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北南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03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庄凡心累坏了,幸好明天没课可以睡个懒觉。夜里,他蜷缩在被窝中玩手机,刚加顾拙言的联系方式,此刻正沉浸在顾拙言的朋友圈。
      
      原本是不经意点开的,随便瞧一眼,没想到便退不出去了。卧室中黑漆漆的,只有手机屏幕透着亮光,庄凡心的食指尖戳在上面不停地滑动。
      
      “哇……”他点开一张照片,并情不自禁地发出低呼。
      
      没认错的话,照片中是南法国的一个什么城堡,以花园美丽而闻名,赵见秋曾去那儿参加过设计师交流会。庄凡心回忆片刻,实在记不起城堡的具体名字,等打开下一张图片,已经从南法国转移到南美。
      
      顾拙言的足迹遍布全球,庄凡心浏览一遭下来,仿佛在被窝里环游了世界。
      
      除却旅行照之外,顾拙言的生活照也有不少,运动的,弹吉他的,还有一些顾宝言的照片穿插其中。庄凡心颇感意外,他没想到顾拙言是一个乐于分享生活的人。
      
      渐渐浏览到去年的内容,庄凡心发现三张面孔曾重复出镜,应该是顾拙言的好朋友。其中有一张照片拍得最好,四个男孩子身着马术服,在马背上一齐望着镜头笑。
      
      他忍不住回想,顾拙言从走下越野车露面,到今夜归还试卷后转身,似乎从未真正的笑过。如照片所示,露出几颗牙齿,深邃的眼睛弯起一点弧度,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浓烈的青春气。
      
      庄凡心遗憾地摇摇头,不知道这新邻居何时能高兴起来,重新露出这样的笑容。
      
      继续往下浏览,异国风情或者日常生活,庄凡心对于每一张照片都很感兴趣。然而顾拙言每次只发一张图,仿佛仅仅为表明自己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晒得有点吝啬。
      
      忽然翻到唯一一组照片,一共有四张。
      
      庄凡心点开,照片中是两个穿着击剑服的人,看环境似乎正在比赛。
      
      纯白色的击剑服利落又修身,将人体的轮廓展露无遗,庄凡心的目光被右边那个人吸引。那人稍高一点,宽阔的肩,修长的腿,拥有这副身材哪怕长得随便些也没什么。
      
      欣赏够第一张,他滑过去,第二张照片中剑尖儿呈虚影状态,两个人腿部微屈各自攻守,拍摄时的战况应该非常激烈。到第三张已决胜负,个子稍高的一方执剑制衡,背后能看到起立欢呼的观众。
      
      庄凡心滑到最后一张,顿时少喘一口气。
      
      这是张单人照,顾拙言身穿白色击剑服,一手握着剑,一手拎着摘下的头盔,整个人呈现出放松又挺拔的胜利者姿态。他正朝镜头走来、望来,和骑马那一张不同,他这一刻的笑容平静而矜持,是势在必得后的心满意足。
      
      庄凡心慢慢呼出一口气,感叹道:“真帅啊……”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凌晨,庄凡心渐渐看完顾拙言朋友圈的全部照片,翻身把脸埋在枕头里,感觉自己怪变态的。
      
      他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庄显炀和赵见秋都工作去了,家里既没人也没饭。
      
      庄凡心叼一片吐司果腹,倒挺乖,自觉地窝在书房里写作业。两套化学卷子写完,他转移到按摩椅上背课文,打开全身按摩后舒服得背完第一段便开始无病呻/吟。
      
      要不是外面一阵急促的鸣笛声,庄凡心差点睡着。他到露台上眺望,看见一辆小货车驶到薛家的门口,大门打开后德牧趁机奔了出来。
      
      庄凡心赶忙下楼,在他家门前拦住那只混不吝的狗,朝巷尾瞧瞧却不见混不吝的狗主人。
      
      没办法,他只好把德牧送回去,登上二楼看见顾拙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顾宝言伏在茶几上画画。狗都跑出去了,这兄妹俩在这里岁月静好。
      
      顾拙言闻声看来,不热情地招呼道:“随便坐。”
      
      庄凡心说:“你不喜欢这只狗的话,要不卖给我?”
      
      顾拙言很大气:“倒贴你两千,把我妹也领走。”
      
      顾宝言倏地抬起脸:“我倒是没有意见。”
      
      庄凡心没了脾气是真的,甚至哼哧哼哧想笑,他走过去坐在沙发前的小墩儿上,和对方一高一低面对面。
      
      楼下停着货车,卧室里有施工的动静,他问:“干吗呢?”
      
      顾拙言说:“装修。”
      
      动作倒是挺快,庄凡心滋生出几分成就感,期待房间改造后的面貌。稍一低头,他瞥见脚边的箱子,又问:“这是什么?”
      
      刺啦,顾拙言划开胶带纸,从包裹中拆出一把黑色的吉他。庄凡心觉得眼熟,脱口而出道:“是你朋友圈照片里的那一把?”
      
      顾拙言抬眼:“你看了?”
      
      庄凡心不好意思地笑笑,承认道:“其实我昨晚看你的朋友圈……看到凌晨才睡。”
      
      顾拙言有些意外,轻轻一拨弦,说:“就是些照片,有什么好看的。”
      
      那语气听不出显摆,反倒含着一股不屑如此的金贵劲儿,庄凡心才是真正的不爱发朋友圈,便质疑道:“你既然不喜欢的话,为什么发出来呢?”
      
