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苏酥正想打车。
      
      身前就停了一辆低调的黑色小轿车。
      
      来人摇下车窗,露出了他精致的五官。
      
      “幸好赶上了。”
      叶衡露出一个笑,特招摇的那种。
      “兄弟,我送你啊。”
      
      苏酥也没同他客气,坐上车就报了地址。
      
      “哟,竟是富人区”,叶衡挑眉,“看来我们苏酥还真是富家小姐。”
      
      苏酥岔开话题:“你的身子好全了?”
      
      “这事说来也怪,昨晚明明情况紧急,今早醒来之后又和个没事人似的了。这医院还真有本事。”
      
      苏酥默了默。
      或许这不是医院的本事,而是系统的功劳。
      
      “医生说你是劳累过度。”苏酥道。
      
      “娱乐圈嘛”,叶衡自嘲地笑了笑,“想要红,就得拼一点。”
      
      “你还要拼?”苏酥瞪了他一眼。
      
      “自然不敢”,他讨饶似的,“我一大早就找院长开证明了。到时候找公司请假,把这段时间的通告都推了。”
      
      “对呀,身体自然是最重要的。”
      
      车子经过医院侧门。
      
      苏酥看见了花园,“你昨晚为啥跑这里来啊。”
      
      叶衡默默开车,试图蒙混过关。
      
      苏酥瞥了他一眼。
      
      “小姑奶奶”,叶衡叹气,“你可不能这么看我。咱们是兄弟,你这么含情脉脉地瞥来一眼,我怎么受得住啊。”
      
      苏酥翻下副驾驶的化妆镜,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
      
      怎么也没看出含情脉脉来。
      
      “你在转移我的注意力”,苏酥面无表情道。
      
      叶衡咳了一声,小声道:“昨晚我以为你走了,便去找你了。”
      
      说着,他又怕苏酥误会似的,急忙补上理由,“好歹你救我一命,我连你联系方式都没有,报恩都不知道找谁报去。”
      
      “哦,恩是不必报的,我昨天不全是为了救你。”
      
      也是为了救我自己。
      
      “无论如何,你救了我的命。”
      叶衡神情认真,“我昨晚上的话不是玩笑。今后你有事,使唤我就成。”
      
      “使唤?”苏酥坏笑,“你这是上赶着当我小弟了?”
      
      “小弟也成。”叶衡无所谓。
      
      约一小时后,叶衡口中的“富人区”到了。
      
      说是富人区,不过也是个小区罢了。
      
      苏酥向门卫打了招呼,车子得以一路通行。
      
      “哟嘿”,叶衡兴致勃勃地看着小区内的景色,“你们小区还养天鹅呢。”
      
      “还有羊驼呢。”
      苏酥指了指前面望不到尽头的草坪。
      
      叶衡看向苏酥,调笑道:“您这是家里有矿啊,记得提携提携兄弟我啊。”
      
      “提携?”苏酥轻笑,而后颇为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或许等会就得让你提携我了。”
      
      到了家门口,苏酥下车进了家门。
      
      铁门没有关,她一推就推开了。
      
      里面的门用的是指纹锁,苏酥按了一下,没有解锁成功,她又试了试密码,显示密码错误。
      
      是闭门羹。
      
      她心里明白了些许,索性又走到铁门外按了门铃。
      
      显示屏里露出了刘姨的脸。
      
      “小姐”,刘姨十分惊喜,“您终于回来了。我马上来给您开门。”
      
      红木门里传出来欢快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了。
      
      “小姐,您总算是回来了。先生他们都在餐厅吃饭呢。您也没吃饭吧?赶紧一起过去吃吧。
      
      ”刘姨给苏酥了一双客用拖鞋。
      
      “刘姨,我自己来就行。”
      
      如今回家倒和做客似的。
      
      门的密码换了,自己的指纹也被撤了,穿的也是客用拖鞋。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苏酥还是有些受伤。
      
      终究是走到这一步了啊。
      
      餐厅里传来周淑丽说话的声音。
      
      周淑丽一贯是温柔贤淑的,说话也十分柔和,叫人听了十分受用。
      
      父亲也是最爱她说话的那个调调。
      
      “老公,不凡最近都忙着复习呢。好不容易有个节假日,昨晚还熬夜看书看到凌晨,今天才起晚了。”
      
      父亲声音洪亮,“他这么努力,我就放心了。隔壁家的小儿子,今年高考没考上,找人托关系,尽走那些歪门邪道。我们程家家风正,可不能像他们一样。”
      
      “那是自然”,周淑丽温温柔柔。
      
      刘姨瞥了一眼餐厅,神色厌恶,小声道:“小姐,那狐狸精说谎眼睛都不眨。小少爷昨晚明明是打游戏打到凌晨,哪里是看书看的?”
      
      苏酥只挑了挑眉,没有多说什么。
      
      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她小两个月。平时她若是不小心看他一眼,都会被周淑丽拿去做文章。
      
      如今哪里还敢对这位弟弟发表意见呢。
      
      “苏酥?”
      
