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先生,好久不见》夜蔓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1-10 14:37: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宁昀的心里闷闷的,这一早上胃滴水未沾,更加难受了。
      路明吃完蛋糕,还打了一个嗝。“数学作业借我抄抄。”
      宁昀凉凉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同桌。
      路明已经自己去找作业了。
      宁昀也不是小气的人,蛋糕吃了就吃了,他自然不会和他计较。路明这人也单“蠢”的很,除了学习不太上心,别的都上心。他能考上D大附中也是奇迹。
      
      英语课代表唐蕊一直关注着教室后方,见他们在说话大步走来,“路明,早读课你抄作业!赶紧收起来,不然我告老师了。”
      路明不满地哼了一声,“你干嘛老盯着我们!”
      唐蕊像被人戳穿了什么,“我是课代表我要负责。”
      路明合上学业,拿出英语书,大声念起来,“Good morning!”
      
      唐蕊走了,路明又开始抄作业了。
      宁昀一直沉默不语,目光若有似无地看向阮橙的位置,她今天倒是没抄作业了。英语书里夹着本漫画书,也不怕被老师发现。
      路明碰碰他的手肘,“你想什么呢?闷闷不乐的。”
      宁昀敛了敛神色,“我在想换同桌。”
      路明愣住了,“……那个宁昀,你是想把我换了吗?”
      宁昀瞄了他一眼,“正在考虑中。”
      路明:“为什么?”
      宁昀抿着嘴角,静默着。
      “别啊!我们这才刚磨合了一周。你是不是嫌弃我……年级排名倒数。”
      宁昀头疼了。
      
      当天阮橙把做的戚风蛋糕分给了周围几个同学,大家都赞不绝口。
      宋兮:“橙心面包果然好吃。放学我就让我妈妈去买。”
      大家表示一致。
      阮橙有些不好意思,“你们要是喜欢,下回我多买些。”
      “总不能老让你花钱啊?”
      “也没多少钱,你们喜欢就好,对了,你们觉得他家味道有需要改良的吗?”
      “这倒没有。”
      “已经很好吃了。”
      阮橙失望中又有些几分喜悦。不知道第一名会有什么意见啊?
      
      课间,阮橙准备去找宁昀,结果见唐蕊正在和宁昀讨论题目。
      唐蕊学习成绩很好,中考成绩在班上排名前五。
      宋兮哼哼道:“这个唐蕊醉翁之意不在酒!她学习这么好了,怎么还有问题!”
      阮橙微微一惊,“你是说唐蕊喜欢宁昀?”
      宋兮拧着眉,“肯定了!”
      阮橙笑,“那你气什么啊?偶像被人喜欢是很正常的事。”
      宋兮:“万一宁昀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阮橙:“……我觉得宁昀同学不像是会早恋的人。学霸的世界可能学业比爱情要重要。”
      宋兮认真的思考了一瞬,“对!”一说完,不对呀。阮橙又不是学霸,她怎么会理解学霸的想法。
      
      阮橙起身,“我去收作业了。”她是高老师钦点的语文课代表。当时她想推辞不干的,可是没推掉。
      作业收的差不多了,就差第三组的宁昀和路明的。
      阮橙也没让组长去收,她自己去找宁昀了。她的出现真的打扰了两位学霸。
      “宁昀,你的语文练习册。”
      宁昀抬首,“等一下。”
      唐蕊脸色红扑扑的,像涂了腮红。“那你先忙,等你有时间我再问你。”
      阮橙抱着作业等待着。
      宁昀慢悠悠地翻着,没找到。
      阮橙:“你没写?”
      宁昀:“不知道放哪了。你先去送,我找到后自己去交。”
      阮橙点点头,“蛋糕怎么样?”
      宁昀含糊其辞,“还不错。”
      阮橙笑了,眉眼都是暖意。
      
      路明从洗手间回来,就看到宁昀在和阮橙说话,他眼见的发现了什么。“阮橙,收作业了?”他赶紧翻出练习册,连带着宁昀的也交了出来。
      “对了,这周六初中部有个聚会,你能来吗?”
      “什么聚会?”
      “我们那届有个同学生病了,大家准备一起捐款,简知言发起的,估计他今天会找你。”
      “好的。”
      宁昀似是想起来,“今晚奥数竞赛班有课,不要忘了。”
      阮橙的额角突然冒出了一团黑线。
      
      等她走后,路明左看看右看看,“宁昀——”
      宁昀扬扬眉毛,“说——”
      路明忍了很久终于憋不住了,“你是不是想做阮家的上门女婿?”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路明估计早就伤痕累累了。
      宁昀冷冷地看着他。
      路明瑟缩了一下,“作为亲密同桌,我友情提醒,简知言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简知言是3班班长,因为他从小学就开始担任班长一职,外交能力很强,为人温和,没有同学不喜欢他的。
      从路明口中,宁昀得知,简知言的父亲是D大讲授,妈妈是省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
      “虽然你很受女生欢迎,简知言的吸引力绝对不比你少。而且呢,阮橙和简知言以前一起主持过学校的主持节目。”
      宁昀现在顶着中考状元的旗号,名气大热。不过高中还有三年呢,说不定重新洗牌了。
      宁昀不甚在意。
      
