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刘邦 ...

  •   
      酒瓮中的酒怎么喝都喝不完,却也喝不醉。桌子上的菜吃了又复生,这一碟子藕,吃了大约有五六天没吃完。
      扶苏心里一直在盘算怎么搭房子,现在想出来大半了,又触类旁通的想明白怎么用榫卯结构横着竖着做出书架的框架结构,几个连接处应该如何切削都想明白了。。终于受不了这些时间的沉默,申请:“父亲,我还是去垒墙吧。”
      
      嬴政伸手按住他:“不急。等胡亥来了让他干活。”
      “胡亥能挖土,可他哪里懂得盖房子垒墙?这是技术活。”
      嬴政努力的回忆匠人的分类,嗯,的确是技术活。
      
      扶苏:“要找些东西来刻画木料上要挖去的部分才好。”单凭直觉去切割的难度太大啦。
      “有笔墨砚台。”嬴政无可奈何的站起来,打算去给他翻。
      找了半日,上次找不到的东西这次找到了,这次想找的东西却又看不见。
      
      扶苏捏着一支箭:“父亲,用箭尖儿划出印子来就行,您别费心了。”
      
      嬴政恨恨的说:“早晚要把这些东西都各归各位。”顺手拎出来一个带着锁链的项圈和一只鞭子,不知道是遛狗还是遛其他小动物的,适合拿来套胡亥。
      他心里有事不爱对人说,只是默默的计划:等胡亥来了,先扔进油锅里炸的焦黑熟透,再捞出来用项圈拴着,锁在河边的树上,逼他不停的挖土,每天抽他,直到挖出来的土改成一间秦王宫为止。
      
      父子俩忙了很长时间,总算把房屋框架搭好了,现在的房子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长方形大亭子。把做好的砖用黄泥粘和,交错着砌成墙,码放到人的胸口那么高,就从四面漏风的亭子改成三面漏风。
      这就舒服多啦!阴间还有些微风,背后有风叫人心神不安,没法好好休息。背对着旷野荒郊也令人无法安心,有一面墙就觉得安全。
      
      扶苏正要去再做些砖来用,被一把抓住:“胡亥那样无用,只能让他挖土。你别忙了,等他来,留着力气打他。”
      “好。”扶苏答应下来,然后去精工细作的削树皮,砍断木料,做了一个歪歪曲曲却非常结实的四层书架。高度恰到胸口,宽度有两臂展开那么长。四层框架由圆滚滚的木料构成,中间是空的。
      
      嬴政在旁边看着他把切成奇怪形状的木料对在一起,用小木槌敲了敲,三根木料就稳稳当当的连接在一起了。不由得惊讶。
      想说这圆滚滚的木棍子组成的框子中间的空的,又太宽了,不能直接把竹简搭上去。
      
      扶苏抓了一把宽窄长短完全相等的竹片,木框中间有用短刀反复割出来的槽子里,竹片能弯曲,掰弯之后卡在中间,再一松手,两端都紧紧的卡住,又能加固这个架子。
      宽窄长短都恰到好处。他抓住架子用力摇了摇,又依次压了每一层架子,仍是很稳当。
      
      “好!”嬴政可高兴了,这样的架子在过去,他不屑于一看,现在却觉得又漂亮又好用。夸赞道:“扶苏,你真能干!再做几个!你会做箱子么?”
      “箱子太难做,父亲要装东西,我再编几个筐吧。”
      “不急,先做书架。”
      
      秦国的工厂一向实行流水线作业,弩机、马车和其他组合物品的的部件全都一模一样,统一标准同一材质,缺某一个零件可以直接拿制式的来用,方便高效。
      现在他们也在继续这样做。扶苏继续切和削木料,嬴政试了试做不来,就在旁边用一根竹片比着,劈了几百片宽窄大小完全一样的竹片出来。
      
      他随机抽查,每一片都和作为模具的那片一模一样。
      爽。
      
      地上的碎木块和木条都被收拾起来,堆在鼎下,准备做燃料用。
      嬴政亟不可待的拿出一盏长明灯来,搁在鼎旁边的地上,准备引燃木料。
      
      在第六个书架拼接好,第七个书架缺一条腿的时候,韩都尉又压着胡亥来了,站在墙外:“阎君说了,他德不配位,没干过半点人事,又不无辜,不配留在这里永享安宁。送来让始皇帝泄愤,过两年取走。”
      
