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对上赵一墨眼底的冷意,对面的男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表情尴尬地收回手。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不与女星有染的娱乐圈顶流赵一墨,竟然会为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出头。
      
      投资方神情难看地匆匆离开,赵一墨薄唇抿着,面目始终冷淡,他垂眸,这才不疾不徐地松开女孩的手。
      
      唐香亦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人,心脏仿佛停顿了三秒。
      
      手腕处残留的温度有些灼人。
      
      大厅内耀眼的灯光衬得他的皮肤透着冷感的白皙,五官立体分明,眉眼间还带着几分清淡疏落。
      
      赵一墨侧目,对上她的视线,那张俊脸平静又冷淡。
      
      唐香亦愣了一下,瓷白干净的脸倏地一热,没了刚才怼人的硬气,气势明显变弱,她的声音很轻:“……刚才谢谢你。”
      
      面前的女孩默默低下了头,像是怕与他对视,卷而密的长睫微颤,粉唇抿着,看起来有些紧张。
      
      赵一墨微微拧眉,唇角收紧,女孩的脸与记忆中的那张脸慢慢重合,他安静地注视着她,漆黑的眸子里蕴着深沉的底色,“不记得我了?”
      
      唐香亦眨了下眼,只觉得心脏跳得有点快,于是她老老实实地点头:“记得。”
      
      面前突然出现的人不仅是她的老同桌,还是她整个少女时期的暗恋对象。
      
      女孩微垂着眼,长睫扑闪扑闪,紧张到不敢与他对视,赵一墨抿唇,喉结滚了滚,心脏仿佛被揉了一下,他似乎要说什么,却被身后的一道女声打住。
      
      “一墨你怎么在这呀,都找你好半天了。”
      
      一袭酒红色晚礼服的女人举着酒杯,单手拎着裙边款款走来。
      
      唐香亦下意识抬头,便看见一个妆容精致,身姿曼妙的女人,正是饰演《女相》女主角的冯梦笛。
      
      女孩回头的一瞬间,冯梦笛这才看清唐香亦的正脸,她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了僵,眼底莫名的情绪转瞬即逝。
      
      冯梦笛看了唐香亦一眼,双手自然而然地挽上赵一墨的胳膊,语气温柔道:“王导他们在找你呢,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就走了。”
      
      女人的声音娇软似水,带着似有若无的亲昵和娇嗔。
      
      看到对方亲密的举动,唐香亦抿唇,不动声色地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应着冯梦笛的动作,赵一墨眉峰微皱,眼角带着冷意,轻抬胳膊抽回了手,薄唇吐出的字又冷又硬:“跟你没关系。”
      
      被赵一墨不留情面地拉开了距离,冯梦笛神色一僵,可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她的目光看向唐香亦,状似不经意地开口:“这位小姐看着有点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听出女人口中的的试探,赵一墨薄唇紧抿,他不笑的时候面目极冷淡,那双沉黑如墨的眼看着冯梦笛,充满警告意味。
      
      与男人对视,冯梦笛心尖颤栗,她攥紧手提包,故作镇定。
      
      唐香亦倒也没多想,莹白柔和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你好,我是《女相》的编剧唐香亦。”
      
      一听这人居然是《女相》的编剧,冯梦笛的神情变幻莫测,心底满是诧异。
      
      王导可没少在他们面前夸赞《女相》的剧本,除了沈贝贝,王导提到最多的人,就是《女相》的原创作者。
      
      没想到竟然是她。
      
      赵一墨似乎也不知情,他眼尾轻抬,眸光淡淡地看向她。
      
      这时,不远处的助理火急火燎地赶过来催人,大意是即将开始采访,提醒他们抓紧时间。
      
      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唐香亦很识趣地跟赵一墨道别,却在转身的时候,被身后的男人叫住。
      
      宴会厅里还有不少的媒体记者,赵一墨拧眉,目光凝着女孩的背影,声音也刻意压低了些:“待会见。”
      
      听到赵一墨隐忍克制的情绪,冯梦笛脸上的情绪淡了不少,她冷冷地看向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眼中带了几分打量。
      
      眼前的人她虽未真正见过,但冯梦笛对唐香亦却一点也不陌生。
      
      她曾在赵一墨的书房里看到过唐香亦的照片,那时的她还穿着文城一中的校服,如今见到真人,女孩褪去了眉眼间的青涩,五官也越发清丽生动。
      
      目送赵一墨离开,以及接受到冯梦笛充满敌意的眼神,唐香亦只觉得一头雾水。
      
      而赵一墨说的那句待会见,是准备和老同学叙旧吗?
      
      唐香亦垂下眼睛,指尖无意识地扣着酒杯,只觉得脸颊比刚才更热了。
      
      赵一墨和冯梦笛前脚一走,远处围观的沈贝贝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女人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唐唐,刚刚那个人是赵一墨!我没看错吧?!”
      
      唐香亦深吸一口气,摸了摸滚烫的脸颊,闷闷地回答:“嗯,是他。”
      
      卧槽!
      
      沈贝贝惊得合不拢嘴:“男神居然主动找你说话!你们是不是开始聊下部戏的合作了?!”
      
      唐香亦摇摇头,语气淡淡,“没有。”
      
      不聊戏,难道是纯聊天?
      
      沈贝贝想了想,稍稍偏头,神秘兮兮地凑到好友耳边,“我还看到男神牵你手腕了哦~”
      
      准确来说,不止沈贝贝看到了,周围很多人都看到了。
      
      赵一墨作为这次宴会的特邀嘉宾,一举一动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看到男神居然牵着好友的手腕,这给了沈贝贝极大的视觉冲击!
      
