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奥兰多,好久不见!”林兰笑着跟他打招呼。
      
      对方却只是摇摇头,一脸不赞同:“大小姐,恕我僭越,您这次真是太任性了。老爷和夫人很生气,可也很担心您,所以派我过来帮您处理这边的事务。”
      
      “我这边没什么要处理的,相关的首尾都已经清了。”林兰朝他笑了笑,“爸妈说得对,是我年纪太轻,以后不会了。”
      
      精英男闻言欣慰点头:“您能明白这一点也不算毫无收获。”一边说,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旁边的那对男女,视线一收即回又重新放在林兰身上,一脸认真地向其道,“要寻找真爱有很多种方式,其实并不需要这么极端,门当户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没有牢靠的经济基础,再好的感情也是空中楼阁,希望您以后能引以为戒。”
      
      “我会的,奥兰多。”林兰从善如流接受教育。
      
      对方这才满意了,伸手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个信封:“对了,大小姐,之前您让我订的前往雅典的头等舱机票我给您带来了。为什么要特地坐这种公众航班,虽然中国的私人航线申请比较麻烦,但只要您需要也能很快就办理下来。夫人当时还特意找我询问,是不是您的钱都被人骗走了才让人瞒着二老乘坐公众航班偷偷回来。”
      
      “才没有啦,妈妈真是乱操心。”林兰笑着接过信封,将里面的东西取出,两张蓝白色的长方形纸卡出现在众人眼前,楣头上的中国航空十分显眼。
      
      是两张登机牌。
      
      林兰拿着它们轻轻甩了甩,抬头看向了已经一脸僵硬的绍修晔,向他笑了笑:“绍修晔,本来我想给你一个惊喜,骗你说公司年会我抽奖抽到了五天四夜的希腊双人游,让我爸妈偷偷见见你的。但现在,显然这些都用不着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毫不犹豫地将两张凭证撕成两半。恰好一阵秋风吹过,零落的几张碎片被刮到了远处的地面,有好奇的围观者顺脚踩住,那半张票下方显示的日期正好就是今天,不禁当场就念了出来。
      
      现场周围的人一听更是啧啧摇头,表情不知该说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地看向场中的男主角,如果他没说分手,这机票今天就能用上了啊。
      
      “啊,差点忘了。”撕完登机牌的女主角表示还没完,只见她伸手解开身上的风衣纽扣,将这件外套直接脱下拿在手里朝前男友晃了晃,“你还记得这件衣服吗?是我们恋爱时你第一次送我的礼物,我一直很珍惜。现在,我把它还给你,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走上前,一把将外套塞进还在僵硬的绍修晔手中,林兰的脸上依旧带笑。倒是一直站在劳斯莱斯旁边的中年司机见状却是突然钻回了车里,从里面捧了一件外套连忙送过来。
      
      “大小姐,天凉,您赶紧加一件。您要是生病的话,老爷夫人会心疼的。”
      
      司机一边说一边急忙将长长的风衣展开披在了林兰身上。
      
      “谢谢你,余叔。”林兰笑着道谢,很自然地伸手将大衣穿上。
      
      面料高档版型极好的紫色风衣让原本只是青春靓丽的女人一下子带上了高华的气质。
      
      “卧槽,这衣服我公司老板娘也有!同事告诉过我这是今年香家刚出来的限量版最新款,又贵又很难抢的!”有认出来的围观路人不禁叫了出来,吃瓜看戏的同时也不由真的震惊了。
      
      林兰却没管周遭人的眼神,十分淡定地将风衣的纽扣一个个扣好,又拆了头上的发绳,一头顺直的长发自然披散在肩,在众人眼中之前还是只是普通的都市丽人的她,现在俨然是一代名媛了。
      
      “时候不早,我还要赶飞机回家,两位有缘再会吧。”接过精英助理递来的墨镜,女人笑着打完招呼就被手下人簇拥着走向劳斯莱斯,英俊的助理抢先为她打开车门,并且十分仔细地用手包住门框上方以防主人碰头,即将钻进车身之际,林兰又回头朝着脸色难看的两人又说了最后一句话,“对了江小姐,比起我来,确实还是两位更加般配,这里就先预祝你们幸福了。”
      
