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先生,好久不见》夜蔓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8-13 16:04: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宁先生,好久不见》
      文/夜蔓
      2018.12.25
      
      九月初的陵城,气温还徘徊在30多度,天气微热,却也不让人难受。
      星期天的早晨,阮橙从起床就在厨房忙碌着,她哼着歌儿,轻快地走来走去。
      阮母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多,连忙去厨房叫女儿。
      “橙橙,你今天不是要和同学一起去课外活动的吗?”
      阮橙不急不慢地打开烤箱,声音温柔,“知道啦。妈妈,你尝尝我做的香蕉派。”她只穿着浅蓝色的睡裙,身材纤细,头发用发圈简单的扎了一个马尾,可爱中透着少女特有的朝气。
      阮母尝了一口,味道真是不错,不甜不腻。“橙橙,你现在上高中了,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D大附中开学一周,阮橙的身上似乎一点高中生的状态都没有。
      阮橙应了一声。
      “和同学好好相处,下次你们班要有什么课外活动,可以邀请同学到我们家店里来。”阮家是做食品生意的,“橙心”面包在全国各省都有连锁店,C省内的小大城市都有一两家店铺,D市有十六家分店。
      阮橙洗了洗手,“我们班同学挺好的。”
      阮母摸摸她的流海,“班上同学都认识了吧?”
      阮橙眨眨眼,“……嗯。”
      阮母有几分忧心,新环境,学习负担又重,也不知道阮橙能不能适应呢。国内高考竞争压力太大,原本阮家打算让她去念外语学校的,结果阮橙中考成绩竟然够了本区最好的高中,虽然是压线。不过当日考试,要不是阮橙吃了阮父做的冰淇淋蛋糕,也许分数会更高的。能凭着实力考上D大附中,阮父心里相当骄傲。
      中考分数出来的第二天,“橙心”面包当日全场85折。阮爸爸就差让每家店贴上横幅——热烈庆祝阮橙被D大附中录取。
      
      阮橙换上校服,“妈妈,我出去啦。”
      阮母:“我开车送你。”
      “不要啦,我多大的人了。”
      多大的人!也不过十五岁。
      阮橙从小区出来后,打车去约定的公园。周末路上还堵车。她低着头看着手表上的时间,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
      阮橙在公园门口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熟悉的人影。周末的公园,比平时人气多些。
      阮橙准备直接去今天的目的地时,忽然看到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他也穿着附中的校服,白T恤,藏青色的裤子。
      这位同学难道也和她一样迟到了?
      男生背着黑色书包,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一手插在口袋里,走了几步坐在对面的木椅上,书包随意地搁在一旁,他靠在椅背上姿态慵懒。察觉到她的目光,他也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就这么在空中交汇了。
      白净的脸,高挺的鼻子,阳光美少年。
      阮橙在大脑里搜寻着关于这个班同学名字的零星记忆,这位同学叫什么……
      
      男生从书包里翻出了两张试卷,他微微低着头,目光落在卷子上的题目。
      竟然在公园写作业!
      阮橙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书包,作业她还没有写,今天来参加小组活动,她特意把作业都带着了。她从小就不喜欢写作业,每次放假,表妹到她家来玩,阮橙会做好吃的,哄着表妹心甘情愿地帮她写。
      一分钟后,阮橙慢慢走到男生面前,她咽了咽喉咙,声音悦耳,“我们来迟了。他们应该是走了吧。”
      男生正在写字的手停下来,那双手白净又好看。“阮橙。”他清晰地叫着她的名字,连后鼻音都是对的。
      阮橙浅浅一笑,“你在写作业啊?”她心虚,人家记得她的名字,可她不知道他是谁呢。
      选择图、填空题,他都写完了哎。
      公园安静,微风轻轻吹动,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味,很好闻。
      
      一分钟后,阮橙面上有些羞耻,“同学,不好意思,能不能帮个忙?”
      同学?
      男生迟疑了几秒:“嗯?”声音温润。
      阮橙心中一喜,双眸亮晶晶的,“我的手受伤了,能帮我写张卷子吗?”她举起右手,食指上确实贴着创口贴。她紧紧地盯着男生,诚意满满的祈求,又带着几分可怜。阮橙长相甜美,任谁都不会拒绝她。
      男生错愕几秒后微微一笑,“试卷拿来。”言简意赅。
      阮橙一瞬间心里乐开了花,把数学试卷拿出来。
      
      男生拿着自己的签字笔,又低下了头。
      阮橙坐在他一旁,这字写的也好看呢。嗯,和他的人一样。她光明正大地看着他的脸,睫毛真长,眉毛被细碎的头发遮住的一些,不过也很好看啊。她失神了……
      男生微微动了动身子,“阮橙——”
      阮橙一愣,“需要我做什么?”
      男生红润的唇角上下噙动,“你靠我太近了。”再近一点,她都要贴上他了。
      阮橙尴尬的立马挪开位置,一瞬间坐到了木椅的另一头。
      
      高耸的松树随风摇动,一只调皮的小松鼠上窜下跳地搬着松果。
      阮橙握紧手,平复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好丢人……她只是觉得他长得好看,看上去……很好吃的感觉,像奶昔。
      明天她要带份吃的,谢谢他吧。
      阮橙摸索着手指,如果有人能天天帮她写作业该多好啊。
      她抬头看看蔚蓝如洗的天空,又看看一旁安静如画的少年。
      奢望吧!
      
