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遥情八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6-01 00:27: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2015年,托尼·斯塔克经常会做同一个梦。
      
      人说梦境是对潜意识的折射,能照见隐藏在诸多束缚下的本我,还有说,梦预告即将到来的现实。
      
      在梦里他有一个绵软可爱的孩子,小小的,抱在怀里像抱着安静的小树袋熊。
      
      此时此刻,小树袋熊正放平了身子趴在软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开婴儿果汁。
      
      罗德坐在一旁,轻轻用手抚一下黛茜的背脊,见那团子飞快地转头来看,“呦呦呦”地逗起来。
      
      “你适合当个幼儿园园长。”托尼揶揄道。
      
      “要都是像她这样的孩子我还真巴不得。”罗德倒是从善如流,食指伸过去,诱着小团子伸手来抓,叹息道,“造物主不公平,同样是人,命跟命这么不一样。”
      
      “抱回去,给你抱回去。”董事长木着脸做了个“请”的手势,“吃得消算我输。”
      
      他这么说话,手上半点没闲着,果汁包递到左手边去,让机械手臂切开个小口,末了对咂着小嘴看回这头的黛茜勾勾手指:“去拿你的奶瓶。”
      
      这时候团子的领悟力就好得不得了,听见平日最熟悉的一句话,知道有东西吃,在沙发上咕噜坐起身,慢慢地调转了个方向,伸小脚探到地板,也不用罗德牵,摇摇晃晃地自己就去了透明圆角茶几前,把笨笨老早放在那儿的奶瓶捧了,又吭哧吭哧地到老父亲那去。
      
      软软的头发已经用梳子梳过,耳前的一撮天然打着卷儿,如果用手勾一勾,能逗得她笑起来。
      
      当然现在她馋得很,看见果汁满心欢喜,捧着奶瓶,圆圆的蓝眼珠弯得月牙一般,自己就先“咯”地一笑。
      
      嘴巴里三四颗乳牙,小兔子似的。
      
      托尼被黛茜抱住了腿,像一团棉花裹上来。
      
      他弯腰从她手里拿过奶瓶,倒进果汁,要拧盖却找不到奶嘴,低头一看,对女儿伸出手:“吸的给我。”
      
      小团子原本偷偷地在吃摘下来的奶嘴,吧嗒吧嗒,闻言抬起头,对上老父亲的视线,到底还是吐出沾着亮晶晶的奶嘴,拿去换果汁喝。
      
      那只小手白白嫩嫩,手背三个凹下去的涡涡,惹得人想捏一捏。
      
      但托尼拧好奶嘴,递过去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放得很高,像吊着诱惑狐狸的酸葡萄,任黛茜伸手踮脚就是够不着,最后逗得急了,嗯嗯嗯地要扑,才放到她手里。
      
      黛茜迫不及待含了奶嘴,霎时间安静下来,小嘴巴一动一动,吃得津津有味。
      
      “多么伟大的母爱啊。”罗德凉凉地道。
      
      托尼一挑眉。随手抓了个什么东西扔过去,被上校稳稳接住。
      
      “你。”他冷漠脸地伸手一指机械手臂,再指指罗德,“打他。”
      
      真要打起来恐怕一番乱斗。
      
      但小团子吃东西的时候最乖,怎样揉搓也肯,罗德才没时间打架,磨了嘴皮子,心痒痒地过来,把托尼那捧着奶瓶的腿部挂件摘在怀里,感受那散发着奶香的绵软,表情温柔许多。
      
      “再有几天,就十四个月了吧?”他问。
      
      托尼扔掉果汁袋,拿毛巾擦手,闻言沉默一下,比了三根手指:“三天。”
      
      罗德不由慨叹:“真快。刚开始她天天哭,天天哭,什么都不肯吃。”
      
      说着,低头去亲亲小团子淡金色的软发,作为这孩子成长的见证者,五味杂陈:“现在都会叫人了。”
      
      黛茜被亲了一下,小身子一动,叼着奶瓶抬头看他,对他其实也是亲近的,眼睛又弯起来。
      
      “哦。”上校捂心,“简直是要命。”
      
      “我也觉得要命。”托尼翻了个帅气又多金的白眼。
      
      天知道养一个小孩要多少精力,尤其这个,光精力还不够,得花多多的钱,找最精细的食物来喂,因为挑食,连果汁也是特供。
      
      不光挑食还认人。
      
      小团子见不着人就爱哭的那段时间简直如同地狱——哭声比一百二十分贝的噪音还要可怕。
      
      罗德知道可怕在什么地方。
      
      相比边哭边叫的小宝宝,黛茜更让人揪心。
      
      她哭声特别小。被遗弃的小动物一般抽噎着,满脸是泪,呼吸得脸蛋红红。
      
      这种时候如果不马上赶到身边抱起她,良心也过不去。
      
      但她只要托尼抱,别人的手伸过来,她就呜咽着爬到一旁。
      
      哭笑不得。
      
      所以托尼偶尔会想,当时是不是不应该做那个梦。
      
      总说梦境成真,但……
      
      谁想到居然真的能成真。
      
      梦见孩子,上天就很干脆地给了个孩子。
      
      “她当时要是砸到我身上,说不定就是我的宝宝了。”罗德道。
      
      “是。”托尼附和,“那你就成了真·死鬼老爸,恭喜恭喜。”
      
      2015年,复仇者联盟的基地还在那栋高耸入云的大厦,而不在纽约北部。
      
      托尼也还没有撤离。抽了一天的空,在大厦研究罗德的机械外骨骼。
      
      模型建成,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
      
      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拧腕想休息一会儿,忽觉视线陡然暗下去,眨眼间又亮起来。
      
      托尼的脸色就变了。
      
      亮是因为贾维斯开了灯。
      
      而暗则因为智能管家随后报告的,“有个不明飞行物正撞向大厦”。
      
      “谢谢你及时的通知,贾维斯。”托尼往后退一步,再看时已飞速武装了金红的战甲,“哦看,下一秒它已经到我窗户上了呢。”
      
      其实怪不得贾维斯。
      
      在产生碰撞之前,那个不明飞行物是隐形的。
      
      这一幕……如梦似幻。
      
      轰然一声巨响,才发现不是梦是现实。
      
      有个小型飞船袭击了他的大厦,撞飞那个大写A,哗啦啦落下一大片玻璃,直到飞船猛嵌进墙壁里。
      
      若非托尼先迎上承接减了缓冲,能把大厦砸破半个头。
      
      经历过纽约之战的钢铁侠第一直觉是外星人,待飞船停稳,剑拔弩张地上前,激光发射器已经对准了暴露在墙体之外的飞船的舱门。
      
      静寂。
      
      大厦底下是四处奔逃的人,熙熙攘攘,唯独受灾区风平浪静。
      
      这么冷冷地对峙了好几分钟,敌不动我不动,钢铁侠的手便一直僵着。
      
      终于等得他没了耐心,要出声警示暴力拆船,却听见一声放气的“嗤”,舱门自动打开了。
      
      从飞船里送出来一个小小的摇篮。
      
      摇篮里一个雪捏一般的婴儿,嘴巴红红,正醒了在哇哇地哭。
      
      托尼一个踉跄,连连后退。
      
      终于退得不必退了,他面无表情,确认过再没别的东西出来,冷冷把那小婴儿盯了许久。
      
      久到智能管家都生疑,以为他昏过去,小心地呼唤:“先生?……”
      
      片刻,钢铁侠才道:“贾维斯。”
      
      “我在。”
      
      “……我想报警。”

  • 作者有话要说:  好多评论,开心!=3=挨个摸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