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谁是老大 ...

  •   齐泽的身体猛然一歪,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他堪堪找回平衡,想都不想地起身大吼:“凤扬我草你妈!你他妈活腻了是吧?!你踹谁椅子呢?!”
      
      也别说齐泽,班里的所有同学们都没有想过凤扬胆子会这么大。眼前这个场面,就算真的发生了,正常也应该是这两个人的角色调过来才对吧?齐泽是踹的,凤扬是那个被踹的。
      
      虽然谁都不知道齐泽到底是凭着什么关系以那样差的成绩还能留在他们市一实验,但他平日里那么嚣张跋扈还能留在这,有关系是准的。这人要么是校领导的亲戚,要么就是家里有什么其他背景。
      
      所以凤扬这是……脑子摔坏了吗?
      
      那些胆子小的,或者是学习和其他事情上受凤扬帮助过的,多少都替凤扬担心。
      
      凤扬却是随手一拨,“哗啦”一声把齐泽桌上的书全都给拨到了地上。他踩上去,毫无惧色,两手插在兜里笑着说:“我活没活腻,这个你白天不是已经看见了么?怎么?你这么对别人就行,别人这么对你你就受不了了?特想弄死我是吧?”
      
      齐泽“草!”一声,扬起拳头就向凤扬挥了过去。怎料以往躲都躲不过他的人,这一次却轻轻松松接住了他的拳头。
      
      凤扬只使了半分力,他向前一推,齐泽就一屁股坐回了那把破椅子上。更搞笑的是那椅子本来就缺了条腿,这再一受力,“啪!”的一声直接就碎了。齐泽连人带椅子坐上地,离得远的同学瞬间只能看到他的头顶。
      
      “噗!”有同学没忍住,笑出声。
      
      “笑你妈啊!”齐泽狼狈地爬起来,听到同学们的窃笑声,脸上阵青阵红,大吼道:“都他妈的给我闭嘴!凤扬,行,你有种!你等下课的!”
      
      “是啊凤扬,你可别太过了啊。”张青杰就坐在齐泽旁边,见状皱眉说:“你要玩儿过了,到时候倒霉的人可是你。”
      
      “我让你说话了吗?你家主人都没吭声呢,你在那吠什么?还有,谁他妈有闲心等你们下课?要出去赶紧,别磨叽。”凤扬说完又是一脚踹在齐泽的桌子上,“咣当”一声,看起来比齐泽和张青杰更像流氓。
      
      “走!”齐泽说,“凤扬,我他妈今晚不让你脱层皮我就跟你姓!”
      
      “别,像你这样又蠢又没道德的儿子我是真·嫌弃。”凤扬说完头都不回地走出教室,俨然一副谁来都无所畏惧的样子。
      
      齐泽严重怀疑这小子脑子里是不是撞出包来了,要不怎么敢跟他这么横?但是既然已经横了,他首先得赶紧把面子找回来。他长这么大,可还从来没在学校里丢过这么大的脸。
      
      张青杰被暗指是跟班狗,自然也不想放过凤扬,便也跟着齐泽一起出去了。
      
      班里的同学眼看他们三个全部离开,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齐泽那可是人渣中的人渣啊,凤扬他是在医院里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嘛?他也不怕齐泽打击报复。
      
      有些同学知道凤扬家里的情况,知道他连唯一的奶奶都不在了。这要是真有事,连个能照顾他的人都没有。还是说凤扬现在根本就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学委说:“我去找班主任!”
      
      班长也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虽然跳了一回楼的凤扬看起来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怕了,但是齐泽那个人太阴险。如果需要帮忙,他们还是想站在凤扬这一边。
      
      学委跟班长出去之后,教室里的议论声瞬间拔高三度。
      
      “卧槽!凤扬牛逼大发了啊!”
      
      “是真的牛逼大发了,还是脑子撞坏了?!”
      
      “不知道啊。但是不管怎么样,好爽!”班里有不少都被齐泽欺负过的,只不过是一些小事上,所以他们也没去计较。但要说一点也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凤扬来这么一下,感觉看着心情舒畅!
      
      “哎,有没有想出去看看的?”反正老师不在教室!
      
      “走!”
      
      有三个成绩中上等,平时总喜欢玩儿在一起的高个子男生陆续站起来,趁着老师没在,跟着出去了。他们平时跟齐泽不对付,属于看不上齐泽,但也懒得跟这种人有牵扯的那种。
      
      说来也是奇怪,不论哪个班里有大动静,临近的老师们肯定都会第一时间赶来,怎么这次就没来呢?!
      
