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唐郁来了吗?” 一名工作人员从试镜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
      
      “唐郁在这里。” 苏酥示意道。
      
      “你是?”
      
      “我是唐郁的助理。”
      
      “助理不能进去。让唐郁跟我先进去,马上就轮到他了。” 工作人员道。
      
      唐郁起身,揉了揉苏酥的头发,“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出来了。”
      
      “嗯嗯”,苏酥点头,“加油哟。”
      
      唐郁进了小房间,苏酥便回到原地坐下。她拿出昨晚多印的一本剧本,细细琢磨开来。
      
      说是剧本,其实里面只有几个男主的试镜片段,内容并不多。
      
      但能看一点是一点嘛。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物,原来只是一个小助理。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大放厥词。”
      不远处传来了阴阳怪气的男声。
      
      苏酥抬头看去。
      
      是豚鼠娱乐的小艺人,长得还可以,就是脑子不够用。
      
      苏酥没有在意。
      
      方才她是怕唐郁受影响,才回了几句。现在唐郁不在,她也没有搭理那人的必要了。
      
      难听的话她在程家不知道听了多少,就这点程度,她还真的没放在心上。
      
      苏酥拿出了一支笔,在剧本上写写画画。管中窥豹,剧本内容虽少,但是还能推断出不少的东西。
      
      “哟,哑巴了啊。刚刚还趾高气昂的,现在就缩成一个鹌鹑了啊?要我说,前两位助理都和唐郁不清不楚的,这一位说不准也早就和唐郁搞在一起了……”
      
      那男生说到后来,连脏话都骂了出来。
      
      有些过分了。
      
      苏酥抬眸,“你是?”
      
      “怎么,你一个小助理还想报复我?”对方显然没把苏酥放在心上。
      
      苏酥盯着吴风看了好一会儿,直把吴风看得越来越气弱,才拿出手机,把方才录音的内容全部放了出来。
      
      手机里传来吴风耀武扬威的声音。
      
      吴风脸色渐渐发白。
      
      苏酥轻轻一笑,“说够了吗?不够,你便多说些,我再录一点。”
      
      “没有经我允许,你怎么可以私自录音!”吴风挣扎道。
      
      “哎呀”,苏酥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吴风神色一缓,“那你还不赶紧删掉。”
      
      苏酥颇为无辜地眨眨眼,“可是我录音原本不是为了你啊。我这两天在学外语,录音是为了纠正自己的发音。不过是恰巧录到你在那吠叫罢了。”
      
      “你!”吴风气急。
      
      这女孩子骂人不吐脏字,把他比作狗呢。
      
      “再说了”,苏酥神色天真,“你也没经我允许,就私自编排我的事情了呀。”
      
      “你个狗……”
      
      苏酥朝吴风晃了晃手机。
      
      吴风生生把下半句脏话咽了回去,脸上又青又白又红,跟打翻了调色盘似的。
      
      苏酥弯了弯眉。
      
      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拿起剧本,接着看了下去。
      
      徒留一旁的吴风气得要命,却又顾忌着苏酥手里的录音,再也不敢出声。
      
      这吴风是既蠢又坏。
      
      他一个公众人物,和苏酥一个小助理有什么过不去的?
      
      就为了逞口舌之快,竟能把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堵上?
      
      苏酥是不懂这些人的想法的,一如她不曾懂过程家人的思维。
      
      好在这一招杀鸡儆猴很有效。
      
      直到唐郁试镜完,都没有人再在她耳边乱说话了。
      
      唐郁回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曾舒文。
      
      苏酥有些惊讶,“曾哥?”
      
      曾舒文拍了拍苏酥的肩膀,领着二人下了电梯,才开口道:“我交文件的时候刚好碰上熟人了,他就带我从试镜室的后门进去了。”
      
      原来这房间还留了个后门。
      
      曾舒文神色有些凝重,“熟人透露了一个消息给我。《绝色》的男主已经基本内定好了。”
      
      “内定?那又何必找人试镜?”
      
