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水先生》青枫垂露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20 16:44: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再说,我并不懂跳舞……”兰承云敛目道。
      
      “这个不打紧,我可以教你。”
      
      兰承云仍旧摇头:“我的身份,终归是尴尬的。”
      
      “你是我的朋友,谁敢胡乱编排。”
      
      无论孙闻溪怎么劝,兰承云始终不松口,末了扔下一句:“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会让孙少为难的。”说完,面朝里面,不再言语。
      
      孙闻溪碰了一鼻子灰。
      
      晚来风大,孙闻溪站在戏班的招牌前,缓缓地抽着雪茄。
      
      冷不丁,身后传来了夏景生的声音:“他若不愿,你又何苦逼他。”
      
      夏景生冷清的眉目在大红灯笼的映照下镀上了一层亮彩。
      
      孙闻溪把烟掐了:“我没逼他,只是怒其不争而已。”
      
      夏景生淡淡道:“争什么?舞会上都是名流贵族,有不少还请他去府上唱过戏。见孙少把人带来了,面上不说,背地里又不知道要说多少难听的话。”
      
      “夏景生,这会儿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孙闻溪眼带桃花,眼角总含着笑意,可那笑却不见温度,“你知不知道,街头巷尾都在传,兰老板一早就是你夏大少的人。”
      
      黄包车已经停在面前,夏景生轻笑:“那你相信传言吗?”
      
      孙闻溪不答。
      
      夏景生跨上了黄包车,摆摆手,车夫便抬起车架,一溜小跑走远了。
      
      孙闻溪站在原地,眼见着车辙在地上碾出两道痕迹。
      
      三日后,舞会开场,何家公馆里灯光通明。
      
      夏景生到场时,迎宾的家仆看着他身上的长衫,微微一怔,恭敬道:“先生,您的请柬。”
      
      夏景生刚递上请柬,身后忽然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原来你也受邀了。”
      
      夏景生转头,见孙闻溪正玩味地瞧着他。
      
      何公馆是三层的洋楼建筑,一楼的大厅非常宽阔,适合用来宴请宾客。
      
      厅中已聚了许多人,此刻正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
      
      何家二少爷何开聘一眼瞧见夏景生,笑着打招呼:“景生哥。”
      
      夏景生点点头:“听说开晴从国外回来了?”
      
      “是啊,在国外野惯了,还学人烫头……晴儿,来跟你景生哥打招呼。”
      
      何开晴脚上蹬着高跟鞋,走到哥哥身旁,瞧见一旁的孙闻溪,眼神登时一亮。
      
      “你别看她这会儿装得像淑女,过不了多久就原形毕露了。”
      
      “哥,你少在外人面前编排我。”何开晴杏眼一瞪,大方地说,“景生哥,好久不见。”
      
      招呼打过了,何开聘才看向一旁的孙闻溪:“这位是?”
      
      “孙闻溪。”
      
      “原来是孙少,宝汇银行落地江城,可喜可贺啊……孙少当真一表人才,年少有为。”何开聘说话时,何开晴一直盯着孙闻溪瞧,等孙闻溪看过来,她又赶忙挪开视线。
      
      简单的寒暄过后,何家兄妹照例去招呼别的客人。夏景生寻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不曾想刚一落座,孙闻溪就黏了上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
      
      “这舞会上的人我都不认识,你跟我说说吧。”孙闻溪笑着指了指正前方,“那位我认得,王喻琪,他身边那位呢?”
      
      “那是何家大公子何开晟,是何家从宗族里过继的儿子,养在何家大夫人的名下。你刚刚见到的何开聘和何开晴,是何家二夫人的一双儿女。”
      
      “何家的大夫人呢?”
      
      “病故了……大夫人身子一向不好,当初是为了冲喜,才过继了何开晟,可大夫人还是没能熬过去。”夏景生看了孙闻溪一眼,“你若想谈生意,就得跟这位大公子打交道,何家糖厂的一应事宜,都是他在管理。”
      
      孙闻溪指向左手边:“那两位是?”
      
      “那是段家大少爷段逸才和段家小姐段逸莲,大少爷读的是私塾,段小姐到国外留过学。段家还有个二少爷,现如今在国外,还未回国。”
      
      无怪乎段家大少穿着长衫,段家小姐穿着西洋裙,两人站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在夏景生的介绍下,孙闻溪将四大家族的年轻一辈认得差不多,忽然瞧见入口处进来一人:“夏景生,那不是你弟吗?”
      
