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火已归》沐清雨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09 1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渔火已归
      文/沐清雨
      
      邢唐把徐骄阳送回家,扶进卧室。
      她倒没有醉的不省人事,扑到床上时还想着:“明天我先接楠楠再去接你,等我啊。”
      邢唐的视线不经意扫到床头柜上的相框,那里面是一张徐骄阳和邢政的合影。
      这么久了,她竟然还把照片摆在触手可及的枕边。
      邢唐拿起相框,手指在邢政的笑脸上轻轻抚过,放回原位后,终是俯身帮徐骄阳把被子盖好。
      她还嫌他服侍得不周到,没好气地吩咐:“把灯关了。”
      从前她绝对不敢这么使唤他。现在……邢唐照办。
      
      从徐骄阳家出来,他没有直接回家,不知怎么的,就把车开到了江湾别墅。别墅里还亮着灯,昭示主人还没休息,可属于邢政的房间,窗前漆黑一片。
      
      那个曾经他眼神一变,就吓得不敢大声说话的傻弟弟;那个斯文俊秀,像个学者的大男孩儿,再也回不来了。邢唐胸口堵得难受,他在车里坐了很久,又吸了两支烟才离开。
      
      夜渐深,凉风从半降的车窗钻进来,吹得人越来越清醒。
      
      次日午后,雨雾弥漫中,前方的路和远处的山都变得有些模糊。邢唐左手肘撑在窗框上,五指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方,右手则掌握着方向盘的最下方,专注开车的样子稳重又优雅。
      
      副驾位置上的徐骄阳注视他轮廓分明的侧脸,问:“家里那位怎么样?”
      “谁?”邢唐有些走神,反应过来时偏头看她一眼,“应该还是老样子。”
      
      徐骄阳就知道他最近没回江湾别墅,碍于车上还有孩子,她没再继续追问,而是换了个在她看来好笑的话题,“最近总有同业问我,什么时候嫁给你,成为邢太太。”
      
      徐骄阳是从事媒体行业的杂志主编,行业特性决定了她们很擅长八卦。只是邢唐从未想过,会有一天,和本该成为自己弟妹的徐骄阳一起,被别人八卦。不过,最近一年大唐站在行业的风口浪尖上,他又时常和徐骄阳同进同出,传出什么也不足为奇。
      
      徐骄阳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这种谣言自然影响不到她,可“邢太太”这个于她而言有着特殊意义的称谓,从她口里说出来,邢唐略显意外,但他面上没表现出什么,嘴上则附和她出了个馊主意:“下次再有人问,你就让他来问我,什么时候愿意娶你。”
      
      徐骄阳闻言打趣道:“以前小邢总有绯闻女友时,有人可是想方设法要坐实谣言,现在绯闻对象换成了我,怎么荣升邢总的人没什么表示吗?”
      
      这分明是在讨赏!邢唐漫不经心地回她一句:“帮我挡一挡。”
      “好朋友就是拿来陷害的对吧?”徐骄阳不客气地捶他一拳。
      
      后座的楠楠见两位长辈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快要结婚的样子,探过身子问:“骄阳姨妈,你是在和干爹谈恋爱吗?”
      
      与邢唐对视一眼,徐骄阳侧身看她,“也就你把你干爹当宝,骄阳姨妈可看不上。”
      楠楠嘟嘴,似有不满,“干爹那么帅,明明是看不够的。”
      
      徐骄阳略微吃惊,“再也不相信什么人之初,性本善了。我看分明是人之初,性本色。巴掌大的小丫头都知道看帅哥啊。”
      
      邢唐唇边就有了笑意。
      徐骄阳又对楠楠说:“凭心而论,你干爹确实有几分姿色,可骄阳姨妈不是看脸的人。”
      楠楠振振有词:“可爸爸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长得好看很有用,还让我努力长成祸水呢。”
      
      “这什么不着调的爹啊,你妈不把他拷起来送进去,简直对不起那身警服!”徐骄阳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以后你还是多跟你干爹玩吧,至少他比你亲爹靠谱。”
      
      楠楠凑近了驾驶位,把小手搭在邢唐肩膀上,满眼的开心和亲昵,“我本来就最喜欢干爹啊。我都决定了,等我长大就嫁给干爹,我爸爸都答应了呢。”
      
      她爸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邢唐哭笑不得。
      徐骄阳则说:“等你长大,你干爹都老到掉牙了,你要嫁给老头吗?”
      楠楠哪懂嫁的真正含义,闻言立马表态:“干爹等我长大,我陪干爹变老。”
      
      饶是能言善辩的徐骄阳,也被小丫头这番孝心感动了,她憋了半天,才说:“真爱!”末了又不甘心似地补充一句:“我这个绯闻女友都要吃醋了。”
      
