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小人鱼皱着小眉思考起来,他依稀记得自己叫冬晨,是个人类,他脑子里还有好多好多关于以前记忆。
      
      小人鱼想得太入神了,尾巴站不稳,“啪嗒”摔在爸爸手心上。
      
      珈璃紧张兮兮,托起软软的小人鱼上下打量起来,“崽崽摔痛没?”
      
      小人鱼实在太小了,还没他手指长,别家的小人鱼一破壳就能开口说话、撑起尾鳍,而他家小人鱼太软了,珈璃舍不得用力碰他,怕碰坏了。
      
      珈璃很苦恼,他家小人鱼牙齿小巧玲珑,连虾肉都撕不下来,指甲薄得几乎透明,尾巴也软趴趴的,这么娇弱,该如何是好,以后怎么捕食啊!
      
      雷哲和珈璃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里的无奈,雷哲说:“崽崽应该饿了,先让他吃点东西。”
      
      珈璃捻起一条虾条,送到小人鱼唇边,可小人鱼的嘴唇太小巧了,粉嫩嫩的小嘴还没虾条一半大。
      
      失算了,雷哲暗道。
      
      谁能料想到,他家小人鱼体型会这么小,还没别家小人鱼一半大。
      
      见小人鱼努力抱着虾条啃,结果啃半天,也没啃下一块肉,珈璃快心疼死了,“要不把虾肉碾成糊糊,喂崽崽吃。”
      
      暂时只能这么办了。
      
      雷哲扯了扯小人鱼抱着的虾条,结果没控制好力度,小人鱼在惯性的作用下,“啪叽”摔在珈璃手心里。
      
      雷哲嘴角抽抽,赶紧端起贝壳走了。
      
      瞧着小人鱼眼眸湿漉漉的,珈璃心都软化了,“崽崽疼不疼,爸爸呼呼——”
      
      刚转身的雷哲摇着头,嘴角却忍不住微微翘起。
      
      雷哲抓起奇虾的两只巨钳,稍稍用力掰断,他掂了掂手上的钳子,弹出锋利的指甲,将巨钳戳断一小截,磨成手指粗细的棒条。雷哲捏着小棒条,费力得捣着贝壳里的虾肉,捣了许久,总算把虾条捣成肉糊糊。
      
      雷哲端起肉糊糊,想到小人鱼小巧的嘴巴,又捡起巨钳,用指甲剃了一条片状的长条,雷哲想了想,把底部挖空一块,再将边缘打磨光滑,方便小人鱼喂食。
      
      雷哲脑子里并没有勺子的概念,他只是按照小人鱼目前所需要的,做出了一条勺子。
      
      小人鱼不断蠕动着嘴唇,朝着雷哲的背影望眼欲穿,见雷哲端着贝壳回来,小人鱼眼巴巴地盯着他手里的肉糊糊。
      
      珈璃接过肉糊糊,看到贝壳碗里还有根条状物,珈璃很快反正过来,这是喂小人鱼吃肉糊糊的工具。
      
      珈璃捏着勺子,舀了一勺肉糊糊,喂到小人鱼嘴边。
      
      小人鱼整条鱼趴在勺子的边缘上,小嘴一张,咬住肉糊糊,狼吞虎咽起来。
      
      “可怜的崽崽,一定饿坏了。”珈璃妖冶的脸庞全是忧愁。
      
      “咳咳咳——”小人鱼吃得太急,不小心呛到了,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小脸红扑扑的,蓝汪汪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珈璃皱起脸,顿时更愁了。
      
      唉!吃个肉糊糊都能呛着,珈璃又心疼又绝望,好歹崽崽也是继承了雷哲的深渊血脉、和他的莱尔血脉,这两种种族的向来人鱼威猛强大,族群里的小人鱼行破壳就能捕食了,何曾听说过哪家人鱼孵出个娇弱得连话都不会说的人鱼崽崽。
      
      珈璃很自责,认为是之前不知道自己怀了蛋蛋,和别的海域过来的人鱼打了一架,把肚子里的蛋蛋打伤了的原因,才导致小人鱼破壳后身体这么娇弱。
      
      雷哲不愧是最了解珈璃的人鱼,他们自小一块长大,相处好几年,珈璃动一动眉毛,雷哲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雷哲俯身亲亲珈璃尖尖的耳朵,“不是你的错,崽崽很好,他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人鱼。”
      
      珈璃顿时精神抖擞,“对!我家崽崽最漂亮了。”
      
