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你心里不挪窝》舒虞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0 16:48: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重逢 ...

  •   
      文/舒虞
      
      深夜。
      
      医院急诊大厅灯火通明。
      
      三个小时前,一位病人被送至急诊。车祸,脾脏破裂。
      
      手术结束后易胭跟着陈主任回办公室。
      
      讨论了一下刚才那台手术,陈主任朝易胭摆摆手:“行了,回去吧,再过个把小时你可以下班了。”
      
      这几天气温骤降,流感肆虐,易胭不小心也染上流感,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脑袋发沉。
      
      她跟陈主任打了声招呼后离开办公室回诊室。
      
      医院凌晨看诊病人少,走廊冷清。
      
      诊室里两个小护士看易胭进来,打了声招呼:“易医生。”
      
      蓝色医用口罩遮住易胭大半边脸,她应了一声,声音发闷。
      
      “易医生你是不是感冒了?今晚看你晚饭也没怎么吃,用不用去拿点药吃?”
      
      易胭拉开椅子坐下:“没事,不严重。”
      
      “那多喝点热水,最近急诊接的流感病人是真的多。”
      
      “嗯。”
      
      吃晚饭的时候没食欲,几个小时过去易胭终于感觉到一点饥饿感。
      
      她掏出白大褂兜里的手机,手指划拉几下屏幕,问:“我点外卖,你们点不点?”
      
      两位护士值夜班早就饿了,急诊科里这两位护士跟易胭关系好,当即跑过去蹭外卖。
      
      点完外卖也没见病人进来,易胭起身接杯热水喝。
      
      坐回桌边时两个小护士还在聊天。
      
      “再过不久假期一到,来看急诊的人又要变多,最近又流感,真的是连轴转,忙死了。”
      
      “是啊,像我们这种职业哪有那么多轻松时间,别人放假的时候都没我们的份,每次看身边朋友周末双休,我羡慕到不行。”
      
      “唉,”小护士叹了口气,看向窗外,“这天气还变冷了,每天起床都得磨蹭好久。”
      
      “现在唯一能安慰我们的就是再过三个小时我们就下班了。”
      
      易胭今天身体不适,话少,喝了口热水后重新戴上口罩。
      
      自己患了流感,免得传染给别人。
      
      过了一会儿,外面有护士经过敲了敲门。
      
      “易医生,陈主任让我叫你再去趟办公室,有事跟你说,说打你电话你没接。”
      
      易胭下意识摸了下兜,手机静音,点完外卖她也没看手机,不知道有电话进来。
      
      “嗯好,”易胭合上病历,“我过去。”
      
      陈主任叫易胭过去交代一些事情。
      
      /
      
      半个小时后易胭才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经过楼梯间走去窗边,摘下口罩吸了口空气。
      
      整座城市还在沉睡,空气透着股寂寥和清醒。
      
      一整天戴着口罩很闷,易胭站了几分钟,洗手后径直去办公室。
      
      半个小时前点的外卖已经到了。
      
      “刚才送外卖的小哥好帅啊。”易胭一进去就听见护士小娜说。
      
      易胭对长得帅的男性一向有兴趣:“多帅?”
      
      护士小娜立马来了兴致,一次性筷子啪嗒一声拆开:“可帅了,高高的,身上还有肌肉,皮肤健康小麦色,简直荷尔蒙爆炸,我刚才出去拿外卖差点丢魂。”
      
      另一位护士没出去拿外卖:“好可惜,早知道我就出去拿了。”
      
      易胭脱了白大褂放一边,在桌边坐下,接过递过来的筷子:“也不是很帅嘛。”
      
      护士小娜:“易医生你都没看过就说不帅。”
      
      易胭摘下口罩,笑了下:“因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不是我喜欢的,长再好看也没用。
      
      对面两人一听立马来了兴趣:“啊,这么一说我还不知道易医生你喜欢什么类型。”
      
      “还有上次那个来缝脑袋的追上你了没?上次请假一周回来我都忘了这事了。”
      
      小娜回答另一个护士:“怎么可能,连易医生手机号码都没要到。”
      
      易胭拆外卖盒的手一顿,才抬眸:“或许要到了呢。”
      
      面相好看又妖冶,两位小护士盯着易胭那张脸,信了她的话,微讶:“真的要到了吗?”
      
