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王熙凤》香溪河畔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7-10 00:54: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这老鬼嘴巴不干净。他鬼力凝实,煅烧了正好给红莲业火增加养分。
      老鬼在业火煅烧下,哭喊声从高亢到凄厉,最终微弱。
      这也是席凤功力不济,只能驱动一丝丝业火之故。
      “大师饶命啊!老鬼有重要消息禀报……”
      
      席凤闻言停止煅烧:“好,只要你有我需要的东西,饶你一命未必不可,说吧,你有什么可以换命?”
      
      老鬼抖索着,鬼气已经消散大半,几乎维持不住鬼形。
      
      老鬼撅着屁股磕头如捣:“奴婢是老公爷跟前的马弁,名唤焦耳,跟宁府的的焦大是兄弟。当初跟着老公爷出生入死,故而,奴婢成为老公爷的左膀右臂,老公爷待奴婢十分的宠信。”
      “说重点!”
      
      “禀报大师,这些前情往事作证后面奴婢所言。”
      席凤一哼:“你最好不要骗我!”
      “多谢大师。正因奴婢知道老荣府许多阴私,也替老公爷处理过许多的脏事儿。老公爷临终不忍加害,却让奴婢发下毒誓,不得泄露消息半点,奴婢发了毒誓,老公爷让我继续留在梨香院安享晚年。”
      
      “老公爷殁了之后,老太太怕我泄密,用□□将我毒杀,我无儿无女无有香烟供奉,又是枉死,遂成孤魂野鬼,滞留人间,至今已经四年了。“
      
      席凤冷哼一声:“你与老太太之间的恩怨,与我何干呢?”
      老鬼被业火烧怕了,急忙分辨:“老鬼正要说到一件与奶奶相关之事。”
      “讲来!”
      “如今二老爷住在荣禧堂,却把奶奶一家撵去东院,奶奶可知缘故?”
      
      席凤翻找一下凤姐的记忆,却有此事:“难道不是老公爷的遗嘱?”
      
      老鬼嗤笑:“当然不是!当初老公爷落气在夜半,恰好两位老爷都不在,只有老奴与老太太在跟前伺候。老公爷根本没说过让二爷居住荣禧堂。却是老太太不喜欢大老爷,这才在老公爷死后,假托老公爷遗嘱,鬼扯什么因为爵位给了大老爷,对二老爷心怀愧疚,临终遗训,让二老爷留住荣禧堂,兄弟们终身不分家,共享荣华!”
      
      席凤闻言瞠目,世上竟有如此偏心的老太太?
      “你可有证据?”
      
      老鬼鬼叫:“我就是证据!”
      席凤冷哼,这种空口说白话的事情,根本没有卵用。
      
      老鬼一见凤姐变脸,顿时吓得半死,业火煅烧的滋味不好受:“奶奶容禀,老鬼还有密事禀报。”
      席凤对他挤牙膏一样的做法十分不满:“再给你一次机会!”
      
      老鬼急忙捡着重要说道:“老太太之所以要灭杀老奴,最主要还不是荣禧堂,乃因大太太之死!”
      
      这一下,席凤不能淡定了。
      大太太不就是她的婆婆?难道婆婆之死有蹊跷?
      “速速禀奏!”
      
      老鬼道:“当初张家老太爷任内阁首辅,兼任太子太傅,负责教导太子读书,咱们老公爷是太子的武师傅,因此两家结亲。但是,嘉和十三年,上皇废太子,当时张太傅在朝堂上奏本,死保太子,上皇不准。”
      “张太傅当殿参奏上皇,斥责上皇无辜废太子,诛杀太子外家,有伤天和。上皇大怒,下旨把张太傅下诏狱。张太傅当殿撞柱死谏,被殿前侍卫救下。当时满殿文武哭求作保,奏对说杀诤臣不祥。上皇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张太傅连降十八级,贬谪榆关喂马。张家一家老小俱皆发配。”
      
      “当时大太太身怀六甲,惊闻娘家变故,动了胎气早产。老太太怕张家的事情牵连贾府,遂命自己陪房替大太太接生,下命留子去母。结果,大太太去了,孩子太弱也没站住,一尸两命!“
      
      席凤悚然而惊!
      她实在没想到,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竟然如此心狠手毒。
      “空口无凭?”
      老鬼道:“我没有证据,却有证人!”
      “谁?”
      
      “赖嬷嬷,总管赖大的亲娘赖嬷嬷,就因赖嬷嬷立下大功,老太太吩咐给赖嬷嬷的孙子脱籍,成了良民,合着府里的少爷们一样在私塾读书,如今已经成了秀才了!”
      
      席凤惊闻这等隐秘,瞬间刷新三观。愣了片刻,问道:“大老爷可知这事儿?”
      
