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03
      
      赵楠楠刚拿起杯子想喝茶,就看到所有人都呼啦一下站了起来。
      
      只听村支书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于是茶都还没有碰到嘴,赵楠楠就飞快地把杯子放了下来。
      
      她把放在桌面上的笔跟本子收回包里,然后一脸懵逼地想着,怎么上任第一天就要掺和到这些事情里来,她还以为可以在这里悠哉悠哉地游览呢。
      
      很快,整个会议室就走得不剩一个人了。
      
      他们下了一楼,出了花园,外面停着车,村支书跟另外两个人上了他自己的车,赵楠楠跟林委员一样,依然还是上了村主任的车。
      
      会计留在村委会没有跟着去,但是妇女吵架,妇女主任也要出动,也跟着坐了上来。
      
      治安主任骑摩托一马当先,奔驰在乡间小道上,走得比他们都快。
      
      村主任发动了车子。赵楠楠有些焦虑,不由得问身旁的妇女主任:“姐呀,这样吵起来,我们大家都要过去啊?”
      
      妇女主任解释道:“一般来说不用这么多人都过去的,但是这两家之间闹得特别凶,每次都大打出手,所以一两个人过去是拦不住的。”
      
      赵楠楠听到她这形容,几乎要害怕得打个嗝。
      
      她刚从文明的世界里过来,回到这原生态的乡村里,完全想象不出他们会怎么闹。
      
      妇女主任看着她脸上的小表情,不由得对她笑了笑,说道:“没事儿,不会有事儿,就是闹得凶一点吧。待会儿去到你就知道了。”
      
      村主任开着皮卡在乡间的路上飞快地追着前面的摩托过去。
      
      赵楠楠还来不及想着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在公考培训班上可没有教过当农村村民发生纠纷时,她作为村官她可以怎么做。
      
      一转眼,就到了目的地。
      
      村主任熄了火,前面村支书他们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在往人群聚集的院子里走过去。
      
      赵楠楠看到在这院子里种了两棵龙眼树,枝叶伸到了围墙外,而在这外面围着许多人。
      
      里面除了听得到尖锐吵架的声音,还能听到狗吠。
      
      她还没进去,听到这些声音就先感到怂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想着里面到底在发生怎样的情况。
      
      妇女主任先推门下去,她紧跟着跟了下来,身后才是林委员。
      
      一行三人刚在村主任背后进了这白色围墙的院子,一走进去,迎面扑来的就是一阵浓重的屎尿恶臭。
      
      院子门又在下风口,被这味道一熏,赵楠楠毫无防备,差点后退,而在她身旁,妇女主任跟林委员也忍不住皱着眉掩起了口鼻。
      
      赵楠楠捂着鼻子往里面看去,只见地上倒着两个木桶,原本还算整洁的院子现在满地被泼得都是囤了几天的尿,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粪便。
      
      当中站着一个妇女,脚上穿着黑色的水鞋,手里拿着个瓢,显然就是刚刚用来在这院子里泼尿的工具。
      
      她叉着腰,在指着对面气壮山河地骂道:“林淑英,你个贱货,在我院子门前烧黄纸、撒冥币是吧?我就在你院子里泼尿,我恶心不死你!”
      
      接着后面又是一连串的污言秽语,听得赵楠楠叹为观止,完全没有想到还能有这么粗俗直接的骂人方式。
      
      她站在一堆屎尿之间,完全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女王,没人想要靠近她脚下跟她手上那个瓢半步,就算是那个被她指着骂的女人也一样没有过来。
      
      周围之前来的那些村民都在劝道:“慧芳可以了慧芳,你不要太过分。”
      
      “我哪里过分?”张慧芳叉着腰站在日光下,额头上冒着汗,脸因为刚才激烈的咒骂和动作浮现出一片暗红色。
      
      她仿佛完全闻不到脚下的这些东西散发出来的恶臭,在太阳下抹了一把汗,对她的死对头说道:“林淑英,你听着,还有什么招你只管使出来,我张慧芳要是退一步,我跟你姓!”
      
      赵楠楠在院子门口,从七嘴八舌的村民那里也听到了她们这次冲突的起因。
      
      张慧芳是他们这个村民小组的组长,这个村民小组的公田跟私田都有一部分被政府征作了用地二十年,每亩每个月都会有十块钱的补贴。
      
      就在前天,张慧芳刚刚贴出了今年的账目清单,林淑英觉得这账目清单里有猫腻,张慧芳昧下了其中一部分。
      
      于是在张慧芳贴完账目之后,林淑英就开始阴阳怪气地嘲弄她,双方当场就在公示栏下吵了起来,而且还动了手。
      
      林淑英到底年纪大,没有张慧芳这么灵活,去推她的时候,自己打了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她被张慧芳狠狠地嘲笑了一番,感到极度的丢人,于是第二天就提了黄纸冥币去张慧芳家门口,在他家门口烧黄纸,又把冥币撒了人家一院子。
      