      易胭勾唇笑:“骗你们的。”
      
      小娜:“我就说,易医生你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小混混,没一个好人。”
      
      旁边另一位听这话立马撞了下小娜的手肘使了个眼色。
      
      小娜瞬间噤声。
      
      她们听过八卦,易医生读书时候是小太妹,也就是小混混。
      
      这八卦是跟易医生同批进来的实习生传开的,真假无从分辨,但总不是空穴来风。
      
      办公室一瞬间沉寂下来。
      
      几秒过去,易胭突然打破沉默:“的确。”
      
      她慢慢嚼着嘴里的东西,漫不经心:“我不喜欢小混混。”
      
      两位小护士松了口气,气氛有点尴尬。
      
      易胭没放心上:“我喜欢的类型……”
      
      她微眯眼,似乎在回忆什么:“长得好看、白净。”
      
      “哦还有,”她玩味勾了边唇角,“还不爱说话。”
      
      这不像是形容喜欢什么类型,倒像是具体到某个人。
      
      两位护士讶异性格颇为冷静强硬的易医生喜欢的居然是这种,一听便是小白脸。
      
      当她们还在震惊之时,那边的易胭已经仿佛失忆一般,迅速结束话题,抽了纸巾擦手,仿佛刚才那个笑着说喜欢什么类型的人不是她。
      
      她一生病胃口便不好,吃几口就感到饱腹感,外卖扔进了垃圾桶里。
      
      天边泛起鱼肚白。
      
      吃完外卖易胭回了诊室,陆续有病人来急诊看病。
      
      看完两位病人后,易胭吸吸鼻子,指尖揉了下太阳穴。
      
      感冒头晕相比之前更严重了。
      
      门口有病人进来,易胭轻微晃下头,继续工作。
      
      又给一位病人缝合处理完伤口,易胭摘口罩起身到窗边透气。
      
      窗开了一条缝,冷气渗进来,窗外整座城市在逐渐苏醒,人气渐现。
      
      离开这座城市八年,还是回来了。说不清为什么。
      
      或许只是因为这座城市空气比其他城市好闻。
      
      恍神间隙,不远处一个人经过。
      
      长风衣,身材颀长。
      
      易胭瞳孔骤然一缩。
      
      刚才晨光微熹,她只看到小半边脸颊。
      
      太阳穴还发胀,易胭终是摇摇头。那里已经没人,也许看错了吧。
      
      回来两年都没见到的人,怎么可能凭空出现。
      
      这时诊室有病人进来,易胭没再多想,戴上口罩继续工作。
      
      /
      
      天一亮急诊病人愈来愈多,连续忙碌十几个小时,终于快到下班时间。
      
      易胭指尖转了转笔,想着下班要赶紧回家睡一觉,头晕到快爆炸。
      
      正出神,门扉被轻叩了下。
      
      “你好。”
      
