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绚烂时》袖侧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2 13:06: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御园小区在琛市的东部,周围都是林立密集的高档公寓,独这一片低矮稀疏,闹中取静。十月末的深秋里,天朗气清,小区里的法国梧桐色彩斑斓,掩映着一栋一栋豪华的别墅。
      御园的这栋房子买了有好几年了,原嫣以前过来玩的时候住过几次,没想到有一天变成了要长住的第一居所。原嫣的爸爸原振和她妈妈方桐离婚后,就离开了祁市到琛市定居了。
      原振这些年,虽然家在祁市,却早把生意重心转移到了琛市。更何况在祁市,原嫣的外公家也是高门大户,各种场合和前妻前岳父碰面的机会简直不要太多。于他,自然是长居琛市更方便更自在。
      这回原嫣说要过来跟他一起生活,原振就给原嫣办了转学,给她转到了琛市最好的私立学校,立安高中。
      
      原嫣来到这里的时候,迎接她的除了爸爸,还有柳兰茜这个小三儿上位的女人,和她那个父不详的女儿柳韵诗。
      关于这个女人爸爸妈妈以前一直都不肯跟她细说。她只知道爸爸出轨了,所以离婚了。是这次她要过来前,方桐才让她知道这个女人的详细资料。
      这女人连自己的女儿都带过来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原振结的婚。反正原嫣在祁市是一点关于婚礼的消息没听到,只知道她亲爹有了别的女人。
      也可能,原振根本没举行婚礼。毕竟这么大岁数了,说出去,也并不是那么的光彩。
      
      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带着夸张的热情和嘴咧得太大导致脸部肌肉有点变形的笑容,以女主人的姿态迎接原嫣。
      原嫣头一回与这个传说中破坏了她父母婚姻的女人打照面,她眯起一双清亮的眼睛仔细看了看。
      
      柳兰茜这个女人不见得就比原嫣的妈妈方桐更美,在原嫣看来,气质上甚至远远不如。方桐生来就是千金大小姐,从来不会对别人低头,傲气是刻在骨子里的。柳兰茜却一颦一笑都带着讨好男人的媚态,骨子里就走了下流。
      她也就胜在年轻,她女儿跟原嫣一样年纪,她却才三十四,看起来更像是二十多岁的人。不仅面孔娇媚,身材更是玲珑有致,像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饱满欲滴。跟她的女儿柳韵诗站在一起,活脱脱像是一对姐妹花。
      
      算一算年龄,这是十七岁就生了柳韵诗了。
      原嫣就抿嘴笑了笑。
      什么玩意。
      
      原嫣相貌随了妈妈,下巴尖尖,眼睛大大,是标准的美人脸。可是高中这个阶段,正是少女们极易储存脂肪的年龄,妈妈又从来不允许她刻意减肥,任她自然生长。因此她虽然腰肢手臂都纤细轻盈,独独腮边有肉,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柔润感。
      一双大眼睛水亮亮的,漫不经心的时候,墨色的瞳仁看起来便有些迷迷蒙蒙的。抿唇一笑,又美又柔,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头一次见到这位大小姐本尊的柳氏母女就被这笑容迷惑了。
      
      看起来一点也不厉害,像只软萌小猫。母女俩互相递个眼神儿,心意相通——这样的,哄着就是了。
      柳韵诗早了得了妈妈的嘱咐,当即便笑盈盈去拉原嫣的手:“可算把你盼来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走,我带你去看看。”
      原嫣人还没来琛市的时候,二楼最好的大房间就留着给她。柳韵诗想起来就心酸。
      不过不急在这一时,妈妈早跟她说了,来日方长呢。
      
      她拉住了原嫣的手,说着就要带原嫣上楼。一拉,却没拉动,诧异去看。那看起来娇软无害的女孩,依然抿着嘴笑的斯文,说出来的话可一点不软。
      “买房子时户型是我挑的,装修时风格是我选的。”她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住了好几年的旧房子了,我熟。倒是你们,不用这么拘谨,随意点。”
      本来想说“就当自己家吧”,到底这句话让她恶心,还是咽了回去。
      
