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璀璨星途2 ...

  •   也是,应如笙在网上人人喊打、还可能被金主抛弃、装个精神病想博取同情,结果谁都清楚她的把戏不买账,怎么能不绝望崩溃?
      
      应如笙的咖位其实连二线都算不上,最多是三线,但却三天两头上热搜,被全网嘲。
      原因很简单,她连很简单的戏份都需要用替身,拍戏的时候还三天两头闹失踪,经常耽误其他演员的档期,又加上人人都知道她背后的金主是云璟集团总裁盛含泽,没人不知道应如笙是个被强捧起来,还嚣张跋扈的花瓶女星。
      
      这次的爆料一出来,应如笙基本到了全网黑的地步。
      
      我在黄市卖鬼书:啧,表子果然是表子,还以为自己演戏不行,能靠脸嫁入豪门?也不想想自己做过什么,盛总是如苑的哥哥,知道了某些女人这么恶毒,怎么可能还继续要她?某人绝对被封杀,我坐等看好戏!
      
      烤猫的白薯:她连给我的如苑提鞋都不配!我家如苑家世好,人品好,还温柔善良。啧,某些女人嫉妒也嫉妒不来的。 
      应如笙今天去世了吗:她这疯癫的亚子,说不定还真有精神病呢。不过现在精神病都成了某些人犯罪的借口了,啊啊啊,好生气,好想为如苑杀了她!
      
      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但其实除了网暴的,也不乏正常的,或者围观的,只是太少。
      
      小苹果:有些人未免过分了,人家又没得罪你又没伤害你,没必要嘴这么毒吧?
      财神:我就路过吃个瓜而已。  
      糖醋排骨不要排骨:果然网暴不要钱,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等等再看吧,别听风就是雨。
      
      网上的腥风血雨应如笙一概不知,而在盛宅后山下温室内聚餐的盛含泽却接到了秘书的电话。
      
      **
      
      一家人聚餐,盛夫人和盛如苑更是亲自动手端菜,盛先生和盛含泽则是在外面整理烤架。见着俩人过来,盛含泽立即搁了手中事情,端过了盛夫人和盛如苑手中的盘子:
      “这里有我和爸在,妈和如苑坐下休息吧。”
      
      虽然盛含泽已经端走了盘子,但盛如苑也没真的去休息,她凑了过去,笑盈盈地问:“爸,哥,还有什么是我和妈可以帮忙的吗?”
      
      盛先生笑着摇了头,吩咐她陪盛夫人去休息。盛含泽也笑着道:“去休息吧,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和爸会叫你的。”
      
      盛含泽的气质温文儒雅,便是不笑,眉眼间也总是含着三分温柔。此刻他对盛如苑笑着,更显温润。
      
      但哪怕盛含泽再温柔,盛如苑对他始终是有三分惧怕的,不仅是因为他看似温柔实则干净利落的决策手段,更是因为他对付仇人的狠戾果决。
      记忆深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她竟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也好在盛含泽已经转身去安置烤架了,没发现她的异常。
      
      不再久留,她准备转身去休息。也正是这时,盛含泽的手机突然震动了。
      
      震动的是私人手机,盛如苑没来得及看见盛含泽手机的备注,就见他已经走到了不远处。
      
      盛含泽接通手机。
      那边,秘书的声音传来:“盛总,今天应小姐从南湖别苑回别墅时状态极差,被记者偷拍到了,故何传媒授意下,记者报道你要和应小姐分手,跟林小姐订婚,又进了盛世风华住宅区偷拍,现在保安已经赶走了记者,只是还围堵在盛世风华外,而且网上的形势对应小姐也很不利,需要撤热搜或者澄清吗?”
      
