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丁字路口 ...

  •   刚刚,赵洋刚刚被升职成了经理。这本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可是赵洋并不高兴。升成经理,就意味着他要由一线城市搬往三线城市去了。
      在赵洋看来,虽然职位升高了,工资增加了,可是生活的质量反而下降了。这是一件让人沮丧的事情。虽然有些沮丧,工作还是要继续的。赵洋只是来这里当三年经理而已,三年之后如果管理的好,业绩提升的多,他就会被调回总公司。想到这一点,赵洋顿时觉得没那么沮丧了,心情也好了点。现在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提升业绩,早点回总公司。
      公司虽然给他安排了新家,可是距离分公司还是有七八公里的路程,这就意味着他不得不开车前去。
      赵洋来到这里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公司,而是用了一天时间来打扫自己的住所。他并不想称之为家,在他看来,这里只是暂时居住的住所。看到布满灰尘的房间被打扫的焕然一新,赵洋顿时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
      次日五点钟,赵洋早早的就起来了。他穿戴的干净整洁,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还用发蜡定型,喷了香水。赵洋想给自己的属下留下好印象,而不错的外表通常是好印象的第一步。
      按照赵洋的日程表,到了六点钟就是吃饭的时间。约七点左右出门,去公司。而公司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开始。一个小时,八公里的路足够了。
      赵洋喜欢自己开车。他总是觉得,自己开车自由一些,最起码不用等车了。这是一个新城市,赵洋刚来并不熟悉,打开导航,按照导航指引的路线,往公司而去。
      当他拐过一个弯的时候,发现前面人山人海,两边的非机动车道上都被一个一个的小铁屋占领。这些铁房子,其实是一辆一辆的小吃车。有的是卖豆浆的,有的是卖蔬菜的,有的卖衣物的,也有的卖包子水饺的,应有尽有。
      这条路原本是双向六车道的,现在两边都被占满了,只剩下中间的一个车道。赵洋没想到会这样,连忙刹住车。此时前面出来辆车,想要跟他会车。
      然而这里只剩下了一个车道,对方的车过不来,赵洋也过不去。赵洋叹了口气,想退回去,改走别的路,可是后面紧紧跟着一辆车,让他退也没法退,进也没法进。
      前面的车连续几下鸣笛,示意他避开,可赵洋避无可避,只好下车,来到后车那里,对着车里的人说道:“喂,大哥。能不能退一下,让那几个人先过去?”后车那人瞪着眼睛看着他,说道:“凭什么要让他?让那边退一下也能过去。”赵洋只好又来到车头,对着车头那辆车的司机说道:“大哥,您能不能退一下,让我们过去?”这个司机倒是没说什么,倒退了几米,把赵洋让过去。
      赵洋过去了十几米,对面又来了几辆车。赵洋知道后面的车不愿意退,只好去找前面的车。这次前面的车也不愿意退了。
      道路两边本就停满了车,这些车都是去上班的,在这里买早餐。赵洋在跟两位车主协商的时候,边上一个司机已经买完了包子,走过来对他说道:“这位大哥,您先退一下,我还要去上班。”赵洋说道:“好的,好的。”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可赵洋往前一看,这条街还有一千米左右,他前面除了这辆车,密密麻麻更是排满了车。而退回去才十几米,后面才停着四辆车,还是退回去比较好。当即拿出钱来,对着车尾的那几辆车说道:“各位大哥大姐让我退出去,每人一百元。”有钱可赚,众人当然同意了。拿了钱之后,各自倒车,给赵洋让出一条路来。
      赵洋好不容易倒出来之后,改走别的路。可是这样一折腾,不仅路远了,上班时间更是快到了。现在七点五十,他才走了一公里左右,还剩下七公里左右。
      等赵洋到分公司的时候,已经八点五分左右了。分公司的人都在等着他,看到他之后,都上前热情的招呼。虽然嘴角带着笑容,目光中却充满了怀疑。仿佛在说,这样的人可靠吗?赵洋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来众人的意思。
