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断他的腰》凭胸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25 21:13: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原身生母 ...

  •   “李三土到那边去!”官兵直接省略了叠字,干脆喊了三土代替。
      
      负责拉人的官兵看也没看这个沦为阶下囚的少年一眼,伸手就要粗鲁地将他带到李家家眷堆里去。
      
      手却抓了个空,少年自动站了起来,眸色沉沉,惨白的脸上毫无表情。
      
      四周都是哭天喊地的喊声,在深夜里,突遭了如此变故的人们,有些险些哭晕了过去,官兵看惯了这些,甚是不耐地斥喝了几句,便转为了低低的啜泣,气氛依然是透不过气的一片愁云惨淡。
      
      但就在火光摇曳照射之中,少年光着脚,纤细白皙的脚踝在白色的亵裤下显露出来,面无表情,沉静地向前走去。
      
      格格不入的少年,单薄的白衣映衬出暖光,让人不由得定定地看着他走出来。
      
      在没有官兵的带领下,少年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走到了李家家眷堆里。
      
      被抄了家入牢狱还这么合作的人……
      
      官兵同情地看着那单薄的背影,说:“啧,又疯了一个。”
      
      现变成李家三少爷的李垚,面无表情在一堆女人中坐下了。
      
      恋爱智脑正在科普:“据查到的资料,抄家即是没收财产,远古时代确实有这一惩罚。并且有连坐一说,所以身为罪犯的子女,也被视为罪犯一并入狱。”
      
      李垚不明白这种不合理的刑罚存在有什么意义,甚至阻碍了社会的发展。但是原身如果是罪犯,用了别人身体的他也要一并履行这具身体的义务。
      
      即使有点不爽。
      
      “我儿!”一声女人低低的哭喊声向他袭来,同时伴有一阵淡淡的香味。
      
      这惊心动魄的一晚,从官兵进来后,秦香玉便一直在张望着自己儿子的身影,这会子看见了,忍不住便向他飞身扑去。
      
      飞身扑去是一点也不夸张,秦香玉柔弱身子不好,当年那纤细的腰肢迷过李家老爷,体重轻得几乎走路都像飘起来。
      
      “我儿啊!”秦香玉开始大哭,“我儿啊……呃……”
      
      然而她却飞身扑了个空,她愣愣地看着一旁腰背挺直坐得端正的少年。
      
      少年也转头看向了她,漆眸映着火光,深渊无底。
      
      在儿子这样的盯视下,让柔弱的秦香玉抵不住压迫撑两秒后转了头。
      
      但这并不影响秦香玉再次扑向自己的儿子。
      
      恋爱智脑:“你再用非正常速度敏捷度躲闪就会引起注意,左边一个官兵已经留意到你了。”
      
      “我知道。”
      
      虽然逼近ss级的精神力进入这样孱弱的身子里,被迫倒退堪堪到a级,但他依然能时刻探查到周围情况。
      
      不知道为何,秦香玉想要如往常抱住李垚时,想到刚刚的眼神,于是为了抱住他的胳膊。
      
      然后,便开始抽出手帕,要哭天喊地时,却被大房的连夫人心烦地喊了一句。
      
      “得了,他这不是没事吗?哭什么哭!”从一开始到现在,秦香玉一直哭,本来就心烦连夫人更是烦躁。
      
      这么一呵斥下,秦香玉也不敢放声哭了,只能拿着帕子拭眼泪,弱弱地回:“夫人教训得是……”
      
      连夫人见她还在哭,想着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管她了。
      
      “儿啊……娘刚刚一直在找你……幸好你没事……”秦香玉抹着眼泪,碎碎念着,“都怪娘没用,本想着去求老夫人和大夫人给你请个厉害点的大夫,没想到官兵就进来了……”
      
      李垚眸子空洞,只是盯着她,任由她趴在自己胳膊上哭。
      
      秦香玉一边哭,一边说:“儿啊,你还咳么?胸口还疼么?呜呜呜……娘就你一个儿子……你去了我可怎么办呀……”
      
      周围的官兵举着火把来来往往,谁都影响不了秦香玉的哭泣。
      
      直至众人被带走关押时,秦香玉还挂在李垚瘦弱的胳膊上哭。
      
      “我建议你扫描一下这个女人的身体。人的体.液只占百分之六十,而她已经持续进行排出体.液两个小时了。”
      
      智脑:“这个女人属于中等体型,偏瘦,没有特殊。你一个手指头可以碾死她。”
      
      李垚看了一眼挂在自己身上哭的女人:“那我可以动一下指头吗?”
      
      智脑:“可以。”
      
      又补充:“但没必要。你这是违反联邦基本尊重生命法。”
      
      李垚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夜空,大概是无奈了一下。
      
      智脑立即:“记录!出现情绪波动一次!数据记录属于:无奈。”
      
      抄入小本本后的智脑:“这是原身的生母,推测是由于血缘关系且对方情绪多动,母子之间更容易激惹你的情感波动。”
      
      最后诚恳地提出:“建议你多跟她相处。”
      
      多相处?
      
      李垚又望了秦香玉一眼。
      
      还在哭……
      
      他忍不住动了动指头……
      
      柔软的女人泪眼朦胧抬起头望了他一眼,哭得更起劲了……
      “……”
      

  • 作者有话要说:  刷新了我们斐少校的认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