      这三个男生不知道,他们在想的问题,齐泽也在怀疑。他们刚才在班里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就没老师进来管管呢?这不合理啊!哪次他们惹事都有老师进来,怎么一到凤扬惹事了老师都不见了!这一路上直到出教学楼正门都没见到有老师!
      
      齐泽憋气憋得头都要大了,恨不得当下就把凤扬的皮剥下来。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出了教学楼之后越跟凤扬走就越感觉不对头,总有点心慌意乱的,预感要不好。
      
      草!
      
      怕个屁啊?再怎么说他们这边还两个人呢。
      
      齐泽一咬牙,给自己壮了壮胆,想着一会儿走远一点儿到了没人的地儿,怎么着还不把凤扬给收拾了!
      
      这时张青杰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在旁边拉了齐泽一把:“齐泽。”
      
      齐泽说:“干嘛?”
      
      张青杰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压低声说:“你说,你说凤扬他会不会,会不会是变成鬼了啊?”
      
      耳朵里突然飘进一阵风声,冷冰冰的,幽幽的,仿佛像冤魂在哭号。齐泽背上的鸡皮疙瘩立时蹿起来了,他想都不想地照着张青杰后脑勺就是一巴掌,磨着牙:“你特么傻逼吧?吓唬自己人!再说了,鬼能大白天在外面走来走去?我说你也有点脑子行不行?”
      
      张青杰:“现在这不是晚上了么!”
      
      齐泽:“问题是他根本没死好吧?他白天就站起来了!”
      
      张青杰一想,好像也有点道理。但是凤扬一下子变化这么大,真不由得他不多心。
      
      凤扬耳朵很灵,别说身后的人悄声说话,只要他想,整栋楼里的声音他都能收进耳里。只不过那样需要耗费灵力,而且他也没必要那么做,所以他只要听到他想听的声音就可以。比如刚才张青杰说的,他会不会变成鬼了?
      
      是啊,他要是真的变成“鬼”了呢?还不得吓死他们了?
      
      两个白痴。
      
      这个时间,门卫是不可能随便放学生出门的,凤扬又没有假条,也不打算跳墙或者靠灵力出去。于是他凭着小凤扬的记忆,一路把齐泽和张青杰带到了车棚。
      
      如今走读的学生当中骑自行车的占比也没有过去高了,许多都是就近住着,步行就能回去,要么就是家里有车,有人接送。小凤扬是少数的骑自行车的一个。虽然他的自行车已经在路上被齐泽带人给砸烂了,但这辆自行车是奶奶省吃俭用了好久才买的。那是小凤扬十二岁生日那年生平第一次收到的属于自己的生日礼物,小凤扬把它当成宝贝似的,所以被砸了都没舍得扔,而是抱起来送回了学校车棚。
      
      然后小凤扬一晚上都没回家,今天上午就跳楼了。
      
      凤扬准确地找到了那堆“车骸”,扬起右手在虚空中一划,靠在了旁边的车棚支撑柱上:“你俩,半个小时之内给我把我自行车修好。我要跟原来一模一样的,差一点儿,我剔了你俩的骨头补上。”
      
      齐泽“哈!”一声:“你特么吹牛B呢?剔我俩的骨头?在这儿?”说着他操起就近一辆自行车,向凤扬狠狠砸过去:“傻逼!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
      
      凤扬一横臂,直接拦下了齐泽的攻击,而张青杰见状,也没多犹豫,抬脚就往凤扬肚子上踢。
      
      他也觉得凤扬是真疯了。这里可是学校,他们平时都不会轻易在这里动手,凤扬是不想念了么?他们是靠着齐泽的大伯母在学校做领导,凤扬凭什么?!
      
      张青杰一瞬间已经想到了凤扬对他们这么干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他的脚就要碰到凤扬肚子的下一秒,他觉得可能是他疯了!
      
      他的脚从凤扬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齐泽也看到了,张青杰的脚穿过凤扬的身体,而凤扬的手甚至还握着他攻击他的那辆自行车!
      
      卧嘞个大槽!
      
      齐泽当场懵逼,脑子里一片空白。张青杰更是吓得差点扯了蛋!
      
