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楚枫已经盯着前方两个男同学很久了。
      
      其中一名黄发男生注意到楚枫的注视,被那过于直白的目光看得有些羞涩,拍了拍身旁另外一人的肩膀,贴近身小声耳语。
      
      楚枫眼眸不自觉睁大,眼神也因此变得更亮了。
      
      “楚枫一直盯着我看,她是不是喜欢我……”
      
      “我怎么觉得她是在看我?”
      
      小声吵得激烈的二人,身体越靠越近。本就勾肩搭背的距离,变得几乎要将脸都贴在一起。面对楚枫灼热的视线,他们回过头,纷纷露出最灿烂的笑容,来回应校花的关注。
      
      楚枫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早已风起云涌,激动到发出尖叫!
      
      ——要不要这么基啊!!!
      
      青春年少活力十足的两名青年,其中一人从背后扑到另一人身上抱住对方,动手动脚嬉笑打闹的画面,简直让人挪不开眼!一大早就收获如此大福利的楚枫,被一口甜饼狠狠塞进嘴里,恨不得下一秒掏出手机,疯狂连拍以记录这珍贵的场景!
      
      站在楚枫旁边,深知楚枫真实性格的朋友阿绿无奈说道:“阿枫,你再这么如狼似虎的看下去,下周他们估计就要来找你告白了。”
      
      “不行不行!我何德何能!他们俩那么相配,哪有我插足的余地!”楚枫果断否定,并加以认真解释:“你难道不知道吗?他们可是青梅竹马!”
      
      阿绿知晓楚枫的bl大脑又发作了,扶额说道:“青梅竹马又怎么了?”
      
      “青梅竹马可是得分值超高的萌点!!当然更不允许他人插足了!!”楚枫神情雀跃,脸颊泛红,眼中散发着激动的光芒:“你知道吗?据我的了解,章超每天早上都要叫黄子义起床,不然黄子义总是睡过头!”
      
      阿绿看楚枫这么高兴,忍不住好笑道:“那又怎么了?”
      
      “而且啊,黄子义的房间从来都不好好整理,每次都是章超过去帮忙打扫卫生,摆放用品。黄子义口味叼,一般饭菜他不喜欢吃就宁愿饿着,章超拿他没办法,每天都去想办法弄好吃的送过去给他,为此还专门练了一手的好厨艺!——如果这都不算爱!!”楚枫越说越萌,越说越激动,眉飞色舞的,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章超对时尚不感兴趣,黄子义就帮他买衣服买鞋子帮他搭配!你没发现吗?章超身上的那件外套是黄子义之前穿过的!!!哇~!太有爱了吧!”
      
      阿绿一脸无奈的看着楚枫,再看看前面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上的男子二人:“……”
      
      “上次我还听章超说黄子义睡觉总是不盖被子,担心黄子义会感冒,我的天啊!我真的快要被他们俩甜到晕过去惹!!”楚枫疯狂用眼神暗示阿绿去看前面的两个人:“你看他们俩眉来眼去的样子!你看!绝对有基情!!”
      
      阿绿捂着肚子憋笑:“……”
      
      楚枫这些话要是让前面两个疯狂争论楚枫到底喜欢谁的男生听见,天知道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哇哇哇!黄子义还用手去揪章超的脸颊!哇哇哇!又靠在一起了!还抱上了!!!真是的,一大早要不要这么秀恩爱啊!打情骂俏还疯狂撒狗粮,干得好!继续发挥!!”楚枫在内心不断竖起大拇指,两只眼睛化作超高像素摄像头,拼命大饱眼福,吃糖吃到齁。
      
      “行了,适可而止吧,你再这么盯下去,我怕他们回头就因为你的原因打起来。”阿绿拉着楚枫的胳膊,拐弯走向了教学楼。
      
      被迫无奈与两位美景分开了的楚枫遗憾收回目光,笑吟吟说:“是啊,不方便继续当电灯泡打扰他们二人世界了。”
      
      说完,脑海中闪过章超吃醋黄子义多看了其他女生一眼,而和黄子义闹别扭。二人情侣拌嘴,拉拉扯扯,一方生气躲避,一方讨好追妻,经过许多磕绊最后情话告白,双方终于和好的一出大戏,内心十分满足。
      
      阿绿在一旁嘀咕:“真不知道初中毕业之后,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想当初,她和楚枫身为威海中学三年二班里,关系最为要好的两个闺蜜。二人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好看的言情文,有阿绿看过的就没有楚枫没看过的,帅气的明星,有楚枫追过的就没有阿绿没追过的。二人身为志同道合的“同志”,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怎料高中三年的分别,楚枫竟革.命叛.变,属性从女变成了腐女,爱好从男变成了男男。简直叫人鞠一把辛酸泪,感慨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契机是因为一本掺杂在言情文里头的耽美书。”楚枫故作深沉,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阿绿吐槽:“不不不,我也没想知道。”
      
