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入人生[娱乐圈]》庄玄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27 16:53: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夏至 ...

  •   “唉,你别这么瞅着我啊。”楚韧挂完电话,正好看见自家狗子幽幽的目光。
      
      “我偶尔也会生气的,你别感到诧异啊。这人一干起某些事来就是容易火气上涨,嗯,我拍东西的时候也这样。”
      
      楚韧坐到电脑前,一下一下的撸着狼青的毛。最后干脆就把狗抱了起来。见它也没挣扎,就开始讲他跟李忠言之间的那些瓜葛。
      
      “我俩大学是一个学校的,就那电影学院。我念的是导演系,他念的影视制片。大一参加活动的时候互相认识的,这小子激灵,会找关系,我有点木讷,但拍摄技术还不赖,学的又是导演系,跟他这个学制片的属于相辅相成。当年也不认识什么人,自己单干又真的挺累。就跟他一拍即合建立起了合作关系。”
      
      楚韧说到这停了一下,看看被自己抱在怀里不为所动的狗子,觉得有点儿感伤,估计是他身为导演的那根敏感神经又犯了,你说把这事讲给狗子听它也听不懂啊。
      
      秦北敏锐的察觉到了楚韧的异常,他仰起头,正好跟楚韧的眼睛对上,然后,他点了点自己现在的狗头,就看见楚韧笑了一下。
      
      他抱着自己的力度也强了些,秦北没挣扎,适当的安慰下心情不好的主人还是很有必要的。虽然这个姿势也不是很舒服。
      
      楚韧开始继续讲当年的事,“那时候也傻,就算知道这小子跟我理想不一样,也没太在意,顶多是鄙视下。嗯,我理想就是拍电影,那货理想是挣钱,我想着真小人总比伪君子强吧。最起码他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还会讲出来,不都憋着,时不时的给你一下。我跟他认识这三四年里没少闹出矛盾,他动不动就说我这微电影不能那么拍,没受众,迟早扑街。可我就好这道儿啊,再有受众自己心里不喜欢也不行啊。”
      
      楚韧打开电脑,搜出以前拍的那些个微电影。“你看我这破点击,就没几人看,时间长了,李忠言和我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大三的时候,我们俩的关系基本已到临界点了,有时候互相见面都不说话,我也知道李忠言想要的是什么,你说电影拍出来不挣钱,咱可以说自己是不向商业低头。可电影要是拍出来,口碑也不好,那就完了,连文艺片都算不上了。”
      
      “我一开始拍东西,只管按照自己的心意走,李忠言有时候提提意见,我大多数也不听。”楚韧突然笑了一下,“当时B影举办了一个大学生电影节,参赛作品有上百部,可我凭着当时对电影最纯粹的灵感,愣是得了个二等奖。那时候真是春风得意啊,你想想,我才大一,就拍出了如此佳作。李忠言能跟我拍那么多年的扑街微电影,跟这有很大关系。我不听他的拍摄意见,他也就不怎么较真。可灵感这东西吧,来的快去的也快,后来我再也没拍出那种作品。”
      
      楚韧的声音越来越低,他点开名为《夏至》的文件夹,放出了影片。郁郁葱葱的树木展现在眼前,没什么人,却充满了生机,一个个绿色火花奔腾着,跳跃着,极尽逍遥之能事。明明没有特效,却像梦一般,或许现实中梦是真的,《夏至》就是真的。B市有那么多树吗,这的的确确是在B市拍,又不像B市。夏至是生机。
      
      秦北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开始认可楚韧了,他相信楚韧不仅有一腔抱负,更充溢着才华。他发现楚韧自己也盯着那电影,渐渐的眼圈发红,却不哭出来。
      
      他用爪子碰了碰楚韧,看见楚韧冲自己笑了下。“其实也没什么的,这就是那获奖影片。虽然只有五分钟,但是不是特好。”
      