      程不凡站在客厅旁的楼梯上,眼睛紧紧地盯着苏酥。
      
      他是从来不会叫苏酥姐姐的。
      
      苏酥笑了一笑,学他亲妈的模样温温柔柔道:“不凡成绩怎么样啊?”
      
      果不其然,一提到念书,程不凡前一刻还斗志昂扬的,现在却只剩满脸不耐。
      
      “你也只比我大两个月,在我面前装什么大人?”
      
      话一出口,程不凡就察觉到不对。
      
      他不愿意叫苏酥姐姐,一是觉得苏酥只大自己两个月,不配做自己的姐姐。二是觉得自己是个男的,地位自然高苏酥一等。
      
      可是明明二人同为十八岁,苏酥却连连跳级,今年已从华国最好的大学毕业,而自己与她同岁,却还在备战高考。
      
      外面的人也最爱拿此事嘲笑他,说苏酥不愧是程家嫡出的小姐,就是比程不凡这种小三生的孩子强百倍。
      
      程不凡无数次许愿,希望苏酥能够从高处跌下来。
      
      可是老天爷就像和他作对似的,让苏酥每次都能爬得更高。
      
      直至今日,他被苏酥彻底甩在身后。
      
      程不凡突地一笑。
      
      没有关系,他再不济,也跟着老爷子姓程,是程家正正经经的接班人。
      
      “我妈说了,只有穷人才会去死读书。就算是杭大的学生,将来也得给我打工。你一个外姓女,书读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苏酥顿了顿。
      
      这些年,在这个家里,类似的话她不知道听过多少遍。
      
      十一年前,母亲去世。之后不过月余,父亲便带把周淑丽和七岁的程不凡带回了家。
      
      也正是从此开始,苏酥的处境急转而下。
      
      母亲去世没有两个月,父亲便让她改姓为程,让她叫周淑丽这个陌生女人为妈妈。
      
      苏酥怎么可能答应?
      
      父亲觉得苏酥不识好歹,因而大发雷霆。
      
      周淑丽在一旁煽风点火,就连小小年纪的程不凡都能说苏酥不够懂事。
      
      此后,程家似乎出现了一条食物链,而苏酥被安排到了食物链的底端。
      
      父亲和周淑丽可以嘲讽她,辱骂她,甚至对她一个小孩实施冷暴力。
      
      因为他们是她的长辈。
      
      程不凡可以蔑视她,侮辱她,甚至有时还仗着自己年纪小打她。
      
      因为苏酥是姐姐,得让着小两个月的“弟弟”程不凡。
      
      倘若苏酥试图反击,他们便给苏酥戴上不孝不悌的帽子,开始新一轮的“霸凌”。
      
      ……
      
      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苏酥听得多了,也早已学会了左耳进右耳出的道理了。
      
      程不凡今天说的话和以往的比起来,还算是好听的了呢。
      
      程不凡此刻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苏酥,妄图从苏酥眼里看出一丝自卑和嫉妒来。
      
      可惜他失望了。
      
      苏酥神情平静,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男孩自觉占了下风,心中有了火气。他快步走到苏酥面前,抓住了她的手腕,正想做些什么。
      
      苏酥突地抬眸看他,眼神凌厉。
      
      程不凡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松手,后退了一步,“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不凡”,苏酥轻扯嘴角,“我以为你经过小时候的事情之后,应该知道我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再不敢来招惹我才对。”
      
      程不凡神情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他想起来小时候发生的事了。
      
      正是因为那件事,苏酥小小年纪便离开程家,去读了寄宿学校。
      
      程不凡七岁生日的时候,母亲告诉他,他们可以去程家和爸爸一起生活了。
      
      他高高兴兴地搬入程家。
      
      只是等他搬进去后,他才发现,程家还有一个苏酥,一个破坏他一家三口幸福的苏酥。
      
      他去找妈妈,妈妈说苏酥跟着她的母亲姓苏,算不得程家人,让他再忍一忍,等苏酥成年了,家里自然没有她的位置了。
      
      他去找爸爸,爸爸却说他胡闹。
      
      他察觉到父亲并不是完全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他不甘心。于是他开始试探爸爸的底线,试探爸爸到底爱谁多一点。
      
      他当着爸爸的面直呼苏酥大名,爸爸没有反应。
      
      他当着爸爸的面揪苏酥的小辫子,爸爸笑呵呵地在一旁看。
      
      他当着爸爸的面嘲讽辱骂苏酥,爸爸说他是小孩子心性。
      
      当他发现自己在父亲心里的地位高于苏酥后,那点气就慢慢散去了。
      
      只是欺负人是会上瘾的,缺少父母管束的程不凡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辱骂、嘲讽、欺凌是家常便饭,当大人不阻止甚至把这当好戏看后,这一系列手段逐渐升级。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特蠢特蠢特蠢的原因伤到右手了,痛,哭泣。
    单手打字的作者了解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