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始皇 ...

  •   天气炎热,始皇帝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变质。
      为了掩人耳目,尸体上倾倒了大量的盐,又用咸鱼覆盖。
      
      胡亥远远的坐在他的车驾中,一次都没来看过。他毫无芥蒂的接受了赵高的建议,理直气壮的占据了秦二世的位置,先秘不发丧,像是始皇帝还活在人间那样享受生活。
      他喝着酒,吃着肉,欣赏怀抱着美人,从沙丘到咸阳的路途遥远,他必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各地进献美食和百官奏事一切如故,只有寥寥数人知道始皇帝山陵崩的消息,他们都在强作镇定。
      
      李斯和赵高则不同,他们不仅镇定,还很兴奋,带有一种狂热的神态每天都来看看咸鱼堆。
      在场的三个人——死者本人、李斯、赵高都知道,他们看的其实不是被咸鱼掩盖的尸体,更不是这位故去的旧主,而是一团无主的权力,是整个大秦帝国无主的权力。
      
      没有人把胡亥放在眼里,秦始皇喜欢这个年纪小的儿子,因为他喜欢调皮胡闹,只喜欢玩乐,和他那些严肃正经的兄长截然不同。赵高喜欢胡亥,因为他好哄好糊弄,权力放在他手里和放在自己手里是一样的。
      嬴政瞪着自己被咸鱼掩埋的尸体,也盯着这两个深受自己信任重用的大臣。
      
      这些天他一直面对自己的尸体,飘不到太远的地方去,凌空对着胡亥打了几百个耳刮子,胡亥只是打了个喷嚏,啥事没有。
      他也拔出剑的影子来,对着矫诏的赵高横七竖八的砍了几十下,却只能愤怒而无力的看着赵高擅自动用自己的印玺,盖在勒令扶苏自杀的诏书上。
      
      他磨着牙,从牙缝中念叨着:“李斯,出身布衣,朕令他位列三公,享尽尊荣。赵高,出自隐宫,经大试,名列第一,以尚书卒史入宫任职,掌管朕的印信。”
      
      在他身旁有一个弱弱的声音问:“那个,您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背叛您么?”
      嬴政的声音如豺,那是一种凄厉的,让人血脉翻腾的低吼:“朕知道!”
      
      另一个弱弱的声音说:“猜,你是不是傻?这是始皇帝,你以为他不知道权力的重要?”
      “问题是,,我不知道啊。”
      “咱俩生前是倆小吏,死了是个鬼吏,你想那么多干嘛?”
      “好奇啊。”
      
      嬴政终于转过头来,正眼看了看这两个有点怂的鬼吏,这两个鬼穿着同样的衣服,蹲在车的角落里躲避阳光,面目有些模糊不清,也看不清是男是女。这两个人一直在嘀嘀咕咕的说话,从好多盐好值钱说到赵高写字挺好看的,他在狂怒之中听到了只言片语,知道这两个人一个叫九胜,另一个叫猜。
      这俩鬼第一次出现时告诉嬴政,他绝无复活的可能性,也甭想收买阎君。在那之后的七八天中,秦始皇就在狂怒中盯着车外的每一个人,并坚定的无视两鬼。
      
      “二鬼吏。”嬴政终于平息了自己的怒气,居高临下的看着俩鬼:“朕是人间始皇帝,阴间君王仅派你二人前来迎接朕?”
      俩鬼吓了一跳,站起来。
      
      猜说:“那个,人间的诸侯王死的很快,我们阴间的君王绝不会死,不能比。”虽然没有把人间的诸侯王看的和普通人一样,但对他们来说,诸侯王乃至于周天子、皇帝的地位,绝对比不上自己的阎君。因为他们做的事也全都比不上阎君。阎君的公正无私,哪里是凡人能比拟呢?
      