      “因为内定的人不只一个。导演和制片人各有心仪的人选,互不相让,阴差阳错才有了这次试镜。”
      
      导演和制片人在剧组内权力很大,如今他们意见相悖,互相博弈下有了这场试镜。但这场试镜的目的并不是挑选合适的演员。
      
      苏酥心里一沉。
      
      唐郁没什么机会了。
      
      他们一开始就是想在那二人之间挑选一个。今日来试镜的都是炮灰,从来没被列入讨论的范围内。
      
      曾舒文瞧着一脸失望的苏酥,忍不住安慰道:“万一,我是说万一啊,我们唐郁运气好,说不定也能成呢。”
      
      苏酥扯了扯嘴角。
      
      这对她来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她不能,也不敢赌这个万一啊。
      
      直到回了家,苏酥神色还是有些恹恹的。
      
      “你很想我演这部剧?”唐郁发现了苏酥的不对劲。
      
      “我还想让你演男主角呢。”苏酥鼓了鼓脸颊。
      
      可是这很难做到呀。
      
      唐郁轻叹一声。
      
      “我会尽力的”,他揉了揉苏酥的头发,“你不用担心。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苏酥脸上的忧虑瞬时被惊喜代替。
      
      “只要是你烧的,我都爱吃!”
      
      ……
      
      晚饭过后,苏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她先打了一个电话给曾舒文,向他打听那两位演员的信息。
      
      据说,两位演员都是带资进组。制片人支持的那位是豚鼠娱乐出资,一个男主演带了同公司大大小小十几名演员一起入组。导演担心这样子出来的效果不好,便支持了另一位也能带资进组的演员。
      
      两位带的资金都是在千万级别的。
      
      苏酥挂了电话后,整理了自己目前的资产。
      
      唉,现金流不够。
      
      她的现金流只有七位数,持有的固定资产在短期内不易变现,投资的几个项目现在也不能中途退出。
      
      她得想点别的法子挣钱。
      
      好在她有一个葛朗台似的父亲,苏酥从小便得为自己谋算。挣钱的事虽然不容易,但对她来说,也不算太难。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
      
      “小妹”,电话那边的人很爽朗,“这都毕业多久了,你怎么都没联系我们啊。”
      
      原来是大哥。
      
      听到熟悉的称呼,苏酥心里生出了丝丝暖意来。
      
      在杭大读书的时候,她的年纪是班里最小的一个。又因为专业的关系,一个班十六个人,只有她是女孩子。
      
      同学们一起“拜了把子”,叫她小妹。苏酥也因此多了十五位哥哥。
      
      这些年来,她从程家那里失去了很多,但也从朋友们那里得到许多。
      
      “前些日子一直在忙程家的事情,最近才空下来。”苏酥解释道。
      
      “你终于从程家搬出来了?”
      
      苏酥笑了笑,“是的。”
      
      “这是好事啊,得庆祝庆祝。小妹你赶紧出来,大家一起聚一聚。”
      
      “好。”
      
      “现在行吗?老地方见?”
      
      “行,我马上过来。”
      苏酥随意套了两件衣服,也没打扮,就这么出门了。
      
      老地方就是五哥开的餐馆。
      
      五哥大一的时候就搞创业,在杭大附近搞了一个小餐馆。大家都照顾他的生意,经常去他那里吃。
      
      如今三年过去,五哥在杭城陆陆续续开了不少的连锁店,也算是年轻有为。
      
      苏酥离得远,是最后一个到的。
      
      大家绕着一个大圆桌团团坐着,留了一个位置给她。
      
      “小妹,愣着干什么,快进来啊!”
      
      说话的是大哥,身材壮硕,一身肌肉十分发达。他不仅人大,年纪也大。因为从小有一个名校梦,大哥复读了很多年才考上杭大,与跳级的苏酥年纪差距非常明显。
      
      “大哥”,苏酥露出一个笑来,入了座。
      
      大哥很是爽朗,“小妹,就等着你点菜呢。想吃啥随便点。”
      
      “大哥,这钱都是我出的,怎么好人都让你做了?”五哥不乐意了。
      
      “知道了,五哥现在是杭大的名人了,连锁店开了那么多家,真是厉害。”苏酥奉承道。
      
      现在的大学生创业,都不爱搞实业,喜欢研究些大数据、人工智能之类的。
      
      五哥是创业者里的另类。
      
      他不爱找风投,自己攒了点钱,在学校旁边租了一家小店,开起餐馆来。
      
      杭大很多学生刚开始都不看好他。直到后来,那些找风投的创业者们,除了几个有真本事且家境雄厚的,其他大多折戟成沙。大家回头一看,哎嘿,五哥这边反倒越搞越好了。
      
      自此,五哥在杭大内才渐渐扬名,且有了一批效仿者。
      
      苏酥接过五哥递来的菜单,点了些哥哥们爱吃的菜。
      
      大哥不乐意了,“你点两道自己喜欢的啊。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身上还有肉吗?”
      
