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02 章 ...

  •   
      第02章
      晋江/檀无衣
      
      -
      
      两个小时的演唱会仿佛一眨眼就到了尾声。
      七位成员轮流和粉丝告别,萧顽依旧是最后一个,他挺拔地站在聚光灯下,面带微笑,嗓音低沉而坚定:“结束是为了更好的开始,让我们一起努力,像Mars一样,为梦想而战,不忘初心,顽固到底!”
      
      体育场被粉丝们的哭喊声淹没,周飞鸢也哭成狗,岑楚夕却没有泪意,甚至还取笑起好朋友:“你不是说你是女汉子,绝不会掉一滴眼泪的吗?”
      周飞鸢哭着呛她:“你这个唯粉!根本不能理解我作为团粉悲痛的心情!”
      
      岑楚夕的确是唯粉,她自始至终只喜欢萧顽一个,萧顽在Mars里,她就爱屋及乌也喜欢Mars,Mars解散,她甚至还有些小开心,因为单飞的萧顽只会发展得更好。
      
      演唱会圆满结束,七位成员并排站在舞台上向粉丝深鞠躬,岑楚夕掏出手机拍照,光影里的少年们美好得不像话。
      
      走出体育场的时候,重生后一直彷徨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岑楚夕拿出手机,发了条微博。
      萧顽的小娇妻:谢谢你,给我追逐梦想的勇气。@Mars-萧顽
      配图是刚才拍的那张照片。
      
      岑楚夕终于拿定了主意,这一回,她要拼尽全力实现曾被她轻易放弃的梦想,她要成为歌手,她要走到萧顽身边去,努力改写他的命运,她要让她的偶像屹立神坛,一直璀璨闪耀。
      
      半小时后,粉红小电驴停在小区门口,岑楚夕扶着周飞鸢的肩膀下车。
      “明天出来玩儿吧?”周飞鸢说,“我一个人好无聊呀。”
      岑楚夕理了下被夜风吹乱的头发,说:“看情况吧,到时电话联系。”
      “OK,”周飞鸢挥挥手,“那我走了。”
      岑楚夕点点头:“骑车慢点,到家给我发个信息。”
      
      目送周飞鸢骑车走远,岑楚夕一转身,被静悄悄站在身后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她扬手就拍了对方一巴掌:“你吓到我了!”
      
      岑楚昭不痛不痒,弯腰凑近岑楚夕的脸,一双桃花眼定定地看着她。
      虽然是双胞胎,但毕竟男女有别,岑楚夕身高165,在女生里算是正常水平,岑楚昭整整比她高了20公分,害她常常要仰视他。
      
      岑楚夕推开近在眼前的大脸:“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岑楚昭啧了声:“不应该呀,你竟然没哭?”
      岑楚夕不想理他,绕开他往小区里走,岑楚昭三两步跟上来,长手一伸搭在岑楚夕肩膀上,但下一秒就被无情地拿开了。
      “热,”岑楚夕说,“离我远点。”
      
      正值盛夏,深夜的风都带着热气。
      岑楚昭变戏法似的递过来一根巧乐兹:“喏。”
      岑楚夕高兴地接了,撕开包装,正准备咬一口,忽然停住,犹豫几秒,又把巧乐兹递回去:“会胖的,你吃吧。”
      
      岑楚昭没接,一脸无语地说:“胖个屁,你都快瘦成竹竿了。”他抓住岑楚夕细瘦的手腕,半强迫地把巧乐兹送到她嘴边,“吃吧,你再胖二十斤也是仙女。”
      岑楚夕笑出声,咬一小口巧乐兹,凉意和甜味一起沾上舌尖。
      
      “你刚才是在等我吗?”岑楚夕问。
      “不然呢?”岑楚昭说,“站在马路边喂蚊子吗?”
      岑楚夕瞥他一眼:“好好说话。”
      岑楚昭吊儿郎当地说:“老妈不放心,让我来接你。”
      