      与此同时,夏景瑞也瞧见了夏景生。
      
      “哟,哥,何家办的是新式舞会,你穿这么一身长衫,怎么跳舞啊?”夏景瑞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冷不丁瞧见孙闻溪坐在一旁,到了嘴边的刻薄话又咽了回去。
      
      “孙先生也在啊……”
      
      “夏先生……”孙闻溪点点头,“我正和你哥说着话呢,赶巧你来了。”
      
      夏景瑞看了眼面色如常的哥哥:“那我不打搅你们了。”
      
      等人走远了,孙闻溪嗤笑出声:“一进门就上赶着编排你,看来你们兄弟的感情不怎么样啊。”
      
      舞会开场,伴随着悠扬的舞曲,何开晴提溜着裙摆朝夏景生走来。
      
      “景生哥,我们去跳舞吧。”何开晴嘴上说着,眼睛却一直瞥向孙闻溪。
      
      “抱歉,我不大会……”
      
      何开晴一下涨红了脸,颇有些下不来台,正尴尬时,耳边传来一把温柔的声音:“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何开晴红着脸笑道:“当然可以。”
      
      孙闻溪这一邀请,正正是合了她的心意。
      
      她今天穿一袭雪白的西洋裙,脖子上戴着星星点点的碎钻。
      
      孙闻溪穿了白色西装,两人站在一起,就像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一般,立马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
      
      正巧两人都有留洋经历,也都是舞中高手,很快便找到了节奏,配合十分默契。
      
      一曲舞毕,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何开聘走过来:“听闻孙少舞技了得,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看向孙闻溪。
      
      趁着这个时机,何开晴挽上孙闻溪的手,邀请他一同玩“抛花球”的游戏。
      
      所谓“抛花球”,即男女两人一组,由女方抛花球,男方来接,按接球数量定输赢,输了那组,要从现场抽取一位宾客,与中签者一同完成一支舞。
      
      在何开晴的提议下,共有六组嘉宾参加比赛。
      
      于是,嘉宾见到这样的一个场面:一排男子怀抱着篓框,准备接女伴抛过来的花球。
      
      这看似简单的玩法,实则需要良好的大局观和精准的预判。孙闻溪跑位灵活,每每能接中花球。可游戏进行到一半,孙闻溪的胳膊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紧接着,何开晴抛出的球,就落到了段逸才的筐中。
      
      何开晴不满地控诉:“那是我们的球!段逸才!”
      
      孙闻溪这才发现,撞他的人正是段家大公子段逸才,别看段家大公子穿着长衫,行动却非常敏捷。
      
      段逸才理直气壮:“规则只说接球,并没说接谁的花球。”
      
      “强词夺理!”何开晴话音刚落,游戏时间到此结束了。
      
      因着闹了这么一出,孙闻溪和段逸才的花球比别组少了大半,而段逸才又接了孙闻溪的一个球,最终孙闻溪的接球总数无奈垫底。
      
      他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走到装着名卡的箱子前,从里头抽出一张。
      
      抽出的名卡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夏景生。
      
      孙闻溪一怔,旋即笑开来,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夏景生。
      
      他走过去,朝夏景生伸出手:“先生,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夏景生:“我……不大会……”
      
      “我可以教你。”孙闻溪眼神真挚,态度十分诚恳,让人难以拒绝。
      
      进入舞池的一刻,夏景生听见周遭宾客的窃窃私语。可站在他面前的孙闻溪却一脸严肃:“搭住我的肩。”
      
      “来,跟着我……”
      
      在孙闻溪的指导下,夏景生渐渐掌握了要领,踩着慢节奏的音乐,跟着孙闻溪的舞步,渐入佳境。
      
      原本等着看夏景生笑话的人,纷纷偃旗息鼓。
      
      最后一个收势跳完,对上孙闻溪含情脉脉的眼神,夏景生一时有些恍惚,怔愣了一下,直至四周传来了热烈的掌声,方才松开手。
      
      “学得很快,跳得不错。”
      
      说着,孙闻溪含笑递给他一杯香槟,夏景生尝了一口,香槟入口有些酸,过后却有着复合的果香,很是清雅。
      
      陆续地有宾客前来询问风水禁忌,有的求财,有的看今后的运程。
      
      何开聘找夏景生算桃花,用的是测字法。
      
      很快,何开聘在纸上写好了要测的字,是一个“惩”字。
      
      何开聘焦急地问:“景生哥,结果如何?”
      
      “字面显示,你已经遇到正缘桃花了。”
      
      “真的!”何开聘很是激动。
      
      “你所写的惩字,有‘双人正心’之意,说明你们二人对彼此都是真心实意的,这就是正缘。”
      
      何开聘一叠声地向夏景生道谢。
      
      送走了第五个向他请教风水问题的宾客,夏景生的肩膀忽然被人搂住了。
      
      “让我靠会儿。”
      
      夏景生嗅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酒气,皱眉道:“你喝了多少?”
      
      “别提了,轮番地敬酒,我也不记得喝了多少。”即便喝成这样,孙闻溪脸上仍旧挂着得体的笑容,“让我靠会儿。”
      
      夏景生的手腕被握住了,当他再抬眼看时,孙闻溪已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唯独手上的力道,半点都没松。
      

  •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大大多留评哟,你们的评论是我更文的动力,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