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远鲸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9-10 02:00: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方鹤这次过来,除了看时朔打脸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观察其他弟子水平。各个阶段的都要。
      
      剑宗这次的弟子排位赛就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前期是外门弟子的基础测试。这个没有什么花头可言,也没有任何精彩瞬间。可正是因为如此,才能更加直观地反应出剑宗弟子的水平。方鹤一边思考着一边将观察到的数据记录下来。当提笔写下最后一个数字时,他感觉自己宽大的袖口被人用力向下拉了拉。他低头,便看到一个圆糯糯的团子正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正是刚刚坐在高处的熊孩子。
      
      他的手死命扒拉着方鹤的袖口,努力地踮脚向上看去,想要看清方鹤纸上记录着什么。高高竖起的哪吒辫直往他眼皮上戳,他把自己的手臂往旁边移了移,熊孩子也攥着袖子摇摇摆摆地晃开了一段距离。
      
      他的虎头鞋凌空有节奏地晃荡了几下,奶里奶气地问道:“你在记什么呀?”
      
      陶乐乐打一开始就注意到面前的人了。与周围粗布麻衣的人群相比,他白衣白袍、身形颀长,端是立在那里,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有好多怀春的姑娘,都偷偷往旁边瞧着。偏偏这个人毫无察觉,低着头在算着什么。
      
      他也挺喜欢面前这个人的。想到这里,陶乐乐把方鹤抱得更紧了,小脑袋搭在方鹤的肩上,满足地撅了噘嘴。见方鹤没有回答他,他也不在意,就这样一边缠着一边抬头看起了半空中的屏幕。
      
      剑宗的外门弟子测试已经结束,其中有几个表现亮眼的弟子已经被特别关注。不出意外,上升到内门弟子指日可待。
      
      接下来就是内门弟子的测试。
      
      内门弟子的测试可比外门弟子残酷很多,尤其在剑宗。剑宗讲究的是一往无前和出剑无悔。每有人取得胜利,都会伴随着鲜血和掌声。
      
      即便在屏幕外观看,也能明显地感觉到场内气氛开始凝重起来。剑气轰鸣,发出“铮铮”的声音,荡气回肠。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地注视中央大屏幕的岳志承身上,隐隐还可以听到几声微不可查的讨论声。
      
      而方鹤,他的目光在岳志承的脸上一转,就停留在了时朔的身上。
      
      时朔是笑着的,他的嘴角微微一勾,嘲讽性的标志笑容就这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的剑尖轻轻一扬,指向岳志承身旁的一人,轻声叹息道:
      
      “你先来。”
      
      短短三个字,让所有人心中一紧。他们默契地停止手头上的动作,望向被时朔指着的那人。
      
      方鹤一眼认出,那是之前领着一堆人来补习班闹过的那人,此刻他站立在岳志承身旁,为他马首是瞻。时朔的声音继续从屏幕里传出,拉仇恨拉得十分稳当:“上一届弟子第一不是可以指定人选吗?我就从你这开始,怎么不敢来了吗?”
      
      说完,时朔舔了舔嘴唇,嗤笑了一声:“怎么,你就这么怕金丹破碎的我啊?”
      
      说到尾音的时候,他的眼尾微微一挑,带着几分笑意,在光的折射下波光粼粼。他就这样提着剑一步一步地走上台。远方的天光在这一瞬间全部照在了他的身上,恍惚间让人们忆起五年前的那道身影。
      
      仿若王者归来。
      
      只不过……怎么可能?
      
      金丹俱碎的人不可能重新修炼,这是所有修真界都清楚明白的事情,可是当他们的目光触及到高台上的那道人影时,他们原本根深蒂固的思想又有些动摇。
      
      倒是那名对手,倒没有多大的压力,在岳志承轻微不可查的点头后,便提着一把剑飞至高台。
      
      他昂着头颅,脸上带着自信的笑意,朗声道:“我真的倒想看看打败‘第一名’是一种什么感觉。”话音刚落,他的剑便微微上扬,以刁钻的角度袭上时朔。
      
      凌厉的剑气如同一道风狂暴地向前,显然对方毫无留手。看着被剑气包裹住的时朔,他扬起了笑容。
      
      一个普通人而已,死了也是能够理解的。
      
      然而很快,他便惊讶地发现,狂暴的剑气被人从中间撕开,隐隐能感觉到空气的波动。随后一道雪白的剑光席卷而来,带着毁天灭地的架势朝他涌来。
      
      天崩地裂。
      
      ……
      
      方鹤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陶乐乐的眼睛,随即便是一愣。陶乐乐肥嘟嘟的脸颊在他手心里轻微磨蹭,嘴巴微微张开,吐出一个小小的口水泡泡。他忍不住摸到了对方肉呼呼的脸颊轻捏了一下。
      
      “啵。”是口水泡泡破开的声音,清脆可闻。
      
      方鹤忍不住笑了笑,心情陡然轻松了很多。
      
      因为,他知道这把稳了。
      
      高台上的比试还在进行着,时朔的白色的衣襟上渐渐沾满了血。血色潋滟,随风而起,剑尖向下一滴一滴地滴着血,再加上他这副漫不经心的神色,让人分外恼怒。
      
      方鹤注意到,时朔叫的人都是一开始就站在岳志承身边的。此时,他身边人越来越少,时朔的嘴角也越翘越高。
      
      终于,就只剩下岳志承一人。
      
      时朔的剑尖滴着血,遥指对方道:“上来吧。”
      
      所有人都不由地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一幕。
      
      一个是几个月前的剑宗传奇,走到哪里都受人艳羡。另一个是手握“圣地”令牌的新标杆,被剑宗高层分外重视,甚至还为了他,放弃了时朔。
      
      现在,时朔回来了,两人之间究竟谁赢谁败呢?
      