      也就在这种时候,苏酥才会察觉到与大哥的年龄差距。
      
      好像真的有代沟啊。
      
      苏酥鼓了鼓自己粉嘟嘟的脸颊,“大哥,你看,肉都在这里。而且我晚上吃得太多,现在还撑着呢。”
      
      大哥狐疑道:“你说得是实话?”
      
      “哎呀,大哥你别管这么多了。小妹是女孩子,胃口肯定小的呀。而且现在女孩子们不都流行减肥么?”七哥插话道。
      
      “老七你能不能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都到杭城这么多年了,海城的腔调怎么还没改呢?”五哥翻了个白眼。
      
      七哥祸水东引,“别光说我呀。三哥不是最近在证明什么猜想?成功了吗?要是实在不行,你就让二哥帮你呗。到时候论文出来了,给二哥并列第一作者咯。”
      
      “我再试试,实在不行就……”三哥挣扎道。
      
      二哥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老三你要帮忙早点说,我还得排排时间看看有没有空。”
      
      “二哥”,老三无语了,“就咱们这关系,还需要排队?你应该给我发一个贵宾卡,让我随时插队啊。”
      
      二哥瞟了他一眼,“这是小妹的待遇,你要抢?”
      
      “哪敢哪敢,我真这么做,你们十四个人还不揍晕我。” 老三叹了口气,“失策失策,我当年投胎的时候怎么没投个女身呢。”
      
      众人笑了起来。
      
      “三哥变成女生后还是国字脸?”老七操着一口海城腔,“不敢想,不敢想。”
      
      “三哥你要是真想,还可以去泰国。”苏酥适时插了一句。
      
      多亏了叶衡,苏酥也能说冷笑话了。
      
      众人哈哈笑,纷纷起哄,要捐钱给老三改造改造。
      
      老三一噎,“小妹你从哪学来的这些话?”
      
      哥哥们一听,也觉得不对。
      
      苏酥原来可真是白纸一张,什么都不懂。他们也真的是把苏酥当亲妹妹来看的。这些年,要追求苏酥的男生不少,都被十五位哥哥挡下了。
      
      商院的校草不行,家里虽然有钱,但是人很花,据说一年就换了三个女友了。
      
      计算机院的那个就更不行了,看见大哥的肌肉就吓得直哆嗦,怎么保护苏酥?
      
      还有那个外院的,都是男人,谁也别瞒谁,你不就看上我们小妹的花容月貌了吗?肤浅。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他们挑来挑去,就是没一个满意的。
      
      苏酥倒是很开心,毕竟她从来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有这些哥哥在,某些锲而不舍的追求者也能知情识趣的离开了。
      
      也正是因此,苏酥在十几位哥哥眼里,那是冰清玉洁还不谙世事,就怕旁人带坏了她。
      
      在众位哥哥的瞪视下,苏酥咽了咽口水。
      
      “我是从朋友那里学来的。”在他们面前,苏酥从不撒谎。
      
      “哪个朋友?”二哥扶了扶金丝眼镜,逼问道。
      
      “叶衡。”
      二哥的目光实在是太可怕,苏酥连一秒都没顶住,就卖了队友。
      
      她默默安慰自己,她这十五位哥哥下半年才读大四,和娱乐圈的叶衡没什么交集的可能,双方互不影响,卖了也没多大关系。
      
      二哥眯了眯眼,“叶衡?”
      
      叶衡虽然已经演过一些电视剧,但知名度还不高,认识的人不多。
      
      苏酥补充道:“就是演过《岁约》男主的那位。”
      
      “原来是电视上看的。”大哥笑道。
      
      十五个哥哥神色松快了下来。
      
      七哥看了眼时间,“哎哟,时间还挺早的,现在回去还能赶上课呢。”
      
      众位哥哥们连忙朝老七使眼色。
      
      苏酥眨眨眼,“咦,是那门必修课么?那大家怎么有时间出来啦?”
      
      杭大大四学生上半学期有一门必修课,课程是在工作日的晚上。
      
      “请假,都请过了。”大哥摸了摸头,心虚极了。
      
      “请假?一两个人或许可以请,一个班十五个人都能请么?”苏酥有些疑惑。
      
      老七操着一口海城腔,“哎呀,一天不去没什么所谓的。小妹你都毕业了,还操心学校的事情干什么?”
      
