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贾大帝师》细鱼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4-21 02:00:0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这几日琏二爷都在干什么?”荣国府偏角处,一婆子正压低了声音询问着眼前的小厮。
      那小厮嘿嘿一笑,眼睛从婆子袖口的荷包滑过。
      婆子心里暗啐了一口,把荷包里的银两都倒了出来,塞到小厮手里。
      
      “琏二爷这几日都在背着什么《孝经》呢。”拿了银子,小厮立马就老实了,一边把银子塞到腰侧的荷包里,一边说道。
      婆子皱了下眉,“不是说在练大字吗?”
      
      “上午背,下午练。”小厮说道。
      “兴哥儿,你可别扯谎,可是你没用心去做事。”婆子拧着眉头,叉着腰,不悦地打量着兴哥儿。
      
      “哪能啊,周姐姐,太太让我办的事,我什么时候推脱过?只是这次琏二爷是下定了决心,小的只是个奴才,怎么也劝不过。”兴哥儿露出委屈的表情,往常他拿着蛐蛐,贾琏哪回不是主动就把书丢下,可是自打换到老爷院子里去学习,他哪有胆子在大老爷面前造次。
      
      “呵,烂泥也想上墙了。”周瑞家的嘲讽地说道,“你这小子可别耍滑头,老老实实照着太太的事情去办,这东西你拿着,这几日务必要下在饭菜里。”
      她说着,从袖口里掏出一纸包递了过去。
      
      兴哥儿脸色煞白地接过纸包来,嘴唇蠕动了下,他往常只不过做些引诱琏二爷玩耍的事情罢了,这下、下药……
      “怎么?拿了太太那么多银子,你以为就只做那点儿事情。”周瑞家的眼睛一瞪,柳眉倒竖。
      
      兴哥儿的手都在发抖,求饶似的看向周瑞家的,“周姐姐,这要是被发现,小的可就得被打死了。”
      周瑞家了拢了下发髻,嘴唇一撇,“你慌个什么劲,不过是包泻药,临要出发前,给琏二爷下点儿,不让他去扬州罢了,真以为太太是什么狠心肠的人啊。”
      
      兴哥儿吐了口气,若是泻药,那倒还好,他把纸包郑重地放在怀里,瞧了下四下无人,“周姐姐,那我先回去了。”
      周瑞家的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
      
      待看到兴哥儿回去后,周瑞家的才回到王氏院子里回话。
      王夫人手持着佛珠,双眼微合,一派和蔼温和的模样。
      
      周瑞家的打起帘子,见着丫鬟婆子们都在外间,就走快几步,到了王夫人身旁,低声道:“太太,已经办好了。”
      王夫人睁开眼睛,微微点了下头。贾琏要上进,那是她绝对不允许的事情,荣国府这一辈的爵位由贾赦袭了,对老爷已经是极不公平了,她不想她的珠儿、宝玉日后也是如此!
      
      这日,四月初八,已过了清明节,天气不冷不热,正是出远门的好时候。
      贾琏手中捧着《孝经》,有了去扬州这个奖励在前头,他这些日子算是拼了小命学习了,没几日,脸蛋都有些瘦了。
      
      贾赦正逗着小包子贾琮,一旁的乳母、丫鬟们额头上满是冷汗,贾赦却仿佛不曾见到一般。
      贾琏觑了个空,打量着那自作孽不可活的乳母,这事说来委实气人,贾琮今儿个和宝玉只比宝玉小了三个月,尚未满一岁,那乳母掂量着他横竖还不会说话,平日里伺候也是敷衍着,今日早晨,贾赦不声不响去看了贾琮,却是发现房间里只剩下这个一个小豆丁在床上扑腾,险些就掉下了床。
      
      贾琮倒是个不认生的孩子,握着贾赦的手指,把玩着不放。
      
      “怎么都哑了?说不出话吗?”贾赦摸了一把贾琮头上细碎的乌发,冷笑了一声,说道。
      “老、老爷。”乳母秦嬷嬷被吓得直接跪在地上,平时嚣张跋扈的气势不知跑哪里去了,“奴婢今日身子不爽,这才一时没有照料到少爷。”
      
      “是吗?”贾赦淡淡地说道,他斜着眼睛看了其他人一眼,“那么其他人呢,也是身子不爽快?”
      他话语里的嘲讽是众人都听得到的。
      
      没有人敢应他。
      “既然没有回答,那么老爷就当你们身体真的不适,”贾赦眼角泛起笑意,随后立即黑了脸,“来人,把这些丫鬟婆子都拉出去,找人牙子过来,统统都卖了。”
      
      贾赦可不会对这些仗着主子不懂事就肆意妄为的奴才有耐心,今日是他看到了,往日他看不到的地方,指不定这小包子受了多少摧残。
      
      “呀呀。”小包子贾琮已经转移了注意力,由贾赦的手指转移到他的耳朵,像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
      贾琏心里暗想,这贾琮胆子可够大,怪不得人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
      
      “老爷!奴婢再也不敢了。”秦嬷嬷哭得涕泪四流,连连扇了自己几巴掌。
      “不敢,我看你的胆子是一点儿也不小,糊弄主子,怠慢职责,这一桩桩,一件件,可是老爷我冤枉你的?”贾赦拍了下桌子,话语中带着瘆人的寒意。
      
      秦嬷嬷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
      贾赦的眼神从秦嬷嬷身后跪着的数人身上掠过,落在一个面色稍微好些、略显从容的奴婢身上,他的手指一点,“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鬟起初一怔,待意识到大老爷叫的是她的时候,连忙回话:“回老爷的话,奴婢叫燕儿,是孙嬷嬷的孙女。”
      
      贾赦颔首,这丫鬟倒是机灵,知道该怎么回话,他早已将原身的记忆整理得差不多了,略微思索了下,想出了那孙嬷嬷是谁,说起来,这孙嬷嬷和贾赦倒也有一番渊源,她原是贾赦祖母手下的二等丫鬟,后来由贾赦做主,嫁给了府里的一个大管事,算算时间,要是有孙女,也差不多该是这个岁数了。
      
      “你上前来。”贾赦道,他偏过头,看向对面正聚精会神看着的贾琏,两人视线一对接,贾琏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糟糕!被发现走神了。
      
      他忙低下头,装作认真的模样,心里暗暗祈祷,贾赦不要叫他。
      
      但正如每个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被先生抽到的学子一样,贾琏成功地引起了贾赦的注意。
      
      “过来。”贾赦朝他招了下手。
      
      贾琏心里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