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异人传》弹杯一笑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05 17:51: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鉴于九十一号大楼依旧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李寂然索性在九十一号大楼的斜对面租了一间出租屋,他每天就坐在门口的躺椅上读书。
      
      当然这是假相,真相是李寂然想找出九十一号大楼的问题。他就像一个钓鱼的人,守着香饵静等大鱼上钩。
      
      等待的过程有些无聊,李寂然读了半个月的书后,便又开了一家酒馆。酒馆的位置还是在九十一号大楼对面,名字叫做黄泉。
      
      黄泉酒馆没在工商局登记备案,因为一般人也看不见它,它实际上还是藏在画卷内,只不过出入口被李寂然设定到自家出租屋的一堵墙上。
      
      至于酒馆里的服务员,李寂然从梅花镇随便招聘了两位,其中包括他以前的邻居,那位喜欢睡在棺材里唱歌的女子春兰;以及总是站在梅花镇口迎宾的萌妹子玲玉。
      
      黄泉酒馆开张的第一天,孟大宝特意送来了一串鞭炮祝贺。李寂然欣然接过这唯一的贺礼,随手高高挂在酒馆的门边燃放。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李寂然和孟大宝一脸笑呵呵。然而这一幕挺美好的画面,却让这条街上的人嘲笑了许久,在他们眼里,两个傻子对着墙壁燃放鞭炮实在是莫名其妙。
      
      自然也有能看到酒馆的人,但他们看到酒馆的名字又吓了一跳。于是总而言之,无论看到还是看不到酒馆的人,都认为李寂然的脑袋有坑。
      
      不过不管李寂然是否脑袋有坑,黄泉酒馆终究还是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位客人。这位客人是位身材胖胖的高中生,他今年读高二,名字叫做董温。他路过这儿觉得酒馆的名字很酷,所以就进来看看。
      
      他推门而入,第一眼就被酒馆角落的一口红漆木棺材吓了一跳。紧接着,棺材旁坐的春兰,那大红的衣裳,猩红的嘴唇又吓了他第二跳。
      
      转回身,他准备就往外跑,萌哒哒的玲玉一下子飘过去拦住了他。“这位客人,进来了你至少要喝一杯酒。”玲玉笑眯眯说道。
      
      “不喝不行么?”董温哭丧着脸,眼前的小姐姐虽然好看,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幸好这时,一直坐门口读书的李寂然走了进来,他身上带着外面的阳光味道,顿时让董温安心。
      
      不过他说的话,还是让董温觉得自己进了黑店。因为李寂然说:“酒馆第一天开张,你是第一位客人,可以给你优惠,只收你十元钱一杯。”
      
      十元一杯的酒倒是不贵,董温踌躇半天,终究还是拿出了十块钱,递过去时,他小心翼翼地问李寂然:“大哥,可以打包么?”
      
      这里阴森森的,董温实在想早点离开。不过抬头看到李寂然瞬间垮下脸色,就差喊一声关门放狗的表情。他机灵地自己嘿嘿一笑,转圜道:“我开玩笑,开玩笑的。”
      
      端起玲玉给倒的一杯酒,董温赶紧躲到一旁,他环顾四周,发现这酒馆里居然没有桌子,只在那红漆木的棺材附近放了几把老式的太师椅。
      
      这装修真简陋!董温暗暗鄙夷,他硬着头皮坐到红漆木棺材旁边。
      
      “小哥,听曲子嘛?”这时,春兰凑过身子撩拨他,舌尖在猩红的嘴唇上挑逗地舔了舔。
      
      董温浑身一哆嗦,杯子中的液体差点洒掉。“要钱吗?”他可怜兮兮地询问。
      
      春兰回望李寂然,见他微微地摇头,立刻回答:“不要钱。”
      
      “不要钱就来一首吧。”董温抿了一口杯中液体,突然发觉还挺好喝,酒香里含着浓郁的梅花香味,令他觉得这十元钱花得值得。
      
      心情平静下来,董温再看春兰也不那么害怕了。特别是当春兰站起,一袭合体的旗袍衬托得身材十分绰约完美。
      
      而当春兰勾着兰花指,轻启歌喉,朱唇吐出软糯动听的苏州评弹时,董温更是忍不住双眼发光,冒出了无数小星星。
      
      磨蹭到下午两点,董温快要上课了才离开黄泉酒馆,在他之后,这一天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位客人。
      
