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王熙凤》香溪河畔草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9-03 17:08: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嘉和三十年,大月朝御宇四十八载的嘉和帝,禅位于太子。
      太子登基。
      次年,帝改年号为乾元。
      二月初,太后懿旨,在京都直隶三百里内,挑选十三至十五岁的选侍三百人,充盈后宫。
      
      京都顿时骚然!
       荣国府亦在骚然之列。
      二房嫡长女贾元春,年十五,名列候选。元春天生丽质,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新帝登基,后宫妃位空缺良多。
      选侍也是皇帝乐意任意受用的后宫之列,一旦皇帝宠幸,选侍就有机会飞上枝头。
      
      荣府接旨,阖家大喜,以为天赐良机。
      正当荣国府四面出击,替元春铺平封妃道路之时,荣府当家的二奶奶凤姐,却晕倒在理事厅。
      
      却是正月十六,与荣府一脉相连的宁国府嫡孙贾蓉娶亲,凤姐忙前忙后,婚事忙完,恰逢皇宫小选。
      
      凤姐便这般东西府连轴转,身子顿时吃不消了。
      凤姐性格刚强,不舒服也不愿透露,仗着年轻硬扛着,最终,累倒晕厥。
      
      侍女平儿吓得不轻,一边命人把凤姐抬回家去,一边命人禀报贾府的定海神针史老太君。
      
      史老太君乃荣国府老诰命,已故荣国公贾代善之嫡妻,贾赦贾政之母。也是凤姐夫君贾琏的嫡亲祖母,凤姐的嫡亲太婆婆。
      
      这些日子,因元春要进宫小选,史老太君递牌子请了王太医进府请平安脉,其实是替元春调理身子。
      
      咋闻凤姐病了,贾母忙着托了王太医前来诊脉。
      王太医诊脉之后,回身朝着贾母直作揖:“恭喜老太太,二奶奶并非病症,乃是有喜了。”
      
      贾母大喜,嘴里连说数声‘菩萨保佑’。
      且是这凤姐十五岁成婚,如今三年过去,一直没有喜讯。
      
      贾母眼巴巴盯着贾府嫡枝血脉,如今心愿得偿,正是喜从天降,兴冲冲进内探视孙媳凤姐。
      
      却见凤姐精神有些恍惚,一张巧嘴成了哑巴。
      贾母逗趣:“凤丫头,高兴傻了吧,老祖宗也不认得了?”
      
      席凤心里却如沸水一般翻腾。
      初时,她还以为自己遇见大批的鬼魂,结果,她丹田之中的红莲业火安静如鸡。
      
      这些人不是鬼!
      
      席凤心中顿时骇浪滔天!
      
      却原来,此凤姐已非彼凤姐。
      
      她是来自异世真灵大陆,隐世席家的嫡枝千金-席凤。
      
      席氏家族的始祖,乃上古尧之师席师。
      
      席师身赋異稟,被人尊称为先知大贤,上通天文,下知地理。
      
      后人贤者辈出,儒、法、兵、纵横,无所不精。
      
      席家得天独厚,无论男女,皆人中龙凤,个个天资聪慧,人人都是修炼奇才。
      
      所不同者,但看你是哪方面的奇才天赋。
      
      最为奇特的是,席家的子孙,都会在六岁之时觉醒血脉异能。
      
      席凤的父亲席韫之,是席家第七十三代嫡孙,也是第七十三任族长。
      
      席凤就是席家嫡枝唯一的宝贝嫡女。
      
      席凤头上八位兄长,莫不是天赋异禀,或是精通天地玄机,或者精通兵略,或精通儒道,或者精通孔方术略。
      
      无不人中龙凤,受人尊崇。
      
      唯独席凤,孤鸾入命,命犯华盖。
      
      她虽才华超群,天仙化人。觉醒的血脉天赋,却是一言难尽。
      
      席凤八字忒轻。
      
      八字轻者,若是金火根骨亦可补足,偏偏她却是水木属性。
      
      八字轻是一种委婉措辞。
      
      通俗的说法,席凤就是一种见鬼的体质。
      
      席凤从小到大,能够看见各色各样的鬼怪。
      
      席母一直隐瞒此事,秘而不宣,希望血脉觉醒,能够有所挽回。
      
      孰料,席凤觉醒的却是驱鬼,杀鬼,驭鬼的天赋。
      
      女儿在见鬼的路上一去不回。
      
      席母欲哭无泪,差点愁死!
      
      你道为何呢?
      