      易胭仍是手撑额头,盯着桌面缓神,直接问:“哪里不舒服?”口罩后的声音有点闷。
      
      门口寂静一瞬。
      
      没见人回答,易胭放下手,抬眸看向来人。
      
      诊室门口,站着自己刚才见过的长风衣。
      
      男人脸色有点苍白,却掩盖不住清秀眉目,甚至到了一种病态美。
      
      易胭整个人一怔。
      
      分手多年,他成熟不少。长高了,头发短了些,五官也随着年月硬朗不少,深邃瞳眸清冷无波。
      
      除了还是很白,很安静,还跟以前一样好看,易胭竟再也找不出一点似曾相识。
      
      她脸上还戴口罩,门口的人只是淡淡看着她的眼睛,目光继而落在她别在白大褂前的胸牌上。
      
      普外科住院医师——易胭。
      
      易胭注意到他这举动,整颗心忽然提起。口罩挡住下半边脸,仅凭一双眼睛,他认出自己了。
      
      但面前的人却只是再次看向她的眼睛,情绪毫无波动,像看一个陌生人。
      
      “看病。”两个字,全是冷淡的距离感。
      
      易胭心脏往下掉,酸涩涨潮。
      
      一开始只看到他薄唇微掀,几秒后才意识到他在回答自己方才问的问题。
      
      分明对话时间间隔不长,易胭却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
      
      心头微微发酸,但易胭很快就敛住心神。
      
      门口的人没再说话,径直走进来坐旁边病床上,不待医生怎么说,便沉默脱下身上衣物。
      
      屋里一片安静。
      
      易胭也沉默收拾好器具,看向背对自己坐病床上的人。
      
      最后一件衬衫脱去,男人背部瘦劲,线条清晰,从侧面还能窥见腹肌线条。
      
      易胭有一瞬间诧异,他真的变了很多。
      
      但看到他背部血肉模糊的伤口,易胭注意力瞬间被扯走。
      
      她这才注意到他衬衫上也糊了血,方才脸色苍白估计是因为受伤了。
      
      易胭面色微肃,走了过去。
      
      “怎么弄的?”
      
      病床上的人没说话。
      
      年少时候苏岸就不爱说话,现在长大气质更是越发冷淡。易胭也没再说什么,迅速带上手套,察看伤势。
      
      玻璃碎片嵌进血肉里,血肉一片模糊,还裂了口子。
      
      她明白有多疼,但身前的人面色却无一分波动,眉头都不皱一下。
      
      一向工作冷静的易胭从打麻药那刻开始手便微微发抖,感冒头晕症状被放大百倍。
      
      易胭无声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稳了下心神,认真处理伤口。
      
      清理消毒,缝合伤口,上药包扎。一切易胭做得有条不紊。
      
      雪白的诊室里一片寂静。
      
      直到伤口处理结束,两个人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
      
      易胭看了眼苏岸,他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之外,全程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自己,面色依旧冷淡。
      
      绷带缠在肌理紧实的肩膀上,禁欲又勾人。
      
      易胭视线落在上头,有一瞬移不开。
      
      不管多少年,他还是能轻而易举吸引她,他却勾人而不自知。
      
      视线被遮挡,他一扬衬衫穿好,抬手系袖扣。
      
      易胭低下眼眸,转身去洗手。
      
      洗手后易胭坐回桌前开药,上面服药时间和药量都写了,但易胭还是开口。
      
      “药饭后吃,一天三次,防止发炎。”
      
      或许是出于礼貌,苏岸接过药单:“谢谢。”疏离冷淡。
      
      易胭心头微酸。
      
      面前的人已经转身朝外走去,易胭嘴唇张合半晌,终是再也没忍住。
      
      “苏岸……”
      
      苏岸已经走到门口。
      
      半晌,易胭看见他拉门离开,声音冷漠:“你认错人了。”
      
      他没再看她一眼。
      
      眼前有点发晕,易胭狠狠闭上了眼睛。
      
      他骗她,病历本上,明晃晃写着苏岸两个字。
      
      他就是不想理她,连谎言都编得敷衍。不再像以前纵容她在他的世界里为所欲为,看她的眼神也只剩下淡漠。
      
      半晌,易胭眼睫轻颤,睁开了眼。
      
      他的眼睛,再也不会对她说话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喽,开新文啦,给捧场的大家送红包。
    新文预收,专栏里可收藏《想你时心稀巴烂》
    传闻陆南渡玩世不恭,直到某天酒吧来了个女人,陆南渡看到她下意识摘下唇间的烟藏在了身后,有点无措。
    江汐也没想时隔多年会再见到前男友。
    那个在人前暴躁狠厉,到了她面前会抱着她撒娇,装乖巧装可怜的陆南渡,那年他就是这样利用她心软把她骗到手,玩弄感情。
    江汐要走时陆南渡攥住她,眼角耷拉:“姐姐,你别走好不好?”
    “陆南渡,是不是又想让我心疼?”江汐挣脱开陆南渡手,“可我再也不会了。”
    野性心机男主×女神姐姐
    久别重逢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