      人鱼的审美,从来就不是以美貌为标准的,更何况人鱼个个模样精致,更分不出来哪个最美,他们通常会比谁实力最强。
      
      一个族群里,实力最强的人鱼,往往会受到其它人鱼的青睐。
      
      而雷哲是这片海域里最强大的人鱼,若不是一早选择了珈璃作为伴侣,估计会有很多人鱼千里迢迢从其它海域赶过来求他交·配。
      
      但此时两个新鲜出炉的傻爸爸们一口咬定,他家崽崽才是全海域最强的小人鱼,不容反驳。
      
      毫不知情自己成了最海域最强大的人鱼崽崽的冬崽正捂着腮帮子。饶是雷哲将虾条捣成肉糊糊,对冬崽来说,虾肉还是太柔韧了,咬得牙疼。
      
      雷哲留意到小人鱼苦恼地捂着腮帮子,任他是这片海域最强大的人鱼,此时也猜不到自家小人鱼是咬肉糊糊咬疼了牙齿。雷哲蹲下来,和小人鱼对视,“崽崽怎么不吃了,不喜欢肉糊糊吗?”
      
      冬崽摇头,他张了张小嘴,只能发出短促的气音,“pa……”
      
      憋红了脸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小人鱼自尊心受伤了,他垂头丧脑地爬回蛋壳里,抱着鱼尾巴团成一团,不肯再开口说话了。
      
      珈璃和雷哲面面相觑,“崽崽好像不高兴了。”
      
      “崽崽是不是不喜欢虾肉,我去抓条大头鱼回来,你守在这里。”雷哲说着便起身走向大海,同时他双腿化为黑色的鱼尾,他的鱼尾上鳞片是黑曜石般的颜色,鳞片边缘非常锋利,衬得鱼尾强壮而有力。
      
      水底下的黑色尾鳍轻轻一晃,整条人鱼游里扎进海里。
      
      大头鱼是深海鱼,鱼脑袋特别大,于是人鱼们习惯叫它为“大头鱼”。
      
      大头鱼肉质鲜滑软嫩,备受人鱼喜欢,求偶期的雄性人鱼经常会潜入深海里抓一两条大头鱼,送给喜欢的雌性人鱼,以达到顺利交·配的目的。久而久之,大头鱼数量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会躲了。
      
      远远嗅到人鱼的气息,大头鱼们吓得惊慌失措,飞快散开。
      
      有躲进海藻里,也有藏进珊瑚礁的,有的甚至将自己埋进海底淤泥里,彻底装死。
      
      飘荡在海水里的巨型水母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五颜六色的荧光照亮了海底的一草一石,水里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人鱼的眼睛,尤其这还是一条强大的人鱼。
      
      雷哲略微嫌弃地扫过钻进淤泥里的大头鱼,他游到珊瑚礁上,锋利的指甲一划,轻轻掰断了一大块珊瑚礁,找到藏在里面的大头鱼。
      
      躲进珊瑚礁的大头鱼僵住无法动弹,被雷哲一把掐住,直接拍晕了。
      
      而此时,珈璃也忙着给小人鱼做贝壳床,看到小人鱼窝在破破烂烂的蛋壳里,珈璃莫名心酸,心头涌起一股冲动,他要给自家人鱼崽崽做一张最好的贝壳床。
      
      珈璃从不会因为自家人鱼崽崽柔弱感到自卑。就算别人家的人鱼崽崽一破壳就能下水捕食,徒手撕鱼肉、脚踩大海虾,他家崽崽仍是世界上最好的小人鱼。
      
      冬崽听到沙滩上一阵敲敲打打的声音,他好奇地探出小脑袋,看见珈璃爸爸蹲在沙滩上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冬崽终于忍不住从蛋壳里钻出来,可是放置蛋壳的礁石太高了,冬崽往下面看了眼,然后惊恐地收回目光,他可怜巴巴地看向珈璃,努力发出声音,“pa……”
      
      珈璃连忙放下手上的贝壳床,“怎么了崽崽,爸爸在给你做贝壳床,你要看吗?”
      
      冬崽用力点了下头,他张开小手手,示意爸爸过来抱他。
      
      珈璃捧起小人鱼,亲了亲冬崽的头顶,然后把小人鱼放在肩膀上,“抓住爸爸的头发,不要掉下去咯。”
      
      珈璃手心托着一个巴掌宽的贝壳,里面垫着软软的鲛绡,珈璃还特意做了小枕头和小被子。
      
      当然这轻薄的鲛绡并不是人鱼织成的,人鱼大多数性子急躁,叫他们捕猎打架还行,织布这些耐心细心的活,他们可做不来。
      
      鲛绡是一种叫鲛人的鱼人织成的,鲛人和人鱼模样相似,同为半人半鱼,不过人鱼比较强大,尾巴能幻化成双腿,而鲛人则不行。鲛人性格胆小,且柔弱,喜欢群居,很少单独行动。
      
      冬崽乖巧的扒拉住爸爸的头发,小脑袋一晃一晃的。
      
      “来崽崽。”珈璃托起小人鱼,放到做好的贝壳床上,“喜不喜欢?”
      
      冬崽抱起软趴趴的鱼尾,眯起眼睛,感受着身下柔软的鲛绡,好舒服呀!
      
