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世晟哥哥,怎么了?”安璐看着唐以鸢和韩世晟打哑谜,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等了一会儿,见韩世晟都没有说话,忍不住轻轻拉着韩世晟的衣角,小声询问道。
      
      韩世晟看了安璐一眼,欲言又止。
      
      他说不出口的话,唐以鸢特别乐意效劳。
      
      此刻唐以鸢的心情不错,她甚至笑眯眯地对安璐道:“我的好妹妹,是这样的,这家酒店管理比较严格,很注重住客的隐私,所以电梯只有房卡才能刷开,同时也只能进入入住的那一层楼,别的楼层是上不去的。
      “你看到我和一群男人进酒店不难,但你想亲眼看我和他们进房间,要么猜到我要订哪间房,提前在这一层也订了一间,蹲点守着我;要么就是和我一同办理入住,并且向柜台指名要和我同层,然后和我一起刷卡上楼。
      “正常来说,为了顾客的安全隐私,这种事柜台要么拒绝,要么就是咨询我,得到我的同意后再办理,你觉得……我同意了吗?”
      
      安璐还以为这里和快捷酒店一样,随便坐个电梯就上楼了,哪里想到住个酒店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而且不过就一句话而已,谁都不会仔细去听,可是唐以鸢竟然抓住漏洞,当着韩世晟的面质问她。
      
      在唐以鸢的注视下,安璐急得额头的汗都出来了,磕磕绊绊地道:“这个……我……酒店有安全通道!”
      
      “安全通道有保安守着哦,不明身份的人不准进入,而且我住二十六层,除非你有轻功,速度和电梯一样快。”唐以鸢道。
      
      安璐顿时急哭了:“姐姐,对不起,我确实没有看到你和那些男人进房间,我看你们一起办理入住,我就胡思乱想了,对不起……还有,我当时其实打电话给你了,只是没打通,姐姐,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你。”
      
      唐以鸢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
      
      韩世晟道:“唐以鸢,安璐确实只告诉我这家酒店的位置,你住哪间房,是我查出来的,她只是情急之下说错话了,但没必要撒谎。”
      
      韩世晟身份不一般,安璐做不到的事,不代表他做不到。
      
      唐以鸢懒得搭理他。
      
      一条虫而已,等她恢复了凤极体,找机会把这条虫给吃了补身子,看你还敢不敢在本宫面前蹦跶。
      
      韩世晟道:“不管怎样,你离家出走让家人担心,是你的不对,安璐找了你一晚上,虽然这中间有误会,但总归是出于关心,你不该怎么咄咄逼人,身为姐姐,不仅没做好榜样,还伤了彼此的情分。”
      
      唐以鸢呱唧呱唧鼓掌起来:“说的特别好,逻辑满分!”
      
      ******
      
      回去的路上,除了唐以鸢,剩下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唐以鸢其实也不太舒坦,穿越后遗症太大了,她现在整个人又虚又难受,但当着男女主的面,唐以鸢可不愿意表现出任何疲乏,她在路上研究了一小会儿手机,甚至还特意看了几分钟抖音,外放给韩世晟和安璐听。
      
      这个手机是放在洗手间的,唐以鸢的指纹能解锁,但手机里面的内容,却是属于女配的。
      
      反正身穿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唐以鸢在心里开解了自己几秒,就不再多想,专心研究起来。
      
      女配的年龄设置虽然和唐以鸢一样,但心理年龄显然小一些,放在最中心最显眼的APP,俨然是微博B站贴吧等软件。
      
      社交软件显然很少用,基本不和人在网上交流。
      
      唐以鸢看了一圈下来,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倒是相册里不少自拍,都有点……丑。
      
      明明是一样的脸,但女配气色不好,皮肤粗糙,审美也不太在线,硬生生把这个九分美人的底子,弄成了普通女孩。
      
      唐以鸢看着她努力挤眉弄眼的样子,虽然用力过猛,但却生机勃勃。
      
      想到梦境中那个哭泣的女孩,唐以鸢轻轻叹了一口气,用手机当场自拍了一张,然后和相册里女配的自拍进行对比。
      
      难怪韩世晟和安璐见到她,没有任何迟疑就认为唐以鸢就是女配,因为现在的唐以鸢不仅和女配长得一模一样,连脸上的痘痘位置都不带变的。
      
      唐以鸢简直怀疑,她身穿后变成这副模样,是不是纯粹就是为了完美配合融入女配的身份。
      
      半个小时后,三人回到唐家。
      
      这栋别墅是唐以鸢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是自从父母去世后,每次回来,室内的灯都是暗着的。
      
      这次,唐以鸢趴在车窗上,眼巴巴地看着房子内透出的温馨灯光,心脏不争气地,“扑通扑通”剧烈跳动起来。
      
      才刚进家门,一对中年夫妻就迎了上来,唐以鸢的母亲焦急地问道:“鸢鸢找到了吗?”
      