      赵洋心里觉得,这也不能怪众人,因为本来就是自己迟到了。只不过作为事情的延伸,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变成了匆忙的会面,紧张的会议。
      在跟原经理交接完之后,赵洋坐在那里,越想越气,如果那条街治理的好,他就不会迟到,不迟到就不会成为人们背后的笑谈。这条街治理不好,都是城管的错。想到这里,赵洋打了个电话,去投诉了城管。
      高渐慎坐在沙发上,感觉很累。现在的城市街道越来越难管理,小贩不仅跟城管对抗,还会拍视频发到网上去,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出点事情,被领导批评。就在刚才,又有一个叫赵洋的,投诉富豪路脏乱差,小贩成堆,占据车道,影响交通。
      赵洋投诉的路段是富豪路和文明街交叉的丁字路口。这里有三个小区,还有个学校,于是这里就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贩。双向六车道虽然不宽,可也不窄。虽然如此,仍旧被堵的只剩下一条车道。毕竟再宽的路,都架不住到处都是的小摊,以及随处乱放的汽车。
      这个交叉路口每天都会有大量投诉,城管更是三令五申的表示,这里不允许摆摊,可是不管用,这里的小摊想摆摊就摆摊,想在哪儿摆摊就在哪儿摆摊。想到这些,高渐慎决定明天要好好治理一下这里。毕竟公路通行用的,不是大型商场。
      次日一早,高渐慎向上级汇报完了之后,领着徐旭,李梦雅以及三四个临时工,往富豪路和文明街的这个交叉路口而去。
      这里的小贩在各忙各的。现在正是上班时间,小贩的摊位边上停满了车,这些车的主人都是来这里买早餐的。因为中间没有护栏,有些车在路边停不下,索性就停在了路中间。
      高渐慎走来的时候,有个瘸子正推着一车水果走来。这个瘸子的车跟其他的小吃车不一样,而是一个破旧的四轮小推车。高渐慎敲了敲他的车子,说道:“这里不准摆摊,想摆摊去别的地方。”那个瘸子见他怒气冲冲的样子,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慢慢推着车子走了。
      高渐慎拿出个喇叭,对着这里喊道:“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这里禁止摆摊,你们怎么都不听?你们在这里堵塞交通,还让不让人走了?如果人人跟你们一样,那修路又有什么用?”
      众人听了他的话,先是一呆,随即各忙个的。徐旭说道:“老高,你没什么威严。你看你说跟没说没什么区别。”高渐慎说道:“这些家伙,只顾着自己。一定想个办法,让他们害怕。”徐旭耸耸肩,说道:“看你的了。”
      高渐慎扫视一圈。在富豪路和文明街交会的正中间,停着一辆轻卡。在卡车的边上,摆着各种水果。然而这辆车停的这个位置,形成了一个盲区,不论怎么拐,都造成了不便。高渐慎过去说道:“这里不准摆摊,知道吗?”小摊主说道:“在这里摆摊怎么了?我在这里摆了一个月了,也没见有人不让摆。”高渐慎说道:“你这样人家怎么走车?”小摊主说道:“他们愿意怎么拐就怎么拐。你管得着吗?”高渐慎二话不说,一脚将小摊踢翻。小摊主怒道:“你个强盗,你想怎么着?”高渐慎用警棍指着他,说道:“快滚,下次再见到你在这里摆摊,把你车也砸了。”小摊主怒气冲冲的收拾着东西,扬长而去。
      这个时候,一个女孩正在拿着手机拍他。高渐慎过去说道:“把手机给我。拍什么拍。你有这些闲工夫,纯粹吃饱了没事干。”那个女孩见他过去,将手机藏了起来。高渐慎怒道:“给我。”那个女孩摇摇头。高渐慎怒道:“你叫什么?”女孩说道:“为什么要告诉你?”高渐慎又上前一步,说道:“手机给我。”女孩摇摇头,转身跑了。高渐慎也没有办法,怒道:“下次别让我见到你。”
      徐旭说道:“老高,我们该怎么办?”高渐慎说道:“看我的,给他们下最后通牒。”拿起扩音器,对着大街喊道:“你们这些人,在这里占道经营,造成交通堵塞,已经严重违反了我市的城市市容管理规定。别的先不说,你们知道这样影响交通吗?你们知道这样不道德吗?我给你们一天时间,这一天里你们离开这里。附近又不是没有便民市场,你们犯得着做这种缺德的事情?”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是一脸懵的状态。过了会,看到高渐慎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于是大家继续做手中的事情。