      “她没生气吧?”岑楚夕问。
      “你还怕她生气吗?”岑楚昭勾唇一笑,“你随便撒个娇她不就拿你没辙了。”
      岑楚夕甜甜一笑:“也是。”
      岑楚昭却突然不爽:“爸妈就是偏心,从小到大就疼你一个,跟你一比我就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岑楚夕知道,他只是随便说说,但他说的也的确是事实,爸妈确实疼她更多一些,对岑楚昭就很严厉,而且他从小就被爸妈灌输要保护姐姐的观念——虽然她只比他早出生五分钟——而岑楚昭也正是照爸妈说的做的,他“护姐狂魔”的名号在学校可是响当当的。
      
      岑楚夕伸手摸一摸弟弟的后脑勺,笑着说:“别伤心,姐姐会多宠着你的。”
      岑楚昭皮笑肉不笑地瞥她一眼:“少来,用不着。”
      
      姐弟俩聊着天回到家,爸妈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爸,妈,我回来了。”岑楚夕乖巧地打招呼,“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不睡?”
      “你没回来我们哪睡得着,”沐晚枫有点没好气,却又藏不住对女儿的关心,“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岑楚夕坐到沐晚枫身边,伸手挽住她的胳膊,头一歪靠在了她肩上,说:“没有,我好着呢。”
      沐晚枫对女儿亲密的依偎没有丝毫抵抗力,语气顿时便软了下来:“饿不饿?晚饭都没吃就跑出去了。”
      “不饿,”岑楚夕闭着眼睛,“我跟飞鸢一起吃了生煎。”
      
      “小昭,”岑书咎忽然开口,“去书房把我的包拿过来。”
      岑楚昭乖乖去了,很快回来,把公文包交给老爸,然后坐在了沙发扶手上。
      岑书咎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板正的信封,随即递给岑楚夕,岑楚夕伸手接过来,坐直了身体,好奇地问:“什么呀?”
      岑书咎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自己看。”
      
      岑楚夕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
      “萧顽的签名照!”她一脸惊喜,“谢谢爸!”
      
      沐晚枫语气无奈地责备丈夫:“我第一次见家长帮着追星的,你可真行。”
      “追星又不是什么坏事,只要不影响正常的学习生活,夕夕想做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说完,岑书咎看向女儿,“你就不好奇我从哪儿弄来的吗?”
      
      拿到照片的瞬间岑楚夕就想起来了,但还是装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问:“哪儿来的?”
      岑书咎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说:“我前两天才知道,你喜欢的那个萧顽是咱们S市人,而且他高中还是在十七中念的,更巧的是,我们办公室的萧老师竟然是他的亲姑,我跟她说我女儿是萧顽的粉丝,今天上班的时候萧老师就悄悄塞给我这张签名照,还说她侄子来S市开演唱会,这几天就住在她家里。”
      
      明星没有隐私,尤其像萧顽这样的顶流,刚出道就被各路媒体扒得干干净净,就连读的哪家幼儿园都宣传得天下皆知,岑楚夕虽然奉行“离偶像的作品近一点,离他的生活远一点”的原则,但也架不住全网科普,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萧顽,S市人,本名萧梦童,“萧顽”是他出道前给自己取的艺名。
      岑楚夕刚好比萧顽小三岁,萧顽念高中的时候,她还在读初中,等她升入高中,萧顽已经去B市读大学了,所以,岑楚夕压根没有和萧顽成为学长学妹的机会,她甚至和萧顽读的不是同一所高中。
      
      因为岑书咎是十七中的语文老师并常年担任班主任,为了避嫌,岑楚夕和岑楚昭中考时特地避开了离家近的十七中,一起去读了稍远一些的十三中.
      后来岑楚夕粉上萧顽,就特别后悔当初没考十七中,虽然萧顽已经毕业了,但能和爱豆读同一所高中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啊。
      