      凤扬单手,还是左手,握着齐泽手里的那辆自行车,将它推向齐泽。
      
      一步、两步……齐泽被逼得接连倒退,自己都没察觉自己一直在哆嗦。
      
      凤扬缓缓露出笑容:“修,还是不修?”
      
      齐泽没说话,张青杰“啊!”一声,撒丫子就往外跑。但是他跑了不到五步就发现他怎么跑都跑不出这个车棚!
      
      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张青杰一身冷汗,吓得简直要尿出来了。齐泽更是吓得魂飞魄散,连连往后退着走。但他就跟张青杰一样,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个车棚!
      
      凤扬闲闲瞥了眼结界外面,见有人过来,便又问:“到底修不修?”
      
      齐泽根本没看到人,他发现他怕的要命,但是根本无法转开视线!他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我们修!我们马上修!”
      
      凤扬说:“还有二十五分钟。”
      
      张青山用抢宝贝的速度一把捧起自行车零部件:“我修我修!我、我我们没有工、工具啊?能不能,能不能先去找个钳子什么的?”
      
      凤扬:“要什么钳子?用牙。”
      
      齐泽本来想说“你他妈试试用牙给我修一个”!
      
      但是一抬头他就看到凤扬居然双脚离地了?!这人,哦不!这鬼还特么有一双红眼睛!这把他吓得,差点两眼一翻就地晕过去。但是好死不死的有个车条正好扎了他一下,他没晕成!
      
      两人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在那儿把自己认识的零部件先挑出来,嘴里嘀嘀咕咕:“这个,这个是车车车车,车闸吧?是不是得,得粘一下啊?碎,碎碎了。”
      
      凤扬一听:“碎了?谁弄的?”
      
      张青杰头皮一紧,都没敢往下接话。可就是这样,他还是没躲过凤扬的惩罚。他也没看见是什么,更没看见凤扬动手,但好像就是有什么东西死死堵住了他的喉咙!空气无法顺利进入,肺部仿佛被挤压到了极致,濒死的感觉让人惊恐。可是他居然连挣扎都办不到!
      
      齐泽本来在把弯掉的车条往直了掰,他觉得这活相对简单,可这一看张青杰的情况,只觉得全身发冷,恨不得从来没认识过凤扬!
      
      凤扬简直就是魔鬼!他看到张青杰翻白眼,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居然还笑得出来!
      
      齐泽感觉他要疯了。
      
      凤扬这时说:“你们最好别分心,也别打什么歪主意,不然吃苦的可是你们。还有二十分钟。”
      
      张青杰猛地感觉到有空气流入,大口喘着,咳着,眼泪鼻涕齐流。他想抱住凤扬的腿求饶,可是一想好像根本抱不住,就干脆面子里子都不要了,给凤扬磕起头来:“凤扬,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我们一马吧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想回家!想找他爸妈!
      
      凤扬慢悠悠地说:“之前我求你们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大发慈悲。修吧,我等着。”
      
      齐泽:我们可以修!但是你能不能先走?!求求你了!
      
      这话他都是想想,没敢说。
      
      于是等后出来看热闹的三个同学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齐泽和张青杰俩人在一堆疑似坏掉的自行车前面跪着,一个努力在那儿修车闸,一个努力在那儿掰车条。修车闸的没胶水,把自个儿的鞋带都给抽下来了,拼命往车闸上绑,掰车条的掰不直,牙都上了。
      
      这是……干嘛呢?疯了吧?!
      
      学委和班长找到林静芸的时候,林静芸正在校长办公室里开会呢。平时这个时间校长早都该下班了,但是今天学校里有特殊情况,所以他留了下来,并且在林静芸回来之后,还把所有高二高三的老师都紧急叫到校长办公室里开会。他先是从林静芸那儿了解了一些凤扬的情况,之后简短地说了下关于学生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并要求各科班主任一定要加强管理,注意每一个学生的身心情况。
      
      学生在学校跳楼绝对是大事,对学校声誉影响也十分深广,对老师个人也不好,所以没有任何一个老师敢怠慢。
      
      于是当学委和班长找到办公室也没见着林静芸,再给她打电话,说凤扬跟齐泽还有张青杰他们一起出去了的时候,好几位校领导,包括校长在内,全都站起来了,赶着去外面找人。
      
      他们可不想再看到有学生跳楼!
      
