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心里发毛 ...

  •   “齐泽,你没下去?”有比别人快几步回班级的同学看到齐泽还在教室,脸色看起来不太正常,好奇地问。
      
      “下去干嘛?爬上爬下的也不嫌麻烦。”齐泽避开同学的目光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再说了,在这儿看就能看全程,你们下去只能瞅两眼,不还得爬回来?傻不傻?”
      
      “话不是这么说吧?怎么说大家都是同学。”学委也进来了,觉得齐泽说话不受听。虽说平时是不见齐泽跟凤扬关系怎么近,但好歹同一个屋好几年。
      
      “算了,他不就那样。”班长拉了学委一把,示意学委别说了。齐泽这人是他们这种重点学校里少有的异类,学习不好,靠家里关系进来的,平时就一副社会人的模样,所以人缘不怎么样,本来就跟他们不是一路子。也就学委家关系也硬吧,所以敢这么跟齐泽说话。
      
      “好,咱们说咱们的。”学委瞪了齐泽一眼,“你们说凤扬命得多大,二班在外面上体育课呢,我刚听他们说凤扬是从六楼跳下去的。那可是六楼啊!我真的以为他就算不死也得摔成重伤,没想到他居然能站起来,真是大写的服。”
      
      “他为什么跳楼啊?”有人问。
      
      “对啊,感觉他最近好像是有点儿不对劲。周测成绩一次比一次差。”虽然他们马上就要高三了,但是凤扬的成绩很稳定来的,从来没掉下前三过。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开始走下坡。但是凤扬平时不太喜欢说话,所以放眼全班也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挺让人想不通。哎该不会是……”学委的同桌王娜不由自主地看了齐泽一眼,随即又很快把嘴巴闭上了。
      
      “不会是什么?”学委问。
      
      “没什么。”王娜摇摇头,没敢再说。她和凤扬一样也是走读生,有一次看到放学的时候齐泽堵过凤扬来的。可当时她坐的车只停了一会儿就开走了,所以也没弄清到底怎么回事。但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凤扬的事搞不好就是跟齐泽有关。
      
      班长也没再追问。陆续进教室的人很快就对凤扬为什么跳楼这事展开激烈的讨论。有人重新站到了窗口。由于班主任没在,且有人跳楼这事放在哪个年龄段可都是大事,于是整个教室里都是议论声。
      
      齐泽没说话,这时外头传来救护车声响,他便又转头朝窗外看了下。他就坐在窗子旁边,加上个子又比较高,所以稍一探头就能看到。他看到凤扬上了救护车,在心里咒了声:最好一路开到西天,别特么到医院!
      
      咒完他便拿出手机用他平时很少用到的号码给凤扬发了条短信。
      
      ——你最好给我管住你的嘴!别特么说些用不着的,不然让我知道了扒光你衣服把你扔校门口展览!
      
      车里突然响起了信息声,凤扬却是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在心里“呵”一声,不甚熟练地回道:那你还有半天时间给自己选块墓地。
      
      林静芸见凤扬笑容有些诡异,不似以往,担忧地问道:“凤扬你没事吧?”
      
      凤扬说:“没事。”
      
      他等车的过程中只偶尔回复一下班主任的问题,其他时间脑子里一直在想事情。他把这个时代的背景和凡人凤扬的一生都快速过了一遍,所以他知道,发短信的人是齐泽。
      
      这个齐泽,可以说是凡人凤扬跳楼的关键了……也别说凡人凤扬,反正他现在也跟凡人几乎无异,就称凡人凤扬为“小凤扬”吧。
      
      为什么小凤扬要跳楼,说来倒也简单。
      
      小凤扬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跟奶奶相依为命。本来老人家还活着的时候,祖孙俩一个努力拾荒,一个努力学习,生活虽然清苦不易,但倒也过得去。可就在三个月前,凤奶奶突发心脏病过世,只留下了小凤扬一个人。这对于只有奶奶这么一个亲人的小凤扬来说绝对是个莫大的打击。
      
      可如果只是这样,他倒也不至于跳楼。坏就坏在他放学心不在焉走在路上的时候,差点被车撞到,还被人快速拉了一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齐泽他亲姐姐的男朋友顾子洋。
      
      顾子洋人帅钱多,是个妥妥的富二代,跟齐泽的姐姐齐欣在一起之后对她一直不错,出手也十分阔绰,连带着齐泽也沾了不少光。平日里顾子洋没少请齐欣和齐泽吃饭,还有送电影票,一起出去玩儿什么的。可就打那次在路上无意中救了小凤扬一次之后,这位富二代顾公子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对小凤扬还念念不忘上了。
      
      喜新厌旧的事情不少见,更别提刚成年的人,感情的事本来就做不准,换个男女朋友也是常事。但齐泽的姐姐一心想要“嫁豪门”,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勾到手的高富帅跑去喜欢别人,还是个男生,她能不憋着一口气?她跟齐泽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差别只在一个里外都坏,一个是黑心莲而已,于是这就把小凤扬恨上了,抓着机会就为难他。
      
      小凤扬不放心奶奶一个人在家,所以一直走读。但奶奶过世之后开学的这个学期他也没有住校却是因为住宿费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多。他们中学是市重点公立院校,虽然比起私立校收费已算很少,每学期住宿费只需要五百元。但这五百元钱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
      