      邢唐闻言瞥了她一眼,“别逗孩子!”
      徐骄阳也不生气,她笑嘻嘻地说:“你干爹不好意思承认呢。”
      楠楠竟然翻脸了,她哼一声,双手抱胸看向窗外,“我不理你。”
      “小没良心的。”笑骂过后,她又嘱咐:“别忘了看到你太婆,就要喊你干爹‘爸爸’了。”
      楠楠答应:“我知道啊。”
      邢唐默声。到达出发厅外,他把行李拿下来,车交给徐骄阳,“回去吧,慢点开。”
      徐骄阳也不和他客气,在气鼓鼓的小人儿脸上捏了一下,就要上车走人。
      想到昨晚,邢唐忽然叫住她,“徐骄阳。”
      她回头,等他继续。
      邢唐欲言又止,“没事,走吧。”
      徐骄阳沉默了两秒,笑了:“你不在家,没人替我擅后,我不敢醉。”
      邢唐注视那张透出倔强和坚强的面孔,点头,“那最好。”
      徐骄阳于是开着她的大块头越野风驰电掣地走了。
      
      邢唐在原地站了片刻,才拉着行李箱,牵着誓言要嫁给他的干女儿,走进航站楼。飞机准时起飞。三小时后,邢唐落地A市,他母亲的故乡。
      
      此前一小时,搭早班机先一步到A市的俞火来到城西木家村。看到很多房子的外墙上都刷上了“拆”字,她心尖上的情绪一时难以形容。从外街拐进内巷,车开不进去,俞火倒车,左拐右绕,找到处角落把车停好,刚来到林老师家门前,就听见一道怒不可抑的声音骂道:“你给我滚出去!”
      
      她敲门的手一僵。
      另一道男声在这时说:“爸你别生气啊,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吗。”
      
      “你到底是和我商量,还是你们两口子商量好的?你这个不孝子!”然后就是摔杯子的声音,紧接着又是桌椅磕碰的声响,以及慌乱的喊声:“爸,爸你怎么了……”
      
      俞火意识到出事了。也顾不上礼貌了,她不请自入。
      林老师躺在水泥地上,他的儿子林木此时正手忙脚乱地要扶起父亲。
      
      俞火疾步上前,一把按住他的手,“先别动他。”言语间已伸手搭脉,同时观察到林老师面色潮红,眼睛上翻,手呈鸡爪型。
      
      俞火掐他人中,“老师,您能听见我说话吗?认识我是谁吗?”
      林老师瞳孔涣散,手抖得厉害,身体更是不断抽搐。
      “家里有针吧,找一根。”俞火后悔没随身带着行医箱。
      “针?”林木刚要起身,“你要干什么?”
      “刺穴。我是大夫。”
      “大夫?”质疑的语气。
      
      “还愣着干嘛,找针!”俞火嘴上说着话,手上也没闲着,迅速解开林老师衬衫领口的纽扣和裤子腰带,确保他呼吸通畅。
      
      林木脑子有点乱,只顾盯着俞火。
      
      俞火见他不动啧一声,随即忽然想到什么,她伸手把自己的耳线摘下来,又眼疾手快地抄起桌上的打火机,在尖锐如针尖的耳线一端烤了两下,正准备施针,手腕被林木扣住。
      
      他疾言厉色地质问:“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救人,难道是谋杀?”俞火没功夫和他解释太多,就要抽手,无奈林木下了力气,她挣了两下没挣开,只好说:“我说了,我是个大夫,老师中风了,中风你懂吗?轻者丧失劳动能力,重则致残至死。”
      
      她语气急烈,林木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你是什么科的大夫,你……行吗?”
      俞火坚定地说:“我是中医。”
      “中医?”林木原本松了的手劲陡然加大,“我还是打120吧。”
      俞火没时间和他耗下去,她用左手在林木施力的小臂上点了一下,“一边打去!”
      林木吃痛,瞬间松手。
      
      俞火不再废话,她用耳线代替毫针,扎林老师人中,留针,又取下另一只耳线,扎林老师的十宣穴,这次没留针,而是点刺放血。几针下去,林老师的呼吸明显顺畅了些,但他的面部肌肉,以及嘴角都有抽搐的迹象,半边脸瘫。
      
      120在这时接通,俞火让林木转述:“告诉他们是血压暴升导致中风的患者,让他们做好急救准备。”边小心扶起林老师,用耳线尖锐处扎向他后脖颈风驰穴,留针。
      
      随后,她又对林木说:“你去巷口迎救护车,让他们抬担架进来。”
      林木才反应过来外面路狭窄,救护车根本进不来。他爬起来往外跑。
      救护车来得很快,争分夺秒地把林老师送到了距离最近的医院。
      俞火一路跟随,把林老师的情况告之接诊医生。
      
      开设绿色通道,开通静脉通道,约CT,核磁,请脑科二线来会诊……由于俞火的协助,医生准确而快速地掌握了患者的情况,迅速展开急救。
      
      直到林老师脱离危险,转去病房,俞火把住院手续办好,又等林木回家给他取来生活用品,已近黄昏。确定林老师病情稳定,俞火才在林木的催促下走了。到了医院大门口,她正准备打车回木家村取车,一位身穿病号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从旁经过,径自朝人来车往的马路上去了。
      
      “老人家。”俞火追上去,一把拽住老太太的胳膊,另一只手揽住她肩膀,半拉半抱地把人带回人行道。
      
      下一秒,一辆私家车堪堪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下来,开车的男人恼怒地骂:“老不死你瞎啊,走路都不看车的?撞上了算你的算我的?”
      