      说完,她戴上墨镜坐进了车里。
      
      随着车门的关闭,这辆十分吸睛的豪车缓缓启动,很快便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中,留下脸色僵硬的一对当事人男女和一地的吃瓜群众。
      
      不过相比起一直都在恍惚的绍修晔,最先回神的江小姐却是咬咬牙,像是难以忍受周遭看过来的目光,她先是粗暴地一把拍掉男人手里的女式风衣,然后拽着他就往宾利里坐:“我不信!这女人一定是个骗子,故意让我出丑!”
      
      等到火红的跑车带着暴躁的轰鸣绝尘而去,街道上的路人这才意犹未尽地散去,今天这个一波三折的街头大瓜真的足够他们几天的谈资了,赶紧回去跟人分享。
      
      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匀速行驶在往机场的路上,面对这辆车,向来总有突发情况的路况这个时候也变得礼貌温和起来。
      
      林兰坐在车里,安静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看着看着,她突然就一下子笑出声。
      
      “说起来,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可能一辈子都坐不到这样的豪车呢。”她抬头看向前面驾驶位的司机,脸上笑得痛快又亲切,“谢谢你啊,余叔,这次还陪着我胡闹。”
      
      “嗐,兰兰你这话就见外了!”方才还在外头一口一个大小姐的中年司机也是笑着回道,语气里全是长辈对小辈的关照,“都是多少年的老邻居了,我家那娘俩平时可没少受你家照顾。现在你在外头被欺负,你能想到找我帮忙,我高兴还来不及。不过你这鬼丫头还真是会出点子,要不是我也参与了,刚刚那一出我看着也信了,真以为是哪个大家千金出来体验生活又准备回家了。”
      
      “糊弄人的小把戏啦。”林兰笑得腼腆,转头看向了身旁坐着的英俊男助理,“要说这出戏能演得这么成功,还得多亏了昆塔小哥,不愧是来自魔都大学的留学生,精英范很足啊。”
      
      摘掉金丝眼镜显得几分学生气的留学生小哥闻言也是不好意思一笑:“既然收了老板的钱就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这样的精英虽然我现在只能角色扮演,但也是我以后想成为的人。有钱人可真好啊,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他抬头看着车内奢华的内饰,眼里也是感叹。
      
      前头的司机大叔哈哈笑起来:“那你可要好好加油喽小伙子,这车在你们国外也不便宜啊!我也是沾了公司的光才能拿来开开。”
      
      也就是说,这豪车里的三个没有一个是真的有钱人,但合起伙来演了一个豪门。
      
      “对了兰兰,你还没说你是怎么发现那混账不对劲的?”司机余叔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事,“又为啥知道今天他跟你提分手,让我们配合你演这出戏?”
      
      “我就是知道啊。”林兰扁扁嘴,提起前男友她一脸的嫌弃,“三个月前,我就知道他劈腿了。”
      
      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谁不会视频网聊呢,何况她和绍修晔都变成了异地恋,不视频怎么可能。林兰第一次察觉不对劲的时候,就是某次跟他视频聊天那会儿。
      
      绍修晔拿着手机跟她聊天,后来因为临时有事就把手机搁在了茶几上,摄像头正好拍到了地上的垃圾桶。
      
      “我从垃圾桶里看到了两包撕开的零食袋,一眼就看出他房子里来过其他女人。”林兰说话时,就看到两个听众一脸懵逼的表情,了然一笑,“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绍修晔这个人无论吃泡面还是零食,都是直接从据口扯下一节包装袋,从来没说留个完整的袋子。可那两个零食袋不同,撕口很完整。零食的口味更不是他平时惯吃的那几款,反而更适合女孩子。”
      
      “这,就这就能说明他出轨了?”余叔不太懂,“说不定家里来客了呢?”
      
