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妻不良》木耳甜橙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21 21:49: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天帝天后眼见此事有戏,未待帝君回应,忙不迭地举杯庆贺他们喜结良缘,更夸赞两人婚事乃促进两界友好的大事,意义非凡,诸仙也是个个喜色附应。
      
      如此,北霁帝君和魔界小公主的订婚就在大家你言我语的推波助澜下,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实。
      
      直到仙会结束,仙家们离别时俱来同帝君拱手道喜,状态仍是不太真实的帝君扯出干笑,驾云径直离去。
      
      眺望前方正要穿过东天门的一大一小身影,今日仙会本是想见见她,却没料如此惊变,丫头何时喜欢自己的?!
      
      “阿莨!”还未思索该如何交谈,却已脱口喊出。
      
      闻言,步莨心头一提,今日积聚的力量都耗在仙会上‘求夫’壮举,此刻听得这熟悉叫唤,沥亮声色如玉片,次次都能拨动她心弦,却生出了几分怯意。
      
      魔帝停下云雾,转身瞧看后方追来的帝君,又瞄了眼身旁没敢回头的闺女。方才倒是挺勇敢,这会儿羞怯了?
      
      魔帝弯身睇着她双目,半调侃半鼓励道:“今日阿莨让爹爹刮目相看,会害怕很正常,但不可逃避,可得对拐来的夫君负责哟。”说着他眨眨眼。
      
      待帝君飞来,魔帝一把将步莨抱在他云上,在他耳边小声道:“阿莨情绪不太好,你需安抚安抚。”说着,也不等帝君回应,咻一声,遁得影子都瞅不见。
      
      帝君愣了愣,情绪不太好?他低头看着步莨,这才发觉她的确长高了不少。之前不过在他腰侧,转眼已长至他胸膛高度。
      
      可在他眼里,她依旧那么娇小,如今,已不能再把她当作孩子来对待,而是未婚妻……
      
      妻子……北霁帝君将这两个字在喉间反复嚅着,惊觉自己竟不反感,半点抵触也没,却还有几分莫名期待?
      
      他被这想法惊得愕然,好似闪了道雷,直直霹得脑中瞬间空白。
      
      “帝君若无话可说,我便告辞了。”
      
      步莨的声音将他思绪抓了回来。见她脚下生雾就要自行离开,他来不及思索,一掌震散她的飞雾,握住她手腕: “阿莨……随我回一趟天虞山吧。”
      
      他用的回,而不是去……步莨因这小小的细节微微翘了嘴角,有些开心。她没抬头看他,轻轻点头,依旧目不斜视望着前方远空层叠云朵,也未挣,由着他握。
      
      帝君手掌宽大,能将她手腕完全纳入掌心,温温热热,熨进她心里。
      
      直到天虞山,两人一路上都未开口。
      
      北霁帝君在主峰崖边的那棵梅花树旁收了云,两人落在树旁。一个眺望远处高耸云霄的皑皑雪峰,一个看着山谷林间草绿树森。
      
      长久的静默后,帝君拉回视线,垂眸落在她莹润小脸上,第一次仔仔细细端量她。
      
      烟眉恰似出云远岫,杏眼盈盈带笑,秀鼻如精珠润玉,红唇如釉彩氲水。即便五官尚未完全长开,却也难掩她的美。
      
      本有诸多疑问绕在脑中,最后他只问道:“阿莨为何想嫁给我?”
      
      步莨袖中小手倏然收紧成拳,她按住内心怦怦乱跳的节拍,深吸两口气,抬头迎着他的目光:“因为我喜欢帝君!喜欢了六百九十七年!一直都梦想有朝一日嫁给帝君!”语气不卑不亢,神情坚定认真。
      
      说出心中深藏的秘密,她好似瞬间消耗了大半力气,满脸通红地喘着气,却是紧紧锁着他眼睛,等待他的回应。
      
      帝君怔怔看着她,仿佛定了穴。六百九十七年……莫非从七百年前步语萱将她带来时,她就喜欢上自己了?他竟半点也未察觉!
      
