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你心里不挪窝》舒虞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11 15:45: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不舍得 ...

  •   
      那人被带走了。
      
      易胭还得上班,没离开诊室。
      
      几位同事过来关心了一下易胭,问她用不用休息一下,易胭笑着说不用。同事见她没什么影响也没再说什么,散开工作去了。
      
      好像没有苏岸,她就成了会笑会寒暄的正常人。
      
      脖子上还沾着黑墨水,易胭不耐烦蹙眉,起身走到旁边打开水龙头,弯身泼了水冲洗。
      
      护士小娜被吓得不轻:“吓死我了易医生,刚才那笔要是戳下去人就完蛋了。”
      
      “现在吸毒的怎么都这么猖狂?”
      
      “不猖狂也就不叫吸毒了。”易胭抽了张纸巾擦干脖子。
      
      小娜点点头赞同,接着道:“不过还好那警察来得及时,刚才他从窗户进来的时候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就怕那人发现。”
      
      易胭擦脖子的手一顿,一瞬后恢复自然,纸巾扔进垃圾篓里。
      
      另一个护士道:“还不是因为身手好,翻窗都没什么声响,反应也快,换个人早被发现了。不过你别说,那个警察长得还挺帅的。”
      
      小娜赞同:“而且身材也不错,一看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易胭没参与这个话题,走到桌边坐下,翻开病历本。
      
      两位护士看易胭仿佛跟刚才没发生过什么事似的,有一位感叹道:“易医生,你好镇定啊。”
      
      小娜也说:“刚才被吸毒的勒住也一点都不紧张。”
      
      易胭不知道忽然想起什么,半晌似乎自言自语道:“遇到这种事不镇定,才是幸福的人啊。”
      
      她说得小声,护士听不清楚:“什么?”
      
      易胭继续看病例,抬头笑了下:“没什么。”
      
      这时候诊室门被推开,易胭和护士以为有病人进来,她戴上口罩。
      
      进来的却是那个刚才手受伤的女人。
      
      女人站在诊室门口,有点局促:“谢谢你们。”
      
      小娜眼神里有点同情,赶紧道:“不用谢我们,你要谢该谢那个警察。”
      
      易胭忽然问了句:“为什么不报警送他去戒毒所?”
      
      听到这个问题,女人脸上有点迷茫,半晌才道:“报过的,可是有什么用,进去关个两年,”说到这里,女人绝望摇了下头,“出来还是继续吸。”
      
      诊室里一片安静,气氛沉重。
      
      女人声音有点悲凉:“没用的,他改不掉的。吸了毒,改不掉的。”
      
      小娜眼眶微红,小心翼翼道:“可是送进去强戒两年,你至少可以少两年折磨,过两年安生日子。或者你完全可以离婚。”
      
      小娜话音一落,诊室里三人就知坏了。
      
      果然,这句话仿佛最后一棵压死骆驼的稻草,女人的眼睛瞬间空茫。
      
      绝望、无助、到最后的沉寂。
      
      “吸毒的人就是个死人了,还有什么良心,他出来要打我和孩子的,打我们送他进戒毒所。孩子都在本地上学,我们根本跑不了。”
      
      接下来所有人都明白什么都不用问了,离婚,这种心理变态的男人怎么肯离婚。而女人也沉在婚姻这所牢笼里,被孩子绑着,再也爬不出来了。
      
      女人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这个世界总有很多想象不到的事,处境不同身世不同,根本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就算义愤填膺,也没办法为当事人做选择。有些在我们看来很简单的事,其实对别人来说,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山,不是他们不愿意逃,而是他们没能力也没力气逃了。
      
