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入人生[娱乐圈]》庄玄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27 16:11: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夏至 ...

  •   “汪汪,汪汪……”一片凄惨的狗叫声传来,楚韧起先没在意,从他租房那儿到片场有不少人家养狗的,碰上这种狗叫声也不奇怪,就是叫的委实有些凄惨,估计有哪家狗偷吃东西了,或是把什么重要的东西咬坏了,才遭来如此恶打。
      
      “啧啧,不想养就别养啊,你这么打它干嘛。”楚韧也知道有时候你东西被狗弄坏了,会极度愤怒,可听这声音,这狗子上辈子估计造了不少孽,摊上这么个主人。
      
      他打算忽视这声音,继续努力瞪着他那破二手自行车的脚踏板,顶着风雨的阻力,向自己租的房子骑去。
      
      可狗叫声越来越大了,间杂着几句“叫什么叫,等会儿你们就都得嗝屁喽”“一群破狗,操……”
      
      楚韧停了车,他把左脚放到地上用来支撑着自行车车身,转而努力听着那嘈杂的声响,他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这动静儿,别是打狗贩狗的吧。
      
      把支架放下,楚韧没敢锁车,他悄悄摸摸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幸好这天儿下着哗啦啦的大雨,就算有点儿其他声音,别人也听不到。
      
      果然,楚韧见到了一车关在笼子里的狗,这些狗或大或小,大部分都趴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也就还有那么几只清醒着,看样子也快没力气叫了。
      
      这地儿本来就人少,加上今天是星期天,又下着雨,都快八点了,街上还没人。或者这期间也有人路过这儿,可看这架势,估计是没敢管。
      
      以前早听说有些打狗的,他们会随身带着种有毒的针,遇到特不好抓的狗就把针射出去,针里有的装麻醉的,有的装含有剧毒成分的,楚韧以前就见过新闻报道,说是打狗的不小心把针射到了自己身上,结果一命呜呼。可见这东西有多恐怖,一般人还真不敢招架这打狗的。
      
      楚韧的手抖了抖,他长吸一口气,又呼出,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掏掏兜里,拨打了报警电话。
      
      很快就有人接听了,楚韧说了事件又报了地址,继续观察着打狗人的动静。
      
      他注意到,这个团伙最少有两个人,他们大概在巷子里对付着一条狗,没办法,这角度除了那车狗什么都看不见,以上信息是楚韧听声儿猜出来的。
      
      那狗应该挺凶狠的,就是气儿有点不太足,听着好几天没吃饭似的。不过除了两个人的人声和那一条狗的叫声,楚韧没听见别的,可见这狗有多难缠。
      
      嗯,难缠好,最好能拖到警察来,狗子啊,你可多撑会儿,再等些时侯,就有人来救你和你的狗兄弟们了。
      
      可这祈祷显然没奏效,楚韧听到那巷子里的声音变了变,一条瘦骨嶙峋,体型中大号,似狼非狼的狗子扑了出来,接着一阵狂奔,向着他这边跑来!
      
      “靠!”楚韧内心惊呼一声,你往哪边儿跑不好非要往这边来,我欠你的啊!
      
      那狗子离他越来越近了,打狗人的怒吼声也愈发清晰,可他的脚就像是被冻住了,根本挪不开。
      
      渐渐的,他看清楚了那狗的样子,其实他也没注意到别的,就看到两只眼,锋利,冰冷,黑的像深渊一样。
      
      卧槽,楚韧突然冒出个想法:这狗真漂亮啊,养狗就得养这样的。
      
      第二个想法是,这别是狼吧,不对,狼眼不是黑的吧。
      
      “别让那破狗跑了!操,它给了我好几口。”打狗人的叫声传来,楚韧看着那狗子跑到了自己身边,然后不动了。
      
      心里大骂了一句,他刚想让那狗别在自己这儿呆着,就又看到了那双眼,冰冷,漆黑,一点儿感情都不带,明明应该包含点儿乞求好让我救你吧。
      
      瞅着这只眼神带刀,瘦得皮包骨头的狗,楚韧莫名地觉得鼻子有点发酸。明明就要被人打死了,怎么还一副宁死不屈的德性。
      
      暗骂了自己一句神经病,看狗都能看出感伤来,怕也是离疯不远了。楚韧扭过头,看着那两个追狗的人,他们体型健硕,手上各拿着一把看起来就知道打人很疼的大棍子,就是其中一个腿有点儿瘸,估计是被狗咬了,跑不快。
      