      主宾形势瞬间颠倒。
      以为是只软萌小猫,爪子獠牙却这么利。柳韵诗到底城府比不上她妈妈,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
      柳兰茜立即笑起来:“也是也是,本来就是自己家,哪还用你带呢。”说着,轻嗔着拍了一下柳韵诗的手臂。
      原振开口说:“好了,又不是外人,回家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这话却是对柳氏母女说的。说完,又对原嫣说:“累了没?”
      原嫣挽住爸爸手臂,娇娇软软的说:“高铁坐了一个小时,都累死啦。”
      
      实际还不如平时去市中心逛街的时间久,且她根本也不用带行李,她常用的东西,妈妈早就给她打包发过来了,她就自己带个随身的小包,那边有司机送到车站,这边有司机接回家。
      但不管累不累,谁管得着她一个独生女跟爸爸撒娇呢。
      原振拍拍女儿的手臂,笑道:“去,先上楼休息一下,待会下来吃饭。”顿了顿,又补充说:“你柳阿姨今天亲自下厨,给你接风。”
      
      原嫣又抿嘴笑了笑。她这个笑容特别文雅乖巧,但柳兰茜柳韵诗再不会当她柔弱无害了。
      果然,她目光扫过去,笑着道谢说:“谢谢兰姨。”
      不称柳,不叫阿姨。一声“兰姨”,颇有点旧社会称呼家里姨太太的风尘感。毕竟,又是“兰茜”又是“韵诗”的,这么言情的名字,当以言情风对待才是。
      
      柳氏母女两个并不能完全接收到这里面的嘲讽意义,但直觉的就知道这称呼肯定哪里不好。柳兰茜的脸色也不自然了一下。
      原振笑了笑,宠溺的揉了揉原嫣的头:“淘气。”
      原嫣对爸爸笑笑,眼睛弯成月牙,在柳氏母女的茫然中,自顾自的上楼。在楼梯拐弯处投过来一瞥,这淡淡的一瞥,无形中就给母女俩施加了压力。
      柳兰茜唇角绷了起来,真正意识到这个大小姐是个不好哄的。看原振看过来,忙笑着说:“我赶紧把菜下锅,马上就好。”
      柳韵诗跟屁虫一样,跟着去了厨房帮忙。
      
      菜肉早就由阿姨收拾好了,所谓亲自下厨,不过就是柳兰茜最后动手炒而已。一进厨房,阿姨就忙递了围裙过来,毕竟身上穿的是价格昂贵的一线大牌。
      柳兰茜打发阿姨出去,跟柳韵诗说起了私房话。
      “小丫头片子,还挺厉害!”她恨恨的说。声音压得低低的,到底才进门,还不算真正得势。等她把原振哄好了,看她怎么收拾这黄毛丫头!
      柳韵诗很不开心,担心地说:“她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摆出一脸千金小姐的高贵样,让人心里不舒服。
      
      “你少说说这种话。”她这么一抱怨,柳兰茜反而骂她,“你那点心思都带在脸上,原振一看就看出来了,你给我收着点。想也不能想,心里想你就藏不住。你给我记住,以后你和她是姐妹了,要跟她相亲相爱!”
      这话听着就恶心人。那也没办法,原振也是个让人害怕的人,柳韵诗还真怕被他看出来自己的不满。忙顺了顺胸口那一口气,低低默念:“相亲相爱,相亲相爱,相亲相爱!”
      