      本来帮盛总女友撤影响不好的热搜和澄清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请示盛总的,可应小姐与盛总的其他女友不同。
      同样是女友,盛总看似在花大力气捧应小姐,而实际上每次应小姐遇到问题,盛总都是袖手旁观,只是偏偏还要他跟踪汇报应小姐在娱乐圈的近况。
      
      南湖别苑是盛含泽安置应如笙母亲的地方,应如笙母亲七天前去世,今天应如笙从别苑回别墅状态不好实在太正常。
      
      盛含泽视线不动声色地落到了不远处的盛如苑身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正在帮忙的盛如苑抬起头,轻轻对他笑了笑。
      
      盛如苑的笑干净又温暖,仿佛七年前的伤痛没在她脸上留下半分痕迹。但盛含泽眼中神色却是深了,笑意依旧温润儒雅,只眼底尽是薄凉:
      “不用撤也不用澄清,不过故何那里也该敲打一下了,我不管应如笙在网上的黑料,但不代表他们可以让人上门逼疯她。”
      
      挂了电话,他本是按灭了手机就要回去,但不过刚迈出一步,他又打开手机,翻开了热搜,九宫格配图赫然映入眼帘,其中最令人瞩目的莫非是应如笙绝望茫然的神色。
      即便是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图中人的绝望。
      
      秘书一句状态极差又何止是委婉。
      
      半分钟后,秘书的电话被拨通。
      “约林玥茵一个小时后在盛世风华见面。”
      
      **
      
      应如笙刚从浴室出来,就看见了电视上播放的云璟总裁与林氏千金疑似约会的绯闻报道。记者有点熟悉,不就是刚才在落地窗前猛拍她的那群记者吗?
      
      她其实不怎么在意记者现在如何,毕竟以原身的名声,也不在乎这点谣言了,何况她很快也明白过味,原身住的地方,如果没有人授意,记者不可能进得来的,至于是谁授意,她懒得猜,踩原身的媒体那么多,又有哪个媒体不是在盛含泽的袖手旁观下行事的?
      
      因此在刚才反应过来后,直接关了那扇窗,拉上窗帘上楼整理室内,然后去浴室洗澡。只是没想到洗了澡出来,记者的聚焦点已经转移了。
      
      也好,记者都走了,也省得她费心神想如何出去。
      
      换好衣服,应如笙便要出门了,选择了任务B,逆袭复仇是四个字,肯定不可能只完成复仇。
      而且系统给的温馨提示里面,有一句话耐人寻味。要弄清楚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就需要见两个人了,其中一个就是盛如苑。
      
      盛如苑现在又和原身在同一个剧组,所以,怎么看,她都要去剧组。
      
      正要迈步出去,迎面而来的人却让她止住了步伐。
      
      和记忆最初的清贵却危险不同,七年后的盛含泽一身西装笔挺,一副金丝边眼镜遮住了那双过分危险凌厉的眼睛,整个人显得温润儒雅,连眉眼间都尽是温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危险。可往往是这种看似无害的,才最是可怕。
      
      否则原身也不会留在这个男人身边七年,却连丝毫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甚至还落拓成这副模样。
      
      盛含泽显然也没料到会一开门就看见应如笙。
      此刻的她是与网上截然不同的状态,一身正红长裙勾勒出纤细匀称的身材,更衬托出眉眼间的颜色。旁人穿正红长裙也许偏向于侬艳,可应如笙穿收腰正红长裙却尽显端雅。
      
      她的身上有一种古典的气质,哪怕是艳丽的正红色也掩不住她身上的这种气质。只是以往她从不爱穿颜色这么侬艳的裙衫的,何况这才是她母亲去世后的第八天。
      
      他的眉心几不可见地蹙了蹙。
      
      两人之间的氛围似有凝滞,最后还是秘书含笑唤了一声:“应小姐。”
      
      应如笙亦含笑点了点头,而后以同样的笑看向盛含泽:“盛总。”
      
      应如笙的态度与以往的每一日没有任何差别。
      可经历了那天的争执,母亲又骤然离世,网暴也没停止过,她真的能做到如此无动于衷吗?如果真的无动于衷,热搜上的又是什么?
      
      盛含泽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应如笙,擦身而过的瞬间,他握住了她的手臂。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留评依然有小红包,么么哒
    现在的袖手旁观,都是以后要落的泪。
    但是为了不崩人设,不让人物感情转换太突兀,节奏不会特别快。
    ——
    每个世界里面,原身就是女主,女主就是原身,不存在鸠占鹊巢的事情,只是女主现在都不记得了,后面会解释原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