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扶苏 ...

  •   阎君们围坐在三张拼起来的八仙桌旁,紧张的磕着瓜子,紧张的看着飘在半空中的圆光上显出的秦皇行容图。
      
      嬴政正在挥舞着青铜剑,兢兢业业的砍树。小腿粗细的树木随手而断,被他拖到旁边,削掉枝叶树杈,只留下直挺挺光溜溜的树干,留着当建筑材料。
      过不了几秒钟,原地就会刷新一颗树继续让他砍。
      
      他现在需要的不多,只需要三间屋子,一间屋子做正厅,左右两边分别是书房和卧房。
      不知道需要多少木料,估摸着需要几十根,做柱子房梁和墙壁。
      
      始皇帝陛下已经把自己的生活所需降到最低,不要求威严赫赫,不要求楼台殿阁,只要有房顶有墙壁就行。他实在无法接受露天睡觉这种事。
      整理陪葬品时才发现,有自己喜欢的以及记录生平历史的竹简也在其中,还有一些锦书,以后有书看。
      陪葬的东西太多了,实在记不清楚都有什么。只可惜陪葬了竹简却没陪葬书架,现在得做几个书架,把这些竹简和锦书分门别类的整理好才好。陪葬品中还有竹席与寝具,搭出卧室来,用土垒台,弄平夯实就可以铺上席子,或坐或卧,都很合意。
      
      九鼎与礼器可以堆在正厅,假装在宴饮。编钟理应放在檐下。金玉珠宝玩器,从六国收集而来的昂贵宝物,数以百计的发簪可以罗列在卧房中……
      嬴政一边机械性的重复砍树,一边想,如果闲极无聊,可以用发簪和玉壶做投壶的游戏。
      
      他不知道自己到阴间有多久了,似乎是很久,看看做成的事,又似乎时间不长。他生前奋力工作,不知懈怠,也不想休息,现在有了漫长的时间休息,恨的牙根发痒,恨不得立刻有一份工作每天做十二个时辰。
      
      为首的是一位白头发的阎君,轻轻敲了敲桌子:“自赢秦赵政继位以来,生死簿上浩劫已定,我等议来议去,议了十几年,等到他死去才草草拿出方案来,尔等岂不汗颜?”用的方案还是我十几年前拿出来的方案。
      
      诸位阎君纷纷表示汗颜。
      很汗颜,特别汗颜,可以走了吗?
      
      “且慢,眼前正有一件为难事。”白发阎君皱着眉头,又说:“昔年帝辛刚死,成汤、武丁、妇好、帝辛率领士兵去砍姬昌,几乎攻入酆都城,我等派兵制止,又以其他商王为要挟,才使其退兵。”
      
      说几乎攻入酆都城就是说着好听,实际上把都城大门给拆了。
      姬昌机智的躲在阎君殿前求救,求到面前就不能不管,阎君们一面派兵御敌,一面派人抓了其他的商王带到城里来,又威胁他们如果再不收兵任命,就把他们押向天涯海角,让他们永世不得相见,这才让这些善于带兵打仗的商王咬牙切齿的接受了朝代更迭的悲惨现实。
      
      武丁妇好这夫妻俩不仅恩爱,还特别能征善战,扛着陪葬的大钺冲锋在前,是两个祸害。帝辛不仅高大英俊,又善于言辞辩驳,又能力搏虎豹,也危害地府的和平和秩序,他如果不是恃才傲物、用兵用人不当,哪有周朝的事。不认命很正常,殴打篡权的臣子也很正常,到了阎君们面前还不客气那就不行了。
      
      众阎君屏息凝神听他说话。
      想来嬴政也是一样的人,能言善辩,智慧谋略超群,他有那么多善用计谋的大臣应该也学了不少。横扫六合一统八荒是何等的辉煌功勋,等他知道秦朝灭亡,肯定要疯。
      阎君们无法预测他会干出什么事来,反正肯定不是小事。
      
      “秦朝将亡。”白发阎君毫不客气的敲了敲桌子:“胡亥继位至今没干过一件人干的事,只要他始终如一,将来他的功过是非就容易下定论,可以扔到地狱里。秦皇无后,将来秦朝的皇帝留在镇子里的只有他一个,又没有妻儿相伴,孑然一身的人要发起疯来,何以威胁?难道对他说,我们要拆了他亲手搭建的房屋,毁去他的兵马俑,他就会为这些死物安分么?”
      
      众阎君连气儿都不喘了。本来也不需要喘气。
      “您有何高见?”
      “给他留一个人。”白发阎君皱着眉头:“不论是妃妾还是儿女,必须给他留下一个。嬴政不算刻薄寡恩,总会有人愿意留下来陪伴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常年相伴左右,会有变化。”
      
      年轻的阎君捧起生死簿翻了一会:“快了。都快死了。”
      
      ……
      
      扶苏有些茫然的站在这里,眼前是高大威严的殿堂,如秦王宫一般,只是风格不大相同。一样高大巍峨,一样有披甲执戟的侍卫在门口守卫。
      他想了想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呃,陛下的旨意,命自己自杀。
      然后我就乖乖的自杀了。
      
      “这里是陛下在阴间的宫殿么?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他最后一句话无意识的呢喃出来,旁边的侍卫答道:“这是阎君的宫殿,扶苏公子,你……真,真听话。”让你自杀你就自杀啊我的妈呀。
      