      再后来,当她知道爸爸和萧顽的姑姑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时,岑楚夕兴奋了好几天,能和爱豆在现实生活中产生某种奇妙的联系,是每一个追星女孩都有过的幻想,她几乎可以脑补出一篇甜到掉牙的同人文了——她被迫欣赏过许多篇周飞鸢胡编乱造的同人文,女主角的身份无外乎爱豆的同学、邻居、长辈朋友的女儿这几种。
      
      岑楚夕去十七中找岑书咎时见过萧顽的姑姑两次,还知道她叫萧蔓枝。
      虽然上了年纪,但萧蔓枝依旧很漂亮,而且是一个非常温柔可亲的人,第一次见面时她给岑楚夕抓了一大把奶糖,岑楚夕舍不得吃,又怕化了,就放在冰箱里冻着,却被岑楚昭给吃光了,她气得一个星期都没理他。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岑楚夕故作惊讶,“爸,那你教过萧顽吗?”
      “应该没有,”岑书咎说,“不然那么出众的学生我怎么可能没印象。”
      岑楚昭插嘴:“也许他成绩很烂呢。”
      “萧顽成绩才不烂呢,”岑楚夕立刻化身护崽亲妈粉,“正好相反,他学习好着呢,大学读的B市理工大学,排名前三十的全国重点,你都不一定考得上呢。”
      
      岑楚昭不由好奇:“他一个明星,不应该读电影学院或者音乐学院吗?怎么会读理工大?”
      “萧顽是先考上的大学后进的娱乐圈,”岑楚夕耐心解释,“而且也没人规定明星就一定要学演戏或唱歌呀,有的人就是老天爷赏饭吃,即使不是科班出身照样大红大紫,比如我们家萧顽。”
      “瞧把你给骄傲的,”亲妈终于忍不住吐槽,“追星还给你追出荣誉感来了是吧?”
      沐晚枫是一家之主,岑楚夕不敢回嘴,撒娇卖萌蒙混过关,然后就去洗澡了。
      
      等她从浴室出来,客厅里已经没人了。
      径自回到房间,空调的凉风扑面而来,瞬间吹散了身上刚出浴的热气。
      找出吹风机,岑楚夕坐在床边吹头发,披肩长发乌黑浓密,每次都要吹好久才能吹干。
      刚吹了两分钟,突然听到敲门声,一抬头,就看见妈妈走进来。
      
      沐晚枫把手上端着的白瓷杯放到床头柜上,热牛奶的香气飘散开来,是岑楚夕无比熟悉的味道。
      “妈,”岑楚夕关掉吹风机,“以后别给我热牛奶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想喝我自己会去弄的。”
      “说得好听,我不给你热好了端到跟前你永远想不起来喝,我还不知道你。”说着,沐晚枫伸手接过吹风机,熟练地帮女儿吹起头发来。
      岑楚夕乖顺地搂住沐晚枫的腰,脸贴在她柔软的肚子上,舒服地享受着妈妈的照顾。
      
      “在家呆了一星期,肯定闷坏了吧?”沐晚枫说,“明天想出去玩吗?”
      “想。”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岑楚夕并不太想出门,既然已经决定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就得好好想想怎么做才行。
      沐晚枫说:“正好店铺要上新了,明天先去拍照,拍完照去逛街,怎么样?”
      岑楚夕软软地答应:“好。”
      
      他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小康之家,主要靠沐晚枫挣钱。
      沐晚枫是做服装生意的,既有实体店也有网店,既卖女装也卖男装,生意相当不错,月入十几二十万不成问题。以前她都是花钱请平面模特来拍网店的服装照,如今一双儿女已经长大,儿子又高又帅,女儿如花似玉,拍出来的照片比那些网模养眼得多,沐晚枫干脆雇佣“童工”,让岑楚昭和岑楚夕在课余时间帮忙拍照赚零用钱,这样既省去了一笔模特费,又让网店的生意更上一层楼,可谓一举两得。
      
