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新赐紫罗裙》厘梨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1-12 20:44: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陆莳兰做了一年的监察御史,第一次收到恐吓信。
      
      信的措辞,极尽龌龊,恶毒。
      
      窗前一簇梨花开得繁,光影筛落在少女晶莹的面庞,模糊了她的神色。
      陆莳兰静静将纸笺叠起,锁入一只黄铜匣子。
      
      “公子,更衣罢。”季嬷嬷捧着熏熨过的男子外裳进了屋,便见陆莳兰坐在书案前出神。
      
      陆莳兰是季氏服侍大的,季嬷嬷最清楚对方的私事。
      这个姑娘,从头发丝儿到一双雪足,无一不是倍受上天眷顾,生得完美无瑕。
      
      奈何,这般的国色仙姿,却弃了珠翠斓裙,做男儿打扮,扮成个男子,支撑起日渐式微的信平伯府,为着家族前程拼死拼活。
      
      季嬷嬷更痛心的是,陆莳兰原本的嗓音清甜柔丽,尤其唱起歌时,当真是令人心怡神醉。
      可她为叫人不疑心自己是女子,竟服食哑声药,生生毁掉一副多少女孩羡慕不来的嗓子。
      
      而最让季嬷嬷嗟叹的,还是她家小姐原该有一个极佳的夫婿。
      
      那便是以长骁侯之爵总摄朝政的今任首辅、肃国公府七公子霍宁珘。真正出将入相,才华横世的人物。
      
      陆莳兰一出生,就由两家长辈做主,与霍宁珘订了娃娃亲。
      
      季嬷嬷至今记得,当初那还是幼童的霍宁珘,被霍家老夫人带着与陆家女眷一起避祸,着实是长得粉雕玉琢,聪慧漂亮至极。
      
      五岁的男童,脾气不好,又认生,却趴在榻前看刚满月的陆莳兰,喜欢得很,不停地叫“妹妹”“妹妹”。
      
      本是一桩天赐良缘。
      
      只是,陆莳兰从八岁起,扮成了死去的孪生哥哥“陆槿若”,以陆槿若的名字和身份生活。
      
      这份婚约,自是已经随着陆莳兰的“死亡”而作废。
      
      想到这里,季嬷嬷又忍不住遗憾。若是大公子还在就好了,她家小姐也可以像别的小姑娘一样,过上嫁人生子的正常生活。
      
      不过,对于扮成男人这桩事,陆莳兰自个儿倒是已习惯。
      
      她觉得,连老天也是照顾她的,让她两个月才来一回癸水,且两日就净了。每回告两天假,也就过去了。
      就是用那绸带一寸寸地缠胸难受了点,别的,都没什么。
      
      将袍服规规整整穿到陆莳兰身上,季嬷嬷便打起帘子,准备送她出门。
      
      却见一人匆促而来,正是陆莳兰的贴身小厮祁霄。
      对方焦急道:“公子,刚得的消息,二小姐今日对首辅霍大人无礼——”
      
      陆莳兰微微一怔:“如何无礼?”
      
      对方口中的二小姐,是她那刚满十四岁的二妹,陆莳安,她的继母生的女儿。
      
      陆莳安今早精心妆扮,穿戴得异常明艳,说是去参加闺阁小姐们办的诗画会,怎么会惹犯到霍宁珘?
      
      陆歧压低声音:“二小姐……私下去纠缠首辅,找对方逼亲。她说首辅与陆家有婚约,既然大小姐过世了,那按照序齿,便该她代嫁,首辅应当娶她。”
      
      陆歧又道:“首辅命人将二小姐强押回伯府,虽未当场发落二小姐,不过……怕是二小姐已将人得罪了。”
      
      季嬷嬷闻言,心中复杂,道:“二姑娘竟做出这样的事!霍七公子如今哪里是能轻易冒犯的?”
      