      结果到了晚上,等他到了奥数班发现,简知言也来了,就坐在阮橙旁边。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脸上都带着笑。
      呵!人家是初中校友呢!
      宁昀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个人坐着。
      
      晚上给他们上课老师是数学老师,以严厉著称。
      阮橙没敢在老师眼皮底下看闲书,不过,她到底没有长期学习过奥数,第一节课听的是云里雾里。
      好在她上课表现的很认真。
      老师讲完了一道题,又在黑板上出了一道新题。“哪个同学上来做做?”
      阮橙一直盯着老师,这位老师想象日本动漫里的一个教练。
      “那个女生吧。”老师抬手指着阮橙的位置。“你叫什么名字?”
      阮橙还安静地一动不动。
      简知言连忙伸手推了一下她,“叫你。”
      阮橙如梦初醒,站起来。“阮橙,耳元阮,橙子的橙。”
      老师点点头,“你来试试这道题。”就她陌生,哪里来的黑马?
      阮橙:“……老师,我刚刚在思考,这道题我还没想出答案。”
      大概老师也没遇到过这么直接的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
      教室里其他十来个人都笑了,不敢笑的太大声。
      简知言站起来,“老师,我来试试。”
      老师嗯了一声,“你来做吧。”
      简知言上去时,阮橙对他勾了一下嘴角,感激不尽。
      简知言做完了题,老师表扬了他。
      “数学是门很有趣的学科,学的越深就会爱的越深。你们是这届的尖子生,要好好加油。”
      
      终于下课了。
      阮橙还在座位上没动,“班长,谢谢你啊。不然我就要丢人了。”
      简知言道:“数学不难,我想只要你用心,花点时间,你也会的。”
      阮橙笑了笑,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任何事都需要天分的,还需要爱。
      
      宁昀收拾好书包过来时,余光看到阮橙正在抄作业。他的脚步顿下来。
      阮橙抄着今天的英语作业,口中轻声念着答案,“ACDAB,DABBC。”
      宁昀的眉心一皱,“你到奥数班来就是为了抄作业?”他的语气透着冷意。
      突然出声了阮橙吓了一跳,连英文字母都被她写的扭曲了。“哎!别张扬!晚上回家我来不及写了。”
      宁昀又看向简知言,“班长的速度真快,作业都写了。”
      简知言也微微尴尬,他也觉得抄作业不好,可偏偏他无法拒绝阮橙。
      阮橙没有觉得尴尬,“简知言,我马上就好了。”
      
      教室的灯光明亮,两个大男生所有所思地站着,女孩子坐在那儿急切的奋笔疾书,笔尖和纸张摩擦着发生轻微的沙沙响。
      宁昀看着她柔软的长发落在学业本上,听说头发软的人心也很软。因为急切她的眉头轻皱着。她的皮肤很白,灯光的照射下,脸上一点杂质都没有。
      “好了。”阮橙甩甩手,“好累。”
      宁昀语气硬邦邦的,“你怎么不直接让班长帮你写?”
      阮橙心里想啊,“这怎么好意思!你们学习都这么紧张了!”
      宁昀心堵,你怎么好意思让我帮你写!
      阮橙把书都收好,“奥数班每周二晚上上课?”
      简知言道:“也不一定,看老师的安排。”
      阮橙:“我发现这课挺有意思的。我以后会按时来的。”
      宁昀早已洞悉了她的想法。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阮橙不经意间眸光与他相汇,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被看穿了。
      她心虚了。
      
      三个人结伴而行。月朗星稀,校园里一片宁静。
      阮橙好奇道:“简知言,你也喜欢数学?”
      简知言:“喜欢。”
      宁昀:“之前的名单里并没有你的名字。”
      简知言笑了笑:“本来打算学医的,后来我改了主意。”
      都是聪明人,大家很快理解他的话中意。
      阮橙:“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真幸福。”
      宁昀:“你想做什么?”
      简知言也看着她。
      阮橙抬首望着夜空,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
      “以后的事以后说,我现在就希望这三年轻松一点!作业少一点,如果可以有人帮我写作业最好了啊。”
      两位大学霸沉默了。
      阮橙耸耸肩,她有些内疚,感觉自己在荼毒好学生。
      
      她突然想到了她的初中,当时,她也是不爱写作业,但是每次考试前,阮妈妈都会请师大的大学生来帮她补课。阮橙每次考试成绩都能在班上前几名。
      久而久之,班上的一些女孩子开始排挤她,尤其是学习好的同学,觉得她这个人是两面派。在学校装着不爱学习,回家拼命用功。加上,阮橙平时用的东西都是品牌的,一双鞋子都要四五千。
      女孩间的关系总是不可解释的。
      后来,老师知道她会抄作业,找过她谈话。
      后来,班上没有人再借她作业抄了。
      
      不知不觉出了校门。
      三个人都沉默着,各自去推车。
      简知言欲言又止,“阮橙——”
      阮橙回头,“怎么了啊?”
      简知言:“你——”
      
      “橙橙——”一个嘹亮而熟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爸爸——”阮橙轻快的喊道。
      
      宁昀明显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然后又移开了。
      他站直了身体,背脊挺拔如一条优美的线条。
      紧张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