      老七倒是大大咧咧,间接说出了他们翘课的事实。
      
      “老七!”
      众位哥哥对老七怒目而视。
      
      苏酥道:“我倒是不想操心。只是这节课只有每学年第一学期开设。如果哥哥们没有及格,下学期也没有重修的机会,只能留级一年再次修读。”
      
      众位哥哥们哑口无言。
      
      “而且”,苏酥愁眉,“我去年修读这门课的时候还有专门的检查员抓人的。虽然这门课是大课,一个年纪一起上的。但是你们一逃就是一个班,也太过明显了。这不是逼着学院抓你们立典型吗?”
      
      七哥猛地咳嗽了起来。
      
      老三呢喃道:“还有检查员么?”
      
      苏酥点头,劝道:“趁现在时间还不晚,赶紧回去自首,说不定老师还能网开一面。”
      
      大哥很是威风,“小妹,你放心,不就是检查员么。你大哥这些年,在院里也不是白混的。”
      
      五哥也来凑热闹,“对,你五哥也算是院里的名人了,大家都要给点面子的。你放心,真被查出来,就包在你五哥身上。”
      
      五哥话刚落,包厢门就被敲响了。
      
      “老板”,门被一个服务生打开了一条缝,“老板,快躲躲,杭大有检查员来查学生了。”
      
      说完,服务员就合上门,走了。
      
      “怎,怎么真来了,还能查到这里。”五哥结巴了。
      
      二哥眯眼笑,“老五你在院里那么有名,你一不见,大家都能猜到你在店里咯。”
      
      老五吓得一哆嗦,“那赶紧的,你们愣着干啥呢,赶快躲着呀。”
      
      老三也懵了,“就这一包厢,能躲哪呢?”
      
      老五左右瞧了瞧,指了指桌子底下,“躲桌下,有桌布挡着,看不出来。”
      
      没等老五说完,大哥就先跑到桌底下了。
      
      有了大哥带头,其他人也纷纷躲了进去。
      
      苏酥憋笑。
      
      她抬头一看,只有二哥老神在在地坐在桌子上,没有动作。
      
      “二哥,你不用躲?”苏酥有些疑惑。
      
      “你二哥是老师的得意门生,手里那么多篇SCI论文,谁来都不怕。”桌下传来了三哥闷闷的声音。
      
      二哥扶了扶金丝眼镜,神情自若。
      
      包厢外传来了敲门声,“您好,有人吗?我们是杭大的学生。”
      
      七哥喊道:“没人!”
      
      苏酥急忙往桌布底下踢了一脚。
      
      “我不是老七”,老五惨叫。
      
      苏酥连忙道:“小声些。”
      
      而后她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有人,马上就来了。”
      
      苏酥打开门,除了几个学生外,还瞧见了一位熟悉的老师。
      
      “赵老师?”
      
      “苏酥,你回学校了?”赵老师顿了顿,了悟道:“怪不得一个班都没了。你们在聚会啊?”
      
      读书的时候赵老师对她很好,苏酥不想向他撒谎。
      
      她支支吾吾,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还是后面走出来的二哥解了围。
      
      “赵老师好。”
      
      二哥不愧是老师眼中的好好学生,赵老师见了他,也露了个笑来。
      
      “邢其哲?我听带你的老师说,你最近又发了一篇SCI。真是年少有为啊。”
      
      邢其哲笑了一声,“赵老师过奖了。今天班里的同学为我庆祝这个事情,特意出来吃了一顿饭。”
      
      “哎呀”,赵老师有些为难,“你们要庆祝选个别的时间庆祝嘛。该上课的时候还得上课的。”
      
      “您说得对”,邢其哲微微一笑,“只是同班有位同学正在写论文,想向我取经。班里别的同学听了,也有这个想法。大家怕在学校里太吵了,才特地到外头来的。”
      
      这也不是说谎。席间二哥确实有指点三哥的论文,其他人也都听得很认真。
      
      赵老师神色一舒,“你们有这个想法是好事,下次注意一下时间。”
      
      “我们一定注意。对了,老师吃饭了吗?要不要进来一起吃?”
      
      “下次吧”,赵老师愁着眉,“我们是有别的事,找你们是顺便。”
      
      “我们可以帮忙吗?”苏酥问道。
      
      “你们帮不上。我们问卷调查的对象是杭大周边的商家和顾客,不是学生。”
      
      邢启森道:“老师您先进来休息吧。这家店不用跑,让店里的员工帮一帮就可以了。”
      
      赵老师这才入了包厢。
      “咦,怎么一个人都没?”
      
      苏酥悄咪咪地蹲下了身子,掀开桌布,看着挤成一团的哥哥们,轻声问道:“要现在出来吗?”
      