      高渐慎冷笑一声,说道:“已经给他们下最后通牒了。明天我们再来。”徐旭说道:“唉!老高啊,你说你这三队的大队长,也太没威严了。据我观察,明天肯定没什么效果。”高渐慎说道:“明天再说。”
      果然如徐旭所说,次日这里仍旧是原样。路□□会处的轻卡不见了,那个瘸子却仍旧在那里卖水果。高渐慎什么话都没说,过去敲了敲他的四轮车,说道:“快走,快走。这里本来人流就够多了,你们还在这里摆摊。你们没看到车都堵在这里,出不去了吗?大家互相体谅体谅。你们想卖钱,也别挡着人家走路啊,是吧。”那个瘸子看了看他,灰溜溜的走了。
      高渐慎拿着扩音器说道:“昨天跟你们说了,今天还在这里摆摊,就不要怪我了。”对着众人说道:“把前几个摊子给我踢了。”徐旭等人立马上前,把前几个摊子给砸了。后面的小贩发现事情不妙,连忙收拾起来跑了。
      高渐慎叹道:“简单的方法,通常最有效。好说歹说,他们不听。你不揍他们一顿,他们不长记性。人怎么可以这么贱。”徐旭说道:“队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高渐慎说道:“日常巡逻。”
      中午,高渐慎巡逻回去,就被领导叫过去,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高渐慎不明所以,只好站在那里挨骂。领导骂完了之后,拿出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正是高渐慎他们打杂摊位的视频,配乐却是鬼子进村。
      高渐慎叹道:“这些家伙,不仅不听话,还在那里拍视频。”领导说道:“你不知道这个社会,我弱我有理吗。城管的名声,是怎么臭起来的?人们看到城管砸摊位,只会想这个摊位是不是没拿保护费。绝对不会想,为什么是这里的小摊被砸,而不是其他地方的小摊被砸。”高渐慎说道:“那怎么办?”领导说道:“这里你们就别去巡逻了。他们既然不愿意看到城管赶小贩,说明他们能够忍受小贩堵塞公路。”高渐慎说道:“我明白了。”领导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还是每天去那里例行巡逻吧。但是不要管那里的事情了。那些小贩只会为自己着想的。他们的眼里,除了钱没别的。你然他们少赚钱他们会拼命的。”高渐慎叹了口气,说道:“我懂了。”
      钱穗感觉很烦恼。今天,他在老地方摆摊卖蔬菜,居然来了一些城管,把摊子给掀了。钱穗虽然很想揍他们,可是自己一个人,打不过人家,只好忍了。谁让对方是城管,人又多呢。
      钱穗去市场看了一圈,外面的摊位早就被人家承包了,只剩下几个靠近里面的摊位。这些摊位在最里面,人流不多,居然还五千元一年。
      钱穗心道:“这里人流这么少,来买菜的肯定少。买菜的少赚的肯定就少。钱不多赚却要少赚,难道我傻?凭什么要我少赚钱?这个破市场,收费这么贵,每年要五千元。每天拿出七元钱买菜,三元钱买馒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需要三千六百五十元,还剩下一千三百五十元。这些钱做什么不好,凭什么要送给市场?”想到这里,钱穗就打消了去市场租摊位的念头,骑着车径直回了家。
      家里没人。等钱穗洗衣做饭拖地,忙完了之后,他的妻子任雨正好卖完煎饼果子回家。
      任雨看到哦他,略微吃惊,问道:“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钱穗说道:“你不知道吧,那地方不让摆摊,今天城管去巡逻了。那几个狗娘养的城管,居然去砸了不少摊子。”任雨关心他,问道:“你没有被砸吧?你被砸了,这事绝对不算完,我们一定要找个说法。”钱穗说道:“没有。你老公我多机灵。一看到城管在那里喊话,立马跑的远远的。这些城管比当年的小鬼子还可恶,居然砸了前面几个摊位。”任雨说道:“他们通常对这里都是不管的,你说今天他们为什么会去这里巡查?”钱穗说道:“缺钱了呗,他们想要收保护费。要不然就是任务指标下来了,在完任务指标。”
      任雨似乎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以后去哪儿摆摊?这里是这附近人流最多的地方。剩下的就之后汽车站了。可汽车站距离那么远,要跑五六公里,不如这里划算。”钱穗说道:“哪里都不去,还是回原来的地方。城管算个什么东西,一群强盗而已。”任雨说道:“还是换个地方吧。他们人多,万一你吃亏怎么办?”钱穗说道:“相信我。我已经想出办法来对付这些家伙了。下次绝对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任雨说道:“你想做什么?”钱穗说道:“这些家伙,就会欺软怕硬。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任雨说道:“你注意自己的安全啊。这些城管可不跟你讲理的。”
