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红楼(2) ...

  •   “那位林大人是两淮巡盐御史,怎会来蟠香寺?扬州的白马寺岂不更好?”
      
      蟠香寺并不是什么出名的寺庙,哪怕里面有她这么个出家的县主。
      
      邢李氏愣了一下:“民妇这就不知晓了。”她也只是个帮工娘子而已:“要不民妇去帮居士问问?”
      
      “不用。”
      
      司蛮虽然对那位巡盐御史感兴趣,却也不会特意让邢李氏去问,毕竟她现在是一个闲云野鹤,内心还有些小忧郁的出家人。
      
      于是她闭嘴用膳。
      
      邢李氏的手脚很麻利,看的出来在家中是做惯了家务的人。
      
      等司蛮吃完饭的时候,邢李氏已经将原来有些乱的院子打理的井井有条了。
      
      看见司蛮从屋子里出来,邢李氏搓搓手:“居士可是用完膳了?”
      
      “嗯。”
      
      “欸,民妇就去将碗收拾好。”邢李氏将扫把搁在墙角,又去洗了手,才进去将青玉碗小心翼翼的给收到了小厨房里,她的小女儿烟儿也十分懂事,亦步亦趋的跟在邢李氏的身后。
      
      等从小厨房出来,邢李氏将厨房钥匙送还给司蛮。
      
      司蛮也不推辞,直接将钥匙收下了。
      
      “事情忙完了就回去吧,我这不需要人,走前把院门带上。”
      
      邢李氏还想要说话,就看见这位出了家的县主大人已经闭上眼睛开始敲木鱼念经了。
      
      邢李氏是来避喜的,住的是外面的客院,司蛮听着邢李氏的脚步声越走越远,这才起身走到小榻边,疲惫的往上面一倒,就算吃完了一碗粥一块饼,她依旧觉得自己饿的慌。
      
      这位清阳县主是真正的苦修。
      
      记忆里,每日天还没亮她就会起床,上了香后念一卷经书,然后喝一杯茶便去前面做早课,早课完了回来用一碗粥一块饼后,便开始抄经,抄到黄昏,再去做晚课,回来后再用一些素斋,这时候才是放松的时间。
      
      常年食素又不运动怎么可能会身体好?
      
      所以这具身子不仅体弱,还很瘦,明明都快二十五了,还是个飞机场。
      
      司蛮摸摸胸口,不由得开始怀念前世自己的身材,那是真‘丰/乳细腰大长腿’啊,不行,还是得想办法锻炼身体,不然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活命机会,岂不是就浪费了?
      
      摊开抄经的宣纸,司蛮一边研墨一边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却没发现院外墙头上突然探出一个脑袋。
      
      那脑袋出现了一瞬后很快又消失了。
      
      不多时,住持的禅房,一个穿着朴素的婆子敲了敲门,很快就被迎了进去。
      
      “董婆子,那处怎么样了?”
      
      “和往常一样,用了膳就开始抄经了,只是那脸色瞧着确实不大好,都灰了,今日里发作怕是也知自己不大好了,打算死前一博罢了,只是,她死了不打紧,若真的在六公主生辰前去了……”蟠香寺上下恐怕都没好果子吃。
      
      董婆子话没说完,住持却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只是……
      
      “上头的意思……”住持有些迟疑。
      
      “住持,有句话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董婆子是个精明人,而精明人往往也惜命。
      
      她凑到住持身边与她耳语道:“反正也不剩下几个日子了,倒不如咱们就由她去吧,紧她吃喝却不给找大夫,熬到那日子去,咱们再来个狠的。”
      
      住持拨动念珠的手指猛地一顿,目光锐利的瞪向董婆子。
      
      “生辰过后,她总要回京的,只等她出了蟠香寺,咱们啊,在路上找几个不要命的……”
      
      住持听着听着脸色不由得放松,最后闭上眼睛:“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饶人一命也算功德一件了,你是个好的,这事就交给你了。”
      
      “欸,老奴知道了。”董婆子领了命从禅房里退了出来。
      
      走到拐角处对着禅房的方向狠狠的啐了口唾沫:“老虔婆,敬的什么菩萨念的什么经,黑心烂肺的东西。”又跺了跺脚才转身离开了。
      
      司蛮写了满满当当的一页纸。
      
      说实话,有些丑,和原主的字完全不能比,司蛮蹙眉,看来还得花时间练字。
      
      将作息时间表记在脑子里,毁掉那张纸,司蛮开始思考该怎么弄到想要的东西了,这时候司蛮不由庆幸之前自己发的那通火,至少把小厨房给弄到手了,否则的话,她稍微多吃点,恐怕不用半天,寺庙里就人人都知道了。
      
      现在,唯一需要她烦恼的就是肉了……
      
      虽然有些素食是完全可以代替肉的,可是司蛮想吃肉啊。
      
      不过很显然,一时半会儿吃肉这个愿望是没机会实现了,好在鸡蛋算素食,原主嫌鸡蛋腥不怎么吃,但是司蛮不嫌弃啊,她决定了,以后每天吃一个鸡蛋,还要喝小米粥。
      
      等邢李氏在客院忙完了回到这里时,就看见那位高贵美丽的县主娘娘正在院子里不停的绕圈。
      
      “居,居士?”邢李氏站在门口不敢进。
      
      “邢娘子你来啦,快去小厨房看看,米粮调料什么的可齐全,不全的话现在就去领,省的过了今日那群老尼不认账。”
      
      “欸,欸!”邢李氏连忙接过钥匙钻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就将里面的东西点清楚了。
      
      “居士,确实缺了不少东西。”邢李氏中午还是从大厨房里领的餐,这会儿才发现小厨房缺的东西是真多,她也生气,这样的小厨房交到她手里不是存心坑她么?
      
