细听里头的动静,确定没有东西砸碎的声音,这才放心地拍了拍胸口,“这几天假期,你也不用起太早,明天见。”
      
      “爸爸晚安。”唐以鸢应道,等确认父亲不在外头了,这才悄悄开门一溜烟跑回房间,赶紧钻进浴室,把满身的黑泥给洗了。
      
      小区另一端,贺宅。
      
      唐以鸢吸走龙气的那一瞬间,原本正在休息的贺洲,猛地睁开眼睛,从梦中惊醒。
      
      “先生,你还好吗?”管家看着贺洲,紧张地询问道,“需要程医生过来吗?”
      
      贺洲自从出车祸后,这个双腿失去感知的青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整日沉默冰冷,这么久以来,管家还是头次见到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此刻他不仅呼吸急促,额上更是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似的。
      
      贺洲看了管家一眼,沉默了几秒,最终摇了摇头:“不用了。”
      
      “先生……”
      
      “你先下去吧。”贺洲说着,闭上了眼睛,又恢复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刚刚,他失去知觉的右腿,好像被人轻轻地碰了一下。
      
      这力度不轻不重,却酥酥麻麻的,一下子将贺洲从睡梦中惊醒了。
      
      然而他一睁开眼,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应该是梦吧。
      
      贺洲自嘲地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