      次日一早,钱穗就去本地的报社那里,问道:“你们想不想报道一下民生问题?我这里有现成的素材。我给你们新闻,你只要给我一千元就可以了。”报社的人看着他,问道:“什么民生问题?”钱穗说道:“你看啊,城管打人,欺负民众。你们不报道一下吗?”报社的人一脸神情古怪的样子,说道:“你被城管打了吗?”钱穗摇摇头,说道:“没有。”报社的人说道:“这个打人,归警察管。你如果被打了,就去警察那里报案。”钱穗说道:“怎么?这事你们就不报道一下?”报社的人摇摇头,说道:“谢谢你提供新闻。我们会视情况而定,请您先回去吧。”钱穗说道:“狼狈为奸,蛇鼠一窝。你们互相勾结,不得好死。”报社的人强忍住自己的脾气,说道:“先生,请您先回去吧。”
      钱穗一边走一边骂,到了报社外面,又骂了半个小时才离去。里面,报社的人看着他,叹了口气。报社里面。另一个人说道:“先前你对这样的话题比较关心,今天怎么不报道这个新闻呢?”先前的人说道:“原本我也想也想给他写篇文章的,可这人张口就要钱,我忽然不想报道了。”两人都叹了口气。
      钱穗并不死心,他心中认为,只要找人把这里的是报道出去,大家肯定会对城管施压的。毕竟城管的名声已经臭了。
      抽了根烟之后,钱穗随手将烟蒂扔在冬青上,打了个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他的一个远房亲戚。他很早就听说,这个亲戚认识一个网络大V,所以他想借通过这个亲戚,认识一下那个网络大V。过了会,手机里传来一个声音:“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钱穗看了看手机号,心里想道:“这是他的号啊,怎么不在服务区呢?”重复打了几遍之后,仍旧不在服务区。钱穗无奈了,坐在那里思索着,还有谁认识比较有名的人,去借一下这个人的人气。想来想去,想不出谁来。
      无聊之际,坐在台阶上刷着手机。钱穗忽然发现,有人将之前城管掀翻小摊拍成了视频,以鬼子进村命名,传到了网上,点击量还不错。钱穗大乐,立即将这视频转发到朋友圈,QQ空间,群聊等等等等。钱穗感觉又找到了一种方法。既然有人拍这个,那么自己去故意找城管的麻烦,也会有人拍下来的。想到此处,钱穗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次日,钱穗到原地摆摊。这里仍旧有摆台的,只不过比以前少了很多。钱穗刚摆下不久,就听有人喊:“城管来巡逻了,城管来巡逻了。”然后众人各自奔跑,一哄而散。钱穗本不想跑的,众人跑了之后,他成了最后一个。钱穗心里想着,如果大家都这样,挨揍的岂不成了自己?他们不想挨揍,为什么要让自己挨揍?想到此处,钱穗不得不跑。
      经过那天那件事之后,这里摆摊的人越来越少。每次城管一来,人们就会跑。钱穗感觉,再这样下去不是个事。这天,钱穗决定冒个险。在城管过来的时候,他仍旧在那里卖菜,看都没看城管一样。
      城管骑着摩托车从钱穗身边呼啸而过,同样看都没看他一眼。钱穗大喜,可仍旧不放心,他决定再试一次。结果第二天,第三天,城管只是从这里走,并不再理会他。钱穗发现了一件大喜事,连忙奔走相告。传的人越来越多,这里的小贩渐渐的都回来了。不久之后,这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城管却再也没来过这里巡逻。
      赵洋已经逐渐适应了分公司的生活。他来之后,对分公司进行了彻底的改革,剔除了几个吃白饭的。然后将所有的岗位都重新调整,以适应每个人的能力。这天,赵洋又拐到了这个丁字路,拐过弯之后,他又呆在了那里。
      之前投诉了之后,这里的路很顺畅了。当时导航给他找了一条最近的路。而这条路的确跟导航上的一样,距离最近,其他的路要远出五六公里不等。这么多天,赵洋已经习惯了走这里,却没想到现在这里又堵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比以前更堵了。原先公路中间还断断续秀有一些护栏的,现在护栏也不见了,全部变成了小贩。以前只是公路两边有两排,现在公路中间却又多了一排,变成了三排。
      赵洋又拿起了手机,他要做以前做过的事情,继续投诉城管。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