      老人家被对方的大嗓门吓得直往后缩,俞火把她护在身后:“你倒是不盲不瞎,不也没看见限速标志牌吗?或者你需要先到医院里查查视力,我再告诉你这路段的测速仪装在哪儿,免得你开车乱跑,给交警添麻烦!”
      
      意识到面前的小女子不是个好惹的,男人骂了句“神经病”,启车走人。
      俞火转身面对那张带着几份惊惧的慈祥的脸,缓和一笑:“奶奶,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老人家有些懵懂地看着俞火,“我要找我外孙。”言语间就要绕开俞火继续过马路。
      俞火注意到她神态有异,挽住她手臂:“你外孙在里面,我刚才看见他了,我带你去找。”
      老人家却不上当,边挣扎边说:“他还没来呢,我要去接他。”
      俞火手劲不松,“前面有两条路,你知道他从哪边来吗?万一你走错了,不是接不到他了?”
      “那怎么办啊?”
      “我送你回病房等吧。”
      “我不回去,里面好闷的……”
      俞火指着人行道上的长椅,“那我陪你在这等,这样他一来你就能看见了……”
      “我不要!”或许是等急了,老人家异常坚持,愈发大力地和俞火较起了劲。
      
      俞火不想刺激她,安全起见又不敢松手让她独自过马路,刚要妥协陪她一起,就听身后一道低沉地男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又是这句!俞火不及回头,一只手伸过来,轻巧一拽,把她扯离老人家身边。尽管来人明显控制了力道,可男女力量的差别是天生的,俞火毫无防备之下脚下还是踉跄了两步,等她站稳,声音的主人背对她急切地询问:“外婆你没事吧?”
      
      老人家抬头看着来人:“大蒙,你回来啦。”
      男人缓和了语气,“外婆,我不是大蒙,你再看看。”
      老人家仔细端详了他片刻,面色一喜,“邢宝,你怎么才来啊。”
      
      “从机场过来堵车了。”被唤作“邢宝”的男人解释完,伸手缕了缕老人家的头发,“我和舅舅到处找你,你怎么跑出来了?”
      
      老人家委委屈屈地答:“我想出来接你。”
      男人轻责:“舅舅不是让你在病房等嘛,你怎么不听话呢?”
      老人家不答,像个孩子似地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摇。
      男人似乎是笑了,俞火注意到他的肩膀轻轻动了动。
      忽然就因为这一刻的温柔,原谅了他前一秒的无理。
      可等他转过身来看向俞火时,那双眼却是沉湛犀利的。
      正是从G市而来的邢唐。
      
      俞火对上他蕴藏锐利的眼神,回想先前他开拉开自己时的质问,她反问:“你以为我要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拐骗老人吗?”口吻寒凉而不客气。
      
      邢唐的眼神滞了下,稍显沉默地看着她。
      俞火无意继续,转身要走。
      老人家却突然上前拉住她的手,“饶饶,你去哪啊?”
      俞火一愣。
      邢唐显然也反应了一下,才开口:“外婆,你认错人了,这不是赫……”
      
      却被打断。老人家颇有些不高兴地说:“我的孙媳妇儿,我还会认错?”言语间,拉起俞火的手放到邢唐手里,再用自己的手握住他们的,撒娇似地说:“你们小两口都多久没回来看外婆啦?”
      

  • 作者有话要说:  【话唠小剧场】
    作者求表扬:“这就拉上小手了!邢总对我的办事效率还满意吗?”
    邢唐却说:“能别起这么油腻的小名吗?”
    作者想了想:“要不你和大款换换?”
    邢唐:“……就邢宝吧。”
    ——————
    看到很多老朋友,很感慨。谢谢你们一直在。久候不弃的大恩,相信你们也是不需要我这个老人家以身相许的┗|`O′|┛ 嗷~~唯有写好新书回报了。
    欢迎新朋友,希望你们能喜欢渔火,让我有机会和你们成为老朋友。另外,尽管清雨习惯写系列文,很多故事有关联,像是这篇的男主邢唐就是《时间替我告诉你》的男二。但《渔火》是个独立的故事。即便你们不去看《时间》,我保证,这篇也一定能看得清楚明白,人物关系我也都会交代清楚的,别急。
    之前公主号活动十位获奖小仙女,留言时请注明:新春活动+公众号昵称,给你们发奖品啦。
    留言红包照旧!
    明天10点照旧!
    PS:这个作者怎么每天都有这么多废话要说啊,好烦┗|`O′|┛ 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