      张慧芳从工作的地方回来之后,看到这满地的冥币,气不打一处来。
      
      她的丈夫本来是觉得妻子做了这么多事情,还要兼着个村民小组组长,过于劳累了,而她们之间到底是妯娌关系,就对妻子说不要再多去计较,还是等换届的时候赶紧把村民小组组长的位子卸下来,这样他们谁爱管就管,他们不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张慧芳为了村民小组长的事儿本来就跟丈夫已经吵过几次,丈夫现在这么一说,她也不敢说什么,嘴上就答应了下来。
      
      可是她这么要强,哪可能咽得下这口气,于是今天从菜园里浇菜回来,就用满满地挑了一担的尿,来到了林淑英的家门口,拿起瓢就把这尿液泼了人家一墙一地,恶心死他们。
      
      赵楠楠去看林淑英,只见她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先前大概是跟张慧芳又厮打过了,现在头发散乱。
      
      她的头发发际线非常高,几乎已经到了跟耳朵齐平的那条线,看起来颇像清朝的人,头发一散开,就更像个疯子。
      
      她被家人拦着,不让她去跟张慧芳正面冲突,看着这满院子的污秽,又听着张慧芳这么嚣张的声音,她也就骂了起来,声音比张慧芳更大:“你这个贱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贪污私吞我们公田款,要不是我踩了你这骚狐狸的痛脚,你会跳这么高?你会这么狗急跳墙把从你那肠子里拉出的屎尿都泼到我们家里来?我告诉你,你个贱人,老娘跟你斗到底,你别以为老娘会怕了你,明天我就去镇上,去县上,去市上告发你!”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地伸手指着张慧芳,用一连串的污言秽语回敬了她刚才的咒骂。
      
      她的声音极大,充满了穿透力,让跟她隔着一整个院子的赵楠楠都体会到了这犹如山洪海啸一般的冲击。
      
      张慧芳被她骂得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也站在原地叉着腰跟她对骂,两人越骂越起劲。
      
      整个院子里充斥的除了屎尿的气味,就剩下她们尖锐的对骂声。
      
      太阳光从头顶洒下来,照耀着整个小院,后来的村主任跟村支书在后面劝着,没有靠近这满地的污秽之物。
      
      他们的声音也是徒劳,赵楠楠见识到了在离开城市的文明之后乡村的斗争,剥离了文明的外皮能够有多直接、多野蛮。
      
      这种调解完全不是她所能想象的,也不是她能做到的。
      
      于是赵楠楠完全不知道自己站在这里可以做什么。
      
      村支书跟村主任站在一起,村支书再次拿起他的草帽开始扇风,想把这些难闻的气味赶走。
      
      村主任小声道:“算了书记,等她们骂得累了再说。”
      
      “这两个都是能闹的!”村支书火气上头,“任她们这么骂下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他这话刚说完,被家人拉着的林淑英就突然爆发出一股神力,把儿子的手给甩开了。
      
      众人听她大叫一声“啊——”,飞快地冲着张慧芳来,完全不管脚下踩到的那些东西。
      
      张慧芳原本笃定这娘们儿不会过来,站在原地老神在在,现在见她像愤怒的野兽一样向着自己冲过来,顿时有些慌了,拔高了声音叫道:“你干嘛,你要干嘛?”
      
      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老娘撕了你!”林淑英发出一声咆哮,脸上狰狞着表情,一把打掉了张慧芳手上的瓢,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她扑来。
      
      张慧芳失去了平衡,尖叫着向后倒去,被重重地摔在铺满了污秽之物的地板上,令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之后,也豁出去了,伸手掐住了林淑英的脖子,大吼道:“老娘跟你拼了!”
      
      这下糟了!
      
      原本想在周围按兵不动的村干部顿时脸色一变,冲了上去,顾不得脚下会不会踩到什么东西。
      
      就看到这两个女人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拉着对方的头发,在这地上滚来滚去,身上的衣服迅速被这些污秽之物给沾染,让人想下手拉她们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淑英姐,你们这是在干嘛?快放手,像个什么样子?”
      
      “张慧芳,你松手,快松手!”
      
      他们像困兽一样,在周围想要拉开这两个人,但又不知该怎么下手。
      
      赵楠楠站在原地,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冲上去帮忙,毕竟妇女主任也过去了。
      
      然而她刚一动作,就感到手臂被一旁的林委员拉住,把她往院子外拉了拉。
      
      院子中央,已经彻底豁出去的两个女人互相掐着对方不肯放,对周围的劝阻充耳不闻,眼睛充血,只想把对方掐死在这里。
      
      赵楠楠被林委员拉离了战场,站在院子外,不在下风口了,里面的气味也不再直接向着他们扑来。
      
      她的耳边仍旧是那两个女人在厮打、咆哮的声音,她感到自己简直要晕过去了。
      
      以后她的村官生涯……就是这样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就,真实案例(
    咳,二更一下,留言收藏发红包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