      见他错愕惊讶的神色,似为难踌躇的样子,步莨激动的心瞬间就凉成了冬霜春雨。被她抑制住的紧张和不安顷刻间翻涌而出,于眼中凝聚成水,噼里啪啦落珠般坠下。
      
      她赶忙背转身,拿袖子擦眼睛,眼泪却不停,她懊恼自己没出息,便更用力地擦。
      
      帝君哪见过她哭成泪人的样子,心头揪紧,忙上前弯身拽下她的手,指腹抹掉她不断滴落的泪。瞧她双眼通红委屈状,他眉头蹙得紧:“怎突然就哭呢?”
      
      步莨哽咽道:“这本就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并未同帝君商量过,做不得数!我这就去同爹爹说取消婚事,让他明日去同天帝说清。帝君莫要因我今日的鲁莽而怪我,也莫要讨厌我。”
      
      她的自责如针带刺,猝然扎入帝君心底,并不好受。
      
      他几分严肃: “婚事已得天帝天后做主允诺,如何做不得数?我并未曾怪你,更遑论讨厌你,休要说这些个胡话。”
      
      步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帝君分明很不情愿,我不想强迫你。婚姻都可离,何况我们不过口头定下婚约,退了就是!”
      
      帝君面色倏冷,狠狠刮她鼻头:“哪个同你说的这些话?订婚随便退岂不当儿戏?若我不情愿,仙会上我便提出了。”
      
      闻言,步莨眼泪猛然收住,溜溜眼儿眨着:“帝君愿意娶我?”
      
      望入她满含期盼的潋潋水目,帝君又刮她鼻头,转移话题:“小脑瓜在想些甚么!难不成开个大玩笑后就反悔吗?”
      
      步莨忙摇头又摆手,生怕他误解: “今日所言句句真心,无半点玩笑!”
      
      北霁帝君面色瞬间阴雨转晴,心境几分微妙。暗叹:想来已不能用对待孩子的态度同她相处了。
      ***
      光阴捻指,已至订婚日。
      
      是夜,魔宫内热闹非凡,盛筵欢庆北霁帝君与魔界小公主结缘订婚。两界联姻可谓大事,这几日魔界上下是沸沸扬扬,举族欢庆。
      
      在魔界,大婚前的订婚尤为重要,因在订婚日,有一项流传至今的传统仪式——飞云舞。
      
      女子身着红纱裙,飞上竹节起舞,竹节顶端有个直径约三尺宽的圆木台。飞云舞结束前,准新娘若身形不稳掉落平台,便是不吉之兆。而竹节的长度代表婚姻幸福长久,越长寓意越好,却也更难挑战。
      
      舞毕,女子纵身跃下,男子必须飞身接住,两人订婚仪式方为圆满。若临时想悔婚,女子可不舞,男子也可不接,并无不妥。
      
      步莨跳舞的竹节是她亲自去竹林挑选的,选的是最长的龙竹,足有十八丈高。
      
      台下宾客仰望前方平台上那近乎摘星探月的龙竹,口中啧啧称道:小公主颇有勇气和胆识。
      
      北霁帝君同魔帝同坐于宾客正中前方。帝君酌酒时,视线时不时落在不远平台上,盼着什么似的。
      
      直至惊呼声四起,只见一曼妙艳红的身姿跃然飞身,稳稳落在龙竹顶的圆木台上。
      
      女子墨发如绸,红绳半绾,纱裙如羽,随风飘动。额间贴花钿,眼尾挑桃花,肤白如莹雪落霜,唇红似樱桃沾水。
      
      手戴金银脆铃,脚绑白玉磬片,翩翩起舞间,听得叮叮清脆悦耳,又有咚咚泉水天籁。
      
      众人莫不聚精会神,陶醉收声,那空中灵动娇俏的女子轻舞飞扬仿若风中仙子,就怕出声吓走了她。
      自从步莨起舞,帝君就搁下了酒杯,目光一瞬也未从那婀娜轻盈的身影上移开。
      
      步莨忽而脚尖旋转,翩跹如兔,忽而翾风回雪,矫若游龙。眉目时而天真灿烂,时而妩媚妖娆。仿若打开了装满奇珍异宝的层层箱盒,装着的都是她给予的惊喜,明芒璀璨,焕辉烁亮。
      
      渐渐,他注意力落在她服饰上。女子跳飞云舞都会如她这般……衣着清凉吗?
      