      奶奶拾荒本就收入微薄,平时连药都舍不得买了吃,总是想着能攒点钱就攒点钱,好给小凤扬念书。小凤扬知道奶奶不容易,所以从小就养成了节约的习惯。虽然下了晚自习最早也要九点半,但他仍然会骑着他那辆除了车铃不响之外哪哪都响的自行车回家。
      
      如今这辆自行车已经报废了,因为齐泽带人堵在路上把它给砸了,就在昨天晚上。
      
      “凤扬,到地方了,你能下来吗?”林静芸这时说,“不能的话老师背你。”
      
      “谢谢,不用。”凤扬说完下了救护车,无视旁边的轮椅,一步步朝着门诊走去。
      
      “你腿脚有伤,还是坐轮椅吧?”随车医生推着轮椅过来说,“不然一会儿走到里面搞不好会更严重的。”
      
      “对,坐这老师推你。”林静芸说。
      
      凤扬略一犹豫,坐下来了。主要是他突然想到他要节约点灵气。为了把凤宇炎和野鸡继室几个关在玄冰牢里,他用了太多的灵气,这会儿可不能再乱来。
      
      校医推着凤扬,林静芸跑着去挂了急诊。凤扬跟她们一路到了诊室,本来以为差不多随便看看就得了,没想到医生一听说是跳楼的,赶紧给开了各项检查。要不是林静芸担心时的模样实在有些像故去的母后,凤扬绝对掉头就走。
      
      既然是跳楼,拍片必然少不了。校医本来还想着,论骨伤的话,腿部估计伤得最重。但是这一拍却拍出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校医发现凤扬的左手腕处有个瘦小的骨胳状物体,“凤扬,你袖子里藏东西了?”
      
      “嘎!”校医的话刚落,小侍从花诚从凤扬衣袖里费劲扒拉拱出小脑袋。
      
      “安静!”凤扬说。
      
      花诚当即闭上“嘴巴”!
      
      “他真的是从六楼跳下来的?”医生看着片子,简直不敢相信。左腕处多出来的骨胳是跟主体分离的,一看就跟人无关。其他地方,除了左小腿有极轻微的骨裂之外,别的地方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这同学,骨头是钢筋做的嘛?”旁边的实习医生小声问。
      
      “医生,麻烦您一定帮他仔细检查好。”林静芸说,“是真的没问题是吗?”
      
      “骨头方面确实没什么大问题,左小腿腿骨有极轻微的骨裂,最好养一养。其他的得等核磁结果出来再看。”医生说,“这样,核磁最快出结果也要一个小时以后,您可以先带您的学生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另外再做个破伤风试敏看看能不能打,能打就打上,以防万一。”
      
      “好,那麻烦您了医生。”
      
      “还有心理疏导也要跟上,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了。”年迈的老医生叹口气,看着凤扬又说道:“好孩子,有什么事记得要想开一点。还有,这只小鸟你还得藏起来,医院里可不让带人以外的动物进来。你这要是被人看到可不得了。”
      
      “是是是,我们一定注意。那您忙。凤扬,走吧。”林静芸拉了凤扬一下,没拉动,“凤扬?”
      
      “……这位老爷子,人确实是要想开一点。”凤扬轻拍拍花诚示意他钻进袖子,同时用他略显清冷的声音说道:“已故之人自会有她新的去处,您若放不开,反会令她左右为难。像您夜里睡觉前总是习惯性在右臂上压些东西的这种习惯,最好还是改掉吧。”
      
      “你在说什么啊?”实习医生跟林静芸,还有校医都是一脸懵逼。
      
      老大夫却是十分震惊。他的老伴半年前过世,生前有颈椎病,总说枕什么都不如枕着他的胳膊舒服,所以这一枕就枕了好多年,他也习惯把自己的右臂给老伴枕。后来老伴过世,他每到晚上就会觉得右臂上空空的好不习惯,便将老伴生前给他做的一个布老虎放到右臂上压着睡。
      
      可这些只有他们家里人才知道的事情,一个学生怎么会知道?!
      
      林静芸突然有些担心凤扬脑子是不是摔坏了,再加上看到老大夫的表情,赶紧拉着凤扬往外走。
      
      凤扬这次顺力跟着,而屋里的实习医生则小声跟老大夫说:“老师,这孩子好像有些神神叨叨的啊,脑子不会是……”
      
      老大夫觉得不像,毕竟说他的事说得实在是太准了。但他也并不打算把这事说出来,于是压下那份震惊,问实习医生:“下一个患者呢?”
      
      实习医生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拍腿:“啊对哦,怎么还不进来?”
      
      他们这里白天人多,所以急诊处每次可以进两个患者,一个看病,一个排着。剩下的都在外面等。她的老师这里人尤其多,可怎么从刚才开始一直就没有另外的患者进来呢?
      
      实习医生出门一看,人都居然排到其他诊室去了。有个大姐突然转过头来,一看她这边没人,才如梦初醒般往这边过来,边走边说:“哎,这里这不是有人么?刚才怎么干敲门没人应呢?!”
      
      实习医生:“……”完全没听到敲门声啊!!!
      
      外头阳光大好,实习医生却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今天两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