      剑宗的弟子议论纷纷。
      
      “我觉得是时师兄,就刚刚他的那几招,比之前的实力还要强盛。”
      
      “你是不是傻了。先不说他先前金丹破碎,这实力怎么来的还有待商榷,就说他现在连战十人,伤上加伤。想要战胜全盛时期的岳师兄,是不可能的。”
      
      “当然是岳师兄,毋庸置疑。要想,之后岳师兄可要前往‘圣地’的。这场比赛结果早已经有了结局。”说话的人示意一瞥,便发现剑宗高层也在密切地注意这边,显然,他们对于这场比赛的结果更为在意。
      
      比赛如期开始。
      
      时朔和岳志承双方都没有想要留手的意思,一出手便是狠招。张扬的剑气凝聚成线,咄咄逼人。没有谁,舍得眨一下眼,生怕错过一幕,战局就有所变化。
      
      汹涌的剑气如同裂风,层层割裂开来。就连周围的地面都开始猛烈颤动开来,所有围观的弟子都被这剑气逼得连连退后。
      
      就连方鹤面前的几块屏幕,都不由地碎裂开来,化为波纹渡进最中央的那层屏幕里。屏幕又扩大了无数倍。
      
      而在屏幕中,场面仿若进入了焦灼的状态。
      
      终于,时朔像是挺不住这样猛烈的攻击,整个人后退了一步,像是被岳志承强压了一头。
      
      胜利在望。
      
      岳志承好不含糊,继续打压。然而,在如此高压之下,时朔却突然嘴角一勾,轻轻地笑出声来。
      
      众人不由侧目。
      
      时朔运转起全身灵气,所有灵气都凝缩到了一点,风平浪静的表面上暗藏着波涛汹涌。
      
      这时,有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不由地喊出声来:“筑基圆满!”
      
      谁都没有想到,跟岳志承打得如火如荼的时朔竟然不是金丹期修为。他们此时才想起来,之前时朔的天骄之名很多都是踏着别人的名字走上来的。
      
      跨阶越敌,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而如今,时朔身上的灵气浓缩,显然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破筑基,成就金丹。
      
      看着周围人如此震惊的面容,方鹤满意地笑了笑。这招还是他教给时朔的。
      
      在原来的根基上,时朔的基础很稳,只要灵根一续,便可直冲金丹。但方鹤却要求,他慢一点,再慢一点,仔细感悟一下这样的过程。毕竟,谁都没有这样的机遇可以重来一次。
      
      此时的祸已经变成了福。若往夸张了来说,这就相当于体验了一把“凤凰磐涅”的过程。谁都无法知道凤凰磐涅时在想什么,但此刻时朔却可以体验一番。
      
      这是对时朔心境的又一大提升。
      
      更重要的是,这样好装逼啊!
      
      方鹤仔细问了一遍时朔的人生经历,发现小说里的越阶对敌他有,偏偏没有最为经典的强压之下突破。这种突破,给对方造成的心理压力是最为巨大的。
      
      就让对方一辈子都生活在时朔的阴影里吧。
      
      屏幕里的时朔也扬起笑意,他的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遮盖住他眼底的情绪,依稀可见蔑视之情。他就这样勾唇笑道:“之前你引来那几个金丹围攻我,致我金丹破碎。现在在你的帮助下,我又重破金丹,这从某方面来说,算得上因果轮回了。”
      
      站在他对面的岳志承原本就顶受不住这样强有力的压力,此刻听闻他这一句话,一口血突地就喷了出来。
      
      屁个因果。
      
      结局毋庸置疑。
      
      时朔在筑基期时便能与金丹对敌而立于不败之地,此时重新回归金丹,攻势更为猛烈。不消片刻,岳志承便已战败。
      
      看到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岳志承,没有人敢笑。
      
      时朔的白衣从头到尾都被鲜血沾满,有他的,也有别人的,此时血衣张扬,配上他脸上的嘲讽之色,让人胆战心惊。旁边的裁判已经站立很久,都没有人上前再度挑战。
      
      废话,就连新标杆此时都已经倒在地上了,谁敢上去。如无意外,这次的剑宗排行弟子第一,又将重新归时朔所有。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时朔身上,神情都有些复杂。
      
      谁都可以接受一路顺畅向前迈进让人看不到背影的天骄,也能接受高高在上的天骄一夜之间沦落为废材。但他们无法接受,天骄变废材之后又再度站起。
      
      又是那样的骄傲,又有那样的风骨。
      
      “现在,我宣布……”
      
      时朔站在高台上,听着旁边的裁判昂声宣布。他的脸上挂着笑容,目光扫过底下的人群。
      
      “时朔获得……”第一。
      
      后两个字还未说出口,从远方高台上边响起灵力传来的声音,带着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傲然:
      
      “现在我宣布,时朔被驱逐本宗!”
      
      

  • 作者有话要说:  可怜的时朔,就因为上了一个补习班,就被退学了2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