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郡主(重生)》深海里的云朵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2-08 22:39: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

  •   “后面堵了,你的轿子过不了。”殷长欢指了指她来的方向,好心提醒。
      
      她平时是没有这么好心的,但为了叶桓这张脸,她愿意破例。
      
      叶桓往前方看了看,眉头微蹙,“那只能掉头了。”
      
      美人就是美人,连皱个眉都比别人要好看。殷长欢在心里如此感慨着,只可惜美人有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叶公子,我还有事先走了。”殷长欢觉得自己有进步,没有被美色冲昏头脑。
      
      叶桓往旁边一站,拱手,“郡主慢走。”
      
      美人的声音也很好听,让殷长欢烦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她夹了夹马腹,路过叶桓的时候扭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顺便抓紧时间再多看两眼。
      
      这世上美人不多,像叶桓这样的级别美人更少,看一眼算一眼,能看两眼那都是赚了。
      
      看着殷长欢慢慢走远,一直沉默的近卫叶然道,“公子,世人都说德阳郡主娇纵任性,可以刚才来看分明是活泼灵动还可爱,这一定是有人嫉妒郡主受宠而故意传出来毁坏郡主名声。”
      
      叶桓淡笑,“见一面你就知道她活泼灵动?”
      
      “郡主看您的眼神很干净,”叶桓容貌迤逦,叶然跟在身边见多了垂涎叶桓容貌的人,那些人看公子的眼神参杂了太多的东西,令人不舒服。而德阳郡主就不一样了,她的眼睛很干净,里面只有对公子容貌的欣赏而不是占有。“只有心思纯净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想起小丫头那毫不掩饰的惊艳目光,叶桓若有似无的勾了下嘴角。
      
      “就是许配给了端王。”叶然摇头感慨,老气横秋的道,“可惜了这么个鲜活的好姑娘。”
      
      叶桓表情稍淡,轿子掉头,他坐回轿中,“回府。”
      
      “回府?”叶然一愣,“不进宫了?”
      
      “不去了,”叶桓平静正经的声音从轿中传出来,“让人给他传信,就说路堵了走不了。”
      
      叶然:……
      
      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这样只能哄小孩子的话。
      
      ……
      
      “这叶桓长得可真好,真不愧是京城第一美男。”走得远了,殷长欢语带赞叹的夸道。
      
      丫鬟见殷长欢好不容易有了几分兴致,附和说,“听闻叶公子的母亲当年就是京城的第一美人,难怪叶公子能如此俊朗了。”
      
      殷长欢正欲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眉头一皱,扭头看向说话的丫鬟,“不要乱说。”
      
      叶家是老牌世家,历经几代王朝,沉浮几百年如今在京城仍有一袭之地。真正的铁打的叶家,流水的王朝。
      
      二十多年前叶家曾有一个女儿叫叶琼,生得国色天香,花容月貌,是当之无愧的京城第一小姐,然而不知是红颜薄命,还是她命途多舛,这个叶琼叶小姐在还没成亲的情况下就抱回来一个婴儿,对叶家人说她要把这个婴儿收为养子,并且终身不嫁。
      
      这件事叶琼没有遮掩,很快就传遍了京城,众人自然不相信养子的说法,于是叶琼闺中不干寂寞,和人有了首尾,还生下了一个孽子的流言传开了。
      
      流言猛烈,叶琼却不为所动,她是叶家的嫡女,虽然做出了这样出阁的事仍然是叶家宠爱的女儿,为了叶琼叶家接受了这个婴儿。
      
      叶琼如她所言没有嫁人,等那个婴儿长到五岁后她把孩子托付给叶家后出了家,成为了不理世事的方外之人,而当年那个被人诟病的婴儿就是现在的叶桓。
      
      丫鬟这句话看似在赞叹叶桓的容貌,但叶桓是叶琼的养子,说叶桓继承了叶琼的美貌意思便是叶桓是叶琼的亲子,相当于间接说叶琼不守闺誉。
      
      能跟在殷长欢身边的人都不蠢的,这个丫鬟也是因为太着急附和殷长欢一时语快,殷长欢这样一说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垂首道,“奴婢言语不当,请郡主责罚。”
      
      “小事而已,以后注意就行。”美人虽好,但还不至于让她为了美人责怪她的丫鬟,“对了,你们的伤可好完了?”
      
      “好得差不多了,”丫鬟笑着回,“嬷嬷给我们拿的都是很好的金疮药。”
      
      “那就好,”这次的事本不关她们的事,是她连累她们了,“回头我给你们几瓶凝露,用那个擦伤口不会留疤,女孩子留疤就不好看了。”
      
      “多谢郡主,”殷长欢对身边的人一向大方,丫鬟没推迟,笑着和同伴打趣,“凝露贵重,我们几个是因祸得福了。”
      
      另一个丫鬟回,“可不是。”
      
      她们是郡主的贴身丫鬟和护卫,郡主出事本就是她们失责,太后只赏她们每人三鞭已是开恩,现在郡主还赏她们贵重的凝露。这样好的郡主却还有人说她嚣张跋扈,实在太过分了。
      
      听着丫鬟们说说笑笑的声音,殷长欢也高兴。
      
      这半个月来,太后不仅排查了慈宁宫,同时也排查了郡主府里的人。
      
      让殷长欢很欣慰的是她这几个丫鬟都没有问题,想来也是,这些都是太后替她从小培养起的,出问题的几率很小。只是郡主府里仍然查出了几个有疑点的人。郑太后没有代她处置而是让殷长欢自己决定该怎么做。
      