      “起初只是觉得女主的戏份怎么那么少,男主和男配的感情可真是要好。后来剧情越往下走,故事发展越有趣,看着看着,两个男主忽然就亲上嘴了!真的,亲!上!了!”楚枫两眼发光,说的是津津有味,趣味盎然:“当时我就给看懵了!这怎么和自己朋友亲上了呢?那懵了怎么办呢?当然是一边懵一边继续看啊!我越看越带感!越看越有劲!简直上瘾!你以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我窥见了一个全新的宇宙正在向我招手!!”
      
      看楚枫津津乐道双臂打开几乎就要现场发表一段演讲,阿绿走进教室,坐在椅子上,一边整理画具、一边仰头看着楚枫,满脸黑线:“那些投票选举你做校花的男生,如果知道你是这种性格,绝对会残念到绝望。”
      
      “男生的旁边站着一个男生才更美好,我只需要默默守望他们的幸福就满足了。”楚枫脸上闪烁着圣光,一幅即将飞升了的模样,双手合十做祈祷状:“bl万岁。”
      
      阿绿一脸无言,狠心戳穿事实:“但问题是黄子义有过女朋友好吧,你的那些终究都是幻想。”
      
      “不不不,这你就不懂了。”楚枫坐在椅子上,打开木质画箱,整理里头的画具,伸出一根食指冲阿绿来回摇晃,表情高深莫测:“不是因为只有男生可以选择所以才选择的男生,而是即便喜欢过女生,最后还能顺从自己的心意选择自己真正爱的人,即使对方是男人也要和对方在一起,这种才叫真爱。”
      
      阿绿去旁边接温水倒在洗笔筒里,回来后顺手分了一半给楚枫,然后说:“我倒不是反对同性恋啦,也能理解他们的感受。只是我看你好像只要是两个男生就能萌的起来,痴迷程度比以前跟我一块花痴追星的时候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想楚枫私人微博上,那一天三五条腐段子的更新频率,还有转发留言的露骨程度,那节操几乎是论斤的往下掉。阿绿就弄不明白,平日里看上去文静端庄优雅大方的小姑娘,怎么私底下这么疯呢。
      
      “诶,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楚枫一脸的四大皆空,念了句佛号,神情释然:“我已经看开了。这辈子我注定只能是个女人,但下辈子,希望可以带把,然后跟帅哥一起搞基。”
      
      “……带,带啥?不过,说来说去你的取向终究还是男的呗。”阿绿悄悄松一口气:“开学时候乍一听到你喜欢这些,我这段时间总是提心吊胆的。”
      
      楚枫诧异的看了阿绿一眼,双手护胸:“你瞎想些什么呢?我对男男一心一意,你可别打我主意!”
      
      “……”阿绿翻了个白眼:“赶紧去死一死!”
      
      上课铃响,同学们陆续进入教室。阿绿摆放好画具,偷眼瞅了斜后方,端正坐在画室一角的男神,胳膊肘捅了捅楚枫:“诶,你看谢安怎么样?”
      
      “你说‘王子殿下’?”楚枫把颜料盒取出来搁在脚边,侧首看向正在低头整理画架的男生,竖起大拇指,言简意赅:“时下少有的禁欲风男子,性格冷淡高岭之花,人也长得超帅,绝对的高品质!”
      
      “是吧~~”阿绿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没出息,一脸花痴地捧着下巴,眼睛里冒出了无数桃心:“真的好帅啊,怎么可以这么精致又漂亮……皮肤超白肤质超好,我快要被他帅晕过去了……”
      
      一般漂亮这个词都是用来形容女生的,但放在“学院王子”,这个拥有着超级玛丽苏言情风外号的男生身上,却是一点都不显得违和。因为人家的属性真的有这么夸张。
      
      “嗯……冰山攻很不错,但禁欲受更带感啊……”楚枫自言自语:“像这种类型的男生,给他配一位温润宠溺的年上攻是最好的。”
      
      阿绿抓狂:“你够!”
      
      讲课开始后,老师向大家交代了绘画的基础要点,接下来便轮到学生们自行练习。
      
      楚枫脑海中还回想着方才脑补出来的那对cp温柔宠溺攻 X 禁欲冷淡受,顿时心痒无比。越想越觉得带感,实在是无法按捺住心中那头即将破笼而出的凶恶“萌虎”,楚枫飞速掏出铅笔,下笔有如神助。
      
      轻轻几道线条在纸上划过,眨眼间便构造出了一张初见规模的男男互动草图。再来几个细节描写,两个人物的风格与场景氛围,便赫然跃于纸上。
      
      坐在一旁构思半天,许久没能落笔的阿绿见楚枫如此风风火火的作画,顿时被勾起了好奇心。探出脑袋目光望了过去,然后被白纸上的草图给雷的够呛。
      
      这女人又开始了。
      
      阿绿手指捏着下巴分析,视线不断审视画纸上的内容,低声道:“这是……壁咚??”
      
