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才是白月光?》盛况与一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12 19:31: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晋江首发。 ...

  •   
      *****
      
      大约是因为顾家母子把重头戏放在了第二天的生日宴,当天晚上并没有整出什么幺蛾子。
      
      第二天一早,宋隐刚洗完澡走出浴室就听到了敲门的声响。宋隐甩了甩滴着水珠的白发,汲着拖鞋“啪嗒,啪嗒”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宋遇拿着东西笑吟吟的站在门口。宋隐视线落在礼服上。“哥,你这是?”
      
      “妈妈给我们一人准备了一套礼服。”宋隐把手中的礼服递给宋隐。“不要白费了妈妈的心意,穿上吧。”
      
      这两个人是觉得把他捧得够高了,所以是时候该把他衰落了?
      
      宋隐唇角漾着笑,接过宋遇手里的礼服,杏眼真挚而透着信赖的光芒。“谢谢哥。”
      
      “嗯。”宋遇眸光闪了闪,假装扶镜框。“时候不早了了,你还是先换上吧。要不爸爸又要发火凶你了。”
      
      “好,一会见。”
      
      宋隐把门关上,转头把纯真灿烂的笑卸下,将礼服丢在床上摊开,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居然一处线崩开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这么好的陷害机会不珍惜?”
      
      宋隐不可置信的把礼服又提溜起来,抖了抖,还是没有掉下什么针头的玩意儿。
      
      简直太让他失望了!
      
      “什么鬼,特么的说好的利用一切机会把配角丢出豪门,让他体会一下天堂掉落地狱的感觉?!差评!”
      
      宋隐把礼服丢在地上,大失所望的要去踩上几脚,意外的瞥到了床上洒落的白色粉末。
      
      “……这是什么?”
      
      宋隐伸手捻了捻,感觉不出什么异样。想了想,又求证一般把掉落在地上的礼服捞起来,礼服跌落的地方落下零星几点粉尘。
      
      礼服是白色的,这些粉末撒得极少,不仔细看压根就没有办法发现这些玩意儿。如果是粗心大意的原主,恐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早该想到,肯花十几年的时间伪装出和善的假象,这母子俩怎么会用蹩脚的伎俩暴露自己呢。
      
      至于便宜哥哥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让原主在顾家宴会丢人,让宋爸爸勃然大怒,把他赶出宋家。
      
      没有了宋家做庇护,宋隐又得罪了那么多人,几乎不需要他们再出手,原主就得“自食恶果。”如意算盘打得简直不要太好!
      
      “操蛋,差点就着了道。”宋隐视线落在白色的粉尘上,唇角微微翘起。“这些亲戚和杜诺简直就是一个水平,也好,这样玩着才有意思。”
      
      既然他们已经出手,那他就该好好的想想怎么反击了。
      
      *****
      
      宋隐穿着母子俩“精心”准备的礼服下楼,眼尖的看到宋遇和沐蝶对视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哥,沐姨,爸爸。”宋隐假装没看到两个人的互动,学着原主小孩子似得的蹦到沐蝶和宋遇的面前。“谢谢沐姨给我挑选的礼服,我超喜欢的~”
      
      沐蝶笑得温柔,拉着宋隐的手拍了拍,端庄而和蔼。“阿隐喜欢就好,我一看这礼服啊,就觉得适合你!”
      
      啧,是适合挖坑给他跳吧。
      
      宋隐心里腹诽着,明面感动极了,孩子气的用力点头。“沐姨对我最好了。”
      
      “说什么傻话。”沐蝶瞪了一眼他。“不疼你疼谁?”
      
      “吃饭。”
      
      宋隐和戏精大妈互飚演技,宋爸爸冷不丁防哼唧一声,结束了互相溜须拍马。
      
      吃过早餐,宋隐和宋爸爸一行人来到顾家豪宅,顾爷爷穿着喜庆的唐装被顾总搀扶着笑吟吟的出来迎接。“宋总亲自光临我顾家,来替我这个糟老头子祝寿,这可是我的荣幸啊…”  
      
      宋爸爸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多年商场沉浮,虚伪和客套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顾老爷子说的哪里话?先不说您的身份,便是作为晚辈,来看望您老人家那也是应该的。”
      
      “哈哈,宋总可太抬举老头子了。”  
      
      顾老爷子发出爽朗的笑声。  
      
      “宋总里面请!”  
      