      这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
      
      若是让县主娘娘吃不上合口的东西,县主娘娘记恨的可不就是她?
      
      简直可恨!
      
      司蛮还没说话呢,就发现邢李氏已经气得浑身发抖,脸色涨红,随时都要咆哮的样子。
      
      “你去找大厨房,将我院子里的份例都领回来,若是不知道多少的话,就去找采买上的董婆子。”司蛮回房拿了自己的腰牌:“若有人敢欺你,就拿我的腰牌找住持。”
      
      “是。”
      
      邢李氏擦擦手,毕恭毕敬的接过司蛮的腰牌。
      
      准备走时才发现自己的女儿烟儿也跟着了,不由得有些为难,毕竟她是准备去吵架的……被女儿看见了不太好。
      
      “烟儿就放这儿吧,正巧我与她说说话儿。”
      
      “欸欸。”
      
      邢李氏点点头就放心的拿着腰牌,雄赳赳气昂昂的往大厨房去了。
      
      邢李氏长相温婉可性格却是个泼辣货,当初邢家嫁去荣国府的大姑姐就看中了她这点,才把她聘回来配了那软弱的兄弟,所以邢李氏没多久就胜利的满载而归了。
      
      她走在前面,跟在身后的是一群扛着东西的小尼姑。
      
      “米放在那缸里,小米放在那瓮里,欸欸,这油坛子给我仔细着点儿,洒了撕了你们的皮……”
      
      司蛮抱着烟儿躲在屋里装柔弱,隔着门都能听见邢李氏高昂的声线。
      
      邢李氏这会儿也正高兴呢。
      
      她觉得自己这会儿的架势像极了嫁到荣国府的大姑子,通身管家娘子的气派。
      
      等那群小尼姑回去了,邢李氏才哼着乡间的小曲儿重新归置了一下,等忙完了才来敲门:“居士,想用些什么素斋?”
      
      “有豆腐么?”
      
      “有。”
      
      “来个拌豆腐,再炒个菠菜炒蛋,再烧一锅小米粥来。”司蛮立刻点菜,还不忘交代:“酥饼多做几个,我夜里温书,怕饿着了。”
      
      “是。”邢李氏立刻回厨房去做饭了。
      
      不多时,这素斋就做好了,邢李氏果然听话的做了不少酥饼,司蛮矜持的吃了两个酥饼喝了碗粥后就放下了筷子,邢李氏见县主娘娘用的比晌午多,心里不由得自得,果然她做的饭就是比大厨房好吃,没见县主娘娘都多吃了个酥饼么?
      
      让邢李氏包了几个酥饼带回去给孩子吃。
      
      邢李氏连忙谢恩,高高兴兴的带着烟儿回去了客院。
      
      司蛮确认邢李氏走了后,就又开始在院子里绕圈走,她决定先走个两百圈,再吃两个酥饼。
      
      第二天一早,邢李氏发现酥饼少了两个,心想昨夜怕是温书到半夜,否则的话哪能吃的下去啊,她去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弱弱的声音:“去和掌院告个假,昨夜心神不宁念了半宿的经,如今头晕脑胀起不来身了。”
      
      邢李氏应了一声就去了。
      
      掌院听了虽然奇怪,毕竟这些年除了真的病了,这清阳县主可没告过假,想来恐怕是真的不舒服了,于是点点头应了,邢李氏一走,掌院就去找了住持,问要不要找个大夫,住持给挡了,只说随她去,掌院虽然疑惑却也不敢多问,便回去继续带着小弟子们做早课去了。
      
      司蛮做完瑜伽喊邢李氏进来,这身体条件太差了,才做了两个动作就气喘吁吁的汗如雨下了,本就体虚,再配上身上的汗,看起来格外凄惨,看的邢李氏吓了一跳,连忙扶着她坐下。
      
      “居士可要找个大夫来瞧瞧。”
      
      “不碍事,去蒸个蛋羹吧,我用点软和的就舒服了。”
      
      “欸。”
      
      司蛮仰头看了看有些阴暗的天:“天要不好,今日别回客院了,就在旁边厢房住下吧,省的我半夜找不到人烧水。”
      
      邢李氏连忙点头:“是。”
      
      过了晌午,果然开始打雷。
      
      “轰隆隆——”
      
      雷声轰鸣,不绝于耳。
      
      天空乌云密布,看着就好似天要塌下来似的,官道上,一个车队正在缓慢的行走着。
      
      侍从林忠仰头看看天,心中有些担忧。
      
      “大人,咱们得加快速度了,瞧这天儿估摸着很快就要下雨。”他骑着马凑到车厢旁边朝着里面的主家喊道。
      
      “咳咳咳。”马车里传来压抑的咳嗽声,紧接着,车窗帘被修长的手指撩开,露出一张苍白略带病气的脸,和一双波澜无惊,深邃黝黑的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司蛮:来了来了,他来了~~~
    ————————————————————
    新文开文,求撒花,求收藏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