      吹干头发,叮嘱一句早点睡,沐晚枫就出去了。
      岑楚夕躺在床上,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她翻了会儿手机相册,又刷起微博。
      “Mars演唱会”稳居热搜第一,点进去全是今晚演唱会的照片和视频,热闹得很,岑楚夕发的那条微博也被轮到了广场上,她随手点进去,发现转评都已经过万,热评里好多ID她都很眼熟。
      
      @萧萧落木:追星的真正意义,就是成为更好的自己啊。
      @火锅少女小P:抢不到票的人羡慕哭了[泣不成声.jpg]
      @朝阳区黑寡妇:哥哥放心飞,顽石永相随!
      @女娲娘娘饶了我吧:求哥哥保佑我考上理想的大学!
      @萧梦重:一张照片就让我鼻酸,如果在现场的话我一定会哭成一个两百斤的胖子吧[大哭][大哭]
      
      岑楚夕点了几个赞,然后进了自己的主页。
      当初为了方便追星她才注册的微博,ID换了好几次,粉丝过十万后就没再换过了,一直用的是“萧顽的小娇妻”这个令人羞耻的ID,现在粉丝数已经突破五十万,是“顽石圈”名副其实的大粉。
      
      她的微博之所以如此吸粉,除了不停产粮,最重要的一项是翻唱。
      岑楚夕翻唱了萧顽的每一首歌,不管是Mars组合的歌,还是萧顽个人专辑的歌,她全都翻唱过,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到后来转发上万、引来萧顽本人多次点赞,甚至有知名音乐公司的制作人私信她,想要和她签约,捧她出道。
      也正是那时候,岑楚夕生平第一次被激发出梦想——她想成为一个歌手,一个真正的、可以站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歌手。
      
      但这个梦想很快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岑楚夕家境优渥,从小被父母捧在掌心里长大,受尽宠爱,既是娇娇女也是乖乖女,妈妈让她学钢琴她就学钢琴,爸爸让她十八岁之前不许谈恋爱,她就一直和男生保持距离,从没收过一封情书,干净得像一张白纸。她听从父母的安排无忧无虑地成长着,直到十八岁这年有了属于自己的梦想,她才在高考志愿上和父母产生了分歧——她不想报考钢琴系,她想考音乐系,她也不想读本地大学,她想去B市。
      
      但是父母坚决反对,岑楚夕在岑楚昭的支持下反抗了一段时间,便轻易屈服了。
      性格决定命运,她乖巧惯了,实在拿不出“宁死不屈”的勇气来。
      
      进入大学后,岑楚夕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追星。
      单飞的萧顽依旧星途闪耀,专辑霸榜、主演的偶像剧爆红、电影票房大爆,大小奖项拿到手软,他是顶流中的顶流,人气爆-炸,一时无两。
      
      爱豆如此优秀,岑楚夕自然也要加倍努力。
      她的第一位钢琴老师曾说过,她是天赋型选手,凭借天生的绝对音感和过目不忘的记谱能力,她在进入大学之前就已经达到演奏级水准,进入大学后更是得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青睐,成为重点培养对象,大三时就经老教授介绍进入国内某知名交响乐团成为钢琴替补,前途无量。
      
      升入大四前的暑假,岑楚夕跟随乐团出国演出,深更半夜时,她接到好朋友的越洋电话,周飞鸢哭着告诉她,萧顽出车祸了,据传伤得很严重,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之后的那段时间,是岑楚夕无忧无虑的人生中最黑暗、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她不停地在微博上刷新着萧顽的消息,他的名字一直占据着热搜第一的位置,微博几度瘫痪,全网都在关注着他的手术进程,数千万粉丝一起焦灼地等着一个结果。
      
      车祸十五个小时后,萧顽工作室发了一条微博,只有简短的一句话:他活下来了,谢天谢地!
      