      楚韧叹了口气,他看着《夏至》那五十三的点击数,想着这点击竟然还多了俩。“那时候获了个小奖也从来没想过传到网上,别人也没有传的,这会儿这个还是前阵子新弄到网上去的。也没什么,继续说我跟李忠言的事儿吧,后来我拍的微电影再也没有什么水花过。大三那年李忠言忍无可忍,提出要不然拍摄思路照他的走,要不然就散伙得了。我那会儿经济紧张的很,要是没有李忠言这么个合作伙伴,那真是拍不了了。”
      
      “其实我挺对不起他的,他一个学制片的,真没必要和我死耗那么多年。所以我妥协了,拍了一部《这年的我们》拿去参赛。我觉得那不大像我的拍摄风格,李忠言却很开心,这电影里有他太多心血了,甚至他偷碰过我的电脑去改片。说实话,我挺生气的,要是这电影真好还没什么。可最后拿去参赛,连个安慰奖都没有。某个评委还说了一句‘现在的电影人心都太浮了’,他没点名说是哪部电影,可我和李忠言都觉得是在说自己。”
      
      楚韧拿着鼠标的手放在那部《这年的我们》上,抖了抖,最后也没点下去。“这事儿发生后我和李忠言基本就没说过什么话,合作的关系名存实亡,但大家谁也没有点破。直到我大四上半学期,所有人都忙着实习,找公司,签约,导演这行其实跟演员差不多,签个好公司,大树底下好乘凉,发展的肯定要更快一点。我也想找个好公司,现在国内最好的山海影视公司各方面都挺好的,不仅大腕多,名导演也多,我倒是挺想去的,就是人家看不上我。我就想找个三流的呗。”楚韧说到这儿自嘲的笑了下,看他现在的状态,哪怕是三流的公司都没要他。
      
      秦北挺诧异的,刚才他看《夏至》觉得拍的挺好,怎么就没公司看上楚韧呢。他又有点心虚,山海影视是秦氏旗下的,楚韧现在养他,给他吃的,给他洗澡,对他不错,可自己的公司却没要楚韧。虽然这实属正常,山海影视的签约条件太多,像楚韧这种刚毕业的肯定进不去。可楚韧还从打狗的手中救了自己的命,又收养自己这个现在长得不是很合主流审美的狗。要是他能变回去,还是给楚韧走个后门吧。
      
      “那时候我挣扎着找公司,李忠言突然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找到了冤大头原意当投资人,让我找个时间带着设备跟他去见见人家。我那时候傻,又被拍电影的渴望冲昏了头脑,基本上他一说我就答应了。然后在约定的那一天,屁颠屁颠的扛着我那些设备就去了。”
      
      楚韧顿了顿,两眼变得越来越狰狞。
      
      “他找那地儿啊,特偏,走过去就见不着几个人。可我们拍电影的啊,有时候就爱找这种地儿,我也就没在意。到地儿一瞧,妈的,就李忠言自个儿在那呢,脚上还一堆酒瓶。我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什么酒,白牛二!跟我们县挨着的那县的名酒,牛栏山二锅头。他们那还一中学,就叫牛栏山中学。各方面都比我所在的我们县一中强,简直往事不堪回首。”
      
      秦北初、高中都是在R大附中念的,牛栏山中学的名声倒是也听过点,不过以R大附中的实力,也就四中能跟他们比比,其他的还真不放在眼里。他听着楚韧的话稍微推测出了楚韧到底是B市哪个区的后就继续听着楚韧往下讲。
      
      “那个天杀的李忠言,我当时看周围什么人都没有,就他旁边摆一堆酒瓶子,就觉得大事不好,扛着我的设备赶紧跑。可那完犊子的竟然用酒瓶往我身上扔,还踢我砸锅卖铁买来的设备,我气不过,把设备往地下一放,也随手抡起个酒瓶就朝他身上砸。”
      
      “砸的那叫一个爽啊,然后我就被人举报进看守所了。李忠言伤的比我重,进医院了,居然还反咬一口,说是我先打得他,我心想有酒精检测啊,警察肯定得怀疑他,哪知道地上那么多酒瓶,其实他李大少根本没喝一滴。倒是我,因为在前天晚上喝了点儿啤酒,检测出来有酒精残留,就把我抓起来了。”
      
      “你说李忠言,他那小身板没我这整天扛设备的臂膀有力,还变成我的错了!”楚韧愤愤不平的说着,干脆鼠标一点,蹦出了李忠言电话里所说,给他发的邮件。
      
      “我倒要看看这货又想出什么法子来害我了。”楚韧反正是不打算再相信李忠言了,上次害了他一顿,要不是舍友把他保释出来了,他非得在看守所待一个月不可。你说大家一起合作拍电影,没结下什么友谊不说,你还害我。你凭啥害我啊,我顶多是耽误了点你的青春。跟你又没什么大仇!
      