      胡亥被他一把推进去,一脸委屈:“赵高逼我”
      阔别已久的老父亲狂奔而来。
      老父亲脸上带着久别重逢的微笑,并且一脚就把他踹成滚地葫芦,滚到那道光线界限,被什么无形之物弹了回来。
      
      嬴政从不玩蹴鞠,却无师自通,在胡亥弹回来之后又踹了一脚。
      宛若在玩壁球。
      胡亥发出一声痛苦的怪叫:“嘎——啊——”
      扶苏愣是没跟上父亲的步伐,迟了一些才跟上来。
      
      嬴政一脚踩住又弹到自己脚旁的胡亥,转头就吼他:“你来干什么?去点火!”
      胡亥奋力仰起头看清楚,对面居然是自己的哥哥,他瞬间想到,是不是所有被杀的……兄弟姐妹……都在这里???要死!
      
      大鼎下的火堆烧的很旺,鼎中的猪油牛油缓慢的融化,散发出一种挺好吃的、让人想炸点什么的味道。
      嬴政一言不发,拿剑割了一块猪肉——祭祀用的猪肉已经是熟的,到了地府就没有保质期了。
      胡亥试图推卸责任,却被扶苏用一块木头塞住嘴,用草绳捆了手脚,搁在旁边等着油开。
      
      嬴政用长剑串着这块一斤多重的熟猪肉,举着剑,把猪肉浸在油里试了试温度,油还不够热。在“呜呜呜,呜呜呜,嗡嗡”的声音中愤怒的等待着,等了很久,油鼎中终于开始冒烟。
      猪肉下锅炸了一会,剑柄微微开始发热,举出来一看,金黄焦脆很好吃的样子。
      
      他把剑搁在旁边兵马俑的手上,这俑人的双手做平举的样子,正适合搁剑。“扶苏,来,把他炸了,朕给你切肉吃。”
      胡亥被扔进鼎里挣扎扑腾。
      
      嬴政把肉撸到盘子里,用银质小刀切成厚片,嘲讽:“扶苏,这次你不说朕严刑峻法不近人情了?”
      扶苏闷坐无语。心里估摸着娘现在……应该成婚挺久了。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父亲要是知道这件事,会很生气吧?
      
      炸好的肉沾上香喷喷的黄豆酱,好吃,酥脆的肉香和酱香融为一体。
      胡亥在油锅中挣扎扑腾,似乎是剧痛让他爆发出力量,把塞口的木头弄出去了,大声惨叫。
      没有人管他。等到木料烧尽,火熄灭之后油温缓缓下降,他崩溃绝望的爬了出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肉,红肿燎泡和焦黑混在一起。可是在他滚到地面上开始,这些伤口都在缓缓恢复,没过多久就成了一个完好无损的年轻人。
      
      他大叫:“陛下因何这样对我!是扶苏害我吗!!都是赵高逼我的!”
      扶苏在旁边冷笑一声,拿起一块炸过的肉,沾了沾酱,慢条斯理的咬了一口,闭上嘴慢慢咀嚼。这肉炸的虽然脆,却也有些老,有些柴,再喝一盏酒才好。
      很多人说他性格仁爱,仁爱不是没有原则,更不是没脑子没记性。
      
      嬴政冷笑,仔细盘问他执政的情况,绝望的发现这个小王八蛋即位三年从未执政。不必再说,拿了一副马嚼子给他带上,叫他嚷不出声,押解去挖土。
      胡亥这才明白陛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什么骄纵傲慢、顽皮活泼都被打落,很快就变成了一个驯服的劳工,最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
      
      扶苏刚做了几百块砖,要等着他继续挖土出来用。隐约看见远处有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很熟悉,他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娘,您怎么来了?”
      
      母亲和继父手挽着手,站在界限之外,她虽然是鬼,气色和情绪却很好,看来婚后生活幸福。“我过得很好,夫君很敬重我,又温柔关怀。我才知道夫妻过日子是这样的。”
      “啊,那我就放心了。”
      
      继父尽快说:“秦朝灭亡了,胡亥被杀之后,赵高扶子婴继位,子婴杀赵高。桃瑶担心嬴政发狂时会伤到你。”
      
      扶苏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只记得娘的姓,名字一向是避讳的,原来她的名字这样好听。对于秦国这样的下场,他也不觉得差异。
      杀文臣斩武将,大权旁落在佞臣手里,这是顺理成章的。
      