      头发这么短,不出意外肯定又是男男。
      
      抛去画的内容不讲,说实话,楚枫这幅画里的构图、比例、主题……每一个细节都是好看到让阿绿痛心的地步。
      
      这孩子也太熟练了。
      
      有这个本事干啥不好,画bl图画的这么溜。
      
      即便画的是简笔漫画,很多地方还是能看出不少东西的。阿绿观察着楚枫的人物画法,内行看门道的分析说:“咦,你这人物的肢体表现很自然啊。”
      
      “那当然了。”楚枫骄傲的翘了翘小鼻子,嘴角抿起得意的笑容:“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去画他们的。”
      
      “我就是想说你画的也太超出寻常的好了。”阿绿歪了歪脑袋,眼睛瞅着画中人物纳闷道:“虽然我们高中的时候是美术生,但考试也不考漫画人物啊,你这绘画能力完全超过爱好能达到的范畴了。”
      
      楚枫闻言一惊,脸上自得的笑容变成了慌乱,下笔也顿了顿。
      
      她眼珠子乱转,嘻嘻哈哈解释道:“我天赋好啦哈哈哈哈……”
      
      “……是吗。”
      
      阿绿也没多想,毕竟这画工好又不是什么坏事。敲了敲楚枫的脑袋,说了句“老师让我们画油画,你这个等会儿给他看见,小心被‘公开处刑’,拿着你的画到处给同学们看”,稍微劝了两句,就坐回自己凳子上了。
      
      “……”
      
      楚枫松了口气。
      
      吓死她了,幸好没露馅。
      
      阿绿不是腐女,平时也不会关注耽美圈子,所以对这个圈子内的事情知之甚少。若是稍微关注了那么一点,刚才的话题恐怕就没那么好结束了。
      
      没错,楚枫是美术生,一名擅长画画的美术生,同时还是一位超重度或者说是中毒了的腐女。这两个属性加起来会发生什么事,难道还联想不到吗?
      
      她,楚枫,圈名枫子,近两年迅速崛起的耽美界新星画手,产粮无数,人送外号圈中袁隆平。只要你是腐,那你就绝对看过她出品的画作,不管什么属性的cp,什么类型的搞基,全都无一例外可以看到她的参与!绝对的高产型选手!!
      
      画风这种东西很好辨别,如果是由精通画画的人来看就更是如此了。假若阿绿以前看过楚枫的作品,那刚才的露馅,绝对能连皮带骨把楚枫的马甲扒得连底裤都不剩一条。
      
      楚枫小心脏扑通乱跳,埋怨的拍了拍自己这双控制不住的双手,珍而重之的将刚才的图收了起来。
      
      ——暴露自己是腐女不可怕,被朋友吐槽没节操也不算什么。
      
      但假若让圈外人知道自己的马甲,还知道她私底下什么play都画。这些年来早已将成年人的车开出了城市边缘,在黄色的大草原上用时速八百里每秒的速度自由奔跑,那浓浓的羞耻感简直能叫她三天三夜不敢看阿绿一眼。
      
      阿绿看着窗外风景就地取材,拿起铅笔勾起了线条。画着画着,忽然回想起了什么,扭头对楚枫说:“不过,你刚才壁咚的那位啊——”
      
      楚枫捏紧铅笔杆一声怪叫:“嘎!”
      
      “……”
      
      阿绿纳闷的看了楚枫一眼,继续把话说完:“怎么看起来这么像你哥啊?”
      
      楚枫把自己的脑袋埋在画板下面,闭嘴装死。
      
      阿绿推了推楚枫,说:“好歹是我初代男神,这我还是认得的哈!当初你这兄控和我一起花痴悠哥的时候,我还存了不少悠哥的照片呢!”
      