      殷长欢仔细想过后决定先按兵不动,暗中派人监视这几个人。给她下毒的人还没有头绪,急急处理了这几个有疑点的人只能解一时之急,不如放长线钓大鱼,等着揪幕后主使。
      
      殷长欢不想离开慈宁宫,出宫的时间从早上拖到了下午,回到郡主府已经是申时了。
      
      她刚坐下来丫鬟就来报隔壁的殷国公府派人来了。
      
      德阳郡主府就在殷国公府的旁边,而它原本是嘉怡公主府。
      
      循例,郡主是没有郡主府的,但嘉怡早逝,皇帝怜惜殷长欢小小年纪就丧母因此破例将嘉怡长公主府降级赐给了殷长欢当郡主府。
      
      “来的是谁?”殷长欢斜倚在软塌上,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问。
      
      “是老夫人身边的嬷嬷,说是请郡主一会儿过去用晚饭。”
      
      殷长欢的祖父已经去世,祖母如今身体还不错。
      
      殷长欢不耐去殷家,但老夫人是长辈,她又在宫里待了这么久,回来了不过去一趟也说不过去。
      
      “知道了。”
      
      殷长欢答应去用晚饭就真的只是去用晚饭而已,她先睡了一觉,见差不多到用晚膳的时间了才起来梳妆。
      
      几个丫鬟无声而快速的替她上妆,管事张嬷嬷在旁边以平稳的语速回禀郡主府这半个月来的事情。等妆上好了,张嬷嬷该回禀的也都回禀完了。
      
      “幸苦嬷嬷了。”
      
      张嬷嬷是嘉怡长公主的旧人,嘉怡长公主去世后她便成了殷长欢身边的嬷嬷,甚至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殷长欢而选择自梳,一生未嫁。
      
      张嬷嬷从丫鬟手里接过披风给殷长欢披上,微笑道,“有郡主这句话,嬷嬷就是再辛苦都值得――这几天倒春寒,郡主小心不要受风寒了。”
      
      殷长欢歪头娇笑,“嬷嬷系的披风这么温暖,我哪里会得风寒。”
      
      一句简单的俏皮话逗得张嬷嬷笑个不停,眼角眉梢都是对殷长欢的怜爱。
      
      ……
      
      卡着时间到国公府,人到得挺齐的,二房三房的女眷都在。
      
      殷长欢视线落在站在老夫人身旁的一个妙龄女子上,只见她明眸皓齿,生得一副冰肌玉骨,嘴角噙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令人如沐春风,这是一个很出色的贵女。可有谁会相信,这样一个人竟然会不顾礼义廉耻,同亲堂妹的未婚夫勾勾搭搭。
      
      这样的人还是京城双姝之一,真是侮辱了叶家小姐叶蘅。眼中闪过不屑,殷长欢在殷白雪对她露出一个笑容时扭头给老夫人请安,摆明了不想理殷白雪。
      
      被这样轻视,殷白雪笑容僵在脸上。
      
      有些人天生就不对付,殷白雪和殷长欢就是如此,即使他们从没有争吵过,最多的交流只是殷白雪给殷长欢请安,而后殷长欢语气冷淡的让她起来。
      
      被殷长欢这样对待,殷白雪心中的疑惑比尴尬和羞恼更多,殷长欢为什么这样羞辱她,她不记得她有开罪过殷长欢,还是说她知道了什么。
      
      殷白雪心头一紧,旋即轻轻的舒了口气,不可能的,他们一向小心,殷长欢不可能知道。
      
      给老夫人行福礼,殷长欢腿还没弯下去老夫人就起身握住了她的手,关切担忧的神情如同任何一个担心孙女的普通老太太,“听说你之前梦魇了,现在没事了吧?”
      
      皇宫是皇帝的住处,非比寻常,记得前朝有一个郡王仗着皇帝的宠爱闯皇宫结果被狠狠罚了一通,从此不复以往的地位。殷家人得知殷长欢闯皇宫吓了一大跳,不说心里怎么想,至少面上大家都挺担心的。
      
      然而皇帝不但一个斥责的字都没有说还赏赐了很多东西给殷长欢,说是给她压惊。
      
      整个京城的人再一次见识到了皇帝与郑太后对殷长欢没有底限的宠爱。
      
      殷长欢不着痕迹的抽回她的手,“没事了,就是舍不得外祖母,所以才在宫里多住了些日子。”
      
      “你舍不得太后娘娘便能舍得我们祖母么,你知不知道祖母有多担心你,你倒好,在宫里舒舒服服的住着,只怕都忘了自己是殷家人了吧。”
      
      一道尚略显稚嫩的女声忽然响起,殷长欢闻言转身,眉梢一挑,好整以暇的看向她的好妹妹殷琳。
      
      殷国公一共有三个女儿,殷长欢是长女,次女名叫殷琦,由一个姨娘所出,只比殷长欢小几个月,三女便是殷琳了,是继室程氏的女儿,十三岁都不到。
      
      “殷琳,怎么说话的,马上同你二姐姐道歉。”程氏是嘉怡长公主去世两年后殷国公娶的继室,和殷长欢颇有点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长欢,对不起,你妹妹是被你爹宠坏了,她有口无心,你不要同她计较。”
      
      “为什么要我道歉,明明是她的错,”殷琳反驳得振振有词,“刚才大姐朝她笑她理都不理大姐,她以为她是郡主她就不得了么?“”
      
      “看来小妹最近变聪明了,”殷长欢一边拍手一边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你什么意思?”殷琳绷着一张小脸。
      
      殷长欢笑容得越发灿烂,声音越发甜美,“因为我是郡主我就是不得了啊,而你居然连这点都知道,进步这么大,不容易啊。”
      
      殷长欢语带感叹,仿佛真的是在夸赞殷琳变聪明。
      
      “我替爹和你娘感到欣慰。”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正常日更,只要不请假就一定会更,只是有些时候会很晚。如果不更一定会请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