      “对,就这样。”柳兰茜一双妩媚凤眼斜睨她,“就从心里当自己是原家亲生的孩子,原嫣的亲姐妹。你自己先把心态顺过来,说话做事态度就自然了。”
      柳韵诗点头受教:“知道了,妈妈。”
      “至于那丫头,来日方长呢。”柳兰茜把菜下了锅,油锅里噼里啪啦的炸响,“别着急。”
      
      原嫣才上楼去,没一会儿就下来了。原振抬眼看了她一眼,问:“怎么没换衣服?”
      “我房间的壁纸和地毯怎么都换了?谁挑的,难看死了。”原嫣不高兴的问。
      原振微哂。他当时就说了,不用折腾,柳氏母女一腔热情的非要重新整整,说什么“怎么能让嫣嫣住旧的”,他就没管。
      这两母女不碰一鼻子灰,不晓得他这宝贝女儿的脾气,让她们自己尝尝滋味以后就晓得收敛了。
      他便说:“不喜欢就换。”
      
      原嫣当然猜得到是谁乱改了她的房间,看进门时那母女俩一副小人得志的女主人姿态就知道了。不过是一个看似热情的下马威罢了,妄图拔除她对这个房子的熟悉感,给她施加心理压力。
      但是原振的态度也让她明白了,事关到她,他是不会给那母女俩撑腰的。
      预想中“有后娘就有后爹”的情形没有出现,原嫣忽然就有点泄气。
      
      原嫣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女儿,爸爸妈妈虽然离婚了,但是两个人对这女儿的宠爱丝毫不受影响,甚至比从前更争着对她好。一般来说,女儿跟着妈妈会更方便一些。原嫣是自己不忿,主动跟妈妈请缨要到这边来,想要“治治小三儿”,顺带看着自家老爹“别犯糊涂”,财产什么的别叫女人哄了去。
      结果现在一看,小三战斗力也就那样,她爹看着脑子也还清醒。原嫣忽然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不知道自己折腾来琛市到底有没有意义。
      妈妈说,别把自己降低到跟对方一样的水平。原来妈妈早就看明白了,倒是她自己钻了牛角尖了。
      这么想着,原嫣早先的斗志昂扬就都消散了,很有点意兴阑珊。
      
      大菜是早就弄好了的,小菜炒炒就出锅了,阿姨过来搭手帮忙,两母女花蝴蝶一样穿梭在餐厅和厨房之间,很快就摆了一桌子菜。只是还没落座就听到原嫣坐在餐桌旁打电话。
      “对,你找那个马设计师。他应该记得我的。”
      “他要是忘了我,你就提醒他,装修的时候他背地里说我坏话,管我叫‘事儿精’、‘挑剔鬼’,被我抓了个正着。不信他想不起来。”
      “当初这个房子的装修是上了杂志了,他们公司当作经典案例来宣传的,肯定有存档。”
      “你让他帮我找一下,给我换回原来的壁纸和地毯,要一模一样的。”
      “辛苦啦,陈叔。”
      
      原嫣的声音软软甜甜的,说话也慢条斯理,让人听着觉得耳朵很舒服,只是这电话里讲的内容可不让人舒服了。柳兰茜和柳韵诗面面相觑。
      “嫣嫣不喜欢新换的壁纸啊?”柳兰茜一边给原振夹菜,一边小心的问。
      原嫣夹了一口菜,眯起眼睛:“难看,扎眼睛。”
      
      这小姑娘看着斯斯文文的,谁知道说话总是这么夹枪夹棍的。柳兰茜转头看自己女儿,果然柳韵诗眼圈都红了。装修的时候,柳韵诗可是强忍着心酸,给原嫣用了和自己房间一样的壁纸呢,谁知道原嫣还不领情。
      柳兰茜笑眯眯的说:“这审美啊,真是一个人一个样。诗诗就觉得这壁纸特好看,想着以后是姐妹了,非要给嫣嫣用一样的,也是一片心意。”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摸自己女儿的头,肢体语言传达出柳韵诗“受委屈了”的意思。妩媚的凤眼乜了一眼原振。
      原振却令人失望的,连眼角都没夹一下。
      根本不把饭桌上这些女人间的打机锋看在眼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