      刚知道萧顽出车祸时岑楚夕没哭,刷到这条报平安的微博时,眼泪却夺眶而出,止都止不住。
      等情绪平复下来,她转发了工作室的微博,配了5个双手合十祈祷的表情——“5”是萧顽的幸运数字。
      
      然而一周后,网上却传来了萧顽双腿瘫痪的噩耗。
      一开始岑楚夕是不信的,网上太多虚假消息了,尤其那些吃人血馒头的营销号,为了热度简直毫无底线——直到工作室发了一条长微博,证实了萧顽双腿瘫痪的事实,并宣布萧顽将无限期停止一切演艺活动,出国进行治疗。
      
      丢下这枚掀翻整个娱乐圈的重磅炸-弹后,萧顽便销声匿迹,再没一点消息。
      男神自此跌落神坛,成为无数粉丝深埋心底不能触碰的痛。
      
      萧顽的微博从车祸后就再没登陆过,萧顽工作室在发了那条长微博后也停止了更新,于是,像岑楚夕这样粉丝众多的大粉们的微博就变成了粉丝们宣泄悲伤和想念的地方,本就消沉的岑楚夕被成千上万的评论压得喘不过气来,她最后发了一条微博——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我等你。——然后她就关闭了评论和私信,退出了微博。
      
      可是,直到稀里糊涂地重生了,岑楚夕都没等到萧顽的消息,他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人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也没人知道他会不会回来。
      
      此时此刻,岑楚夕翻看着十八岁的自己发的微博,每一条都能勾起零星回忆,那些执着的热爱和单纯的快乐填满了她的整个青春,而这一切都与萧顽有关,他像一道明亮的光,一直照耀着她。
      
      岑楚夕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她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萧顽避开那场车祸,她要拯救她的光。
      她想,这大概就是她重生的意义吧。
      
      正看得津津有味,屏幕上突然跳出一条星饭团提醒:你的小宝贝萧顽冒泡了。
      岑楚夕顺藤摸瓜点进萧顽的微博主页,正好看见萧顽刚发的一条微博,二话不说抢个前排先,于是噼里啪啦发了一条评论:哥哥今晚超A的!
      一刷新,评论上千,再一刷新,转发过万,岑楚夕权重感人,评论不仅没被淹没,还被赞上了热评前排,她心满意足,这才往上翻,看萧顽发了什么。
      
      是转发的一条广告博,原博是“我要成为超级巨星官博”。
      《我要成为超级巨星》是一档网络选秀综艺,由四大娱乐公司的四位当红-歌手担任评委兼导师,全素人参赛,经过层层选拔,最终优胜者不仅可以获得一百万奖金,还能得到与各大娱乐公司签约的机会。
      岑楚夕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萧顽是四位导师之一,她一期不落地把节目追完了,甚至她还曾动过参加比赛的念头,但因为父母反对她做歌手,她就放弃了,老老实实做一名观众。
      
      萧顽刚转发的这条微博,正是节目组的首次官宣。
      
      我要成为超级巨星官博V:星工厂青春励志选秀节目《我要成为超级巨星》将于6月16日0点准时开启全国海选!超豪华导师阵容正式官宣:巨有文化@Mars-萧顽,音浪娱乐@司徒真,星火传媒@方藻,梦飞船娱乐@郁泉林。有才华、有梦想的你还在等什么?快来加入我们吧!报名请戳官网:[网址]
      这条微博下还附有九张图片,除了四位导师的单人海报之外,还详细地介绍了比赛形式、报名流程等。
      
      岑楚夕看了下时间,距离0点还有五分钟。
      她毫不犹豫地爬下床,打开电脑,登录官网,点开了报名页面。
      
      岑楚夕微微有些激动。
      上辈子轻易放弃的梦想,她终于有机会捡回来,这一次,她一定会坚持到底!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么啾=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