      留学生小哥也是不停附和点头,两个男人谁都没敢说这是不是有点神经兮兮了。
      
      “如果就这点事当然不能判断他出轨,哪怕我直觉他不对也不行。”林兰自觉是个很讲道理的人,所以也就细细解释起来,“但他在这视频的前几天还跟我抱怨过,说他来公司总部一直受排挤,周围的租户也很冷漠,他都交不到新朋友。这才过去几天,新朋友就来了,还关系好到能直接上门,他还特意给对方准备了相应口味的零食,说巧合你信吗?”
      
      车里没人吱声了,林兰还在继续。
      
      “如果只是这一次就算了,两个月前的一次视频我是真的确定他出轨了。”想起在西餐厅里她提起八千块的AJ时,绍修晔的反应,林兰就一阵牙痒痒,“我在他房间里看到了一双最新款AJ,回头一查市价八千。八千块!可能余叔你们不懂,但放在绍修晔身上,他当时每个月才六千块的工资,而且还要定期寄回给父母两千,也就说他其实只有四千块去应付房租水电伙食费这些杂七杂八的花销,你们觉得他哪来的钱一口气买这么昂贵的鞋?更别提在这之前他一直过得很节省。你们说,是什么情况会让一个节俭的男人突然拥有了一件超出他工资水平的奢侈品呢,神仙教母吗?”
      
      越是说到最后,林兰的眼神越是幽冷。
      
      “之后从他跟我的联系越来越少,口气越来越敷衍就能看出我的判断没错。这个月更是破天荒的自己主动联系,请我约会,以往都是我打电话给他,这还不够让我确定就是今天吗?”
      
      此时车上的两个男人大气不敢喘一下,不管老的还是小的、国内的还是国外的这会儿都是暗暗发怵。女人这种生物平时看着傻乎乎挺好骗的,可在这方面却比福尔摩斯还要眼光毒辣,直觉精准,事后报复起来更是一个比一个绝啊。
      
      留学生小哥暗暗发誓,以后有爱人绝对不能三心二意,万一碰上这样的狠角色虽然不会要命但也够你难受一辈子了。
      
      就在这时,司机余叔却从后车镜里看到了什么,本就在震惊中的脸上眼睛再度睁大了:“兰兰,还真被你猜对了!那对不要脸的居然真的跟上来了!”
      
      留学生小哥下意识回头往后张望,林兰却连眼皮都没抬,只是嘴角牵出一个冷笑:“就猜到那女人不死心,肯定会跟来。”
      
      既然发现绍修晔劈腿,林兰怎么可能不仔细打听他的劈腿对象,一家上市公司的独生女,被宠坏了的富家千金,脾气不好性格霸道。方才那一出那么打她脸,想也知道这女人不可能甘心,会跟上来看看完全不意外。
      
      但林兰可完全不怵。
      
      她是跟绍修晔谈了两年多的恋爱,但对自己家里具体做什么的可没有仔细透露,只说父母在老家做生意,其余的一概没提,根本不怕绍修晔向谁抖落什么。平时生活也很低调,就算对同事也是注意保护隐私没提过自家什么信息,从不发什么自拍上传公开,网上的信息少得可怜,更不是这里的本地人,就算有当地路人偷拍把她放到网上也不担心什么,一直传得神乎其神的人肉搜索在被搜索人并非公众人物且信息极少的情况下很难发挥作用,而且还需要大量的时间。
      
      至于其他现场方面的问题?
      
      她身上的香家外套是真花了几万块大洋买的,百分百的私有物品,就是为了在那对狗男女面前装逼;在人前说的希腊双人游旅行也是货真价实,不过是她在网上走狗屎运抽出来的特等奖;撕的登机牌也是真的,就是上面的特等奖包含的奖品之一,没花她一分钱,就算没了她也有别的办法继续乘坐飞机。
      
      外国小帅哥是她花了两周的时间才找到的海外留学生,近期正好要回希腊老家,她给了一笔演出费外加一张另外购买的头等舱机票,对方欣然同意扮演了“富豪家庭的精英助理”这个角色,并且十分卖力。
      
      而他们现在乘坐的这辆劳斯莱斯?
      