      锁骨润肩显露无疑,臂袖并不封闭,垂挂几片纱布,起舞时便同无袖一般。盈腰细细吹凉风,腰下纱裙两边分。如此高度,由下往上瞧,藕腿玉足更是展露清晰。
      
      北霁帝君放眼巡视一圈,今日来的年轻男子真不少!没由来,心绪闷,端起杯盏饮酒。
      
      而在上方即便专注于舞蹈,视线总不经意落在帝君身上的步莨,见他低头饮酒移开了目光……他不喜欢吗?
      
      正疑思时,左脚踝骤然传来一阵刺痛,好似什么割破脚腕。步莨身形不稳,猛地朝下栽去。下方众宾客吓得顿时惊呼慌喊。
      
      电光火石间,步莨右脚迅速勾住木台,整个人倒挂在台下,她再单脚一撑,飞身落回圆木台,轻松一个舞姿接回方才的动作。
      
      众人捏了一把汗,莫非方才那动作是编排的?可真惊心动魄!
      
      北霁帝君手中酒杯捏碎在掌心,方才真吓得他心跳停滞,险些就要飞去救人,好在她无恙。
      
      他不动声色施法将酒杯复原,暗暗松一口气。不多会儿,他眉头忽皱起,血腥味?!
      
      帝君抬头望去,聚睛细观,惊得面色顿沉,就要起身,手臂却被一旁魔帝拽住。
      
      魔帝摇摇头,也是一脸沉色: “快结束了,再忍忍。你瞧阿莨舞态未变,轻松自若,她定在隐忍,这舞对她很重要,不能断。”
      
      帝君双唇紧抿,坐了回来。眉头却一刻也未舒展,盯着龙竹上好似什么状况都未发生的人。她脚上分明流着血,定是伤到了哪儿,就这么看重同他的订婚吗?
      
      待步莨舞毕,单脚跃跳飞下,帝君再不迟疑,瞬间飞至她面前,一手揽过她腰身,一手托住她膝盖弯,稳稳抱住。
      
      不再是小时候那般单臂托在臂弯,而是以男子怀抱女子的姿态。
      
      现场响起如雷掌声,各个欢欣雀跃、纷纷道贺表喜。
      
      步莨依偎在帝君怀里,也没瞧他此时的表情,只知自己心如捶鼓般,淹没了他人的声音,只有嘭嘭心跳声震在耳边。
      
      帝君不知众人举杯说了什么,更无暇回应,他一刻不缓抱着步莨坐在椅子上,将她拥在怀里,众目睽睽下,握住她左脚踝抬起来……
      
      宾客们倒吸一口气,一时间瞅着这两主角,个个暧昧嬉笑、私语纷纷。
      
      魔帝看出他要做什么,遂未阻止,但也惊讶不小,向来冷静自持的帝君竟会毫不避讳。
      
      步莨惊得要抽回脚,当着这么多人面被帝君握脚,多……多羞啊!
      
      “别动!”帝君突然声厉,吓得步莨果真一动不动,怯怯地瞅着他,这才发现他神色有些严肃,她更是不敢乱动。
      
      北霁帝君看着她两只脚都沾满了血,触目惊心,这是流了多少血?
      
      他手掌握在她脚上捻诀净化,血迹顿时散尽。这会儿左脚脚腕的伤口才显露出来,比他想象的还要深。
      
      帝君眉头直拢成了深川,需得即刻治疗!他同魔帝说明,直接抱着步莨朝她殿宇飞去。
      
      魔帝见两人飞远,眯眼载笑地同大家解释: “小两口感情历来好,等不及要单独相处,就随他们去吧。”
      
      大家伙一听哈哈大笑,可是羡慕这如胶似漆的恩爱夫妻。
      
      却有一人全程从未有过半分笑脸,便是借故没来参加订婚仪式,正站在远处墙角阴影下的步语萱。她面无表情望着那雪白背影离去的方向,陷入手心的指尖却泄露她不平的心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