      因着几桩旧事,霍家和陆家,交情早就比不得过去,如今两家地位悬殊,关系也微妙不明。
      
      不过,季嬷嬷也很快嚼过味来。
      
      如今的霍宁珘,的确是造化惊人,从刀尖舔血的影子斥侯,到功冠全军的将领,再到执掌朝纲的权戚首相,年纪轻轻,已是身在权力之巅,掌控无数人命运的上位者。
      
      若陆莳安能嫁给对方,于陆莳安,于陆家,的确都是天大的机缘。陆莳安被那泼天富贵和如意郎君迷昏了头,又自负美貌,这般行事也并非难以理解。
      
      陆莳兰则是双眉轻蹙。
      
      她的父亲是个荒唐人,只顾吃喝玩乐。祖父病后,如今家里有事,大都是陆莳兰拿主意。这事还是得她来善后。
      
      陆莳兰去了一趟陆莳安的院子,将事情大致问了清楚。
      原来,陆莳安因与霍宁珘的妹妹霍灵辉交好,借着霍灵辉的关系,这才拦到了霍宁珘的车驾。
      
      陆莳兰并不知道,霍宁珘打算如何处置今日之事。
      
      说来两人有过婚约,但实际上,在陆莳兰周岁之后,她就再没有见过霍宁珘。
      
      于她而言,那几乎算是个陌生的男人。
      
      但是霍宁珘的冷酷名声朝野皆知,对方此前在外领军的风格,也是以强势著称,陆莳安这般失礼……
      
      陆莳兰便让陆歧备马车。她原本刚从都察院回伯府,换下官服,就要准备去赴友人之约。
      但现在,只能推了那头,代表陆家,去向霍宁珘赔个礼。
      
      ***
      
      霍宁珘受封长骁侯的时候,就在宝槐街被赐下府邸。他如今较少回肃国公府,大都在这边处理事务。
      
      陆莳兰去过一次,倒是找得到路。
      
      夜色亦难掩长骁侯府的气象恢弘,雕栏玉宇,鸿图华构,尚是其次,只见巍然洞开的朱门前,守卫亲兵训练有素,刀戟煌煌,内里仆从往来有序,暗中蛰伏的高手更是不知其数。
      
      验明身份,就有人引她入内。
      
      陆莳兰跟着引路的侍从,分毫没有乱看。就如同每一个走进这座宅邸的人,谨言慎行,不下于在皇宫大内。
      
      她被带至一间雅室,等了好一阵,门外才响起脚步声。
      一听便知是男子的脚步,她站起身来。
      
      进来的,是霍宁珘的亲随,王奚。
      陆莳兰也没有感到太意外,主动招呼:“王先生。”
      
      这王奚说起来,仅是家臣,在朝中并无官职,但在这京中,即便是许多勋爵权贵,也要给他颜面。
      
      王奚看向陆莳兰。
      
      对方的一张面容,着实生得丽色惊人。眉若烟黛,额心的朱砂痣殷红一点。肌肤雪腻娇嫩,在华灯下微微透明,腮旁弥着浅淡粉色,不点而朱的双唇轻轻抿着。
      
      她穿着普通的青色素锦袍子,身姿笔直,秀挺如一株夏莲,就算是最擅画的国手,也无法绘出这样的灵气和神.韵。
      
      王奚是第二次见对方,乍见仍有恍神之感。
      
      但王奚知道,在一些嗜好男风的权贵们蓄养的娈童中,纤弱阴柔的不在少数。且陆莳兰一张口,是一种淡淡沙哑的嗓音,像扯絮似的,实在不似小姑娘们的娇软。
      
      因此,他倒没有无端怀疑陆莳兰是女非男。
      
      王奚便也招呼她:“陆御史,当真不巧,首辅现在有些事,走不开。”
      
      的确是不巧,前几日,陆莳兰过来感谢霍宁珘将她从陕西道调回北京,对方也是临时有事出了府,让陆莳兰没见到人。
      
      王奚又接着道:“陆御史回京可还习惯?”
      
      王奚对陆莳兰的印象很好,身正才高,进退有度,又不失原则和风骨,这样的人,才能走得长远。
      他知道,自家主子将对方调回京,不完全因为陆伯爷请托的缘故,也是因对方从前在南京国子监和这一年在陕西的表现,的确是优异出众。
      
      便先寒暄了两句。
      
      陆莳兰道:“习惯。不过,今日又给首辅添麻烦了。我二妹她……年纪小,不知事,还望首辅见谅。”
      
      “陆御史不必担忧,倘若陆大姑娘今时尚在人世,首辅还要唤你一句‘兄长’,唤陆二姑娘一句‘妹妹’的。对陆家,首辅总归是不一样。不过……”
      
      王奚话锋一转,道:“陆二姑娘说首辅背信弃义,抛弃与陆家的婚约,不肯娶她。陆御史来评一评,这是个什么理?”
      