      枷锁套在脖子上,钥匙,也从此丢了。
      
      易胭没说什么,这种感觉,她懂。
      
      她厌恶所有吸毒的人。
      
      /
      
      一天工作结束,易胭起身到窗边透气。
      
      推开窗,外头一片雪白。
      
      又下雪了。
      
      医院来往人多,落雪的水泥地上脚印零乱,露出底下湿灰的路面。
      
      路灯被一层白雪覆盖,天空一片灰白色。
      
      空气里都是冷意,易胭关窗离开诊室。
      
      走廊人多,易胭手插白大褂兜里,穿过人群去更衣室。走到一半,兜里手机振动。
      
      易胭随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一串座机号码。
      
      又是这个电话,易胭皱眉,直接挂断电话,手机揣回兜里。
      
      她莫名烦躁,恰好经过楼梯间,推门走了进去。
      
      天色渐晚,楼梯间里不甚明亮。
      
      易胭摸出烟放嘴里,正要拿出打火机,忽然察觉对面墙壁倚着一人。
      
      易胭抬眼看过去,男人正低头摆弄手机。
      
      额前碎发微微垂落,手机屏幕泛出微弱光线,冷光打在男人清瘦下巴下,映亮寡淡的唇线和高挺的鼻梁。
      
      姿态冷淡漠然,楼梯间里有人进来他都没抬一眼。
      
      易胭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一愣,烟也忘了点。
      
      许是察觉到目光,对面的苏岸看了过来。
      
      易胭也看着他。
      
      僵持半晌,苏岸低头,继续发短信。从始至终没变过姿势,仿佛只是看到一个不相干的人。
      
      易胭怔愣几秒后移开目光,靠回墙上,继续点烟。
      
      半根烟抽完,对面的人才收了手机,后背微使力站直身子,朝楼梯间门走去。
      
      易胭忽然开口:“你没换号码。”
      
      估计是觉得这种问题没必要回答,苏岸脚步没停。
      
      易胭深吸一口气:“是不舍得么。”
      
      苏岸停住。
      
      易胭侧眸看他,指间的烟明明灭灭:“不舍得我。”不舍得关于我的一切。
      
      以前的易胭,总是自信的,无畏的,就像此刻。
      
      苏岸回头。
      
      易胭没有回避,也直视他。
      
      四目相对几秒,苏岸抬步朝她走来。
      
      易胭心脏忽然被攥紧,再怎么自信,在他面前也不堪一击。
      
      苏岸停在她面前,高中他就长得比她高,这几来又长高了一些,生出压迫感。
      
      易胭微仰头看着苏岸,苏岸面色冷淡,缓缓俯身。
      
      易胭胸口滞闷。
      
      苏岸停在三寸之外,盯着她的眼睛,眸色淡淡,找不到一丝熟悉感。
      
      “没有。”
      
      没有舍不得你。
      
      易胭整个人愣住,酸涩顿时盘上心头。
      
      薄唇,一个薄情寡义的人,苏岸话说出口更是冷淡。
      
      “我只是没空换号码。”
      
      话音刚落,突兀的手机铃声在楼梯间响起。
      
      是苏岸的手机,易胭一动不动。
      
      就在苏岸站直身子去掏风衣兜手机的时候,易胭感觉自己右手一空,苏岸夺走了她的烟。
      
      他皱眉:“呛。”
      
      说完接通电话,头也不回拉门离开。
      
      易胭背抵墙,安静很久,不知什么时候才动了动身子,双脚被冻得毫无知觉。
      
      她起身,朝外走去离开楼梯间。
      
      从停车场出来经过急诊部的时候,易胭看到了苏岸。
      
      他正和一位同事从急诊大门出来。
      
      易胭看了几秒收回目光,油门一踩消失在车水马龙中。
      
      像是仓皇逃跑,狼狈不堪。
      
      走得太过匆忙,全然没看到那个人目光淡淡扫了这边一眼。
      
      /
      
      今天下班易胭没有直接回家。
      
      黑色车子开往芳吟街,半个月前和纪糖去过的那条。
      
      回来近两年没回过这里,最近一个月里却来了两次。
      
      学校晚修时间没到,路上还能看见几个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学生,但天气严寒,行人并不多。
      