      “我知道。”顾宝言抢答,“哥哥发给姥爷看的。”
      
      薛茂琛独自在外生活,热爱自由,却也惦记外孙和外孙女。顾拙言没有走哪拍哪的兴趣,不过是为了让老头解解相思之情,时刻知晓他们的近况。
      
      庄凡心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不免感动地说:“榕城也有许多美景,你现在和薛爷爷一起生活,那可以拍照片发给你爸妈看。”
      
      顾拙言垂下眸子:“不用了。”
      
      那一瞬间的冷漠藏都藏不住,庄凡心微微一怔,而后善解人意地将角度岔开。“不拍也没什么,我也不爱拍照片。”他给自己打圆场,“不过逛逛也是好的,来都来了对吧。”
      
      顾拙言低头拨弦,不为所动。
      
      庄凡心飞快地碰一下顾拙言的膝盖,哄道:“别不高兴了,弹首曲子听听嘛。”
      
      顾拙言却误以为庄凡心在撒娇,那弹就弹吧。他调好弦,捏着拨片弹起来,一小段弹完后注意到庄凡心眼中的情绪。
      
      他问:“你喜欢?”
      
      庄凡心憧憬地点点头,他们家人的艺术细胞全长在美术上,音乐方面有些先天不足,他从小就羡慕唱歌好听、擅长乐器的人。
      
      他动心道:“吉他难不难学?”
      
      顾拙言说:“聪明的话,世界上没有难学的东西。”
      
      庄凡心支吾着:“从小好多人夸我聪明……”
      
      这是拐弯抹角地想试一试,顾拙言自认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狗要骨头妹要零食,他基本都会满足。眼前庄凡心巴巴地想弹吉他,他偏偏头:“坐过来,试试。”
      
      庄凡心有些吃惊,他和顾拙言一点也不熟,对彼此的了解仅停留在姓名和性别上,连民族都不一定呢。何况顾拙言被吼才肯回复,没想到会主动教他弹吉他。
      
      他坐到顾拙言的旁边,这得挨着,触碰琴弦的手也挨着。他毫无节奏地弹了几下,然后被顾拙言掰着手指头,牵线木偶般带领着。
      
      断断续续弹完半首曲子,顾拙言算是明白音乐老师为什么收费那么贵,他累得够呛,扭脸问:“过瘾了么?”
      
      庄凡心回答:“嗯,过瘾。”
      
      他咬字略重,显得特别的真诚,回答完仍盯着对方的眼睛,透过那一双眼,他脑海中走马灯似的闪过昨晚看的照片。
      
      他说:“我还想学骑马。”
      
      顾拙言有点无语:“找你爸去。”
      
      庄凡心说:“我还想学击剑。”
      
      这人怎么得寸进尺,顾拙言默默瞥一眼脚下的德牧,心说都是你招来的。但礼貌和风度还是要有,他敷衍一句:“您还想干什么,别客气。”
      
      庄凡心顿了顿:“我还想看你笑。”
      
      顾拙言一愣,霎时不知该摆出何种表情,把头扭向另一边假装没有听到。庄凡心看出顾拙言的尴尬,害怕冒犯到对方,于是悄悄地挪到沙发那头。
      
      他转移话题道:“……其实我最想看小妹在画什么。”
      
      庄凡心扑到茶几前看顾宝言画画,半晌没有抬头,本来是为了化解难堪利用小孩儿,但恍恍惚惚中就陪着画了起来。
      
      一百多支水彩笔,顾宝言最嫌弃黑色,庄凡心便用黑色来涂鸦。他的手法极度娴熟,几分钟便完成一幅,然后出于习惯在页脚写下他的名字。
      
      顾宝言问:“哥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画的?”
      
      庄凡心答:“三岁。”
      
      顾宝言遗憾道:“那我来不及了。”
      
      庄凡心鼓励妹妹一番,想起自己的课文还没背过,于是起身说走就走。
      
      等脚步声远去,顾拙言发现庄凡心的画没拿,拾起来一看,画的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左手线条张扬、锋利,右手则柔和、自然,而手掌下有六条极细的线穿过,是吉他的六根弦。
      
      顾拙言拿着画走到阳台上,低头看见庄凡心朝外走的身影,他掏出手机拨号,庄凡心停住脚步回头望来,然后接通了。
      
      “你的画没拿。”
      
      庄凡心说:“送给你吧。”
      
      顾拙言问:“为什么两只手不一样?”
      
      庄凡心扭回去,把背影给对方看,边走边说:“左手是现在,右手是以后。你目前不太开心,希望你以后开心。”
      
      顾拙言被戳中般:“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榕城,但希望你能喜欢这里。”庄凡心很温柔地说,“现在,你的手牵狗绳、弹吉他,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你能在这里搭朋友的肩,甚至是握喜欢的人的手。”
      
      顾拙言心念一动,静静地望着庄凡心的后脑勺。他不得不承认,搞艺术的人的确比较浪漫,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一刻觉得榕城很美。
      
      数秒过去,他开口道:“邻居,再回一下头。”
      
      庄凡心再度停下,回头望向阳台,看见顾拙言的脸上一点点漫起笑意,虽然没有露齿,但是发自真心。
      
      他也笑起来,垂下的手轻轻蹭着裤兜。
      
      怎么那么瘪?
      
      “邻居,别笑了。”庄凡心说,“……我没带钥匙。”
      
      这下顾拙言笑得露齿,讲话也好声:“那你上来,接着弹。”
      

  •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结尾小顾回复谢谢是感谢小庄帮他布置房间以及安慰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