      要知道,赵一墨可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入行这几年,除了剧中合作的女演员,身边连只母蚊子都没有,更别说主动跟女性有肢体接触了。
      
      闻言,唐香亦眸光顿住,神情呆了一瞬,这都被人看见了?
      
      看着一惊一乍的好友,唐香亦眉心微蹙,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耷拉着,说得淡然,“刚才出了点意外,是赵一墨帮我解的围。”
      
      沈贝贝顿了顿,盯着好友看了半天,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难道你和赵一墨真的认识?”
      
      唐香亦笑眯眯的点点头,“跟你说了呀,我们以前是同桌。”
      
      这他妈什么前尘往事?!
      
      沈贝贝眼珠子都要蹦出来,老同桌?还是一见面就牵手腕的那种?!
      
      -
      
      肖驰干经纪人这行以来,一直觉得赵一墨是他带过的,最让人省心的艺人,超高颜值就已经足够吸粉,再加上性子冷静自持,低调沉稳,在娱乐圈洁身自好,一路上才如此顺风顺水,可就在刚才,肖驰第一次看见自家艺人失态的一面。
      
      王导和剧中其他几位主演都在场,正谈到下部戏的合作,却不知赵一墨看到了什么,脸色倏地一变,说了声抱歉后,撂下一群人便急匆匆地走了。
      
      肖驰本以为出了什么事,不放心地追过去,居然看到一墨牵着一个小姑娘的手,神色隐忍而克制,百年一遇的场景让肖驰目瞪口呆。
      
      见赵一墨回来,不明状况的王导关切的询问道:“一墨,刚才出什么事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闻言,男子清冷的眉眼慢慢舒展,没什么情绪的脸上多了分温和,语气却比之前轻松了许多,淡声答:“看到一个朋友。”
      
      王导听了微笑,善意地打趣:“看样子这个朋友可不简单啊,能让你一下子就慌了神。”
      
      赵一墨没再回应,压了压微扬的唇角,无声地笑了笑。
      
      杀青宴还在进行中,肖驰看了眼时间,压低了声音催促:“一墨,咱们该走了。”
      
      待会回去还要给一个节目组录一段VCR,最近一墨的档期很满,来参加杀青宴也是百忙之中挤出来的时间。
      
      肖驰让司机在侧门接应,可谁知,身旁的赵一墨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的目光安静地注视着角落的那道背影,黝黑的眼底情绪不明,好一会,才声音很低的开口:“再等等。”
      
      肖驰眨巴着眼,没弄明白,还需要等什么吗?
      
      -
      
      因为宿舍的门禁时间,唐香亦提前离开了晚宴,沈贝贝不放心,特意安排了司机送她。
      
      今晚来的明星不少,还有赵一墨和孟舒这种一线咖位的,所以蹲守在门口的媒体记者众多。
      
      唐香亦听沈贝贝的话从侧门出来,迎面而来的晚风吹得人直打哆嗦,她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可冷风却直往脖子里灌。
      
      等了几分钟司机还没来,唐香亦吸了吸鼻子,拿出手机找到那个司机的号码,正准备拨过去。
      
      身后走来一个人,紧接着她的肩上一沉,一件黑色的男士西服披在了唐香亦的身上,带着一股清冽好闻的气息,还有主人留下的余温。
      
      唐香亦动作停住,惊讶的抬眸,男子清晰精致的五官便出现在她视野里。
      
      赵一墨看着刚从宴会里出来,上身只穿了一件做工精良的白衬衫,看起来斯文又禁欲。
      
      许是被风吹久了,唐香亦的眼眶微微发红,圆澄的杏眼水雾蒙蒙的,此时眨巴着眼,呆呆傻傻地看着他,像是没反应过来。
      
      赵一墨平静地与她对视,面前的女孩只穿了件单薄的风衣,依稀能看到底下单薄的白色抹胸长裙。
      
      初秋的天气慢慢转凉,尤其到了晚上,湿冷交替。
      
      看着面前还处在惊讶中的女孩,赵一墨眉心微敛,薄唇抿成一条线,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帮她撩过夹在西服里微微凌乱的长发。
      
      男子冰凉的指尖无意地触碰到她脖颈的皮肤,唐香亦呆站在原地,只觉得神经发麻。
      
      心跳莫名的加速了一下,她慢吞吞地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只觉得脸又开始发烫,轻声说了句:“谢谢。”
      
      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二次对他说谢谢,赵一墨垂眸,漆黑的瞳仁里看不出情绪。
      
      他缓声开口,清冽干净的声音比往日多了分温度,“我送你。”
      
      听着对方认真的语气,不像是在说客套话,唐香亦回过神,温声婉拒:“不用了,我朋友安排了司机送我回去。”
      
      深知赵一墨是公众人物,万一被媒体狗仔拍到了,又会是不必要的麻烦。
      
      闻言,赵一墨没说话,眉峰微皱,不知道她口中的朋友是男是女。
      
      手机铃声就在这时响起来,唐香亦看到那串陌生号码,应该是司机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传来中年男子异常洪亮的声音,操着一口的塑料普通话:“唐小姐哇?我的车子爆胎啦,你要不要等等哇?”
      
      唐香亦愣了一秒,“请问需要等多久?”
      
      大叔说得轻描淡写:“很快,一小时就行。”
      
      一小时过去,她还不如去睡大街。
      
      唐香亦默默挂了电话,一旁的赵一墨静静听着,眉眼间浮现抹不易察觉的笑意,声音轻而沉稳:“我送你吧。”
      
      他侧目看向她,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轻松,“这次可别再拒绝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上的内容是后来发生的。
    下章开始打脸or撒糖
    PS:最近有小可爱要参加中考或者高考了,你们加油哦!!!
    锅子把所有的好运都分给你们!
    分数噌噌噌涨涨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