      天色渐晚。
      
      车厢里一片静谧,听不到外面声响。易胭坐了一会儿,推车门下车。
      
      蚀骨的寒扑面而来,但比寒冷更让易胭震颤的,是空气里的熟悉。
      
      老店铺门前的风铃,茶楼檐角,小摊贩热乎乎的烤红薯……
      
      易胭关上车门,朝前走去。
      
      易胭高中是二中,她没往二中走去,而是绕进小巷朝一中走去。
      
      上次来她没敢去一中,有些烂在回忆里的东西真的碰不得。也许是今天楼梯间里一面让易胭觉得再来一刀也没什么,又或许只是想念了。
      
      一中和二中离得不远,两个只差了一个字的高中,学习氛围却千差万别。
      
      连人,都千差万别。
      
      一中里就读的学生成绩优异,安分守己。而两百米外的二中学生却是打架斗殴,惹是生非。
      
      在那时候的人看来,一中的人和二中的人,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天地怎么可能合到一起。
      
      就如苏岸怎么可能和易胭在一起。
      
      易胭手插兜里,往一中走去。
      
      路旁当年栽种的树苗早已树干粗壮,很多地方也发生不少变化,但也有一些还能窥见当年的样子。
      
      这条路易胭以前走过无数次。
      
      每天未到放学时间,课上到一半就从二中翘课翻墙进一中找苏岸。
      
      即使苏岸不怎么理她。
      
      一中管理一向严格,没有一中校卡进不去,易胭没从正门进,绕到一中教学楼后面一堵墙。
      
      后墙半人高的石栏加一人多高的栅栏。
      
      易胭抬头看着这面墙,若有所思。一中做派真是一点没变,这种栅栏建了基本上跟没建一样,一翻就过去了。
      
      更何况易胭这种小混混。
      
      十几秒后,易胭已经踩上石栏一使力翻过墙,稳稳落在地上。
      
      路灯早已亮起,昏黄暗淡,隔几步一盏。教学楼一个个窗口亮着,学生已经回教室晚修。
      
      整个学校都是苏岸的影子。苏岸安静低调,那些人少安静的地方一向是他的去处。
      
      易胭漫无目的走,脑子一片混乱,很多东西一并挤进脑里。路灯下影子变长又变短。
      
      某一刻易胭不知想到什么,脚步停住。
      
      她转身往回走,停在了一棵树前。
      
      树木高大,树根下落了点雪,路灯黄色灯雾笼下来,恍似幻觉。
      
      一中后墙第十棵树。
      
      易胭慢慢蹲了下来,借着穿过枯枝的灯光,看到树干上的一行字。
      
      ——苏岸,你为什么总是不喜欢我。
      
      看到这句话,易胭忽然笑了下。
      
      那段时间她已经追了苏岸一年多,但几乎天天碰壁,那会儿的易胭自信开朗,被苏岸拒绝也不沮丧。那天苏岸照旧不搭理易胭,把她一个人扔楼下,易胭装可怜坐楼下等他。
      
      坐着坐着她嫌无聊就玩起了刻字,可怜装着装着就真的感觉到可怜了,刻字的时候她忽然开始沮丧。
      
      苏岸,好像真的不喜欢她。
      
      那时候的易胭让人捉摸不透,魅惑又张扬,第一次耷拉着脸刻字。
      
      直到后来苏岸从楼上下来。
      
      “你在干什么?”
      
      易胭一听到苏岸声音烦恼立马抛身后了,扔了石子朝他勾唇:“等你啊。”
      
      苏岸没说什么,走了,易胭跟了上去。
      
      想到以前,易胭心头发暖,但下一瞬那丝暖意就被酸涩压下去。
      
      楼梯间里苏岸冷漠又不耐烦,像刺一样在易胭的血液里横冲直撞。
      
      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呢。
      
      天越来越黑,易胭蹲了一会儿,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离开了。
      
      没有看到刻在树干背后的字。
      
      就如同她永远不知道那天把她送进派出所,转头把她从派出所捞出来的人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  
    火箭炮:Ulalawalala
    地雷:Ulalawalala、盐酥鸡7、iammanla、糯米、嗷呜嗷呜
    谢谢火箭炮和地雷。
    大家多评论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