      “老爷子您先请。” 
      
      一番客套后,一行人簇拥着向堂皇的厅堂走去。
      
      宋隐一个人落在后面远远跟着,两手插在衣兜里,懒洋洋的朝装潢华丽的古宅,挂在天花板中央的水晶吊灯璀璨夺目得让人眼睛发疼。
      
      宋隐收回视线,耳边的恭维还在继续。宋隐眉头不易觉察的微微蹙起,又极快的掩饰下去。
      
      一一所以不论是在现实还是这里,他果然都烦透了虚与委蛇的交际。
      
      很快的,宋隐看到沐蝶隐秘的轻推了一下宋遇,眼眸转动,向他略微示意。  
      
      宋遇看了一眼沐蝶,微微点了点头,虚扶了一下镜框,脚步向前一踏,走到顾老爷子面前,弯下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礼。“祝顾爷爷福如东海,日月昌明。松鹤长春,春秋不老,古稀重新,欢乐远长。”  
      
      温和儒雅的祝福从宋遇的口中娓娓传来,配合上他那帅气斯文的面孔,很容易让在场之人好感顿生。 
      
      宋遇说完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贺礼双手高捧,递向顾老爷子。“知道顾爷爷喜欢书画,这次顾爷爷大寿我特地托人买的一副古画《寿星端桃图》送给顾爷爷,希望您能喜欢。”
      
      站在顾老爷子身边的仆人连忙小心翼翼的接过宋遇手中的礼盒。 
      
      “宋总,这是你的大公子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心里还能念着我这个老人家,不骄不躁,可比现在的年轻人强多咯。”  
      
      宋爸爸满意的看了一眼宋遇,笑着假意谦逊道:“顾老爷子可别抬举他了,一个不懂事的年轻人罢了,这里的人哪个不是他的长辈,哪里轮得到他出来说话?”  
      
      说完面带不满之色示意宋遇退下,眼中的笑意却瞒不过场中众人,余光一扫站在一旁神游天外的宋隐,眉头微微皱起,转瞬又舒展开来。
      
      顾老爷子含笑维护了一两句,宋隐唇角含笑,他知道,重头戏马上就要来了一一
      
      果然,转身回到沐蝶身边的宋遇似乎想到了什么,向着边上的宋隐开口道:“阿隐,你也去给顾爷爷祝个寿吧?你可是大明星,可以为顾爷爷唱一首祝寿歌啊。”  
      
      声音虽然不大,却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喝酒的,交谈的人们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宋隐,眼里隐隐绰绰的幸灾乐祸简直不要太明显!
      
      因为在场的都知道:顾老爷子不喜戏子虽然不是什么人尽皆知的事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宋家和顾家一直是世交,哪能不知道!摆明了就是想要让他下不了台,让宋爸爸觉得丢人,然后之后再发生丑闻……这一来二去的冲击之下,保不齐会让他得逞!
      
      宋遇母子真的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宋隐伸手捏了捏自己小拇指,唇角隐隐的弯起:怎么办,他越来越期待看到宋遇被自己的奸计整蛊的模样了。一定会非常有意思吧?
      
      顾老爷子哪会注意到宋隐的心思,听到宋遇的话之后眉头一皱,有些不喜的打断道:“不必了,大家叙旧聊天就行了,唱歌跳舞这些是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这把老骨头可欣赏不来。”
      
      宋爸爸眼皮下垂,微眯着双眼一言不发。  
      
      “顾爷爷,阿隐唱的真的很好听的。”宋遇假意劝道。
      
      明面上像是在给宋隐说话,其实不过是加深顾爷爷的反感罢了。顾爷爷眉头蹙起,隐忍着没发作,假装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向身旁的管家问道:“敛之呢?”
      
      管家躬身回应:“少爷应该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简直就胡闹!”顾老爷子面色一变,迁怒的呵斥道。“让人快去把他给我叫出来!”  
      
      管家连忙点头应是,却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可……可是少爷从来都不允许别人去他的房间,平常连打扫的仆人都不敢靠近……”  
      
      顾老爷子怒气依旧:“那要怎么样?难道还要我亲自去把他叫出来?”  
      