      楚枫探出半个脑袋,目光幽幽,宛若饥饿中的贪狼:“你别想了,我哥是全人类共同的财产,就算你是我朋友我也绝对不会把他交给你的。”
      
      “……我又没说我现在还喜欢他。”阿绿红了脸,目光闪躲底气不足:“我现在喜欢的是谢安。”
      
      “你这女人,见一个爱一个。”楚枫撇了撇嘴,嫌弃的很:“明明还是很喜欢我哥的嘛。”
      
      阿绿转移话题:“不过你刚才画的真的很像,完全把悠哥的神态和气质表现出来了。”
      
      “那,那当然了。”
      
      楚枫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她刚才除了隐瞒好友,自己其实是耽美画手的事实外,还隐瞒了很关键的一点。
      
      那就是,自小与哥哥相依为命,超级喜欢哥哥的楚枫,不可避免的口味也比较偏。最爱画的人物基本和哥哥都长得很像,性格也温柔得如出一辙,甚至喜欢到干脆自己动手画出一本连载漫画的地步。
      
      楚枫那个连载时常超过两年的处女作漫画,其中主要角色顾泯悠,原型就是她最熟悉的哥哥——楚悠。因为对哥哥的事情了若指掌,所以漫画中人物表现的也是异常形象立体。强烈的喜爱导致楚枫在画顾泯忧的时候总是分外卖力,因此顾泯忧在漫画中的存在感简直强到爆炸。
      
      那苏断腿的魅力,那无处安放的帅气,让顾泯忧伴随漫画的大火迅速红遍了大江南北,被万千粉丝们亲昵成为“优格(yogurt)”,知名度在网上耽美圈子里巨高无比。
      
      所以楚枫除了最害怕被人知道她就是“枫子”以外,第二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哥哥被人认出来……楚悠那张好看的脸太有辨识度了,说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都不为过——虽然二者的顺序反了。
      
      万一到时候被楚悠顺藤摸瓜的发现她私底下画自己老哥的耽美本,还让老哥在耽美的世界里声名远扬,粉丝千万……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
      
      而且如果让楚悠反应过来,这两年妹妹总是撒娇拜托哥哥做模特,摆帅气造型说超苏台词,其实都是为了往哥哥的身边再加上一个男人!他会怎么想?
      
      当时楚枫总是一边画画一边傻笑,其实这个笑根本就不是因为开心有哥哥的陪伴,而是被自己脑补的bl剧情萌到内心尖叫,因此才画得格外带劲。察觉真相的楚悠就算性格再好,肯定也会傻眼的。
      
      如果想要继续在楚悠面前,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妹妹,楚枫发誓绝对要牢牢封印住自己的小秘密,不能轻易露馅。
      
      只是……
      
      楚枫轻轻叹了口气。
      
      “诶。”
      
      最近萌值不够啊……她产粮太多内心的梗几乎要被挖空,漫画都已经断更两期了,真是烦恼。
      
      “突然叹什么气啊。”阿绿瞥了楚枫一眼,握着油画笔点了点颜料,和楚枫说道:“画不出来?”
      
      “嗯……”楚枫闷闷不乐。
      
      阿绿把手头的颜色画完,放下画笔抽空斜过身子,去看了一眼楚枫面前的画布,然后狠狠翻了个白眼:“我靠,你都快画完了好不好!”
      
      完成度这么高,动作还这么快,只能说真不愧是艺术世家出身的,底子就是比一般人好。
      
      楚枫嘟囔:“我不是说这个啦……”
      
      话落,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楚枫刚才神游天外没注意身边动静,现在乍一听到几句断断续续的言语,大致了解了一点情况。
      
      “谢安又被老师表扬了。”
      
      “他画的好好看哦……羡慕死我了……”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人家是特招生,还得过那么多的大奖,我们没法比的啦……”
      
      骚动的源头坐在位置上,垂首敛眉收拾着画具,丝毫不在意四周的议论。那淡漠清冷的模样并非作伪,一举手一抬眸,都能清楚看出这是发自内心的高冷疏远,就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矜贵的模样好像是中世纪的王子,叫生活在现代社会热情奔放的年轻人对此很是新奇。
      
      该有怎么样的人生经历,才会塑造出如此独特的气质来呢?仅仅只是坐着,都完美的好像用电影镜头拍摄出来的风景画。赏心悦目的,叫人看一眼都是享受。
      
      学院王子殿下的称号,可不仅仅因为那张过于美艳的脸,和他那让人惊叹的履历,才得来的。
      
      楚枫贪婪的看了两眼谢安,拿美色狠狠润了润眼睛,然后收回目光,继续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面前的画作上。
      
      那边,谢安已经整理好了画具,提着画箱,在众人的瞩目中,缓步来到了楚枫身边。
      
      楚枫隐约感觉到了点不对,疑惑的目光往上挪去,视线对准那张俊美到有些过分了的脸。
      
      清朗的声音,低低的在她耳边响起。
      
      “枫子……大大?”
      
      “啪”,楚枫的画笔掉到了地上。惊惧的眼神,破碎的神情,楚枫仰头看着眼前这位面无表情的冰山少年。
      
      哈???!!!
      

  • 作者有话要说:  --
      说实话,学院王子这个外号太羞耻了,我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抱头怀疑人生。
      这本书很短,才二十多万字,欢迎追更~喜欢的话点个收藏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