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九紫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14 13:32: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外国语高中高三晚上要上三节晚自习,高一高二只上两节,八点半就放学了。
      苏星悦收拾着书包,她身后一个女生快步凑到她面前,小声说:“星悦,我听说你那妹妹为了赵默钦和九班的一个女生打架了,听说打的特别狠,都进医院了。”
      
      苏星悦收拾书包的手微微一顿,紧紧抿了抿唇,眉头微皱,满脸不耐:“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不想知道。”
      
      女生讪讪的:“我也是听说了,跟你说一声,毕竟你们俩……”
      
      苏星悦倏地将书往说上一摔:“她是她,我是我,她做了什么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往我身上扯!”
      
      女生见她发火,撇撇嘴笑道:“好啦好啦,干嘛这么生气?我就是觉得很好笑,你妹妹喜欢赵默钦哎,还为了他跟人打架,不知道赵默钦知道这件事会什么表情,我真的非常好奇你知道吗?”
      说着捧腹哈哈哈的笑起来。
      
      班里其他同学本来不知道苏星悦妹妹为了赵默钦和人打架的事,毕竟是实验班的学生,学校的尖子班,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在学习上,高二学习本来就紧张。
      此时被程敏这么一说,落在后面的几个同学听到也都好奇的问:“什么打架?有人为赵默钦打架吗?”
      
      赵默钦是一班的学生,一班二班都是实验班,也就是重点班,赵默钦成绩常年排在年级前十,长的又很帅,白衬衫牛仔裤,是那种很干净清秀的长相,大家就在背后称呼他为校草,喜欢她的女生还不少,在他们本班还不显,毕竟尖子班学生都奔着学习去了,倒是在普通班和高一新生中尤其受欢迎。
      
      虽说尖子班学生大多数精力都在学习上吧,但八卦人之天性,紧张的学习之余听到关于校草的八卦,众人还是很好奇的。
      程敏就将苏星悦的妹妹为了一班赵默钦,跟别的班女生打架,还打到医院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听的其他人惊叹不已:“这事赵默钦知道吗?”
      
      是啊,赵默钦知道吗?
      这个问题,程敏也想知道。
      
      苏家三姐弟是紧挨着生的,苏星悦和苏星辰只差一岁,要是不对外面说别人也不知道苏星辰和苏星悦是亲姐妹。
      尤其是苏星辰刚来H城时也不是马上就改名叫苏星辰的,她先是叫贺星辰,后来改了姓,对外说是亲戚家孩子要来这边念书,户口挂在他们家。
      
      这样的事情在H市也不少,倒也没人怀疑,加上她和苏星悦长的也不像。
      
      苏星悦长的像她妈,大方脸、高颧骨、双眼皮,大眼睛,鼻梁有点塌,嘴唇有点厚。
      苏星辰却是完全照着父母优点长,脸型和五官都像苏父,只一双眼睛像苏母,单独将她和苏星悦放在一起,任谁都不会说两人是亲姐妹。
      
      倒是和苏星阳长的很像。
      
      苏星阳也苏星辰一样,脸型和五官都像爸爸,若不是他也遗传了苏父的大眼睛,和苏星辰站一起,真跟双胞胎一样,加上本来只差一岁,年龄相近,都瘦瘦高高的,更像了。
      
      本来他们是亲姐弟的事情也没人知道,但苏星辰和苏星悦长的这么像,程敏和他们又在同一个小区,时间长了自然就知道了,再怎么说是亲戚家孩子,总不可能长的又像爸又像妈吧?加上后来姓也改回来了,都是星字辈的,一看就知道是亲姐妹亲姐弟。
      
      本来二班的人知道高一十六班那个杀马特是苏星悦妹妹的人很少,被程敏这个大嘴巴一宣传,全都知道了,导致每次她那杀马特妹妹在学校做了什么事,大家都会拿好奇和同情、打趣的目光看着苏星悦,搞得苏星悦烦不胜烦。
      
      就比如此时,那个杀马特打架关她屁事?为什么一个个要来问她?
      
      苏星悦收拾了书包头也不回,气哼哼的走了,程敏和其他同学们对视的笑了一下,连忙跟了上去。
      
      她和苏星悦住在同一个小区,每天晚上都结伴回家。
      外国语学校离她们所在的小区不过隔了三个小区而已,都不用骑车,几步就到了。
      
      苏星阳早已在楼下等她们,见她们下楼了,转身走在前头。
      他才十五岁,个子却有一米七出头了,许是正值出条的时候,非常瘦,也饿的快,现在只想赶紧回家吃点宵夜垫下肚子。
      
      苏家老太太早早就在关注时间,听到客厅的钟声敲到八点半,就掀了被子穿上外套,给她宝贝孙子做宵夜。
      
      这时候她再不说她一把年纪还要伺候谁的话,又是切肉又是剥虾,生怕饿着了她宝贝孙子。
      
      等苏星阳他们到家,老太太的面条刚好出锅,满满一大碗端出来,笑呵呵地冲苏星阳笑道:“饿了吧?赶快过来趁热吃,一会儿面糊了。”又对苏星悦说:“锅里还有。”
      
      苏星悦看着端到弟弟面前的面,在门口把鞋子踢了换拖鞋:“不想吃,气都气饱了。”
      
      “怎么了这是?”
      苏父苏母也都披着衣服出来。
      
      苏星悦朝自己房间的方向翻了个白眼,满腹委屈:“还不是她,我在学校脸都丢尽了。”
      
      苏父怕两姐妹一会儿又吵起来,赶紧过来拍拍她的背哄她:“你让让她,让让她,你是姐姐,她还小,不懂事。”
      
      原本没打算发火的苏星悦听到这句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凭什么让她啊?我就比她大一岁,阳阳还比她小呢,也没见你们叫她让着阳阳,凭什么我就得让她?”
      