      她的话音刚落,就和第一个进门的唐以鸢照面上了。
      
      唐以鸢呆住了。
      
      唐母也愣了一下,当看到唐以鸢面色蜡黄,眼下一片乌黑,显然没休息好的模样,唐母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唐父也怔了一下,不过他脾气比唐母急,当即冲上来,扬起手就要打唐以鸢。
      
      唐以鸢看到这一幕,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一边哭一边对着爸爸笑。
      
      唐以鸢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果然,那巴掌看似要狠狠甩在她的脸上,下一瞬却改了方向,最终轻轻拍了一下唐以鸢的胳膊。
      
      “你还懂得回家啊,你知不知道,全家人因为你,都急成什么样了!你就因为这点小事离家出走,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看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找不到你的时候,心里有多害怕多着急?恨不得没有你这个女儿,还不如不生,免得操心!”唐父怒吼道。
      
      他打人力道虽然不大,但这怒吼声可不是盖的,最大声的时候,偌大的别墅都能震上几下。
      
      唐以鸢听着爸爸洪亮的声音,虽然话说的很重,但唐以鸢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甚至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找打是不是!”唐父气极,扬手作势又要打人。
      
      站在唐以鸢身后的安璐和韩世晟,因为停车进来的晚一些。
      
      当听到唐父的怒吼声,安璐连忙对韩世晟道:“完了完了,姐姐刚回来,爸爸就这么生气,万一把姐姐气跑了怎么办。”
      
      “她这人不知好歹,你不用事事都为她着想,安璐,唐以鸢已经回家了,我送你去医院吧。”韩世晟道。
      
      安璐脸上写满了担忧:“不行,我要进去看看,万一他们吵起来,我还能劝个架。”
      
      安璐说着,拉着韩世晟就走了进去。
      
      她已经做好了劝架的准备,台词都熟烂于心,结果没想到门一开,看到的却是唐以鸢抱着父母认错,然后娇滴滴地撒娇起来。
      
      唐以鸢一看到爸爸挥起来的手,就忍不住想笑。
      
      她走上前,伸出手揽住唐父的胳膊,可怜兮兮地撒娇道:“爸爸我错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蠢事了。”
      
      以往的女配显然是不会干这种事的,唐以鸢认错态度这么良好,别说唐父了,连唐母都忘记哭泣,惊讶地看着唐以鸢。
      
      唐以鸢便自然地伸出手,像以前父母还在世时那样,一手揽着父亲,一手揽着母亲,她站在中间,对唐母道:“妈,我错了,对不起让你伤心了。以前是我不懂事,这次离家出走,我才意识到,你们有多疼爱我。
      “以后我一定好好学习,做个超级超级乖的宝宝,你们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唐父本来气得都想把女儿赶出家门了,结果没想到唐以鸢竟然直接认错了!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按照往常,唐以鸢不顶嘴摔东西都算态度好的了,怎么现在突然性情大变了?
      
      唐父在生气发怒与担忧女儿中来回摇摆,看着唐以鸢乖巧的模样,最终还是亲情占据上风,忍不住道:“鸢鸢,你没事吧,是不是在外头受委屈了?爸爸不打你,你告诉爸爸,谁欺负你了?”
      
      唐母连连点头:“鸢鸢啊,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爸爸妈妈在呢,别自己憋出毛病了,好好说啊。”
      
      唐以鸢本来情绪都快平复下来了,听到父母的话,眼泪忍不住又落了下来。
      
      唐以鸢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朋友也不多,唯独父母一直陪伴在左右,将她娇宠养大。
      
      伴随着她逐渐长大,开始懂事,自从意识到生老病死后,唐以鸢就做好了将来父母老去,她一定要好好陪伴父母,侍奉双亲的准备。
      
      结果没想到,那年高三暑假,一场车祸夺去了父母的生命,二老连一句遗言都来不及留,就双双离世。
      
      父母刚走的那会儿,唐以鸢犹如行尸走肉,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大学都不想去上了。
      
      还是当初点出唐以鸢是“凤极体”的那位老先生,开解了唐以鸢。
      
      老先生信因果,敬轮回,劝唐以鸢好好生活,多做善事,为父母祈福,终有一日会有福报。
      
      唐以鸢自己就身怀金手指,对许多事都心怀敬畏,便信了老先生的话,积极做慈善帮助山区的孩子。
      
      其实刚才突然身穿,唐以鸢心里是有不满的。
      
      她养了二十年的身体,一夕之间被糟蹋得又丑又弱,还莫名其妙顶替了恶毒女配的位置,和韩世晟安璐两个狗男女斗法。
      
      只要一想到她穿进了安璐写的书里,唐以鸢就膈应得不行。
      
      可是当看到父母的那一刻,唐以鸢才想起,这个世界虽然是书本世界,可是所有人都有血有肉。
      
      唐以鸢的父母,和她记忆中的一样,这些细节,安璐是不可能写得出来的。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唐以鸢在这个世界,重新收获了双亲。
      
      这不是一个恶劣的玩笑,而是命运赐给她的一场礼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