      陆莳兰紧抿唇角,安静听着。
      
      王奚的神色也终于变得严厉,这才讲到了重点:“陆御史,恕我直言,当初与我们公子订婚约的,是陆大姑娘。陆大姑娘既不幸早夭,那这婚约自然就不作数了,没得还要娶陆二姑娘的道理!”
      
      “王先生说的是。”陆莳兰这才缓缓说:“我亦如此认为。请王先生转告首辅,下官回去,定当好生约束妹妹。”
      
      王奚便只颔首不语。
      
      两个都是明白人,话谈到这里,也知道该说的都说完了。
      
      陆莳兰便提出先告辞,王奚没有挽留,他看着陆莳兰的背影。
      
      天色已完全暗下来,夜风忽起,有蒙蒙的雨丝飘落。
      陆莳兰撑开小厮递的伞,衣角扶风起舞,那身影后看去,越发纤瘦冷清。
      
      王奚心头涌出几分感慨。
      很多双生兄妹长得并不如双生姐妹、兄弟般一模一样,但是,据闻这陆家兄妹孩童时生得极为相似。
      
      见到这陆槿若的容貌姿仪,便可遥想那陆大姑娘,若能活到今日,必是姝色无双,与他家主子倒是天造地设,极为般配的一对璧人。
      
      可惜,可惜。王奚为那过早零落的少女叹了口气。
      
      陆莳兰当然不知王奚的感叹。
      今天上门又没见到霍宁珘,她也没有不豫。
      
      她知道,霍宁珘如今的确是忙。现在要见霍宁珘,都得提前送拜谒的帖子,她这样急匆匆过来,想想也是排不上号的。
      
      更何况,这件事到底是陆莳安轻纵,她只是要第一时间过来,向霍宁珘表明陆家的态度。
      
      也巧,陆莳兰出了府,她的车夫却去找门房借火点烟丝了,因此等了对方一阵。
      也就是耽搁的这一阵,她看到一名年轻男子,在几名中年官员的簇拥下从侯府里走出来。
      
      那人穿着一袭玄黑箭袖掩襟袍子,不紧不慢下着台阶,因逆着光,看不清容貌,只能见其身形高大,轩昂出众。
      
      即使只是灯辉下一抹轮廓,对方的身姿与步伐,也似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让人想看清他长什么样子。
      
      “七爷。几位大人。”立即有亲兵指挥着将道旁备好的几辆马车驶过来。
      
      看看侯府门前亲兵格外恭敬的反应,陆莳兰知道那是霍宁珘无疑了。
      
      霍宁珘觉察到陆莳兰的视线,漫不经意侧首,朝她投去一瞥。
      

  •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不见,又带着新儿子肥来了。前几章存稿很久了,就是一直提不起勇气发,因为意味着又要修仙
    某厘:为了女扮男装需要,这次的女儿就不跟伊伊和婼婼一样,干脆弄个平胸吧?声音也不是那么动听。
    兰妹:我个人没有意见。
    某珘:→ →
    某映、某嗥:同时对某个人报以同情的目光……
    某珘:你们两个看什么看?同情毛线??老子乐意,老子偏偏就是 喜欢飞机场!烟熏嗓!
    某映、某嗥:……………………呵呵哒
    *********
    因为小可爱在问,解释一下,小剧场纯属逗乐,文中实际不是平胸。毕竟作者是个热爱给自己儿子谋福利的亲妈
    部分官制改了改,摘取了监察制度最完备的朝代,但是是架空,也不用在意,一切体制和风俗,都以本文设定为准。
    感谢 衾的手榴弹、末陌*2、27196789*2、.pupu、.Gia、哈哈、jiangping、文文、鱫嚻亲的地雷
    前三章24小时内的所有好评都送红包,感恩你们等着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