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想本座》不问潘安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17 22:44: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不管旁人是毁是赞,宁隋始终保持风度,将心思放在修缮阵盘上。
      
      他这样不骄不躁的状态,极是沉稳,如同一块顽石中蕴含朴玉,即使容貌平凡不起眼,也足够吸引人的目光。
      
      场下有女修捂着心口,“诶,我怎么忽然觉得台上那小子还挺顺眼?”
      
      那是你瞎,林星夜暗道,他俊脸极寒,桃花眼直直盯着场上的宁隋,只觉其面目可憎,与顺眼二字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看到宁隋手中阵盘,脸色更差,将手中冷酒一饮而尽。
      
      不知是在借酒消愁,还是借酒浇恨。
      
      喝下这杯酒,他才心情稍霁,继续自高高的朔风阁俯视试炼场。
      
      场上,宁隋已经修缮好了阵盘,他望着阵盘上微弱的光晕,左手欲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东西。
      
      场下有弟子疑惑:“难不成他还有个阵盘不成?”
      
      不等宁隋拿出东西,休整时间已到,归元宗第二位内门弟子走上台来。
      
      这是位用双刀的内门师兄,膀大腰圆,目光如电,人称:追风刀。
      
      追风刀不同于祝红绫,是实实在在经受过多次历练的内门弟子,因击杀魔族刺客而出名。
      
      底下的弟子看到是他同宁隋打,纷纷惊讶:“没想到是这位师兄,看来这小子的胜路要从这里断了。”
      
      宁隋就像没听到这些倒彩,反而在看到追风刀上台那刻,抽出了要拿新阵盘的手,伸手在原阵盘上改了几块灵石的的方位。
      
      他此举并非侮辱人,只是因为阵修消耗实在太大,宁隋目前能出战的仅有两个阵盘,他不知道下一个出战的内门弟子的实力,只能尽力保存自己的阵盘。
      
      这举动却引来别人的嗤笑,“还以为他有新阵盘呢,难道看到风师兄便怕了吗?”
      
      坐在高处的林星夜也冷着脸点评,“狂妄。”最令他不爽的却是宁隋有狂妄的资本。
      
      想着等会儿还要同宁隋比斗,林星夜便格外关注宁隋,水剪般的双眸一刻也不曾从宁隋身上挪开,仔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阵法变幻。
      
      此时追风刀的双刀犹如大肆旋转的阔斧,所过之处风声猎猎,然而每一个刀锋,都会“凑巧”正撞上宁隋的万叶朝生阵。
      
      万叶朝生阵中密密的树叶飞在空中,虽是树叶形状,却是由石头雕刻而成,仅在树叶该有的脉络处点了翠色,然而,就是这样“简陋”的绿叶,身上却真透露出生意,无论追风刀怎么砍也砍不断,甚至在空中纵横捭阖,成合拢之势围剿刀锋!
      
      追风刀的攻势从一开始的迅猛到后来的左支右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是要败了。
      
      “台上那个小子……不,那个宁隋究竟是何方神圣,将风师兄逼到这般地步,自己却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场下弟子不断讨论,他们却不知道,宁隋此刻,倒真算不上游刃有余。
      
      宁隋右手掐诀,配合着左手飞快地变幻阵法,面上仍是一贯的古井无波,背地里却紧张得连后背衣衫都有些打湿了。
      
      有人一直在看他……那股目光从第二场比试开始就一直持续,从来没离开过他,而且坚定、锋锐,若能将他看透一般。
      
      宁隋甚至能感到这目光中带着的审视,他不知道究竟是谁,因正在大战也不敢分神,只在暗中防备的同时,加快了万叶朝生阵,想早些夺取胜利。
      
      林星夜自然也感受到了宁隋的攻势加快,他尤其喜欢看虚伪的宁隋被撕开运筹帷幄的表皮,露出紧张的模样,当下高兴得郁结的心情都被冲淡好些,淡色的嘴角微微一勾,又迅速放平,然后欺负人般——冷笑一声,刻意将自己审视的目光变得更加露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里里外外地打量宁隋。
      
      宁隋变阵需要专注,他就刻意要分他心神,目光再不只纯粹看手诀和阵法,更去打量宁隋的脸、脖颈、腿……啧,反正看死敌并不要钱,这样免费折磨宁隋的好机会,何乐而不为?
      
      随着林星夜的打量,宁隋瞬感如芒在身,被那目光所及之处火辣辣的,古怪至极。
      
      而且,更重要的是,那目光已经不再只是审视了,倒是好像多了许多其他意味,令宁隋想要刻意忽视都难。
      
      仅仅是一个目光而已,放在往常,宁隋最多只会警戒,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连心跳都陡然加快。这样的反常令宁隋瞬间惊醒,他在心中飞快念了一段清心咒,继而头脑清醒地想,这人前后目光变得如此之快,定是发现了他的异样,然后故意为之。
      
      不知是谁的恶作剧?
      