      “他们往哪儿去了你俩知道么?”林静芸见到学委和班长便问。
      
      “不知道。但愿没出校门。”学委说。
      
      “快看,那边好像有人。”有个老师看到车棚那边有三个人影。虽然还没到学生放学的时间,但是车棚的灯还是亮着的。只不过为了环保节能,所以这个时间断灯光比较暗,因为只开了三分之一的灯。
      
      “好像是周轩他们。”班长说。
      
      “快去看看。”一大伙人,纷纷往车棚那儿走了过去。他们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形,所以走近了些,看到凤扬也在车棚里之后,便放慢了脚步。
      
      林静芸小声问班里那三个学生:“他们干嘛呢?”
      
      周轩是三人组里的头,笑说:“齐泽和张青山给凤扬修自行车呢。”
      
      林静芸:“修自行车?”
      
      周轩点头:“好像是齐泽和张青山把凤扬的自行车弄坏了。这会儿两人正给修着呢。”
      
      林静芸听了往前走,她示意其他人先不要跟上,免得万一弄不好再刺激谁。怎么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呢?齐泽和张青山那两个混小子,要说他们把凤扬的自行车弄坏了她信,但是给修?就他俩?!
      
      凤扬一早就看到林静芸了,但直到林静芸走到近处,他才叫了声:“老师。”
      
      林静芸点点头:“他俩这是,给你修自行车呢?”
      
      一听这话,凤扬还没说什么,齐泽和张青山先哭出声来了。张青山拿袖子狠狠一抹眼:“呜呜呜老师,老师您总算来了!他……”张青山指着凤扬,本想说凤扬威胁他们,凤扬不是人。结果话刚到嘴边,就看到凤扬瞪着一双腥红的,带火光的眼睛看着他,嘴边还带着笑呢。他于是差点噎着,哆哆嗦嗦改口道:“他教育我们教育得好,以前,呜呜呜,以前都是我们的错。”
      
      齐泽生怕张青山把表现机会都抢了,赶紧抢着说:“是的老师,我们不应该欺负弱小,哦不不,凤扬他一点也不弱小!以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反正都是我们的错!我们不该弄坏他的自行车!”
      
      林静芸:“……”
      
      这俩孩子,脑子长包了吧?
      
      凤扬说:“抱歉老师,这车子是我奶奶在世的时候省吃俭用很久才攒给我的礼物,所以他们弄坏了它,我有心结,所以特意‘请’他们出来帮我解一解。要不我心里总堵着似的。”
      
      林静芸:“这样啊,那现在还堵吗?”
      
      凤扬说:“暂时不堵了。至于以后堵不堵,那得看他俩表现。”
      
      齐泽和张青山刚因见到人群而放松一点的神经立时又绷了起来。
      
      林静芸点点头:“行吧。这会儿还自习课呢,夜里风怪凉的,咱先回教室里再说。”
      
      齐泽和张青山小心去看凤扬表情,生怕凤扬不同意。结果凤扬点了点头:“好的老师。” 
      
      两人长长呼口气,相护搀扶着站起来。张青山甚至走了几步之后还拿手指头戳了戳,看看能不能出去。显然是被吓傻了。
      
      直到凤扬从车棚离开,这两人才敢跟上。他俩算是彻底重新认识凤扬了。
      
      靠!校长在旁边呢,瞅都不瞅一眼径直就往教室走?!
      
      你行!
      
      林静芸跟校领导们说了几句,马上就跟上了。谁知到了教室门口,搞笑的一幕发生。本来因为害怕,所以齐泽和张青山一直跟着人群。但是到了教室门口,两人也多少知道这一进去肯定丢人丢大发了,就站门口有些犹豫。
      
      凤扬已经回到位置上坐好了,见状随口说了声:“你俩进来吧,咱班不缺看门的。”
      
      齐泽和张青山这才低着头跟犯人似的一步步挪进来。
      
      林静芸和同学们:“???”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支持,然后虽然团子没有存稿,但是每天都会努力更新的。也希望喜欢这篇文的朋友们多多评论,这样我码字也更有动力。
    P.S.上次在第一章说随机发六十六个红包,结果可怜巴巴地单章总评论都没到五十。今天就随机十六个吧……
    不然啪啪打脸啊,囧~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政 2枚、盼曦 2枚、凤华 2枚、刚刚弄人弄人 1枚、Natsuhi 1枚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寻香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凤华 45瓶、Rainbow 10瓶、夢中鸟 5瓶、雪棠棠 2瓶、鬼小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