      这一句话说出来,追求了一辈子长生不老结果死的出乎意料早的秦始皇就要炸。
      在他一统六国之前,他有过漫长的忍辱负重、虚怀若谷、招贤纳谏的岁月,有用的话大多不太中听。伴随着愤怒一同出现在他心中的是冷静,和不安,似乎有危险就在前方埋伏着。
      
      九胜说:“等到您下葬之后,才正式离开人间,去往地府。我们四个只是奉命陪伴左右。”
      
      嬴政想起来自己忘记什么事儿了,朕刚刚覆灭了六国啊!“诸侯王也在阴间享受清福?”
      猜很好心:“您见到他们会尴尬么?不会的。”他似乎还要在说什么,被同伴拽了拽,憋了回去。
      
      嬴政负手冷笑,朕灭亡了他们的国家,毁去他们的宗庙,断绝了他们的祭祀,公子王孙做奴婢,美人尽数归我所有。书同文,车同轨,度量衡,秦律通行天下,上至周天子下至五霸七雄,都是朕的手下败将。即使在黄泉相见,谁应该尴尬呢?是一统六国的皇帝尴尬,还是这些末代昏王应该被发跣足呢?
      
      他甚至有些期待见到其余六国的王,自己的尸体虽然被咸盐和咸鱼覆盖,可是秦国犹在,良臣猛将各安其分,一世二世乃至万世仍有可能。
      
      九胜看到他居然不怕鬼,又过于骄横傲慢,有些不爽:“商朝31位商王和周朝37位周天子率领各自殉葬军队,在地府混战了将近八百年,始皇帝陛下做好准备了么?”他以为这样能吓到他。
      
      秦始皇的眼睛一亮,他开始兴致勃勃的追问起战争的起因。
      起因当然是因为帝辛成了商朝末帝,而周文王周武王以臣子的身份谋逆犯上。
      “妇好当真能征善战么?”
      
      猜一脸仰慕:“她的确很厉害,顶的上几员猛将。”
      嬴政的历史学的很好,稍微一回忆,就想起对于这六十多位的记录,重点在于战争记录。他轻蔑的笑了笑:“商重武功,周重文治,虽然周朝天子多,可大半个周朝软弱无力,天子又有何有?”
      
      西周还行,东周的天子就是个傀儡,生前是无用之天子,死后一样是无用之死鬼。
      事实和他猜测的一样,那些一度没饭吃、没法举行体面葬礼、领土被名义上的诸侯臣子侵蚀的周天子在阴间依然是受气包。
      
      “五霸七雄到黄泉见了面,是战是和?”
      
      九胜超不爽的:“他们且战且和,都懂得鬼谷门下合纵连横那一套,闲来无事便打仗玩儿。”给阎君填了许多烦心事,叫我们这些做鬼吏的奔波不停,哼。要是甩开膀子群殴也就算了,你们陪葬的太多太全,除了将领士兵之外还有犬马和美人,倒是很会享受,呵呵。
      他再接再厉,试着气始皇帝:“本来呢,诸侯王除了殴打不肖子孙之外就是互相嬉戏,可是自从您一统天下横扫六国的消息传到地府,两代天子和许多诸侯同仇敌忾起来,都与您家列祖列宗为敌。”
      
      嬴政脸上浮现出一种骄傲的神色,淡淡的说:“像子车奄息那样的猛将,陪葬在先祖陵墓中的不少。”
      
      九胜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始皇帝的心态始终如一:朕就是厉害!秦国就是厉害!不接受反驳!不害怕!去他喵的周天子!祖先应该骄傲,敌人应该颤栗臣服!
      
      嬴政高兴的捋了捋胡子:“去,转告阴间君王,朕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下黄泉与诸天子、诸侯王相见!朕的陵寝早已开始修造,而今虽未造完,只得草草了事,但不必在等。”
      当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自己越来越臭的尸体,鬼能闻到气味,尤其能闻到自己身上的气味。。
      
      九胜一窒,迟疑犹豫了一会,吼同伴:“我在想呢别戳我了!”
      猜被吓了一跳,讪讪的收回手,小声嘀咕:“我以为你在发呆……”
      
      嬴政轻蔑的勾起嘴角,觉得阴间的法度不过如此,阎君的威严和御下也不过如此。人间的天子王侯虽然多一些,那也是几十年才死一位,朕尤其不同。
      能派来陪伴朕的人,绝不是庸庸碌碌之辈。也就是说,地府的精干官吏才这样?
      