      桃瑶轻声软语的叮嘱他,等到陛下暴怒发狂的时候一定要躲开,让他砍胡亥,你不要受伤。死了万事皆休,他要是跟你动手,打你骂你,你也不用惦记什么父子君臣的尊卑,该动手就动手。
      扶苏不赞同她的说法,却也不想让她担忧,难得见一面,何必让她回去之后担心自己被殴打虐待呢。就笑着点头答应:“哎。我前些天才和陛下吵了一架,气的他无话可说。儿子这样高大健壮,刚强勇武,您不要担心。”
      
      继父与她约定:“该回去了。阎君们早有旨意,不准来这里看热闹。我明年休假还悄悄带你来。”
      扶苏目送两人有说有笑的离开,心中感慨,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留在人间是改嫁了还是守寡,她还好不好。
      回去继续做砖头。
      
      陪葬品中也有木质的大车,带轱辘能转的。这虽然是战车,可也能拿来拉砖头用,至于拉车的当然是胡亥。
      嬴政坐在车上鞭打他:“小畜生,这才是你的位置。”
      
      不知岁月流转,反正秦始皇盖好了三间茅草屋,又换做了连三间的砖头大瓦房。
      对,扶苏研究出来怎么烧砖,又经过始皇的口述学会了烧瓦,俩人对着一地瓦片研究了些时间,学会了如何搭瓦。最终点燃了全部科技点,学会了怎么用砖瓦木料盖房子。
      左边书房,右边卧房,中间是正厅。摆设布置都和嬴政期待的一模一样。
      
      俩人坐在正厅里,优哉游哉的煮茶喝,加点茶叶,加点盐、姜片和胡椒,银锅咕嘟咕嘟的煮着。嬴政吸溜吸溜的喝着茶,觉得味道好像不太对,似乎是盐加多了:“扶苏,你住在书房里。”
      他本想问问扶苏想要和自己住一起,还是单独盖房子住,话要说出口,又从来不询问儿子想要什么,仔细想想,确实和儿子的关系还不如对大臣。和大臣可以把臂同游,食则同桌寝则同床,拿自己的待遇对待大臣,可是对儿子不能这样。
      
      扶苏也习惯于服从命令了,点头答应。
      
      继续吸溜吸溜的喝茶,闲得无聊,嬴政迷茫的问:“扶苏,你懂什么打发时间的方法么?”在他的人生中,从来没有打发时间这个选项。时间只有不够用的,事儿永远都忙不完。
      扶苏又何尝不是,也很茫然,想了一会:“读书射箭吧?”
      
      父子俩齐心协力的用茅草捆扎了一个稻草人,努力在地上挖了个坑,把串着稻草人的木棍埋在地上,踩的结结实实。
      嬴政忽然愣住:“我们何必这样做,让胡亥站在这儿就行了。”
      扶苏劝道:“算了……他会躲的。”杀人不过头点地,这长久的对胡亥的虐待,让他不再生气,甚至还有些怜悯。
      
      嬴政不冷不热的瞥了一眼蠢儿子,心说你懂什么,会躲才有意思,像打猎。
      
      弓箭不用的时候要松开弓弦,要不然木头长时间被绷着会影响韧性,也容易断。
      正在上弦时,看到四个还算眼熟的鬼吏带着一个面色苍白浑浑噩噩的老年男子飘了过来,这人还有点愣神,时不时的捂着胸口。头发花白,脸上有些皱纹,似乎有些茫然。
      
      “哎,小子,这是哪儿啊?”
      
      嬴政猛地站了起来。这里只有皇帝才能来——眼前这个邋遢老头是个皇帝——他的年纪太老,时间没有过那么久,绝不是秦朝皇帝——乱臣贼子!
      因为秦王子婴去了帝号的原因,他没有来这里。
      
      “朕乃始皇帝,你是何人。”
      “汉朝开国皇帝刘邦。”刘邦不知道自己的谥号是汉高祖,他只是得意洋洋的叉着腰,想起当年那句大丈夫当如是。现在可以在正主面前炫耀啦!“秦国灭亡之后,便是我大汉天下嚯哈哈哈!!”
      
      嬴政冷笑半声,拔出宝剑。
      刘邦左右一瞧寻摸不着趁手的防身的武器,带自己来的几个人也跑远了,当机立断脱下脚下的鞋拿在手里:“你敢过来试试,老子拿鞋底抽你。来呀~老子刚踩了狗屎,恶心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