      但凡男子命犯华盖,顶多就是命中无财。
      
      说白了,就是一生缺钱,左手来右手去,发不了大财。
      
      女子可就惨兮兮。
      
      但凡命犯华盖的女子,注定一生孤寡。
      
      好在席家祖上血脉尊贵,祖上出过扳倒判官的先祖。
      
      席凤的血脉,正是继承了这位扳倒判官的祖先的血脉天赋,她血脉觉醒的同时,丹田中青莲也发生了变化,青莲代表了席凤的木系根骨。
      
      自从血脉觉醒,青莲便生出了一朵火红的莲花。莲花的花蕊却是一团红色的火焰。
      
      却是当初阎王赔偿席家祖先的一丝红莲业火。
      
      亦即,席凤在血脉觉醒的同时,不仅鬼神不敢伤害,她还能驱鬼、杀鬼、驭鬼。
      
      当然,亦可超度鬼魂。
      
      千娇百媚的女儿不仅命犯华盖,血脉觉醒又是驭鬼天赋,席母不哭才怪。
      
      席凤却天性爽朗,混不在乎。
      
      席凤见鬼的体质,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寒体。
      
      寒体的好处,就是修炼起来事半功倍,胡吃海喝不长肉。
      
      寒体的坏处,却是子嗣艰难。
      
      此乃女子最致命的弱点。
      
      席凤因此姻缘蹉跎。
      
      席凤出身大家族,身材高挑,容貌秀丽。
      
      每每议亲,开始十分顺利,家世满意,品貌满意,才华横溢,到了最后合八字,婚事就会被夫家以各种理由搁置。
      
      席凤从十八岁风华正茂,人人追捧,到二十五岁,无数次的相亲失败,让席凤谈婚色变。
      
      正所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
      
      席凤事业却做得风生水起。
      
      席凤十八岁便凭借深厚的功底,成了国安部麾下赏金猎人。
      
      席凤凭据深厚的功底,意志坚韧,人脉的庞大,能与鬼魂沟通天赋,在赏金猎人一行做的风生水起。
      
      令无数恶徒闻风丧胆。
      
      午夜梦回,席凤其实很寂寞。她羡慕姐妹们成家立业做母亲。
      
      这日接到母亲来电,次日回家相亲。
      
      次日醒来,竟成了这样。
      
      席凤这里想要起身,等死不是她的作风,她的了解一下情势。却被身边美人摁住了:“奶奶,您有了身子,可不能再操劳了。”
      
      席凤想要甩开,却软绵绵的力不从心。
      
      席凤十分惊诧。
      
      须知,席凤不仅是练气修士,还兼修古武。
      
      此刻,她却被人轻易掣肘。
      
      武功竟然不翼而飞!
      
      席凤暗自戒备,一双丹凤眼四处打量。
      
      首先入眼是一位头发花白,满头珠翠的老夫人。
      
      老夫人慈眉善目,正跟她说话:“……都说你聪明,有了身孕还要逞强做甚?亏得平丫头能干,若有三长两短,还不把老祖宗心肝疼化了……”
      
      席凤不及回话,旁边两位贵妇却抢了话题。
      
      一个说:“是啊,亏得平丫头精细。”
      
      一个马上争锋:“这也是托了老太太的福气。“
      
      老太太看着凤姐只是不说话,以为她精神不济,懒怠说话。笑道:“大家都回去吧,太医说了,凤丫头需要静养。”
      
      “多谢老祖宗!”
      
      她竟认得这些陌生人!
      
      明明第一次面见,心里却十分熟悉。
      
      席凤悚然而惊!
      她蓦地想起自己赖以生存的根骨与天赋,迅速內视,顿时松了口气,虽然她体内的元力没有了,但是,水木双系的根骨还在。重要的是,那一丝镇压鬼魂的红莲业火也还在。
      
      真灵大陆,全民修炼,成仙得道很少见。但是,高人夺舍,大能转世不是稀奇。
      
      席凤迅速搜寻这具身体,很快获得原身一切信息。
      
      此女名叫王熙凤!与席凤有着一样的体质,她也寒宫
      
      不同则是,王熙凤已经成婚,且身怀有孕。
      
      寒宫怀孕万分之一,王熙凤比席凤的机遇好。
      
      孩子!
      
      席凤抚摸着腹部,惊喜交加,她这个恨嫁女子,身怀有孕!
      
      她一双凤眼却慢慢的有了水雾。
      
      席凤生存能力强大,五湖四海随遇而安。
      
      只是可怜她母亲要遭受老年丧女的痛哭。
      
      母亲该有多伤心呢!
      
      席凤顿时喉头堵得慌。亏得自己还有八个哥哥,八位嫂嫂,十五个侄儿,十个侄女儿。
      席凤默默传递自己的祝福,但愿妈妈早日走出痛苦,安享晚年!
      
      正在席凤默默祝告之时,忽然被人将身搂住,‘啪叽’一声,被人亲了额角。
      
      席凤顿时大怒,扬手就要打人,却被人握住玉手:“我的好奶奶,我这铁杵磨成针了,你终于有动静了……”
      
      这话,好不要脸……
      
      席凤又羞又臊,恼怒抬眸。
      
      男人剑眉桃花眼,笑颜洒脱。
      
      席凤顿时心跳如鼓!
      
      这不是席凤的感悟,却是身体的本能。
      
      席凤记起了这个男人,他是凤姐的夫君,凤姐很爱这个男人。
      
      旋即,席凤哇的一声吐了。
      
      这个男人满身骚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