      司机余叔和林兰在老家可是十几年的老邻居,他在一家大型婚庆公司上班,这辆车是他们公司近期才购入的豪车,以后会专门租借给新人当婚车用,目前还没正式亮相。在林兰打电话求助后,直接被余叔“以权谋私”暂借过来给她“撑门面”,成了之前最震撼眼球的演戏道具。当然,是按市价付了租用费的,加上余叔的面子,老板才爽快把新车的“第一次”让出来干这个。
      
      也就是说,短时间内,那女人想发现这是个局完全不可能。
      
      林兰和绍修晔严格说起来变成异地恋不过才六个月不到,半年还没有,这个狗男人就背叛了她,舔着脸转头就巴结白富美去了。
      
      他要是一变心就果断跟她提分手,林兰或许还没这么生气,分就分,异地恋波折多有人禁不起折腾她能理解。
      
      可他这边跟富家女暧昧厮混,那头还瞒着自己继续喊着亲爱的,直到真的确定把富家女搞到手就过来一脚把她蹬了,这么会骑驴找马亏不着自己的做法就恶心到林兰了。
      
      更恶心的是,那富家女的突然出现让林兰才意识到,这女人是在明知绍修晔有女友的情况下还继续跟他搞在一起的,如今明目张胆地示威,那种觉得自己不论看中了什么就一定要抢到手的任性和狂妄,完全没有道德负担的自我中心简直让人倒足胃口。
      
      渣男贱女,果然绝配,也让林兰在嫌恶的同时越发庆幸自己做得对。
      
      今天这一局可不仅仅只是为出上一口恶气,更为了让绍修晔这个狗男人之后别想有好日子过。
      
      人生在世,不得不妥协的事已经够多了,她不想再人为给自己加一件,不狠狠报复回来,往后一辈子想起来要多憋屈啊。
      
      她这大把的存款宁愿花在这里,也不想贡献在可能因此气出来的乳腺癌上。
      
      所以林兰现在很有闲心的从包里掏出化妆镜,给自己理了理发型,顺带还补描了一下妆容。眼看着距离机场越来越近,她朝旁边的希腊小哥弯唇一笑:“呆会儿下车还要再演一局,麻烦你了。”
      
      年轻的海外留学生愣了好一会儿,今天这一出是真正让他见识到了中国人为什么总被说是出了名的心眼多,连女人们分个手甩个人都算计到这份上实在让他叹为观止。
      
      愣过之后,他又有点兴奋,将金丝眼镜重新戴好,重新恢复精英模样的小哥一脸认真地保证:“放心吧老板,绝对不会让他们看出来的。”
      
      眼见着那辆奢华的劳斯莱斯停在了机场门口,追在后头的富家女和绍修晔看着林兰和她的精英助理一前一后进了机场,然后又旁若无人的进了VIP绿色通行道检票,甩开那些普通乘客在机场人员的服务下去了后面的停机场再也看不见,这两人就算再不想承认这不是真的也不行了。
      
      相比富家女的咬牙切齿一脸的不忿却无计可施,绍修晔的脸色从头到尾都是恍惚的,他盯着那个入口两眼发直。
      
      突然,一个耳光毫无预兆地甩在他的脸上,绍修晔疼得立刻回神,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富家千金气怒冲冠的扭曲面孔,她尖声低吼:“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我,我……不不,我没……啊!”就算嘴上否认,但绍修晔飘乎的眼神还是直接出卖了他,为他招来了第二个巴掌。
      
      于是乎,人流如织的机场大厅里,突然上演了一场单方面的全武行。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兰:一切都是套路。
    日常向萌宠爽文,大家记得看文案和标签啊。这篇文的女主金手指就这么大,主要还是讲的她和各种小猫咪的互动故事,普通人生活背景。哦,后头可能还会有个沙雕男主参与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