      最后一位客人,是夜里十点多来的,他三十多岁,满脸胡子拉渣,点了一杯酒,他默默地端到角落里独饮,喝着喝着,就忍不住开始流泪。
      
      十一点多钟,男子放下酒杯,起身出了门。一旁读书的李寂然也放下书,远远跟在他的后面。
      
      这时的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男子孤独地走了蛮远一段距离,一直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他坐到马路沿子上,就像一位普通的流浪者,只是他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对面商厦的一座电子钟。
      
      十二点十三分,他猛地一下站起身,眼眸里的颓废和孤寂刹那间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种让人心悸的血红颜色,里面仿佛充满了刻骨的仇恨。
      
      一辆大货车此时正由北往南急驶,一辆小轿车则由东至西而来,它们的交汇点就在这十字路口。
      
      正常情况下,有红绿灯控制安全,两车必有一车遇到红灯停下,根本不可能碰撞。但就在男子站起的那一瞬间,一盏红灯诡异地又变成了绿灯。
      
      两车所见都是绿灯,于是都没有减速,风驰电掣之间,眼见一幕惨剧就要发生。
      
      男子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他高举双手,似乎是在欢呼,又似乎是在控诉老天。
      
      ……
      
      李寂然站在男子身后,微不可查地叹息了一声,他轻轻抛出手中握着的书,这书封面是一条文青范的、彩绘的旷野公路,公路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野花……
      
      书在空中迎风变大,大到它立起来时,封面上的那条公路与十字路口的道路几乎等宽。
      
      冲过来的大货车,一头就扎进这书的封面里消失不见。
      
      小轿车急驶而过,幸运地没有与大货车相撞。
      
      李寂然再度招招手,屹立在道路中间的巨大书本迅速缩小,它缩成一本正常的书籍大小,又飞回李寂然手里。
      
      大货车顿时原地出现,速度还是和之前一般,平稳地穿过十字路口。
      
      一场惨剧就这样消弭于无形,唯一的痕迹,就是大货车的司机在穿过十字路口时觉得自己长途驾驶,好像产生了刹那的幻觉。
      
      而且这幻觉十分美丽,他在深夜十二点的街道上,竟然看到车窗外是晴朗无云的白昼,两边的房屋与城镇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开满鲜花的一片旷野……
      
      ……
      
      胡子拉渣的男子骤然回头,他双眸血红地瞪着李寂然。“你是谁?”他沙哑着声音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李寂然反问男子:“你为什么要害他们?”
      
      “因为老天不公,也这样害过我,还害我父女分离,天人永隔。”男子恨声回答。
      
      “还有这样的事情?”李寂然皱眉,他紧盯着男子的眼睛,渐渐从他的眼底深处看到往昔的一幕。
      
      也是在这个十字路口,男子驾车带着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经过红绿灯时,明明是红灯却立即跳转为绿灯,正在和女儿说话的男子没有在意这一反常的状况,他像往常一般穿越路口,须臾间被一辆泥罐车撞翻。
      
      男子的视线一片血红,他躺在车子的残骸内,看到女儿头破了一个大洞,鲜血流了她满脸。
      
      他大声喊人求救,四顾之中,看到红绿灯下一个模糊的黑影正转身离去。
      
      男子眼底的影像到此中断,想来此时他已经失去了意识。李寂然再往后翻看,是漫长的浑浑噩噩的一段,男子四处游荡,忘记了自己是谁,直到某一天,他看到一位小女孩,这小女孩和他的女儿样貌差不多,一下子唤醒了他的记忆。
      
      带着失去女儿的痛苦,带着对老天的仇恨,他一天深夜又来到自己失事的十字路口。
      
      在当时事故发生的那一刻,他突然发觉自己有超能力了,可以改变红绿灯的颜色。
      
      ……
      
      “其实你没有超能力。”李寂然看到这里懒得再看下去了,他转身就走。
      
      “那不是超能力是什么?”男子不忿地冲李寂然背影大喊大叫:“你骗不了我!那就是我对付这不公尘世的超能力!”
      
      “不,这真不是超能力。”李寂然停顿身形,淡淡说道:“这只是冤魂的痴念而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