      冬崽欢快地在贝壳床上滚来滚去。
      
      过了一会,冬崽小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
      
      “崽崽困了吗?”珈璃给冬崽盖上小被子,“先睡一会,你雷爸爸给你抓大头鱼了,睡醒后有好吃的肉糊糊。”
      
      冬崽困顿地点点头,小嘴微动,吐出几声听不清的气音,好似在和爸爸道晚安。
      
      雷哲拎着一条大头鱼,回来路上碰见一条紫色鱼尾的人鱼在捕猎。
      
      紫色人鱼叫菲亚,是珈璃的人鱼朋友之一,不久前刚孵化出一条人鱼崽崽。
      
      菲亚余光瞄到雷哲的鱼影,立即放开将要到嘴的奇虾,迅速游到雷哲面前,“雷哲,听说你家人鱼快孵化了,怎么还有闲工夫抓大头鱼?”
      
      念及自家人鱼崽崽,雷哲冷峻的脸庞柔和了一瞬,“崽崽已经孵化出来了,我给他弄点吃的。”
      
      “人鱼崽崽出来了。”菲亚惊喜道,“你等等我,我叫上我家汀兰他们,去瞧瞧珈璃的人鱼崽崽。”
      
      见菲亚飞快游走,雷哲顿了顿,并没有听从菲亚的意思,而是继续往上游出水面。
      
      雷哲回到珊瑚礁时,冬崽睡得正沉。
      
      珈璃捧着脸看贝壳床里的小人鱼睡觉,那小胸口一起一伏的,嘴巴时不时蠕动几下,太可爱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雷哲上前瞧了两眼小人鱼,再去沙滩那边处理大头鱼,他弹出锋利的指甲,将鱼肉剔下来。
      
      大头鱼的肉非常鲜美,且没有腥味和骨头,雷哲剔出一贝壳的鱼肉,然后捣烂。
      
      刚做完这些,就听到菲亚从远处传来的声音,“珈璃,我们来看你家小人鱼了!”
      
      贝壳床里的小人鱼仿佛受到了惊扰,皱起小眉头。
      
      珈璃不高兴地回头,“你们小声点,崽崽睡着了,不要吵醒他。”
      
      刚转过头,珈璃愣住了,只见海面上浩浩荡荡游来几十条人鱼。菲亚不仅带上了他家汀兰、和人鱼崽崽,连其它人鱼朋友都邀请来了。
      
      几十条人鱼聚在礁石上,围观珈璃家的小人鱼。
      
      “哇,他好小啊。”菲亚伸出小指头在冬崽身上比划比划几下,“他还没我的手指长。”
      
      “看起来好娇弱,他能独自捕食吗?”年长的人鱼一脸担忧。
      
      他们这片海域从没孵化过如此娇弱的小人鱼,大家都在担心小人鱼能不能健康长大。
      
      冬崽睡得迷迷糊糊,他揉揉眼睛,坐起来,对上几十双红红绿绿的大眼睛,冬崽眼眶立即盈满泪水,“呜呜呜……”
      
      “pa……”冬崽扭头去找爸爸。
      
      “崽崽不要怕,爸爸在这里。”珈璃揪开挡在身前的菲亚,把小人鱼捧起来,声音温柔哄道,“不要怕,这是亚菲叔叔,还有他家人鱼崽崽,比你早破壳三个月哦。”
      
      冬崽慢慢停止眼泪,他小手手抓住爸爸的头发,鼓起勇气,泪眼朦胧地看向趴在菲亚脑袋上的小人鱼。
      
      那只小人鱼顶着蓝色的短发,像只小刺猬一样,他抱着手臂,满脸桀骜不驯。对上冬崽一双清澈的蓝眼睛时,他生气似的别开了脸。
      
      然而耳尖那一抹红晕出卖了他内心羞涩。
      
      哇,好可爱的小人鱼!蓝发人鱼内心尖叫。
      
      年长的人鱼瞅着冬崽,忽然问道:“珈璃,你家小人鱼是雄性人鱼吗?”
      
      这个问题一下问倒了珈璃和雷哲。崽崽破壳半天,他们还未关心过崽崽是不是雄性人鱼。
      
      人鱼种类除了雄性和雌性人鱼外,还有像珈璃这样雌雄同体的人鱼,这在大自然里并不是稀奇的事。
      
      珈璃平时维持着雄性的外表,只有到发·情期时,珈璃会根据伴侣的性别来调整自己的性别,直到发·情期结束,生下人鱼蛋。当然在漫长的发·情期里,人鱼外表不会有任何变化,一直会是雄性模样。
      
      若他家人鱼崽崽像他那样是雌雄同体的还好,若是雄性人鱼,那能有雌性人鱼喜欢他家崽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冬崽超强的,相信我。
    以及,冬崽只是智商退化成小孩子,并不是真的蠢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