      大哥带头从桌底爬出来。
      于是其他的哥哥们也跟着出来了。
      
      赵老师乐不可支,“你们真是……哈哈哈哈……”
      
      老五捂脸,“老师,我先帮你把调查的事情安排下去。”
      说完,老五就借此遁走了。
      
      赵老师会意一笑,“今天就多谢你们了。”
      
      “哪里,哪里。” 同学们笑得极为尴尬。
      
      赵老师道:“你们班的学生是真的优秀啊。哪里像我们班的学生,一个个让我操心的哟。连个问卷调查都没做好。唉。”
      
      这话没法接啊。
      于是众人只好又齐齐道:“哪里,哪里。”
      
      只是赵老师已经打开话匣子,却关不上了。
      
      “唉,问卷调查这个还好办。我还有一个学生哟,想做些事业。我帮他接了一个企业的项目,结果他现在根本做不下去了。”
      
      苏酥有些好奇,“赵老师,是什么项目呀?”
      
      “杭城有一个私人景点,地处偏远,公交车都没有。来往很不方便。他们想找人解决这个问题。”
      
      老七道:“这不简单,买车雇司机呗。”
      
      “唉,买车雇人,全天弄个十几趟,成本太高。但是弄个一两趟,又完全满足不了需求,难啊……”
      
      苏酥陷入了沉思。
      
      良久,她突然道:“赵老师,可以让我试试吗?”
      
      赵老师笑道:“当然可以。不止这一家景点,杭城还有好多私人景点有这个问题。你尽管去试,要是能成功,就是帮了老师我大忙,也是帮大家的忙了。”
      
      苏酥向老师要来了景点老板们的联系方式。
      
      而后走到了包厢外的僻静处。
      
      她先打给了自己的一个熟人,也是原来青橙园的管理者,向他要了旅游车租借公司的电话。
      
      联系方式都要到了,苏酥开始理清自己的思路。
      
      其实这事情不难。青橙园同样地处偏僻。也正是因此,苏酥很久以前就有了解决此事的方法。
      
      但当时她只考虑了青橙园一家。
      
      现在有那么多旅游景点在,她或许可以考虑做一条专门的车辆线路,专门在这些旅游景点停车载客。
      
      她昨天已经收到了新的户口本,再也不怕程家人的限制。她现在可以施展施展拳脚了。
      
      苏酥先打电话给老板们,约定好每载客一人,他们出一定的人头费给苏酥。其他的事情则都不用他们管。
      
      而后苏酥又打电话给车辆租借公司,用庞大的租借数量压价,使苏酥可以以极低的价格租借车辆。租借公司甚至同意了初期会为苏酥提供司机,她也因此有了招聘司机的缓冲期。
      
      如此,便轻易解决了这个难题。
      
      只是这还不够。
      
      苏酥又打电话给各个老板,向他们推荐自己的车辆线路的计划。
      
      这个计划对各方都有利。
      
      旅客能坐免费的车去景点,得了方便。
      
      而老板们也不吃亏。他们虽然出了点钱,却解决了景点的交通问题。加入专门的线路后,也能提升景点的知名度。
      
      车辆租借公司有了大客户以及稳定的收入来源。
      
      此外,这个计划需要雇佣数量不少的司机,还创造了就业岗位。
      
      苏酥也能从中赚取不菲的收入。收入的一部分是扣除了微弱成本的人头费,另一部分则是保证金。
      
      苏酥粗粗估算了一番,光是保证金,所有的景点加起来便有2000万了。
      
      这笔钱合起来多,但对于单个老板来讲,只是一些毛毛雨罢了。
      
      因而老板们很轻易就答应了。
      
      按照常理来说,保证金只有景点老板们退出才会归还。
      
      但重点是,只要项目成功,老板们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小钱而退出的。
      
      因此,苏酥合理合法地长期持有了这笔这笔巨额保证金,并且账面上还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涌入。
      
      苏酥也能用这笔保证金解决唐郁的问题了。
      
      《绝色》的两位男主候选人都是带资进组的,唐郁虽有演技,人设也贴合,却很难比上他们。
      
      但如果唐郁也带资进组呢?
      
      而且根据任务内容推测,《绝色》必然大火,即使不火,也绝对不会亏本。投资《绝色》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只是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弱点。
      
      那就是苏酥本人。
      
      苏酥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以前是无债一身轻,如今身系如此多的就业岗位,又拿了那么多老板的保证金,身上的责任大了,是死也不敢轻易死了。
      
      她得给别人留一条路。
      
      而物色一个负责任的CEO恰巧能解决这个问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