      老鬼道:“不知道,老爷因此憎恨张家,从此跟张家断绝往来。就连张太傅,也以为是自己连累了女儿,最近张家舅老爷回京做官,也没脸面上贾府认亲。”
      
      “你下去吧,你所言之事,等我查证属实之后,必定给你一个交代,你也回去想想,想要一个怎样的交代。”
      
      席凤因为驱动最后一丝灵力对付老鬼,精疲力竭,却是不敢昏睡,只怕一睡之下,孩子不保。
      
      幸亏她之前点了贾琏的昏睡穴,正方便她打坐修炼。足足三个时辰过后,天交五更,席凤终于把消耗的元力补回来。
      
      席凤解开了贾琏的穴道,自己躺下睡了。
      
      翌日。
      凤姐被惊醒起身,身边的贾琏已不知踪影。
      
      平儿听见响动,进来伺候凤姐梳洗。
      
      一时梳洗完毕,端上了早膳,除了一碗碧米粥,还有燕窝粥,一碟子剥好了壳的鸽子蛋,还有各色小馒头。配菜是寸长的酱黄瓜,青碧的小白菜,还有炒的喷香的花生米,剔了骨头的糟鹅掌,拢共七八碟子。
      
      十分丰盛了!
      
      凤姐眼睛一扫,只看中了那碗碧米粥,小馒头一样吃了一个,再把酱黄瓜吃了半个,小白菜吃了一筷子,其余一概没动。
      原本饽饽就只栗子大小,四色点心吃下肚,根本不抗饿。
      
      平儿不由劝道:“奶奶,您是双身子,要多吃些……“
      
      凤姐摇头:“没有胃口!”
      
      平儿又端起鸽子蛋:“这鸽子蛋是太医交代,说您胃口不好,不能油腻,本来要做成羹汤,您又嫌弃有腥味,这才水煮了。”
      
      鸽子蛋、糟鹅掌,虽然经过处理,在凤姐这里依然还是腥得很,闻着就不舒服,哪里肯吃。
      平儿唯有叹息,奶奶怀孕之后,口味越发刁钻了。
      
      主仆们正在打官司,贾琏回来了。见了凤姐吃残的席面也不嫌弃,捡起筷子就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啧啧称赞:“这糟鹅掌真是不错,奶奶尝一尝?”
      
      说话间,贾琏喂了凤姐一块。
      凤姐不愿张嘴,贾琏又腆着脸嘻嘻的笑:“小生一番心意,奶奶赏个面子吧!”
      
      凤姐只好捏着鼻子吃了一块。
      贾琏大喜,如法泡制,又用银签子挑起一个鸽子蛋喂凤姐:“奶奶再赏小生一个面子呗?”
      
      凤姐本来对贾琏在妻子怀孕期间外出作乐,很是不屑。
      但是,听过昨夜老鬼叙述,觉得贾琏也很无辜。
      按照时间推算,那时贾琏只有三岁,却失去了母亲的疼爱,被贾母这个杀母仇人养大,又有多少真心?
      
      这种没有母亲教育疼爱的孩子,能够长大,没有黑化成为凶神恶煞,委实不易!
      凤姐由此发觉,她的夫君贾琏似乎也并非一无是处。
      且后世人都是十八岁成年立业,贾琏二十岁,从现在努力还不算晚。
      
      看着一派纯良,随遇而安的夫君,席凤很是奇怪:贾赦这个继承人被撵去花园子偏安,不仅贾赦没意见,就连贾琏凤姐夫妻竟然也十分认同。
      作为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难道不是应该奋起抗争,夺回自己的权利地位吗?
      
      像是席凤的父亲,在她祖父过后,哪怕祖母在世,席凤的叔叔们也搬出了祖屋,各自出去开门立户。
      
      侧枝也分得了应有的家产。
      属于祖上的族产,所有叔叔们每年可以共同享受三成的利润,余下七成都要留给嫡枝一脉,以保证嫡枝的社会地位,从而保证家族的长久不衰。
      
      当然,嫡枝在侧枝遭遇困难的时候,义不容辞的施以援手。
      同样,侧枝在嫡枝需要支持时候,也要毫无保留的贡献力量。
      
      如今的贾府,却是主次不分,利益不明。无论嫡枝侧枝,都恨不得挖空库房,吃他个海晏河清。
      
      席凤看着努力讨好自己的贾琏,心里一软,也回敬一块鹅掌:“二爷您也吃!”
      贾琏张口接住,吃了,咧嘴笑得开心极了:“多谢奶奶!”
      
      平儿见他们喂来喂去,自动消失了。
      来到厨下,平儿开始犯愁,装碧米的坛子见底了。
      
      午膳还勉强能熬一碗粥,晚膳却是没有了。
      可是,奶奶似乎只爱喝粥,这可如何是好呢?
      
      平儿蹩手蹩脚回到正房,却在门外靠着柱子守门喂鹦鹉,等候贾琏出来,好商议一下。
      
      室内这边,凤姐一边跟贾琏互动,一边在心里回味刚刚了解的一切。
      凤姐喜欢吃亏,席凤却不乐意。
      
      凭什么要在自己家里受外人欺负?
      席凤不能忍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