      ……
      
      阎君们都愁啊,愁的一把一把薅头发。每天把自己拔秃四次解压,幸好他可以把拔下来的头发往脑袋上一揉就长回去,要不然何以解忧呢。
      普通人乃至于官员的善恶对错都容易分辨,可以判他们按照所作所为去投胎,领受各自的祸福。可是天子不同,他们用一个正直的官员,就能造福万人;想要修造宫殿、任用亲信,就能轻易的祸害万人。凡此种种垒加起来,交错复杂,除了少数昏君没干过半点人事可以直接扔地狱之外,大多数的帝王都让阎君无法轻易下判决,于是都稽留在这里。
      
      “嬴政肯定要找事儿。”
      “对。”
      “他那帮祖宗就不是好东西!一天到晚打架喝酒,挑拨离间。”
      “这些天子诸侯有那个是好东西?一言可以动天下!”
      
      “哥,别拔了,再拔他也快来了。”
      “干脆让他现在就来!能怎么着!”
      “咱们得先下手为强在他到达地府之前定下来,用印。”
      
      阎君的法令很容易实施,只要依次盖上阎君们的印信,望空一抛,就形成了一道无形的规则、罗网,罩住整个地府,再来到地府的任何人事物都必须遵照规则行事。
      可是有一点不好,后来的规则罗网无法约束先来的人。
      
      九胜来禀报:“始皇帝想要尽早来地府,他还想参与诸侯之间的战争。”
      
      阎君们以一种放假最后一天拼命赶作业的精神,把所有稽留无法判决的帝王依仗作乱的条件统统掐死。
      第一,没收帝王的人殉,和殉葬牲畜。
      “嘿嘿,没有将没有兵,我看你们怎么打。”
      “把猛将殉葬这种事真蠢死了。”
      “殉葬的美人也送去投胎,享受什么生活!马和猫狗统统去投胎!这件事强制执行,派人去把魂魄捉了来,押去投胎!好说好道的都不听,哼!”
      “都抓走……一个都不留,有点惨吧?”
      “这不都是父子代代相传吗?还要什么?”
      “不能只有父子啊,还有夫妻,父母……把自愿留下来的王后留下。夫妻恩爱的继续恩爱,不恩爱的活该打光棍。”
      
      第二,皇帝们群居在镇子中,禁止出入。
      “就这样够吗?”
      “够了。”
      “哪有镇子?”
      “喔?”
      “难道查没殉葬的冥器小屋之后还要给他们盖房子?”
      “我再添一条。”
      
      第三,每位皇帝拥有五亩宅基地,镇子里有土有泥有树有石头,自己盖房子。
      阎君们思来想去,觉得这样就足够周全了,再也不会出事。
      “好,派人去接秦始皇。”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更新啦!
    希望诸位多多支持!
    我一如既往的文案废柴,不要在意。
    ……
    东周有几个天子是穷困潦倒。
    子车奄息(?—前621年),春秋时期秦国大夫,相传是一位善战的将领,被誉为“百夫之特”。与子车仲行、子车针虎合称为“子车氏三良”。兄弟三人在秦穆公死时为其陪葬。
    汉朝会烧造陶瓷的小房子、小楼、有猪的猪圈作为陪葬品。
    ……
    宣传一下接档文。
    《铁血宋徽宗》
    石虎箭馆李广杯安慰奖八连冠·中国武术协会会员·内家拳高手·国家二级厨师·水浒俱乐部创始人·中医大肄业生·厦大历史系肄业生·纪录片《老艺术家赵佶的被驴友之旅》导演·买买提羊肉串首席烧烤师·林玄礼。
    对,你没看错,就是文能翻菜谱,武能剁猪蹄,多才多艺貌若天仙的我,穿越成赵佶了。
    穿越前我说:“劳资若是赵佶,能把金兀术抓来唱二人转。”
    现在,咋整?
    ~~~
    在双更的文《养生健身打倒反派》,书名尬的被所有人吐槽,是甜饼文。白富美X女拳王的糖。
    很好看的短篇科幻小说《尸骸宝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