      扶苏没有说什么,只是很温和的笑了笑,脸上的泪痕已经被风吹干。他仍然笔直的站在原地,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阎君们偷眼向外看,扶苏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高大健壮,头戴小冠,身穿一件褐黄色镶黑边的常服。
      他的相貌和父亲有些相似,只是更加白皙,眉目也更柔和一些,身上有一种刚毅勇武的气质,和他父亲的威严阴郁大为不同。人以类聚,他能和蒙恬交好,自然不只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
      
      “谁说他听话了?他不是一直和嬴政政见不合么?嬴政不是因为他威胁到自己的权力才把他外放做监军么?”
      “军权都给他了,还能说是提防?”
      “啧啧,你忘了晋献公把太子申生放逐出外,举国臣民就都知道他要废太子。这样的乖孩子拿到军权也没有用,有些人即使不学无术也敢谋反,有些人即使誉满天下手握兵权,也不敢谋反。嬴政看人很准。”
      
      “对喔,统一六国之后更需要文臣,重心就在始皇帝身边。”
      “想起来啦?你想啊,嬴政病重的时候把蒙毅这个长公子派的亲信重臣派了出去。蒙毅可比赵高李斯更强有力。”
      
      白发阎君打断这些年轻人:“行了别猜了,一会派人去问嬴政怎么想的好不好?咱们又不是凡人,干嘛瞎猜。”
      年轻的阎君们嘀嘀咕咕的说,瞎猜多好玩啊。
      
      对于嬴政的妃妾和儿女,谁先死就问谁愿不愿意留下来。
      扶苏沉默了一会:“陛下命扶苏自杀的诏书中,申斥了扶苏的诸多罪状……诸位陛下,扶苏希望能面见我父。倘若父亲要我留下来,我愿意留下,倘若父亲不想再见我,扶苏不愿意惹怒他。”
      
      他心里很不好受。假若诏书中命令自己陪葬,那是父亲舍不得离开自己,那还算不坏。
      可是诏书中说的…太…太叫人伤心了。那倒很像父亲的真心话。扶苏知道父亲一直都对自己反对他的政策很不满意,可是父亲从未那样直白的申斥自己意图推翻秦律,推翻父亲的毕生心血。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一旦有机会继位,要大刀阔斧的革除一切。
      
      阎君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叹了口气,写了出入镇子的符纸派人送他过去。
      
      ……
      嬴政正在挥汗如雨的伐木,他足足的砍够了一百颗树干,小腿粗细,三米长。应该是够了。他觉得自己需要绳子,但是……绳子是怎么做的?陪葬品里没有麻绳。
      他把木料四根一组或五根一组的抱着、扛着,运回自己的宅基地。挖了坑,把陪葬的青铜尺子拿过来,每隔一尺埋一颗木头做房屋雏形。
      
      作为统一度量衡的皇帝,他美滋滋的把各种称量重量和尺寸的工具都陪葬了,原本是为了炫耀功绩,没想到真有用。房屋规划的太大了,这一百颗树干只够围一圈,还不够搭建房顶和填满墙壁。
      又将目光对准旁边的竹林,挑又高又大的开始砍。竹竿比木杆轻一些,搭建房顶会容易一些。而且竹筒的截面像是瓦当。啊,美丽的瓦当,写着‘唯天降灵延元万年天下康宁’的瓦当啊。
      
      韩都尉陪着扶苏来到这镇中,先看到用兵马俑组成的围墙,又看到远处那个劳动的身影:“扶苏你看,嬴政就在前方。”
      
      扶苏吃了一惊,陛下万乘之尊富有四海,怎么到了阴间要亲自伐木?
      他迟疑刹那,还是快步跑了过去:“陛下”忽然一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嬴政虽然不喜欢周围的安静,却已经习惯了,忽然有人对他说话,倒把他吓了一跳。握着剑转过身来,看到自己的长子就站在自己面前。他大惊,随手把宝剑插在土里,捉住儿子的双肩:“朕之后,是你继位?赵高桥诏命你自杀,你如何应对?”
      他心思电转,分析的极快,既然韩都尉说了,只有皇帝才来这里,那你应该也是皇帝。可是你来的这么快……一定不是正常死亡。可是赵高矫诏命你自杀,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扶苏抗旨不遵自立为帝,蒙恬率三十万大军辅佐你攻打咸阳,你败了,也死了。
      
      扶苏比他还惊讶:“是,是赵高矫诏?扶苏不知道,奉命自尽了。”
      他忽然笑了起来,笑的非常高兴,捉住嬴政的袖子追问:“父亲,您不曾那样看待扶苏?”那些让我痛彻心扉、肝肠寸断的斥骂,并非出自父亲之口!被责令自杀的痛苦远不如那些锥心刺骨的词句更叫人难过,他大哭着自裁,并不是因为自己要死了,而是因为莫大的屈辱和无从申诉的痛苦。
      
      嬴政的心里很不好受,他现在可以真正确定,面前的长子虽然和自己政见不合,却忠诚顺从。扶苏用生命证明了这一点。他心里难过,脸上有些发僵:“没有。你很好。”
      扶苏吧嗒吧嗒掉眼泪,从一个健壮儒雅的成年人哭成小哭包:“父亲……死后能知道这件事,扶苏死而无憾。”

  •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好爽啊好爽啊~
    ‘唯天降灵延元万年天下康宁’是传说中阿房宫的瓦当。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雨与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雨与鱼 20瓶;玉山将崩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