      而且青春这东西,谁能说得上谁耽误谁啊,碰上李忠言之前的楚韧,拍摄灵感可跟现在不一样。
      
      嗯,用鼠标狠狠地戳开文件,楚韧看到了三个剧本。
      
      第一个叫什么《明月几时有》,看了半天,讲的净是些男欢女爱的东西,里面添加了一些搞笑的桥段,估计拍出了还挺符合市场的,糖中带刺,总体结构轻松。不过不是楚韧的口味,他拍不了这种甜甜的感情戏。
      
      自己本身就一单身二十多年的,连小女生的手都没拉过,还指望他能拍好这戏?李忠言发过来这种剧本不知是何居心。
      
      赶紧打开第二本,我天,这名字,就一个字儿,《妓》,楚韧翻翻剧情,发现这剧本是真好,估计是为了获奖特意找人写的,很符合现在国内外电影评判家那套理论。标准的文艺片,拍好了拿到国外的电影节上,不说获奖不获奖,保准能入围。就是这种尺度,肯定不能在国内上映了,太露骨。
      
      李忠言那小子是怎么拿到这种剧本的?这要是买的得花点子钱。还把这东西拿给自己看了,他应该知道自己从不为了获奖而拍片啊,而且要是准备把这拍好了,节奏,灯光,化妆,剪辑等都得慎之又慎,剧的整体风格还应该偏暗色调,制造出一种压抑的氛围。
      
      而楚韧,楚韧表示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暗色系电影。
      
      往下翻了翻,打开了第三本,叫做《酒剑江湖》,是个武侠片。男主是个实际年龄二十多,长得却像三十多的沧桑型大叔。浪子一个,平生只爱饮酒,腰间挂着一酒壶,走遍了名山大川,也结交了无数知己。这些人包括和尚(和尚也喝酒),道士,正人君子,魔道,公子哥,也有妓|女,挑粪郎这些。
      
      以酒交友啊,总是没有高低贵贱的。
      
      也由此,他认识了女主,他是酒徒,她是剑客,剑客总是不能多饮酒的,酒喝多了,剑就不稳了。可她不同,她好饮酒,善饮酒,他们二人第一次相遇就比酒比了个痛快。
      
      嗯,女主还会倒立着喝酒,不错不错,女中豪杰。
      
      楚韧把三个剧本看罢,又有点儿心动了,这三个本子都还可以。要是李忠言还像上次一样,就说让他带着设备过去,其他什么也没说。那他就不会动摇了,可这次,他还带了三个优秀的剧本。
      
      楚韧有点犹豫,按说上过一次当,这次不应该再轻信李忠言了。可是能拍电影这件事本身对楚韧来说,就太具有吸引力了。
      
      该怎么办呢,楚韧站起来跺了跺步,突然,他眼睛一亮,看向狼青。“宝儿啊,你知道我在犹豫什么吧,咱到底要不要去见李忠言啊。”
      
      瞅着自家狗子神情冰冷,不为所动,楚韧又加了句,“你点头就好,点头咱就去。要是不想点你就转过头去,背对着我,转头咱就不去了。”
      
      秦北有点无奈,他想扮演好自己身为一只狼狗的形象,可楚韧却总是不让他如意。点头还是转头,其实一般狗都会点头吧,他相信楚韧不会不知道这一点。明明是自己想去了,又非要找到一个支持自己的人,哪怕支持自己的是只狗也没什么的。楚韧还真是,有些敏感。
      
      秦北在楚韧充满期待与忐忑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听见楚韧说,
      
      “那咱就去吧,你和我一起,看见情况不对就给他几口。嗯,咬完喽赶紧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