      不一会儿,男生连最后几道大题都写好了,他把试卷交给她。
      阮橙细细一看,语气里透着几分诧异,“都写完了啊?这么快?”
      男生收拾自己的东西,“你检查一下,看看哪里不对的。”
      阮橙摆摆手,“不用了。我信你。”
      男生那双眸子黑白分明,“嗯。”
      阮橙弯着嘴角,问道:“我们不去找他们了吗?”
      男生的目光落在她那对梨涡上,“不去了。”
      阮橙:“那明天见。”她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景。
      
      半个小时后,宁昀回到家中,拿了罐可乐喝起来。
      正在打扫卫生的宁家表姑好奇道:“小昀,你不是去参加活动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宁昀应了一声,言简意赅,“活动结束了。”
      表姑心里纳闷,这些孩子肯定没认真对待。呦,该不是他没去参加活动吧?小昀这孩子也太不合群了。
      他爸妈还担心他上高中早恋呢?连朋友都没有,怎么恋啊!
      “那今天你……做什么了啊?”
      宁昀拧好可乐瓶,慢悠悠地说道:“和同学一起——写作业。”
      
      第二天,大家陆陆续续到了教室。
      阮橙的同桌宋兮一进来都没看阮橙,她的表情毫不掩饰,她在生气,很生气。
      阮橙知道宋兮生气了,她想着下课结伴去上厕所,再和宋兮解释一下。
      下课铃声一响,宋兮就立马跑了,挽着前桌的女孩子的手。
      阮橙拖着下巴,轻轻叹了一口气。她转首在教室搜寻着帮她写作业的那位同学。今天为他带了蛋糕,一会儿请他吃。
      找了半天,那位同学好像不在,还是一会儿问宋兮吧。
      
      上课前,宋兮回来了。
      阮橙碰碰她的手,“宋兮——”
      “干嘛?”
      “昨天我去了,不过你们都不在。”
      宋兮鼓着嘴巴,“你不想参加活动,就不要在我们这组嘛。”
      阮橙:“路上堵车了,下回我一定不迟到了。”
      宋兮一脸严肃,“说好了!”
      阮橙也笑了,她笑起来的样子甜甜的。
      宋兮嘟嘟嘴,“下回你早点啊。”
      阮橙点的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的蛋糕送给宋兮,就当自己的赔罪。“对了,昨天我在公园遇到——”
      “阮橙——”数学课代表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梁老师叫你去一趟。”
      阮橙站起来,“怎么了?”她作业写好了啊。
      “不知道。你快去吧。”
      阮橙满是疑惑,去了办公室。
      
      正是课间休息时间,大部分老师都在办公室。几位数学老师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阮橙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进来。”
      梁老师拿着试卷,笑眯眯地看着她,“阮橙啊——”
      “梁老师,您找我。”
      阮橙意外地看到了熟人,他怎么也被老师叫来了?不过她没有太多惊喜。
      梁老师道:“我刚把试卷改完。这次的卷子有些难度,不过有难度才有惊喜。”
      阮橙心里扑通扑通跳着,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被老师发现她的作业是别人代写的?这是人赃并获了?
      梁老师开始分析试卷了,语气里满满的骄傲。“全年级就你一个全对。”
      阮橙羞愧,白净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晕。
      “正好奥数班还有两个名额,你也去吧。”
      阮橙难以置信地眨眨眼,“数学竞赛班?”
      梁老师:“有兴趣吗?”阮橙真是一颗沧海遗珠,虽然她是压线考进附中,但是中考成绩并不能说明什么啊。“这周开始上课,有问题问老师,或者宁昀。”
      阮橙懵了:“……”
      那个叫宁昀的男生正坐在老师的椅子上悠悠地看着她。
      宁昀……宁昀……
      她慢慢回忆起来,“是——”中考全市第一名?
      梁老师笑着:“你们先回班上课。回头我再找你们。”
      宁昀嘴角微微一动,起身走了。
      阮橙硬着头皮,跟着他出了办公室。
      
      两人来到走廊。
      阮橙:“喂——”她小声地叫他。
      宁昀脚步没停。
      阮橙大步往前,和他并排,“同学——”
      宁昀停下脚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叫宁昀。”
      阮橙抿抿嘴角,“我知道。”她的眼眸轻微地转动,有些心虚,“宁昀,你怎么把我的试卷写的全对?你自己的呢?”
      宁昀看着她,“手累,不想写。”
      阮橙:“……”怎么有人和她一样懒啊。
      可是她不想去什么数学竞赛班。
      头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