      宁隋定要找到那目光的主人,他冷静下来后指挥变阵,快速建立起战场上的绝对优势后,顺着身上的目光抬头望去——
      
      宁隋其实没抱多大希望,那人能那么快地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定然也会在被发现前及时离开,他本已做好空不见人的准备,却不期然撞进一双极寒的桃花眸中。
      
      目羞灼芍、颜惭风月仅能勉强概括他的一二风姿,可除开容貌,真正击中宁隋的,却是他眼里淬冰的自信和骄傲,像漫天星河碎裂,无尽的光芒和闪耀都落进了他的眼里,沐泽在他身上。
      
      此后,万古的侠客列传、英雄史诗、悲壮与豪情都被他冷淡地踩在脚下。
      
      林星夜满意地看见讨厌的宁隋表情变得怔愣,他并不是不能提前躲开宁隋的视线,只是他为什么要躲?
      
      他堂堂正正地对宁隋怀有恶意,当然也要让宁隋明明白白看清楚,之后,再是宿敌间鹿死谁手之争。
      
      当然,他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
      
      林星夜心里的恶意和战火皆被点燃,但是天生的骄傲使他不会在敌人面前露出这么露骨的表情,他高高在上地冷着脸,矜持地斟了杯清酒端在身前,向着宁隋微微举杯示意,如同在和宁隋打招呼一般。
      
      宁隋原本就感觉自己现在浑身不对劲儿,又看到阁中人同自己打招呼,一下子完全愣在现场,哪怕是阵修的脑子也反应不过来了。
      
      宁隋只能凭着本能,同样向阁中人点头示意。
      
      他以为阁中人会以饮酒来回应他,本来还有些莫名地不敢看,却只见阁中人当真低眸抬手,将酒杯送到唇边,仅有一线之隔时,桃花眼蓦地睁开,俯视宁隋,手腕稍稍一偏,再平缓地绕了半圈,清冽的酒水化作透明长线,细细地滴落在地。
      
      严格来讲,这不叫饮酒,而叫给对方上坟。
      
      林星夜有一种风度,好听点说来叫做高冷,难听点说来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他再恼宁隋,面上也会维持着贵公子般的优雅矜贵,顶多冰冷了些,却绝不会有任何失态的时候。但他的厌恶又要找其余的途径发泄出来,于是选择这般挑衅宁隋。
      
      可惜了,他现在离宁隋离得太远,听不到宁隋的心声,想来若能听到那个伪君子心里如何愤恨跳脚,定是美事一桩。
      
      宁隋却不懂为何阁中人会不饮酒,许是身体不适,不宜多饮?
      
      宁隋正思索间,危机陡然迫近——追风刀快贴到他面门。
      
      战场上的局势本就千变万化,即使宁隋之前占据了绝对优势,他那么长时间的分心也足够追风刀重新力挽狂澜。
      
      刀势如风,危险逼到宁隋退无可退,他迅速在危机中回神,掐诀、变阵,万叶朝生阵立时变化,无数树叶飘在空中,守住追风刀每一条可后退之路,其余树叶凝成两股,一股为宁隋挡了这一击,一股纠集成柱向追风刀袭去——
      
      轰然一声,绝地反击,战局已定。
      
      场下陷入长久的沉默,半晌,发出乱轰轰的讨论,“这小子……不,这位宁师弟居然当真赢了!那位可是风师兄啊。”
      
      “这下好看了,被一个原本的外门子弟一路全胜,还赢了两位内门师兄,不知宗门的脸往哪搁?”
      
      “其实宗门给这宁师弟挑选的对手本就极强,没想到都被他胜了,现在只有看第三位师兄的了,能在追风刀之后压轴的师兄……我想想,是金河扇还是修罗剑?”
      
      “之前我好像听说是修罗剑何师兄,但也不确定。”
      
      “要真是何师兄就好了,总不能真让这人一路打败三位内门弟子。”
      
      许是坐镇此次比试的执事也听到了场下的发言,他宣布宁隋下一位对手是:“下一战,宁隋,林星夜。”
      
      林星夜三字一出,底下立刻议论纷纷,“这人谁啊?”
      
      “宗门究竟在做什么,这人名不见经传,我在内门从没听说过他,让他打这一战,是要成全那位宁师弟的全胜?”
      
      宁隋不理会这些纷纷扰扰,习惯性地开始修缮阵盘,只是总忍不住抬头——楼阁最顶层已经放下了窗纱,闭紧了窗门,唯独余下空空的画檐、镂空的窗桕。
      
      还要打一场呢,他不看了吗?宁隋如是想,连修缮阵盘的手都变得慢了好些。
      
      他此时觉得时光都变得悠长,同以往研究阵法时的低头天黑、抬头天亮完全不同。
      
      宁隋不懂这种奇怪的情绪,索性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羽毛一样在心间划过,留了痕迹却并不算深刻,宁隋立刻专心修缮起阵盘,顺带恢复自身灵力。
      
      一刻、两刻……这下不只宁隋觉得时间太慢,场下的弟子也是这般觉得,“超过三刻不来就算弃权认输了,那林星夜怎么还不出现?”

  • 作者有话要说:  额,还是每晚23点更吧,22点30太早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