      管家低头不敢回答。  
      
      忽然,站在宋爸爸身旁的沐蝶开口道:“不去让阿隐去叫吧?阿隐跟敛之的关系不错,想必敛之不会对他生气的。”  
      
      “嗯?”顾老爷子转过头,发出一声疑惑的声音。  
      
      宋爸爸略带深意的扫视了一眼沐蝶,不过也的确想缓和一下两家之间的关系,加上宋隐现在杵在这尴尬,便也附和道:“小一辈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反正宋隐在这也没什么事做,就让他去吧。”  
      
      “这……”
      
      见顾爷爷有些犹豫,宋贺便向宋隐淡淡开口道:“你就去把敛之叫出来吧,同龄人之间也没什么好顾及的。”
      
      啧,宋遇两母子玩得挺溜啊。简直就特么铁了心把他往火堆里推。表面上是想化解顾敛之和他之前的矛盾,实际上是知道他们不对盘所以料定了顾敛之不会给他好脸色。
      
      顾敛之让他下不了台,他没面子就是宋爸爸没面子。本来就不喜欢他的宋爸爸,指不定到时候要多冒火。  
      
      宋遇玩的就是双保险啊,一层层的玩着埋伏。
      
      他这样大肆算计,他要是现在不配合一下,怎么让宋遇志得意满以为胜券在握时狠狠打脸?
      
      “好的。”
      
      宋隐乖巧的应了声,退出嘈杂拥挤的大堂,跟随女佣在庄园内绕上好一会,便来到了顾敛之的门前。  
      
      “宋少爷,这就是我们少爷的房间了,我在外面等您,有事您吩咐。”说完,女佣便迫不及待的离去。
      
      那好像房间内关着一只猛兽一般的表现,引得宋隐一阵失笑,径直走到门前。  
      
      “顾……”宋隐屈指要扣门,没想到一触及门面就打开了,一片藏蓝色的布景落入眼眸之中。
      
      陌生人随意进入主人的卧室自然是不太好,但宋隐瞪着眼睛瞅着满室的自己的照片,大脑愣是空白了好几秒。
      
      喝水的照片,舞台上的照片,低头浅笑,回眸凝视……各种各样的照片应有尽有。
      
      ……这种变态痴汉的既视感是怎么肥四!
      
      宋隐不得不报着疑问,一步一步走近蓝色大床,视线落在侧着头趴在枕头上睡得极其安详的顾敛之脸上。
      
      干净利落的板寸衬托得顾敛之棱角分明的脸,帅气得极具有攻击性。一双眼睁开时锋利无比,在闭上之后……意外的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尤其是他右眼眼尾并排的两颗泪痣。
      
      在闭上眸的时候,显得尤其温柔魅惑。
      
      宋隐抿着嘴巴,把杂乱的思绪拉回来。伸出手去推顾敛之。“顾敛之,我有话要问你。”
      
      然而,手在触及顾敛之的时候,他温润的大手先行一步将宋隐的手抓住。
      
      “顾……”
      
      宋隐还来不及说一句完整的对白,被顾敛之一拖就拉上了床抱着枕头似得抱在了怀里,顾敛之紧闭的双眸睁开一瞬,又速度极快的闭上,快得让宋隐没有察觉。
      
      宋隐:说好的穿书,这种肉.文情节发展是怎么回事!
      
      “顾敛之,醒过来!老子可不是你的抱枕!”
      
      宋隐手脚并用挣扎着,把顾敛之弄烦了,一抬长腿就压住了他乱动的腿。两腿之间,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顺势顶在了他不可描述的部位。
      
      “……”
      
      滚他妹的肉.文模式!这特么还没完了了!
      
      “一个正常的男人,早上起来的正常反应,你叫屁啊!”宋隐简直要怀疑人生之际,一道音色低沉邪哑的男声从背后响起。“再乱动,老子就在这张床上办了你。”
      
      宋隐歪着头看贴着自己的顾敛之,撞进一汪浅棕色的眸里。大约是刚睡醒,眼里没有了平日的锋芒,意外的有点淡淡的温柔。
      
      温柔?他一定是看错了!
      
      宋隐反唇相讥。“正常反应?在房间贴满老子的照片,你敢说自己正常?”
      
      “有什么不正常。”顾敛之低低的笑,故意顶了顶他,又坏又痞,嗓音压的低低的,声线沙哑得性感。“正常男人放照片打个飞机,有意见?”
      
      卧槽,居然无耻得这么坦率?本大爷居然无话可说!
      
      正常人有拿着讨厌的人打么?有么!这傻逼压根就不正常!
      
      “顾敛之你她妈疯了是吧?!”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几秒,隔了一会儿顾敛之把头埋进宋隐的脖颈处,蹭了蹭,耳鬓厮磨着,带着几分怀念的意味。
      
      嗓音听起来闷闷的,极具阴郁压抑,说的话却意义不明。
      
      “呵,我早就疯了。你从来都不知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