      委屈的眼泪都要落了下来。
      
      她是老大就低人一头吗?整天叫她让着这个让着那个,让让让!她凭什么要让?
      
      她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也不去盛面,心里赌了一口气,特别不舒服。
      
      她不知道是针对苏星阳还是苏星辰,还是家人明晃晃的偏心,或许都有。
      
      可她知道,这种嫉妒和不甘是不能对着弟弟发出来的,只能借题发挥,朝着苏星辰发。
      
      苏母以为她是因为苏星辰才发这么大的火,瞪了苏父一眼:“你少说两句。”又说苏星悦,“一点小事哭什么哭?”
      
      苏星悦越说越委屈:“对你们来说是小事,可你知道班里同学怎么说我吗?现在人家都说我是杀马特的姐姐!”
      
      苏星阳抽空抬头回了一句:“怎么没人喊我杀马特的弟弟?”
      
      “谁知道你?你一天到晚打篮球,谁会在你面前说?”
      
      老太太见孙女把她大孙子都怼上了,不乐意道:“行了啊,说她就说她,说你弟弟做什么?他又没惹你?”又说苏父,老调重弹:“我就说别接来吧?”
      
      苏星悦嗓音本来就不小,又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其他人也没半点顾及她的感受,降低音量。
      她引气入体后耳聪目明,客厅的对话自然能听的一清二楚,睁开眼睛看了眼房门,铺床睡觉。
      
      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却毫无睡意。
      
      她有心想离开这里,却不知道该去哪。
      
      舅舅舅妈养了她十二年,她自己有爸妈,没有一直养着她的道理,再不能像九岁时那样任性,受了委屈就背着书包回家,哪怕相隔这么远。
      
      可一直在这里住着也很不方便,寄人篱下不说,和人一个房间,修炼很不方便。
      
      只是她想了想,竟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她倒是会炼丹炼药,可一来现在修为不够,二来没有材料,即使真的休学出去打工了,挣得那点钱还不够她买材料的。
      
      况且她能做什么呢?给人当保镖打手吗?更别说她还未成年,连个身份证都没有。
      
      住校也不实际,学校宿舍四个人一个房间,想做什么,更不方便。
      
      现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读书,再考个好的大学,脱离这里,再选个对口的专业,今后炼制个什么东西来,也有个出处。
      
      这么想着,苏星辰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客厅的钟声一响,她就醒了。
      
      外国语学校早上六点半要上早读,苏家兄妹六点钟就得起床,上厕所的上厕所,刷牙的刷牙。
      苏家只有两个卫生间,苏星悦占了主卧的,苏星阳占了公共卫生间,苏星辰只能去厨房后面的洗衣池子里刷牙洗脸。
      
      等苏星阳出来,看到苏星辰干干净净的脸,还好奇的看了她好几眼。
      苏星辰剪了短发之后,两人看着越发像了。
      
      苏星悦出来也看到了苏星辰,目光先是落在她的头发上,再落到她的脸上。
      
      十七岁的姑娘,早已知道美丑,苏星悦又是个性子早熟的,看到苏星辰那高挺的鼻梁和精致的小脸蛋,心里就不禁有些不舒服。
      
      同一个爸妈生的,偏偏她遗传了她妈的大方脸矮鼻梁,苏星辰和苏星阳就遗传了她爸的鹅蛋脸高鼻梁,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之前苏星辰整天把脸画的跟鬼一样,留着个杀马特的发型对比还没这么明显,现在她把头发剪了,素着脸,清清爽爽,她才发现,苏星辰皮肤好的跟瓷娃娃似的,晶莹剔透,那寸头不仅没衬得她像个男人,反而越显精致,美的毫无遮拦,肆意张扬。
      
      她回到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只觉得哪哪儿都不满意,鼻梁要是高一点就好了,鼻翼窄一点就好了,还有两边的下颌骨,削掉这两个方方的骨头就好了。
      
      苏星悦越看越心烦,气的把毛巾往水池上一扔,气鼓鼓就出来,背上书包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苏星阳洗漱完出来,苏星辰才去上洗手间,苏星阳便收拾着书包等她一起。
      
      电梯门打开,苏星悦回头不耐烦地问苏星阳:“你走不走?”
      
      苏星阳见苏星辰从洗手间出来了,也走到电梯里去。
      
      苏星悦手指一直急促的戳着关门键,不等苏星辰上电梯,电梯门就关上了。
      
      苏星阳连忙伸出胳膊拦了一下,还是没能阻止电梯门关上。
      
      此时苏星辰已经站在电梯门外。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开始单章就只有一百个红包了哦,随机掉落,先到优先~
    谢谢豆浆(×4)、鱼儿(×4)、大蟹酥、长庚的地雷,开心开心开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