      环顾四周,楚韧没发现有什么称手的武器,而对方却是两个人,且拿着大棍子,兜里很可能还有毒针。
      
      瞧瞧那依旧在原地看着他的狗,楚韧怒从心边起,恶向胆边生,一个箭步,捞起了那条狗子,踹开了自行车支架,就开始狂蹬脚蹬子。
      
      那俩货估摸着是瞅见他了,大骂了几句,竟然没追。可楚韧丝毫不敢放松,天知道那俩人到底会不会去开车追他,这二手自行车,不仅脚蹬子坏了一只,轴也不太好,跟随时要散架似的。真要有人追他,楚韧可不敢保证能逃出狼口,更何况他手里还抱着只狗子呢,只能单手骑车,这狗子看着瘦,抱着可真不轻。
      
      脚上死命地瞪着车,越是紧张,楚韧就越爱胡思乱想,比如什么,警察咋还不来,他这抱走了一只,剩下那一车呢,真是造孽啊,怎么就是有人非要打狗抓狗呢……
      
      怀里的狗子倒还挺安静的,就稍稍动了一下,估计是觉得不舒服,也没大动,挺让人省心的。楚韧觉得这货要是在他自行车上随便动几下,他们两个都得在地上摔个大马哈。
      
      远处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还有人声,嘈嘈杂杂的,楚韧的一颗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他不再用力蹬车了,刚才情况太紧急,现在一放松下来,就有点儿脱力了,根本蹬不动,只能慢悠悠的。
      
      “宝儿,怎么样,跟我住去。”他低了下头,跟狗子说。
      
      现在也快到他的住处了,按照这会儿这速度估摸着十分钟后能骑到。他开始跟这狗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反正它也听不懂,索性把自己拍微电影的那些事絮絮叨叨的说出来。
      楚韧不知道的是,这只狗他真的能听得懂,因为他根本不是狗啊。
      
      饶是以秦北的见识,对于方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也有点儿感觉不真实。
      
      几个小时前,他正坐在从机场赶往家中的车上,京中这边的某单生意出了问题,使得他不得不连夜从S市回来。没想到的是一辆大货车在拐弯处发生了侧滑,直接撞向了他这边。秦北还记得女秘书的尖叫,车玻璃碎裂及自己的骨裂声。再一睁眼,他竟然变成了流浪狗,正躲在屋檐下避雨,随后更是有两个打狗贩子来捉他。哪怕是他身手矫健,这狗本身瘦弱的身体也使得他渐渐后继无力。
      
      他抬头瞧瞧楚韧,这个人的出现是他没想到的,从他的角度能看见暗影处躲着一个人,却不愿意连累对方。
      
      之前也有行人路过这儿,他们无一不行动匆匆,顶多往他这儿多望几眼就走开了,或许是雨太大,伞太低,大多数人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这个单手抱着他的人却不一样,他在那站了很久,当然,或许也就一两分钟,秦北一边提防着打狗贩子,一边斜瞄着他,终于,他看他紧张的打了电话。
      
      随后的事情就一切水到渠成了。
      
      秦北赌这个人会救自己,他赌赢了。
      
      楚韧依旧在说关于他微电影的那些事,他的语速很慢,就像是这些事根本不适合快讲一样。在他刚说到自己的第二部微电影,那部他大三创作的《冬季漫语》时,目的地到了。
      
      他用脚支住车,先把狗放到了地上,见它没有跑,才下车,把车支住,然后锁上。
      
      “欸,回家了嗷”他说了声,自己往前边走去。
      
      秦北在后边跟着他的脚步。
      
      他们左转右转,随着钥匙打开门的声音,秦北第一次看到了楚韧的家。这又哪是家呢,地下室,十几平方米,只有些拍摄设施,连张床都没有,就在地上铺了几张被子。
      
      他皱了皱眉,听见上方传来一阵笑声。
      
      “我还第一次看到狗会皱眉呢,宝儿,你可真牛。”楚韧说了句。
      
      从他把狗放在地上而它没有跑,这货俨然就把狗当成自己人了。当时在自行车上说的那句宝儿或许是开玩笑,现在却有些认真了。
      
      话说他一直想这么称呼一个人来着,可惜这个能让他肆无忌惮,这么亲密称呼的人到现在也没出现,他索性就放弃了。现在出现了一只狗,还是一只跟他这么有缘的狗,干脆就先把这称号给它吧。
      
      楚韧从小就想养条狗,但他家老头子一直不让,说是小狗没用,又不能看家护院,大狗吃的太多,养不起。养个楚韧就够费钱的了,还养狗,说什么都不让养。
      
      楚韧自己也就慢慢绝了这个念头。
      
      现在这条狼狗出现,这念头就又冒了出来,何况他们这么有缘,要不是今天下大雨,要不是剧组今天停工,要不是有打狗的,嗯,最后一条好像不太好,但事实就是这样啊,这狗跟他也一见如故,都不带跑的,也不冲他叫,简直天定的缘分啊!
      
      楚韧越想越乐,看见一条狗还会皱眉也没什么诧异的,网上那些视频里,哈士奇还皱眉呢,有什么的。
      
      “狗不嫌家贫嗷。”他冲秦北来了一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